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八章 震镜的登场

第十八章 震镜的登场

  看到那一双牛角,我的脚步下意识地停顿下来,心脏被巨大的恐惧所把握住了。

  天啊,这、这是什么?这不就是当初我们在怒山集训营中,被鬼面袍哥会大供奉刘罗锅召唤出来的牛头魔怪么,它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的脑海里面一片混乱,而这时一直在空中炸响的鞭子也终于落了下来,这鞭子硕大,尾梢不都足有婴儿手臂大,又没有啥准头,猛地砸落下来,直接将那些哭泣的人砸成了肉泥,连带着旁边的人也遭了殃,皮开肉绽,此刻的我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了,直愣愣地看着那牛头魔怪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不断地挥舞着手上的鞭子,将那些哭泣的人们给直接鞭挞至死。

  这牛头与我当日所见的几乎是一模一样,外表上看着仿佛一个整体,然而仔细一瞧,便能够发现它通体都是由无数密密麻麻的爬虫所构成了,这些爬虫看不清形状,反正一直都处于翻腾不休的状态,而构成了那张牛头一般的脸上,流露出来的,是最冷酷无情的表情,仿佛脚底下的一切都不过是卑微的蝼蚁一般。

  我分不清旁边这些面无表情的家伙,到底是人是鬼,但是此刻的我与他们一模一样,难免会生出许多兔死狐悲的情感来,不过我称手的鬼剑和石中剑都给洛十八夺了去,而且目前状况不明,哪里敢贸然出头?

  因为牛头魔怪凶戾的镇压,场面很快就被控制住了,先前那几个哭嚎的人早就已经给鞭挞得化作血肉,而紧挨着他们一起的也被殃及了池鱼,所谓的“人命如草芥”,便是如此,秩序恢复之后,那牛头继续挥舞着鞭子,而人群则绕过了前面躺着的尸体,继续向前。

  我疑惑了,如果我们真的已经死去了么,此刻是那鬼魂,按理说应该烟消云散才对,为何地上还会留下尸体呢?

  不过在那强大的牛头魔怪巡视下,我也不敢多言,装作面无表情的麻木模样,继续朝着前方行走。

  我走啊走,走啊走,走了好长一段路程,感觉压在心头的那一份沉甸似乎轻了一下,于是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想瞧一瞧那牛头到底还在不在。谁知道我这边头刚刚一扭过去,便瞧见在离我百米之外的路边,那头收起了鞭子的牛头魔怪正在巡视人群,而我就有这么寸,一扭头,恰好就与这东西面面相觑,目光隔空交织在了一起来。

  几乎是在一瞬间,我感觉到了一股冰寒的凉意从尾椎骨直接往上蔓延而来,接着一股巨大的压力朝着我这边轰然压来,我再没有伪装自己,口中暗暗骂了一声“我艹”,推开旁边几个作掩护的家伙,直接朝着旁边的林子冲了过去。

  这条道路离树林其实还是有一些距离的,地上寸草不生,弥漫着浓重的死气,而就在我发足狂奔的时候,能够听到身后山崩地裂一般的怒吼,接着脚底下的地皮一阵颤动,一开始还并不强烈,几秒钟之后,那脚步骤急,咚咚咚,仿佛大地被当作了鼓来擂。

  对于死亡的恐惧,让我整个人都处于疯狂的狂奔之中,然而身后的脚步声却是越来越近,我可以想象得到那东西横冲直撞而来是怎样一个惨烈的情形,整个人流估计都要给划拉出一个大大的口子来,不过我没有敢回过头去,冲着前方的密林中投身而去。

  眼看着即将进入其中,突然身后一声呼啸,我下意识地左脚一蹬,整个人朝着右边侧移好几个身位,一个瓠子翻身,躲开了那恐怖一击,就在我躲闪的那一档口,我刚才前进的地方受到重重的一记鞭挞,那仿佛干涸千万年的泥地炸开,无数细碎的泥块朝着我这边迸射而来,拍打在身上火辣辣的。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仰头一看,却见那牛头魔怪得意洋洋地堵在了散发着浓郁阴雾的密林这边,手中的一条长鞭控制着十几米的范围,而我倘若想要冲进林子里,要么硬闯,要么绕过这一片,要么只有折转回去,越过人流,朝着另外一边进发。

  只是这牛头魔怪身高足有四五米,我在它面前就如同一颗豆芽菜一般,哪里能够跑得过它?

