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十二章 剑道高手,符箓至尊

第七十二章 剑道高手,符箓至尊

  千金之躯,不坐危堂,真正到了一定的级别和位置,更多的是在协调各个地方、部门的关系,梳理脉络,知人善用,运筹帷幄,这才是一个真正领导者所需要做的事情,君不见那象棋、围棋、军棋,诸般棋盘上厮杀得血肉横飞,但是你有见到几个棋手撸着袖子来干架的?

  袖手双城虽然刚出道的时候显示过不俗的战力,但是赖以成名的,更多的还是自己龙虎山的超卓地位,以及长袖善舞的手段和本事,西南局其实是各分区中底蕴、实力最强的一个分局,然而赵承风在空降过去的两年时间里,便能够稳定局势,并且做得有声有色,这才是上面最看重的。

  然而这些并不代表赵承风的修为不高,实际上,这个被龙虎山摆在台面上来的家伙,他手上既然拥有了阴阳剑,那么就代表着他在龙虎山的地位,至少应该能够排上前五,甚至有可能比望月真人还要高。圣赐之物并不是那么好拿的,能够有着这样的传承而一直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这足以说明了许多问题。

  杂毛小道方才说得豪气,那是战略上藐视敌人,而真正落在实处,他却也是十分小心,紧随其后而去,一剑交锋之后,铮然作响,便翻了一个跟斗,直接停在了另外一处断桥之上。

  两者相距十来米,持剑对立,遥遥相望,唯有那长剑嗡然作响的声音,代表着两人其实已经交过了手。

  看到杂毛小道钉子一般站立在断桥之上,雷罚鸣动,我的心中不由得突然一跳,瞧得出来,这场战斗实际上并不公平。

  这是为何?

  倘若是两人在完好无整的情况下交手,即便是赵承风拥有了圣赐的阴阳剑,只怕胜负也在两两之间,然而在刚才登陆码头时的先锋之战,以我、杂毛小道、七剑和大师兄为首的东南局,以及老君观沧海道人那些修为极高的外援顶住了大部分压力,而赵承风和他的小伙伴们实际上只是在内线抵御,战斗强度远远及不上在一线拼杀的我们,所受到的消耗和伤害也最少。

  所以双方不交手还好,这一交上手,两人相互试探的一剑而出,立刻试出了底细,从场面上来说,杂毛小道实在是处于下风了。

  一千磅的牛一万磅的逼,刚才杂毛小道的牛皮吹得略大,再加上这小子近年来的战绩,以及刚才神剑引雷术那宛若天神的表现,着实将赵承风吓得一身冷汗,唯恐晚节不保,阴沟翻船,然而这便一交手,这才发现对手虽说不是纸老虎,但是也不过是只病猫,想挑战自己,那还需要在磨练好几年。

  人越是身处高位,便越怕跌下台来,而当这威胁消除,赵承风的右手执剑而立,左手摩挲着新留出来的两撇精致胡须,颇有高手风范地说道:“萧克明,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刀剑无情,你若不适,自可延期,要不然一会儿真的打出了火气,我若是收不了手伤了你,你家陶真人说不得还要亲自下山,过来找我麻烦,不如我们就此作罢了吧?”

  他说得堂皇,也颇有大将之风,然而却暴露出了自己的担忧,怕打死小的,引来大的,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然而杂毛小道却是冷声一笑,不做回答,而是在那方圆不过一米的断桥之上,踏起了洛书九宫的秘传罡步来。

  此步虽然只在方圆之间,却是鼓舞风雷、疾如水火、变泽成山、翻地覆天,将周遭炁场给改造得一片混沌,在邪灵古镇那边血光扑天的大阵笼罩下,隐隐勾勒出了另外一番天地来,然而更加巧妙之处,在于他虽然牵动了天机,但是杂毛小道本人却是“我身坚固”,安然默然,将自己化作了旋绕不定的风暴中心,那最为平静的阵眼。

  杂毛小道近年来经常返回茅山,与陶晋鸿和传功长老修行,若没有压箱子的几把刷子,哪里能够被确定为下一任掌教真人呢?瞧见这周遭的炁场变动,脚下的河水翻滚,狂涛怒卷,天地变色,我面前这几位西南一脉的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吊儿郎当的男人一旦认真起来,竟然会有这般的厉害。

  难道……传说中的袖手双城,会输么?

  所有人都吃惊了,而赵承风也不例外,作为龙虎山当代之中的佼佼者,他的眼力远远比别人更加不凡,晓得倘若是让杂毛小道将这一套罡步踏完,气息凝结,巍然成了阵势,那么他便是有这阴阳剑,只怕也是难以战胜。

  此念一起,心中挂碍便生,他不再等候,而是将手中的阴阳剑祭起,口中快速喝念道:“……御车格、风头洗,阴阳如鱼鱼如玉,疾!”

