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故人的消息

第四章 故人的消息

  虽然我十五六岁就出了门,离开家乡,跟老家的这些亲戚并不是很熟,但论起辈分来,我得喊这老人叫作三伯,于是便迎了上去打招呼,说三伯,您来了啊。

  乍一见我,陆言父亲有些意外,上下一打量,这才想起来,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笑了,说哟,是陆左啊,好久没有见到你了,跟个大城市里头的人一样,可是变了大模样,这走在路上,你不叫我,我都不敢认咧。我说是啊,都有四五年没见面了,您老的身体还好么?

  我们两个寒暄着,看他人虽然佝偻,但是人确实蛮精神的,脸上的笑容也多,想来最近过得还不错。

  陆言父亲拎着一篮子鸡蛋,是过来看我大伯的,我让他先进去,没过一会儿他又出了来,脸上有些局促,我问他怎么没有多坐一会,他说里面有几个公家人在问话,他就没有敢多留,反正只是过来看一看,也帮不上啥子忙,你家大伯他没有啥事情,就行了。

  我陪着他往院子外面走,也是闲聊,问起他家大儿子的事情,现在回来了没有?

  他眼神黯淡,说没呢,那大子也是命里有劫,在江城好端端的,结果发神经跑去国外那个叫啥瑙鲁的地方打工,失踪了这么久,也没有个回音,只当是死了。他骂是骂,但是口中多少还是有些柔软的暖意,眼睛里面也隐约有些泪光泛起。

  又谈到自家的二儿子,他说那小子最近倒是出息了,说跟朋友做了点生意,发点小财,最近寄了好多钱来,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就等着给他讨个婆娘了。我这三伯因为家里面的变故,这些年来生活一直都不是很如意,这会儿陆言出息了,倒也忍不住心中的热切,跟我讲了起来,我随意问了问,说是在江城跟了一个姓段的老板,做得还不错。

  姓段的老板?听着好像有些耳熟呢,不过我也没有多想,印象中的陆言是个沉稳踏实的男孩子,虽然两家是远亲,血脉并不太近,不过彼此之间的走动倒也蛮多,于是跟他说,若是陆言回家了,倒是可以过来找我玩一玩。

  三伯有事,也不久留,让我止步,点头说好咧,好咧,挥手离开医院。

  刚刚送走陆言父亲,马海波这边也走了出来,他没有理会后面跟着的一群人,而是跟我讲起了我大伯刚才提出的说法,第一就是让那个打人的三傻子道歉,第二就是把那宅基地还回来,其他的都好说,甚至先前收的那两千块钱都可以退回去。

  我摸着鼻子,似笑非笑,说不会吧,那这医药费怎么算呢?

  马海波也是苦笑,说你大伯的要求其实很低的,他们这辈子的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能不惹事就不惹事,那些家伙做得确实有点过分了,不过这些你就别再担心了,我这边来弄就好了,反正怎么都不会亏了他的。还有,以后这种事情你打个电话给我就行,没必要专门跑回一趟,多大一点事儿?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马,这件事情让你多费心了,等忙完这两天,叫上杨宇,我们哥仨喝个一醉方休。

  马海波有事要做,我也不留他,送他们离开之后,返回了病房来,我大伯妈瞧见我进来,笑嘻嘻地拉着我的手,说陆左,马局长这么大的领导,人却好随和啊!你可真有本事,那些人平日里都是属螃蟹的,横着走,结果现在都低声细气的。死老头子,你看看,咱们陆左这么有本事,你还寻死觅活呢,有啷个想不开的嘛?

  我点头,对我大伯说遇到事情别怕、别慌,自己解决不了,还有我们这些小辈呢。

  我大伯刚才跟马海波谈了半天话,得到了空前的满足,十分激动,脸都红了几分,不过他想得比较多,问我说办这件事要花多少钱,可不能亏了你;还有,要不要请这位马领导吃饭啊?我哈哈笑,拍着他的肩膀,说都是朋友,别人哪里会要这些?您老人家早一点出院回家,那就是最好的了。

  我大伯这边的事情差不多结束了,我也没有多在卫生院停留,跟我大伯大妈和那个堂姐告辞,然后出了医院。

  今天正好是赶集天,镇子上十分热闹,狭窄的街上摆满了临时的小摊,贩卖着各种各样的玩意儿,十里八乡过来赶集的老乡将这地界挤得满满,连行走都不易。我带着小妖和朵朵回了镇上老宅,虽然我父母搬到了隔壁县,但是房子还是留了下来,也长不了觉。

