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十一章 杂毛对袖手,茅山战龙虎

第七十一章 杂毛对袖手,茅山战龙虎

  堵在我面前的都是赵承风的班底,这些人的实力合起来并不见得比七剑差上几分,瞧见这些人,我并没有发怒,而是轻轻地说道:“请让一下。”面对我这低调的表现,朱国志看着浑身都是纱布的我,一本正经地说道:“洛飞雨是邪灵教的大人物,行动必须要受到限制,把她交给我们吧,她会受到公正对待的。”

  面对着这得志小人,我没有再说话,而是低头去腰间摸了一下。

  别在我腰间的有两把剑,一把是鬼剑,这是杂毛小道为我量身定制的槐木剑,剑下亡魂不知凡举,轻轻弹下剑脊,便有亡魂哭嚎;而另外一把剑,是举世间都少有的飞剑,我出道这么多年来,见过的飞剑都只有四把——杂毛小道的雷罚、李腾飞的除魔、洛飞雨的秀女剑以及黄晨曲君的石中剑——而这把,便是传承至黄晨曲君的石中剑。

  就在赵承风在侃侃而谈地说起谋定而后动的那一套理论之时,我却在想一件事情,那就是倘若宗教局的大部队能够提前到达,某个杀猪匠说不定就不用这般壮烈而死吧?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摸出了碧绿色的石中剑,这把剑通体圆润,散发出宛如君子一般的辉光,很难想象得到这是一把绝世剑客手中的利器,而倘若用它,来将我面前这个喋喋不休的小白脸,以及所有阻挡在我面前的家伙弄死,对那个杀猪匠来说,是不是一种慰籍呢?

  杀气是什么?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只是一件虚无缥缈的事情,眼睛瞪得再圆,也不过会酸而已,然而就在今夜,死于我剑下的亡魂数不胜数,这一身的鲜血淋漓,除了自己的,全部都是敌人临死前溅上去的,这些亡魂虽然已逝,但是却在我身上留下了深深的怨气,而当这怨气沉淀下来,便化作了凝重的煞气,也是那浓烈的杀气。

  被我这般玩味地打量,朱国志顿时感觉浑身发凉,如坠冰窟,九重地狱加其身,顿时吓得牙齿直发颤,看了一眼赵承风,这才咬着牙说道:“陆左,你别乱来啊——你自己可要掂量掂量,你要是敢动我,这八百多名总局成员可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这色厉内荏的警告仿佛是那少女无力的挣扎,对于我来说实在是显得有些柔软,而正当我准备凝气暴走之时,一只宽厚的手突然搭在了我的肩上,阻拦了我的下一步行动。我扭过头来,瞧见杂毛小道朝我温和地笑道:“小毒物,这种脏活儿,还是让我来做吧。”

  自从我认识杂毛小道以来,这个家伙便是一个至情至性的人,他高兴的时候大笑,伤心的时候深沉,不开心了就骂娘,但是我却晓得,如果愤怒到达了极至,他反而会变得十分极端,表现出儒雅温和的一面来,然而越是这番模样,也是他杀机越浓的时候。

  他一开口,我便明白了他话里面的用意,赵承风身后是龙虎山,大门大户,而他则出身茅山,大家地位相等,又素来不合,更妙的是他在宗教局根本没有谋什么位置,由他来出面,自然是最好的。我对杂毛小道是绝对信任的,他说话了,我便收敛起了气息,让他来处理此事。

  杂毛小道并不与朱国志、张伟国这等跟班争吵,而是转过身来,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赵承风,淡淡说道:“我一直都听人说,这龙虎山的第二代人物中,以小天师和赵兄为首,其中若论实力,赵兄的龙龟养气功冠绝龙虎山,想必假以时日,又是一个善扬真人。对于这个说法,我倒是一直心中痒痒,择日不如撞日,赵兄,不如我现在来与你讨教讨教?”

  杂毛小道说得客气,甚至根本没有再提及旁边洛飞雨之事,而是只身向赵承风挑战起来。

  这情形倒是大大出乎这个满面笑容的中年男子预料——赵承风什么人?他可是善扬真人的首席大弟子,龙虎山第二代中最杰出的一位,他出道的时候,杂毛小道还在茅山习练那入门的降妖剑法,当他与茅山在朝中的代言人陈志程并肩屹立、不分高下之时,老萧这小子还在浪迹天涯,摆地摊算卦,骗人为生。

  这还只是其次,此刻可是攻入邪灵总坛,建功立业的紧要关头,前方的宗教局人员正在与疯狂的邪灵小镇镇民在镇子里逐步拼杀,血肉横飞,然而杂毛小道却向赵承风提出了这样一个挑战提议,说的严重点,这已经够得上是“内耗”了。

  按理说,这位赵局长是完全没有必要理会杂毛小道的挑战,然而江湖事江湖了,并不以庙堂之上的地位来决定,这是修行界的潜规则,即便是强大到如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这般的级别,也不能打破这样的规矩,赵承风的脸色在这一刻便显得十分严肃起来,目光如鹰般锐利,吹动唇边的胡须,谨慎地问道:“萧克明,这句话,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说的?”