  这咒文似缓实疾,骤发即至,整个人宛若苍鹰一般飞腾而起,凝于半空,那阴阳剑便徐徐地朝前斩杀下来。

  陡然间,凭空生出一道凛冽剑光,这剑光亦是黑白两色,一面汹涌澎湃,狂暴不已,一面风平浪静,暗流涌动,宛如闪电划过,直接斩在了以杂毛小道为中心的风暴之中。道宗皇帝所赐之外果然不凡,这剑势仿佛热刀切牛油,倏然而来,将无数水珠包裹的杂毛小道给一剑斩露了出来。

  杂毛小道横剑来挡,那雷罚硬生生地接住了这一道剑光,蓝色的电芒在接触点不断回绕,然而即便如此,那雷罚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悲鸣,而杂毛小道身上的衣服也遭受到游离而来的细碎剑气倏然分割,刷的一声,好端端的袍子便被割去了几十道,变成了地道的乞丐装。

  除此之外,杂毛小道脚下的石墩也终于承受不住这般恐怖的压力,直接发出一道让人牙酸的声音,二次倒塌,伴着杂毛小道沉入了水中去。

  高手一出招,便能瞧出味道,这积聚了赵承风罄尽全力的一剑,竟然破开了杂毛小道的罡步天威,直接将其斩进水中去,威力如斯,简直就是让人震撼莫名。我在远处瞧着,感觉赵承风这一剑,比之黄晨曲君在邪灵峰顶那道一字剑,竟然也不遑多让,而赵承风素来不以武力闻名,由此可知这阴阳剑定然是对他的修为有着很大的提升。

  高手之间,最常见的情况都是几招决定胜负,赵承风酝酿许久,一剑斩出,不但破了杂毛小道的阵式,而且还将这个小子给直接砸落进了水中,在赵大局长的估计中,虽然在最后时刻杂毛小道横剑来挡,但是光那延绵过去的暗劲,便已然足够将本来就伤痕累累的杂毛小道给击垮,倒也并未有直接扑下水中去,继续追杀,一来是为了顾忌形象,二来也是畏惧杂毛小道后面的陶晋鸿。

  他这番翩然而返,潇洒地落在原来的桥墩上面,固然是迎来了一众手下的掌声,却也让一直蹲守在水下准备阴人的杂毛小道扑了个空,就在赵承风以为此次比斗结束的时候,一道湿漉漉的身影从水中冒了出来,翻身跳上了一堆突出水面的碎石上。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那个失败的偷袭者从怀中摸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来,一边打着喷嚏,一边说道:“你小子倒也还是有几把刷子的,看来老子不出绝招,还真的是不行了……”

  杂毛小道一个人念念叨叨,看着十分狼狈,然而作为他的对手,赵承风的心中却感到一阵莫名的惊悸起来,暗道不好,当下双脚一蹬,直接朝着杂毛小道再次扑去。不过他快,却快不过杂毛小道的手,表面上是在唠叨,而实际上是在念咒的杂毛小道已然完成了施法的整个程序,湿漉漉的衣袖一抖,便有一道灰白色的骨符朝着赵承风射去。

  “符箓!”

  我身后的朱国志一身惊叫,像被阉割过的优伶,我眯着眼,瞧见那块骨头便是从当日洞庭湖龙岛斩杀的通臂猿猴尸身取出,经过杂毛小道这一年多的炼制,自然是绝对的精品。

  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想了起来,这个一身狼藉的道人不光只是一个用剑高手,就在一年以前,他还曾经将近年来名气最盛的望月真人败于手下,这个茅山符王的衣钵传人,有可能是当世间第一等的符箓大家。

  说时迟那时快,那截绘满了符文的骨头已然射到了赵承风的身前几米处,霍然炸开,接着有七色光华生出,天空之上,无数能量化的旗幡落下,砸落在了赵承风身上。

  面对着这样的攻势,赵承风却并不畏惧,出来混江湖的谁没有点防身的东西,更何况落幡神咒对灵体能有奇效,而对于他这同属道门一脉的却并无克制的效果,故而蓝光一现,诸般旗幡纷纷滑落,而赵承风则狞笑着一剑袭来:“你以为,用这符箓就能够打得败我么?”

  面对着赵承风肆意的挑衅,杂毛小道直接从怀中摸出了五六七八件符箓来回应:“一个两个弄不死你,但这些,却能够堆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