  跑不过,那就只有咬着牙硬拼了。陷入了绝境,我那在无数生死之间练就而成的强者之心便开始熊熊燃烧起来,一咬牙,不进则退,迎着满天的鞭影就直接冲上了前去。长鞭笼罩的范围之内,罡风激烈,动荡不已,扑面而来,整个时候的我已经完全洗脱了之前在灵魂祭坛之上受到的伤害,怒意勃发,整个人宛若游鱼,在这惊涛骇浪之间不断地游弋。

  每每当那巨大的鞭子就要砸到我的身上时,我总能侧身让过,最后终于接近了这牛头魔怪,眼看着这巍峨巨大的身体,我腾空而起,一拳打在了它的胯间。

  这牛头魔怪是牛头人身的形象,跟民间传说中的牛头马面很像,不过穿着武士的皮铠,即使胯下也包有一层厚厚的皮革,我这轰然而去,锐意勃发,那又厚又硬的皮革给我一拳打破,直入其中。那拳头进去,就仿佛伸进了一滩烂泥之中,又滑又腻又腥臭不已,与此同时,无数的活物在我指间滑过,那种冰寒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我这一击得手,那牛头魔怪立刻痛苦地嘶嚎起来,巨大的手臂往胯下掏弄,而我则直接就地一滚,朝着它的身后躲去,然后身子一跃而起,冲进了林子里。

  这阴魂道左的林子阴气森森,无数的鬼哭狼嚎之声幽幽入得耳边过来,我一边使劲儿甩开手上的这些蚯蚓、吸血虫一般的血浆,一边奋力疾跑。前方的这林子并不算密,但是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那就是树干又高又直,而且差不多棵棵都只有碗口粗细。

  越往里走,那雾色就越加浓郁,我当时真的是有些着急了,慌不择路,不断地跑着,那心脏在猛然跳动,仿佛擂鼓一般。

  然而我总就只是一个外来客,远远不及这土著熟悉,跑了好一会儿,感觉身后的动静似乎消失了一些,还没有来得及高兴,突然前面黑影一晃,那个牛头魔怪竟然又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来。此物早就在我的前路上进行了埋伏,我刚刚一冲进来,它手中的长鞭便如游蛇一般滑过了来,想要将我给束缚住。

  我身手敏捷,朝着旁边闪开几步,那鞭子威势颇大,凭空一声炸响,直接将方圆十米之内的所有树木都给斩断,倘若不是我这个铁板桥的功夫还算厉害,估计我也就要报销在这里了。

  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惊悸让我整个人都处于最巅峰的爆发状态,当下就直接如炮弹一般弹射出去,与这巨大的牛头魔怪贴身缠斗起来。我与人干架的经验简直是太丰富了,但是与这般高大的家伙交手,却并不算常有,我整个人的身高仅仅直齐牛头魔怪的腿根处,比小四斗姚明还要玄乎,虽说跳起来的确能够打到这货的膝盖,但是要想重创它,缺少鬼剑和石中剑的我还是有些难以面对。

  不过此时的我也管不得许多,我对这儿的路况不熟,要不把这家伙撂倒,根本就逃不脱,尽管我不敢确定此刻的我到底是肉身,还是魂体,但是不想死,就要拼命,不然就是要命。

  心中升腾而起的浓烈战意让我再无恐惧,一个黑虎掏心,直击这家伙的左腿膝盖,配合着观想法门的巨大力量将这牛头魔怪打得一个踉跄,不过这对于它沉重的身子来说只是一件小伤,它的脸上一阵黑虫翻腾,露出了狰狞的面容和雪白的利齿,俯身下来抓我,我早就往旁边躲开,让它猛然抓空,而下一秒我直接腾空而起,一脚踹到了它的脑袋上面去。

  这集聚了我全身力量的一脚,别说是人头,便是钢筋只怕也承受不住,我信心满满,然而谁知道这家伙的脑袋一拧,竟然化作了一大团的黑色火焰,直接将我的腿给包裹进去。

  我浑身冰寒,整个人悬在了半空中,心中暗叫不好,结果肚子中了一拳,黄胆水都直接吐了出来,而那暴躁不已的牛头魔怪并没有停止攻势,它双手合拢过来抓我,瞧这架势,仿佛是想要将我给生撕活剥了。在这最紧要的关头,我突然想起来,当日震镜就是吸收了一具牛头蓝血,方才一举晋升等级。

  如此思量,我只有将逃生的希望交到了它上面,手往怀中一摸,朝着这巨大的牛头照射而去:“无量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