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四章 十九尊石像

第十四章 十九尊石像

  在这样不断地轰鸣声中,我感觉天摇地晃,整个世界都变得颠倒无序,化作一片浑沌。

  我双手紧紧拉着小妖和朵朵柔嫩的小手,然而所有的感知似乎如潮水一般退却而去之后,所有的世界都只有一片光留存,那一片从神龛灵牌上面幻化而出来的光芒充斥了我的全部,灌注了我整个的意识里来。

  当一个气球被不断地灌充气体,那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答案不言而喻,气球会在超过临界值的瞬间爆炸,粉身碎骨,而我的精神意志也抵受不住这般恐怖的冲击,在某一瞬间,整个人似乎都化作了碎片,再也拼凑不到一起来。真正到了这一刻,我最后的意识依然没有放弃,集尽全力凝聚出九字真言中最为强大的宝瓶印:“禅!”

  我心即禅,万化冥合,此乃九字真言中最玄妙,最贴合天道至理的境界,道家曰道,佛家曰禅,其余诸子百家则曰圣,它仿佛是我全身心的共鸣和呐喊,一旦释放出来,立刻便化作了灵魂的战栗,而在这种高频震动之中,充斥在我世界之中的白光也终于消失不见了,化作了一团黑暗。

  曾经在某一时刻,我的自我意识中,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死去了一般,不过很快就万物复苏了,对于身体以及意志的控制力又逐渐地恢复到了我的意识之中来,在差不多的时候,我终于控制了自己的头部,强忍着万般的苦痛,努力睁开了眼睛。

  这一个过程是无比痛苦的,不过我终究还是硬生生地扛了过来,入目处是一个辉煌威严的殿宇,这处殿宇好似在虚空之上,又仿佛在地底深处,周围都是一片浑沌,仿佛身处于梦幻之中,然而脚下结结实实的青砖地板却提醒了我,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当我完全控住住自己的身体时,回身四望,看到那巨大的石鼎、石器,巍峨高耸的古朴祭台和以及又圆又粗的石柱,还有附着在上面那古拙简朴的浮雕,一切都感觉是那么的眼熟,在下一秒钟我突然想了起来,这所有的一切,不就是耶朗祭殿的那种风格么?

  想到这里,力量仿佛源泉一般回复到了我的身体里来,我下意识地将炁场感应放射出去,发现在有限的空间里充斥着苍凉久远的气息,至于生气,则是一丁点儿都没有。

  我甚至感觉连我自个儿,都没有一点生气——难道我现在只是意识陷入某种法阵之中,而身体并没有被接引过来么?想到这里,我的心突然地一跳,终于想起了小妖和朵朵,以及我被吊在房梁上的父母,不由得一股怒气直冲头顶,大声喝骂道:“我艹,你是谁?你他妈的有种就出来啊?”

  这处祭殿看似宽广无边,然而当我喊出话儿来的时候,居然有回音响了起来,悠悠远远,此起彼伏,瞬间就充斥了整个空间里去,而我能够听出来这声音似乎跟我之前冲进后院时的声音,是差不多的,如同许多人一起说出话儿来,回荡不休。

  在这样诡异的环境中,我极力强迫自己赶快冷静下来,左右一打量,目光终于锁定在了面前不远的祭台之上。

  那祭台与我见过的所有祭台都有不同,它仿佛有数倍的宽广,从下面往上看轮廓,根本就是一个小广场,在那儿,我感觉到了一处很恐怖的场域,然而乱中有序,生门死门交相辉映,却是唯一的生机。我心念父母和小妖、朵朵的安危,所以也没有敢再停留原地,而是一个箭步,直接“蹬、蹬、蹬”地冲上了高台之上去。

  祭台之上,当我走上了最后一级台阶,身后的路居然就断绝了,整个世界骤然一下又缩小了许多,先前祭殿那巨大的石鼎、石柱等物又消失不见,化作虚无和混沌之中,目光和炁场感应之处,只剩下了整个祭坛。

  然而此刻的我也管不得身后的事情,因为我的目光已经被祭坛上面环形而立的十九尊人像给死死吸引住了,那是一种如人一般体积的石像,脚下是两米多高的石台子,风格一如耶朗王朝时期的那种大方与简朴,简简单单地几刀几刻,便鬼斧神工地将人物的形象刻画了出来,有胖有瘦,有高有矮,衣着服饰也各有不同,唐宋元明清,各式各样。

