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二章 骤雨的山村

第十二章 骤雨的山村

  栗平县城离大敦子镇并不算远,而从大墩子镇绕过阿茳坡,进山前往敦寨,现在已经修得有一条机耕道,面包车也勉强能够进去,所以并不需要步行,我让小妖带着我父母直接从栗平县城过来大敦子镇,再前往敦寨那边去。

  上坟祭拜,总是需要带一些东西的,香烛冥钱、鞭炮水果,以及卤得红亮光泽的猪头和大块肥肉,还有我外婆生前最爱吃的鸡蛋糕,我父亲还让我买了一卷四百响的鞭炮,以及镰刀铲子什么的,大致都办齐了,早上的时候我去中学附近找我的发小老江借了他刚买的面包车,然后带着我父母、小妖和朵朵一起前往敦寨。

  这段路程走路需要三个多小时,但是开车却只要四十多分钟,很快我们便到了敦寨,这个我外婆生活了八十多年的地方,寨子和我离开的时候一样,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靠马路边的道上面起了几家印子房,也就是砖木结构的屋子,这在农村里面代表着有钱人的标志,我听我母亲告诉我,说起这房子,都是年轻人去外面打工挣的钱。

  随着社会变革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受了教育,并且视野变得更加开阔,更加留恋于外面的世界,而这穷乡僻壤苗寨子的传统和习俗,也逐渐的要被人所淡忘,最后消失在风中。

  时代的脚步是不断前进的,就比如说养蛊人这一门神秘而古老的职业,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慢慢的消失。

  我母亲在敦寨生活了二十多年,对寨子里面的人自然都是十分熟悉的,而因为我外婆在这里的地位非常高,使得村民对我母亲也是十分的热情,不断地上前来打招呼,寒暄几句,而看到我的时候,总是笑嘻嘻地说道:“凤啊,这是你家阿左吧,现在都这么大了啊?咦,你家媳妇好漂亮啊,像电影里面的明星呢,孙女都这么大了啊……”

  每当村民这般热情说起的时候,我母亲都是快活地笑着,也不纠正,即便是我那寡于言语的父亲,也是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以及旁边拉着朵朵的小妖。

  场面有些尴尬,我下意识地看了小妖一眼,这个小狐媚子此刻却是一脸的端庄,好像是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妹子一样,恭敬有礼地在我母亲的介绍下,挨个儿地叫道:“龙大爷、二伯伯、板姨……”

  呃,这种感觉说起来实在是有些怪异,我感觉自己浑身都不自在,于是催促着大家加快脚步,赶紧离开这儿。

  我外婆的坟在敦寨后面的山上,那儿沟壑深幽,浓荫蔽日,东南西北均匀分布着五座雄伟的山包,个个皆似龙头,构成五角形,面朝青山界,宛若五龙捧圣,气势磅礴,山脉蜿蜒,群山锁口。苗疆巫蛊里面并没有如中原那般分门别类的风水堪舆之术,不过对于如何运用山势水流来改变气运,却也有自己朴素的一套法子,而这个地方,则是我外婆生前指定的,我与杂毛小道曾经交流过,也是有福泽后人的意味。

  上山一条路,蜿蜒曲折,小妖和朵朵身轻体快,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前头去,趁着这机会,我母亲悄不作声地拉着我的胳膊,指着前面的小妖说道:“阿左,这个幺妹儿不错,你可得要抓紧了,要是再错过了,看你娘我不把你骂死了去?”

  我们家里的年轻人结婚普遍偏早,我发小老江的儿子都已经上小学了,同龄人各自都当了爸爸妈妈,再看看我,连一个正式的女朋友都没有,像我这样二十七八岁的大龄青年还没有婚娶,在我们那个小地方来说实在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搁以前我都可以说得上是老光棍儿了。

  倘若是家里面条件实在不好,那也就忍了,但是我母亲总感觉自家儿子的条件哪也算是十里八村冒尖儿的,不但在外面做生意能赚得了钱,现在还成了公家人,几个来往的朋友都是大盖帽,场面上也吃得开,几多人都比不上呢,我母亲这大半辈子什么福都享了,就指望着有个啥孙儿可以逗弄,享一享那天伦之乐。

  她求子心切的愿望我可以理解,不过这病急乱投医,也实在有些让我招架不住,且不说我与小妖没有什么,就算是有那啥……人妖殊途,我们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吧?

