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十八章 抽丝剥茧,黑色巨手

第七十八章 抽丝剥茧,黑色巨手

  睹物思人,瞧见这件宽大的黑色大麾,我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前女友”来。

  时至如今,我都不明白一直以来与我成敌对状态的王珊情为何会突然挺身而出,挡住了一众追杀而来的邪灵教众,各种猜测也随着她的最终逝去而烟消云散,不过我晓得,或许这个女人已经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影子,很多年之后,回想起来,我都忘怀不了,她在人生的最后关头,那强势霸道的一面。

  这也许就是那个来自西川的农家少女,所想要拥有的结局吧?

  我将这件大麾收起来,扔在了二毛身上,这才晓得大师兄借给我们的八宝囊在潜伏的这几天,已经被收了回去。不过这种东西实在是太逆天了,放在身上有些扎眼,没了便没了,杂毛小道和大师兄在那儿,我也没办法一个人伤春悲秋,于是走了上前去,问两人在这儿干什么?

  在周围两条獒犬不断的犬吠声中,杂毛小道指了指那刮着呼呼罡风的无尽深渊,问我,说小毒物,邪灵殿带着邪灵教一众人等跌落那下面去了,你觉得,他们还会出现在人世间么?

  我走到崖边来,与他们平齐,朝着下面又望了一眼,无尽的黑暗让曾经跳过一次的我仍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不过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想一想小佛爷既然没有与我们正面交锋,而是选择了移除邪灵殿,那么必然是等待着自己的本命金蚕蛊消化封神榜凝化的虹光能量,而他倘若是回不来,迷失在时间和空间的乱流中,又何必这般周折呢?

  从他将悠悠和诸多地穴人从青山界一线天中带出来,便能够晓得他应该是找到了一种途径,并且早就准备了退路,所以小佛爷他走得轻松,必然也会来得凶猛。

  周围只有我、杂毛小道和大师兄三人,至于其他人那都是在七八米远的地方,罡风呼呼倒也听不见什么,我于是便把与翟丹枫整个儿的对话,都仔细地讲了出来,听到我的讲述,大师兄和杂毛小道都给震到了,杂毛小道更是表示了难以置信:“你是说,小佛爷其实也是耶朗遗族出生,而他还叫你作哥哥?这不可能!”

  杂毛小道似乎知道些什么,一口便否定了这个说法,我耸了耸肩膀,说这是翟丹枫临死之前说的话,据说还是小佛爷让她代为转告的,可信度很高,我刚才在上山的路上仔细地回想了一下,你猜我想到了一个什么问题?

  大师兄不由得也饶有了兴趣来,他往里边退了一步,问是什么?

  瞧见两人都有了兴趣,我也不卖关子,对杂毛小道说这几年来,不知道是运气,还是命运的指引,耶朗大联盟当年镇守的东南西北中五大祭殿,我们都曾经有进去过,我们知道,当年的耶朗王临死之前,曾经在每一个耶朗祭殿里安排了一个镇守者,中祭殿是失去意识的飞尸王妃,西祭殿是龙哥,南祭殿是大熊哥,东祭殿是大祭司绿脸女,那么为什么北祭殿,我们除了一个寄身于石鼎中的十香虫,却什么都没有瞧见呢,你不觉得古怪么?

  杂毛小道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说你难道想说……

  我将自己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当时耶朗大联盟最主要的敌人,是来自北方的汉王朝,按理说应该会派一位最得力的重臣镇守,而如果我猜测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封邑武陵的王弟,这一段我在记忆碎片中曾经回忆起过,这个王弟本来应该作为僵尸守护在北祭殿,然而因为种种原因,他并没有遵守王意,而是与王一样遁入了轮回,这才有了姚雪清等人所说的,小佛爷乃十八世轮回之人的说法!”

  我说得如此确凿,大师兄和杂毛小道也点了点头,同意了这个说法,大师兄语气深沉地说道:“耶朗大联盟的灭亡,最主要的原因是深渊狂潮,然而当时的汉王朝不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是背后捅一刀,杀了作出重大牺牲的耶朗王的后人,这件事情使得王弟产生了强烈的愤怒,被仇恨所控制,也背离了王的本意,想要通过毁灭世界,来报复全世界的人……”

  几千年的岁月匆匆流逝,到底是有着什么样的执着,才会生出现在这般的偏执来呢?