  “什么身份?这么讲吧,我以茅山掌门陶晋鸿嫡传弟子的身份,向你这个龙虎山第一高手善扬真人的首席大弟子,发起挑战。怎么样,你应,还是不应?”杂毛小道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嘲讽,将雷罚平托而起,淡淡地看着面前这位西南局领导。

  赵承风再一次确认道:“只是你的意思,还是……”

  杂毛小道明白这个家伙没有说完的话语,严肃地说道:“老头子最近会归隐,最迟明年,他会将茅山掌教的位置挪给我来坐,所以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

  江湖中人,素来最珍重颜面,这执念并非因为修为高了便能放下,那所谓的天下十大高手,这也并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闭门分果果,你分一我分二这般排出来的,而最主要的是依靠这些人历来的战绩。你说这世间比十大高手厉害的人有没有?有,当然有,但是他们隐居深山世外,基本上没有人听闻。

  龙虎山在中原道门中的地位素来都是数一数二的,然而陶晋鸿勘破死关,以地仙之姿出世,隐隐便有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这形势逼迫得善扬真人都坐不住了,听到洞庭湖有真龙出没,便亲自带队出发,所为的,也不过是这个虚名而已。

  赵承风今天倘若认了怂,不但在自己手下面前折了面子,而且一旦传将出去,龙虎山也跟着丢人,这名誉损失是他负不起责的,所以当杂毛小道摆明车马之后,赵承风则一点儿犹豫都没有,脸上出现了冷酷的笑容,淡淡地说道:“好、好、好!这话儿也有近十多年没有人敢跟我提过了,也好,且让我来帮陶晋鸿试一试,他选的这个接班人,到底能不能撑起他那茅山的一片基业来……“

  他这般说完,伸手一招,竟然从黑暗中摸出了一把黑白分明的长剑来。

  这把长剑的剑锋呈现出极端的锋利,棱角分明,虽然都是金属的颜色,然而因为设计的问题,使得月光之下黑色和白色各占一半,分界俨然,而从剑格至剑柄、剑穗上面,却能够瞧出极度的奢华质感来,显示出此剑的来历绝非寻常,杂毛小道识货,当赵承风将此剑平平端起,将剑尖搭在了平托着雷罚之上时,他的眉头微微一皱,淡然说道:“阴阳剑?”

  赵承风脸上露出了如和煦春风的笑容,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居高临下地说道:“是的,阴阳剑。萧克明,你刚刚才施展了神剑引雷术,这等掌门秘术短时间内应该是使不出第二次来的,如果你觉得吃亏的话,这场比斗,我们可以延后进行。”

  当年道宗皇帝崇信道教,龙虎山天师道为历任国师,蒙赐了三样法器,其一为天子笏,其二为国师冠,其三为阴阳剑,皆是传说中的圣器,没想到这东西居然出现在了赵承风手上,看得出来,龙虎山对于赵承风的培养当真是不留余地了。不过面对着赵承风的自信,杂毛小道却突然笑了起来。

  在赵承风的诧异目光中,这个家伙淡然说道:“不用了。我刚才诧异,只是觉得拥有阴阳剑的你,这些年居然还被我那个修为大损的大师兄给压得死死的,实在是有够弱的。我终于明白了大师兄这些年来的委屈——妈的,当年我读金庸的时候,也一直因为‘北乔峰南慕容’那句话气恼不已。现在想来,跟你这样的弱者并列,当真是一种耻辱啊!”

  杂毛小道装逼简直就是高手中的高手,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直接将这个心中有万般城府的男人弄得一点儿伪装都没有,黑着脸,将搭在一起的剑分离,然后确认道:“多说无益,小辈既然如此狂妄,那边不要怪我刀剑无情了,开始吧!”

  此处人群挤挤,赵承风抽身后退,身子朝着后方的断桥墩飘去,而杂毛小道则一声冷笑,紧随其后。

  一场大战,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