  将行李放下,朵朵系起围裙,开始大搞家务起来,我感觉有些无聊,突然想起了上次在东官碰到的那个老乡。

  当日我们追踪血族,结果我的老乡闻铭被咬了,为了救他,拥有“该隐祝福”的威尔给予了他完美初拥,使得这小子成为了新一代的血族,而且还不会那么惧怕阳光。当时我说好要把他带回局里面去培养的,结果后来没有找到这个小子,时间匆忙,倒也忘记了,这回想起来,他家好像就住在镇子东头不远处的一个村子,叫做亮司。

  左右也是闲着无事,又怕去见我母亲被唠叨,于是我便先在大敦子镇的老家这儿住下,然后跑去亮司那儿找寻闻铭。

  一番打听,还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不过到了闻铭家里,他父亲告诉我,说那年闻铭回来之后,给了他们一笔钱,然后跟着一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走了,到现在都没有个消息,急死人了。我有些惊讶,怎么还跟一个老道士扯上关系了?一问,他父亲满肚子的意见,说那个老东西贼眉鼠眼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儿,都二十一世纪了,还弄一身脏兮兮的道袍,也不怕热,现在可好,把他家唯一的儿子都给拐走了……

  听这个老头子唠唠叨叨的抱怨,我倒也没有什么好烦的,闻铭那个人我晓得,还算是真诚,而且我从他的眼睛里面读出了善良,这样的人倘若不是作恶,那么拥有变种血族体质的他说不定又是一段传奇,而至于那个老道士嘛,堂堂中华,天下间的高手无数,是谁不重要,只希望能够带着闻铭向善而行,要不然被我撞到了,随手料理了便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路要走,我又不是上帝,也管不得太多,此番前来也是临时起意,待夜幕降临,也便步行返回了家里。

  我大伯的事情在第二天便有了结果——那个三傻子当天晚上就给抓紧了局子里,待了一晚上,找人托尽各种关系也没用,有人说非要治他一个伤害罪,估计还得判几年,吃点儿牢饭,捡几箱肥皂啥的。像三傻子这样的村痞地霸也就能欺负下村里面老实巴交的农民,一旦上纲上线动真格,立刻吓尿了,说啥是啥,于是他老爹次日清晨就找到我大伯,不但将先前那个协议撕了,还赔了一大笔医疗费,三傻子放出来后,给我大伯磕了九个响头,那话儿叫得比自己家爹还亲。

  面对着这种欺软怕硬的无赖,我也没有什么脾气好发,在我大伯一家千恩万谢的话语中与马海波一起离开,直奔市里面,去找杨宇喝酒。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而像杨宇这种背靠大树的二代升官并不困难,现如今大小也是一个领导了,管着一滩事情,不过我和马海波过来找他相聚,倒也不敢不尽地主之谊,定了一家不错的馆子,聚拢在一起来聊天喝酒。我和杨宇也是许久未见,一开始多少也有些生分,不过那热气腾腾的牛憋汤端上来,凯里的苞谷酒一喝,便再也不拘束,互诉起分别之后的境况来。

  马海波和杨宇因为在同一个地区,彼此也还算熟络,不过他们的生活倒也没有我这般惊心动魄,都是按部就班地过活着,一步一步地走,只不过是那脑袋上面的头衔多了一点儿改变而已。

  至于我,因为出于保密的需要,我倒也不敢跟他们分享这些年在国内的经历,只是因为杨宇的表兄张海洋的关系,谈了谈去年前往欧洲的经历,不过说得也并不多,只是讲起关于张海洋的事情。

  这件事情其实也并不复杂,当日杨宇告诉我,说张海洋曾经返回家里来,后来又去了海南,我当时就隐隐觉得有些蹊跷,后来我们去欧洲给威尔祝拳的时候,在伦敦时与张海洋相遇,才晓得那个小子当时加入了英国灵学研究会,这是一个类似于黑暗议会的组织,我堂妹小婧在洪山大学遭遇的笔仙事件,背后也有那组织的影子,而张海洋本人为了获得力量,甚至还接受了一个强大伯爵的初拥,就想着过来报复我。

  当然,最后的结果是他并没有完成逆袭,而是连同上百位同伴,被杂毛小道用神剑引雷术给活活劈死。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如此而已。

  谈及这些往事,几人多有些唏嘘,连连举杯,那苞谷酒好喝但是有点儿上头,不知不觉杨宇和张海洋便有了醉意。如此喝了两顿大酒,我才施施然返回家里,然而没有待上两天,家里面便来了一位令我意外的拜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