  我看得匆忙,总感觉那石像仿佛蕴含得有生命一样,而这儿的十九尊石像也并非都是雕琢完整的,至少有一尊,那整个儿的脑袋都还是一块大石头,根本就没有脸目,似乎并未完工。

  祭台之上还有许多物件,石釜石鼎,灯火烛台,以及一排又一排的祭祀之物,不过我的注意力却完全被这些石像所吸引住了,瞧见它们神态各异,有哭有笑有愤有嘻,或空手或手持法器,不一而足,显得是那么的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粗了,看着这些一张张似乎陌生、又似乎熟悉无比的脸孔,心中的疑惑变得越来越重,而就在我感觉到有些崩溃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裂响。

  随着先前的回音逐渐减弱,直至消失,这空间里寂静极了,我甚至都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以及心跳声,所以这一声裂响显得是那么的刺耳,我下意识地扭头回去看,只见在我左边顺手第一位那儿,高踞石台之上的那石像表面突然如同蜘蛛网一般龟裂开来,然后里面有滚滚的黑气冒了出来。

  我下意识地往后面退了几步,瞧见除了这一尊石像之外,其他的都皆无动静,于是壮着胆子,大声喊道:“你是谁?你到底要干什么?”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而与此同时,那石像裂开之后,竟然从里面挣脱出了一个稍微有些矮小的黑色人影来。

  此人手上拿着一把一丈三尺长的奇形兵器,柄端安一大拳,如同南瓜。

  此为镐,十八般兵器之一,始于周秦之世,非猛勇之将,不得其用也,近代习此者巳寥若晨星,只因为古法早已失传。他从石像之中挣脱而出,仰头一声啸,整个空间轰鸣而动,嗡嗡嗡,我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气都一阵动荡,汗毛全数就竖了起来,看到了人,我反而没有了害怕,只是大声招呼道:“喂,前辈,这里是哪儿?”

  我的呼声引来了这人的注意,他扭过头来,看着我,我与他双目对视,瞧见那是一张营养不良而枯瘦的脸,又留有古怪的长须,显得十分的威严,而这并不是重点,他那双眼睛简直就不是人类所有的,里面一片红光,充斥着暴戾、冷酷和死一样的沉寂,看得我一阵惊悸。

  而下一秒,那汉子竟然将手中的长镐高高举了起来,然后身形一变,竟然朝着我这儿呼啸而来。

  此人身手并不敏捷,但是却天生带着一股战场上大开大阖的气势,骤发而至,手中长镐带着一股无可匹敌的威势砸落而来,我连退好几步,直到感觉避无可避了,手中突然一紧,下意识地挥手去挡,却见一把大剑与这长镐硬生生地对撞了一记。

  对方凶猛异常,然而我又岂是弱者?于是双方都连退了好几步,拉开了距离。

  我的力量并不逊于此人,只不过他占了长镐之便利,将我击得退了许多步,而我却惊讶地望着手中长剑,脑子一下子就有些懵了——这鬼剑我不是放在了面包车上了么,怎么突然之间又出现在了我的手上呢?

  然而对方根本就没有容许我思量许多,手中的长镐一转,继续朝着我猛攻而来。

  这镐竿长,用法并不多,而且并不与刀枪剑斧等法有重复,那人随势换法,并未刻意加以组织,然而无论他怎么舞动,并不觉其散漫无序,每手换势,尤见其神化敏捷之妙。此镐惟器重无锋,专以猛攻见长,毫无含蓄之意,未始非微疵也,是战阵沙场中最强大的存在,在古代战场的地位如同现今的坦克。

  他气势滔滔,我并不掠其锋芒,而是不断地闪避,在十几座石像中穿梭,那人也不管,一阵横冲直撞,那顶端的南瓜大锤将许多石像砸得龟裂,所幸没有倒塌下来。

  在经过短暂时间的试探之后,我大致了解此人的实力,是名颇为勇猛的战将,以力量而擅长,纵横开阔,威力恐怖。

  然而也仅仅如此而已,当我将鬼剑激发,与之缠战不休,每每精妙之处,总能够占他几许便宜,划出几道伤口。

  在占据了上风之后,我试图与他沟通,然而他不依不饶,非要弄死我一般的模样,让我下了决心,抹了一把汗水,然后左手掐了剑诀,往前一指,石中剑倏然而往,穿透了此人心脏,随着这瘦小的身子轰然倒下,我一屁股坐在地上,也跟着喘息而来。

  然而还没有等我喘匀第二口气,耳边突然又响起了石裂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