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十六章 封神榜旗,人去镇空

第七十六章 封神榜旗,人去镇空

  无数血雾冲云霄,虚空之上,一面绘有五彩龙纹的黑色令旗迎风飘扬。

  仿佛一场最瑰丽的蒙太奇图画,上天的油彩跌落到了地上来,那些浓腻的血雾在空中不断盘旋飞舞,最后竟然在一种无形的炁场勾勒下,幻化出了黑色令旗上面一般模样的蟠龙真属来,总共七条;紧接着,这能幽能明、能细能巨、能短能长之鳞虫之长,笼罩了邪灵小镇的整个天空,每一头都吞云吐雾,将那无数鲜血凝化的雾气给吞入腹中,不断变幻神采,简直让人乍舌不已。

  这面黑色令旗,想来就是先前被王孝正偷走,再交给李腾飞,最后又给魅魔收回的邪灵圣物封神榜吧?

  我以前顾名思义,只以为那东西是与恶鬼墓令旗一般的东西,然而今天一看,上面那浮现出来的真龙亡魂简直就是太震撼人心了,这样的东西,不会是真的斩杀了七条真龙,将其灵魂封印其中吧?要倘若如是,那这邪灵教的圣器那可真就太逆天了,这世间能够与之比拟者屈指可数,而与其齐名的恶鬼墓令旗,相比之下反而像是一件玩具。

  我仰头遥望,心中震撼,而就在这七条与真龙形象几乎没有差异的灵龙奋力吞噬一众精血以及蕴藏在其间虔诚的亡魂和悲怆的戾气时,一道青光浮现,从镇子外面遥遥升起,竟然朝着这封神榜下的七条灵龙扑去。

  这青光是麻绳儿,小青龙自从被黑龙赶出洞庭湖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同类,今天一下子见到七条,难免有些大喜过望,估计也是避开了虎皮猫大人的看管,偷摸而来。

  它倒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然而却不知道这些长得跟它有九成九相似的家伙并非同类,反而是最仇恨真龙的,有一条灵龙竟然顾不得封神榜的驱使,直接探出爪子来,朝着麻绳儿拍去。麻绳儿一开始还以为人家是在逗自己呢,结果一交上手,便发觉不对,这货根本就是想把自己往死里面弄,而与此同时,那爪子上面传来的气息,也根本就不是真龙。

  东北人形容女孩子泼辣火爆,常说虎妞,殊不知龙妞儿的脾气更加火爆,一发现对方就是个冒牌货,立刻火冒三丈,直接开打,青光化作一线,跟这头灵龙战作一团,眼花缭乱。

  这一边是幼年真龙,一边则是封神榜上的造物,相互拼斗起来,竟然是不相上下,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其余的灵龙却海纳百川,竟然将小镇血祭的所有精华都吸收殆尽了,大嘴一张,隐隐发出了凄厉回震的龙吟声来,而下一秒,它们的口中竟然吐出了红、橙、黄、绿、蓝、靛六色,而与麻绳儿缠斗的那一条也吐出一束紫色光华来。

  这七色光华不断旋绕,竟然凝结成了一道明艳动人的虹光,遥遥挂在了天际。

  看到这虹光,我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当年伦珠上师坐化之时,也是依靠高深的佛法和机缘凝练成了这般能够破碎虚空的虹光来。瞧见这东西,我的心中似乎能够琢磨到了什么,正推导着,突然一道肥硕的身影升空了,将大展神威的麻绳儿一拽,朝着河边斜斜跌去。

  麻绳儿一开始还本能地挣扎,然而当发现抓着自己的竟然是虎皮猫大人时,也就没有再为难这位仁兄。

  虎皮猫大人这舍生忘死的出现,自然是在救麻绳儿,因为当它们离开不到几秒钟,另外一个硕大的影子也出现了,竟然是小佛爷那条有人脑袋一般大小的本命金蚕蛊破空而来。这货比我的肥虫子更加壮硕,一生褶子肉,然而它却也是十分狰狞恐怖,周身上下的那些如同眼睛的花纹一舒展,让每一个朝它注目的人心中都不由自主地留下了媲美宇宙星空的美感,和比宇宙最深处更加深邃的黑暗。

  小佛爷的本命金蚕蛊一出现,也顾不得我们这些地上的家伙,而是直接一张口,将那一道虹光给咬了,没三两秒钟,竟然将那虹光给当做零食一般,啃了个干净。

  七条灵龙不断地吐出七色光华,用来混合成虹光,而那头巨大肥虫子则就负责吃,这一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半分多钟,期间有好几位宗教局高人出手,然而似乎并没有什么功效,而一切的虹光都被吞噬干净之后,那条小佛爷的硕大肥虫子用尾巴将悬立于空中的封神榜一卷,七条灵龙尽数附身于那旗上龙纹处。