  我支支吾吾不表态,瞧得我母亲恨意顿起,下狠心地掐了我一把,气鼓鼓地走在了前头去。

  很快我们就到了外婆的坟前,虽然今年清明的时候我父母来过一次了,但是现在的坟头又长满了杂草,那些青黄的草芒子将坟头掩映,而我则走到了坟前来,看着墓碑上一张冰冷的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外婆不苟言笑,目光锐利,虽说她年轻时素有美名,然而近半个世纪的养蛊经历耗尽了她所有的青春,而最终留下了一张鹰钩鼻、枯瘦老太婆的模样来。

  不知道怎么回事,多年之后返回而来,看着墓碑上外婆的照片,与她那冰冷的眼神对视的时候,我似乎能够感受得道她似乎还隐隐活着,或者说,还有一股意识在这个世间流转着。

  龙老兰,这样一个名字实在是并不好听,很多人听到都会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怎么会取这么一个名字,然而在我外婆她们生活的那个年代,疾病、瘟疫、饥饿和横行的战乱使得能够活到老去,是一件太值得期待的事情,所以放在以前也不足为奇,而就是这样一个谜一样的女子,她即便是魂归了幽府,手上还有一根绳子牵着我,操纵着我的命运。

  坟下面躺着的,既是我的外婆,也是我体内本命金蚕蛊的缔造者。

  我并没有凝望多久,便被我母亲给推醒了,把镰刀交给我,让我帮着把坟头坟边的杂草和野蕨都清理干净,而我父母则将墓碑前面的青石平台上面整理好,再摆上这一次带来的祭品。

  忙忙碌碌,在小妖和朵朵的帮忙下,我很快就把坟头清理赶紧了,只留下了几朵柔弱而倔强的小白花儿,我父亲将鞭炮拿出来,在点燃香烛和冥纸之后,让我将鞭炮给点燃,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中,我们都跪在了坟前面来,小妖和朵朵也在我的旁边跪下,我母亲一边往火堆里面添加冥纸,一边双手合十祈祷道:“妈,你要保佑我们家,保佑阿左能够顺顺利利,平平安安,然后娶一个贤惠善良的媳妇,生一个大胖小子出来……”

  我母亲念念叨叨地说着话,而我则将额头贴在地上,想着这些年来从别人口中谈及的那个龙老兰,心中充满了敬意。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不懂得关注身边的人,认为他们平凡无奇,然而在别人的心中,他们却是一段传奇。

  我们在外婆的坟上待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然后才开始下山,祭品以前是需要带走的,不过我却拦住了他们,说山间野食,留在坟上就好,这里面有一些讲究,虽然虚妄,但终归还是需要保持的。我父母没有坚持,待所有的香烛和可燃物都完全熄灭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下山的时候并不顺利,这天气变化异常,明明先前还是大晴天,然而随后就开始阴云密布了,云贵高原上那黑色的云层低低垂落,似乎都能够压到我们的头上来,而远处还有隐隐的雷声轰鸣,空气也变得潮湿,让人有些担忧。

  朵朵虽然此刻已经能够自由行走于阳光之下,但是终归还是有一些阴灵之气,这种气息是最招惹天地之间至阳的天雷,倘若是行走于山野之中,是很容易引发雷击的,这是一种天地之间的规则,难以抗拒,虽然可以躲在我的槐木牌中,然而在我父母的眼中朵朵一直都是一个正常的小孩儿,无论是我,还是朵朵,都不想让我父母晓得她的真实身份。

  于是我们加快了脚步,开始朝着山弯子那边的敦寨走去。

  快走到寨子外面的时候,豆大的雨滴就开始掉落下来,砸在脑袋上生疼。因为我小舅已经搬到市里面去的缘故,所以我们在敦寨也没有啥子亲戚,不过好在老宅还在,以前小舅本打算卖出去,补贴亏空,但是却没有人来买,于是就留了下来,我母亲经常过来照看,扫扫灰掸掸土,倒也还算结实,所以匆匆忙忙进了寨子,便一路朝着老宅跑去。

  虽然是中午时分,但是大雨骤下,将灰尘砸得四起,寨子里到处都是烂泥,天空也变得十分的黑沉,让人心头压抑。

  我父母的年纪大了,又受了这一阵雨淋,身体恐怕受不住,我们匆匆赶到了老宅前,突然间我停住了脚步,在老宅十几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我父母都已经跑到了屋子里面去,回头看过来,瞧见我带着小妖、朵朵没有进屋,不由觉得奇怪,朝我喊道:“阿左,你干嘛还站在外面啊?”

(对于我来说,最后一卷仿佛是一个仪式,让左左脱离许多大家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东西,回归于最初的真实和淳朴,整个苗疆就是一个圆,从哪里开始,从哪里结束,一切皆有定数,而这所有的一些,将构成苗疆蛊事最核心的哲学。
一本书,不可能迎合所有人的口味,但是我需要表达出我想要告诉你们的东西,那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