  小佛爷,我还真的不能够懂得他。

  事情的始末,经过我们三人的推断,已经大致还原,然而这结论是否真实可靠,这个可能还需要去验证,目前让人头疼的事情是虽然我可以确定我便是王,也是当年洛十八的转世,但是我根本就没有觉醒,而小佛爷他保守的估计都已经觉醒了二十多年,大家都不是一个起跑线,这还怎么一起玩?

  不过这件事情并不光只有我头疼,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而我从来都不是最高的那个,所以大师兄愁眉苦脸,一双眉毛都拧在了一块儿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两只一直在呱噪的獒犬突然“嗷呜”一声,然后夹着尾巴,朝着山隘那边匆匆跑去,这反常的情形让杂毛小道一阵疑惑,而在下一秒,大师兄突然脸色剧变,朝着离我们不远处的几个黑色中山装大声喊道:“艹,怎么又是你?大家快跑、快!”

  我从未有听过大师兄这惊悸到了极点的声音,仿佛被捏着脖子打鸣的公鸡,而就在我扭头朝着那几个人看去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子印在了他们原本站着的地方,接着我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漫天的碎石便激飞而来。

  处于对那巨大黑影本命的恐惧,我、杂毛小道、大师兄和旁边的一众小伙伴都朝着山隘那边纷纷退开,当到达了一个差不多的安全距离时,方才回头看去,却见刚才那个黑影子竟然是一只巨大无匹的手掌,五指张开,每一个指头都有着巨大的体积,让人看到了仿佛是天神下凡一般的即视感。

  瞧见这东西,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去年在洞庭湖龙岛悬崖的洞子里,那只将十大高手无尘道长给扯入无尽深渊的那只巨手,万万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再次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而且还是在邪灵教总坛这样的洞天福地里。

  那几个被黑色巨手拍中的宗教局同仁连一声惊叫声都没有喊起,便给拍成了一堆肉糜,而下一秒,仿佛感应到了我们的存在一般,那巨手在空中扬了扬,竟然又陡然长了十几米,朝着我们这边抓来。

  早在第一次巨震发生的时候,大师兄便已经通知所有在邪灵峰上的人员撤离了,那些人或许是被这只巨大手掌给吓坏了,倒也是十分听从命令,头也不回地往下狂奔而走,而为了给这些人争取时间,大师兄竟然并没有逃离,而是直接取下那把古怪的长剑,朝着崖边的巨手遥遥劈出了一剑去。

  这是我第一次瞧见大师兄做出如此凝重的表情,而当他手中的长剑缓缓落下来的时候,空间中的炁场陡然一凝,而那只朝着我们抓来的巨手竟然也出人意料地停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旁边的杂毛小道也抓住了机会,悍然出手,整个人一步跨前,同样斜斜地劈出了一剑。

  七色神光从雷罚的剑脊纷纷冒了出来,汇聚成了一道凝重的虹光,朝着巨掌斩去。大师兄那一剑是意念与力量完美融合的一剑,天人合一,契合了某种法则,竟然将整个空间都为之一凝,这是形而上学的真义法门,而杂毛小道这一剑则具体许多,虹光一抖,化作了一道凌厉的虚空之斩,朝着那巨手的大拇指飞速旋绕而去。

  此刻的杂毛小道简直就是神勇非凡,比去年的现在进步许多,那一道虚空斩竟然将巨手大拇指的连接处给斩空,大部分黑气都给中和溶解了,即便是无数黑气化作丝带黏合,一时间竟然难以再成为五指巨手,显示出了极为强大的战力来。

  不过巨手仅仅只是遭受小创,趋势不减,继续朝着我们这边抓来。

  我们且战且退,争取给那些上山来的普通士兵更多逃跑的时间,不过面对着这样的一只恐怖巨手,却终究还是有些勉力,一路奔逃,竟然退到了百米之后,眼看着即将给这只巨手抓住,拉落深渊,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青光划过天际,麻绳儿居然从黑暗中升起,周身大方光芒,化作了巨大的龙形,一口咬在了这巨手之上。

  两物均为巨型,好是一阵搏斗,形成僵持,也使得大师兄有时间组织人员下山,小青龙到底幼年,隐隐之间竟然有些不敌,我和杂毛小道在远处看得纠结,正想上前相帮,肥硕的虎皮猫大人突然飞起,拦在了我们的面前,大声喊道:“快跑,下山,然后立刻坐船离开,谁也不许回头!”

  虎皮猫大人说得无比坚定,不容质疑,说完这番话,它也升空而起,朝着悬崖边飞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