  一切收敛过后,那头巨大的本命金蚕蛊用它那乒乓球一般大小的黑眼睛四处搜寻一番,然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小镇里面的我身上来。

  这段注目并不长,几秒钟,还是十几秒钟,具体的时间我都记不清楚了,之后的它金光一闪,消失于夜空里,而我则仿佛被来自幽冥世界整个的恶意感染到一般,遍体生寒,忍不住地打了几个冷战,也抑制不住心中那种说不上失落还是屈辱的情绪,油然升起。

  整个世界随着那头颅一般大小的肥虫子离去而陷入了沉默,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这才停下一直仰着的头颅,发现翟丹枫已然不在人世了,她刚才所待的地方,除了散落的几件衣物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东西。

  我疯狂地冲出了院子,往街道上瞧去,原本如同人间炼狱一般的接到之上,到处都是散落的衣物和鞋子,而那些鲜血啊、残肢和骨头啊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倘若不是空气中隐隐还有一些滑腻的血腥味,我还以为自己穿越了,又回到了一个星期前那个静谧而安详的午夜时分。

  天啊,这就是血祭么?居然连一点儿骨头渣子都没有留下,所有的镇民似乎都随着那血雾升腾而起,消失无踪。

  空空荡荡的街上,我没有看到一个人,也没有看到一具尸体,到处都是散乱的衣服,让我感觉刚才走进时的体验仿佛是在电影场面一般,而此刻,却是已经清场了。我折身往回走,走得是那么地认真和仔细,然而一路上却没有遇到身中了僵尸蛊而挣扎起来的死尸,甚至连一点儿生命的迹象都没有。

  整个邪灵小镇,在此时此刻,就仿佛一片鬼蜮一般。

  我并没有在镇子外面遇到王副局长他们,而是在镇东口的一截路上,留在外面的大部队晓得了这番异状,他们已经开始有条不紊地朝着镇子里面进发而来。这些人本来以为自己会受到很激烈的反抗,有人甚至都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然而空空荡荡的长街之上,除了散落的杂物之外,什么也没有,

  唯有的,是一声又一声坚定不移的脚步声传来。

  但我拐了一个弯儿,与宗教局大部队会合的时候,他们才终于确认道,这里面已经没有反抗力量了。

  大师兄是先遣队,和杂毛小道带着第一批人冲了进来,看到了意兴阑珊的我,他有些难以置信地指着周围左右的情况问道:“这都是你弄的?这也太厉害了吧?”他用连续两个问句似的感叹话来表达自己内心中的惊讶,而着这上百号士兵的面,这个时候我也不能说实话,只有苦笑,不知如何说起。

  不过我还是告诉了他们,经过我这一路的观察,先前被所有人担心的僵尸蛊已经不见了踪影。

  想来应该是随着精血,被封神榜上面跃出来的灵龙给吞噬了。

  我们碰面没有多久,很快王副局长在得到安全的消息之后也赶了过来,僵尸蛊这也只是小事,而他更加在意的是刚才我们头顶上那七条不断盘旋的灵龙,问那就是封神榜的威力么?有没有可以将其彻底毁去的可能?我摇头说应该不行,从刚才我与翟丹枫的对话中,估计小佛爷召唤大黑天,筹备时间应该会很长,而小佛爷还需要消化今天的收获,那么翟丹枫所说的年末见,说不定真的要拖到年终的时候,方才能与那个神秘的男人一较高低。

  听到我的回答,旁边的人都有些诧异,青城山老君观的沧海道人指着河那边的山门大阵,说唯一的出口不就是在这里么,这个地方看着其实也不算大,我们现在把门一堵,到时候不就是万事俱休了么?

  许多人都不相信邪灵教能够逃得过此次围剿,然而我却微微一笑,没有多言。

  或许很多事情都能够以常理来推断,然而一旦涉及到了小佛爷,那么便能够将我们所有人的经验给全部推翻,而就在沧海道人表达出了这样的信心时,突然我们的脚下一阵剧烈颤抖,天摇地晃,仿佛地震了一般。有一个带着眼睛的中年妇女脸色一变,一边左右观看,一边手掐指算,疾声说道:“不好,难道是因为我们大规模的运用了现代兵器,使得这个洞天福地现在就要垮掉了么?”

  然而我们很快便找到了震动传来的缘由,只见在邪灵小镇的后山方向,发生了山体走移,特别是邪灵峰,似乎矮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