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五章 吹一曲琴瑟和鸣

第二十五章 吹一曲琴瑟和鸣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传说中过不得河,需要永世在此沉沦的亡魂,然而当我与那一双双血红眼睛接触的时候,心中立刻就是一跳,这才晓得那根本就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瞧见它们正从水中凫现,然后飞奔一般朝着我们这儿游过来的时候,我和星魔都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朝着后面退开。

  那些东西爬上来的速度十分快,当我们后退十几米的时候,已经有第一头从水里爬了出来。

  我瞧见这是一头全身带着湿淋淋毛发的人形兽类,它十分的瘦,全身瘦骨嶙峋,那毛发一簇一簇地贴在皱巴巴的糙皮上,四肢着地,身体看来像是十来岁的小孩子,而看那脑袋似人,又像是猿猴,鼻子像鸟喙,一双眼睛散发出冰冷而鲜红的颜色来,感觉阴寒无比,让人瘆的慌。

  水猴子?

  我的脑海里一下就想起来了这玩意的来历——它是水猴子,又叫做奈河冥猿,当初我们在鬼城酆都剿灭鬼面袍哥会的时候曾经遇到过,小妖曾经告诉过我,说这东西常年生长于两界边缘,以奈河之中的毒虫鬼灵为食,肚子里面郁积了阴火,一旦发生性命之危,立刻引爆身子,将自己化作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最是讨厌。

  这玩意实力并不算很强,若是给我一把鬼剑,来多少我斩杀多少,但是它若是爆炸起来,那就是无比的麻烦了,我又没有杂毛小道那威力巨大的神剑引雷术,倘若不想理会,此时此刻也只有转头逃命的办法,于是朝着星魔一声大喊,发足狂奔。

  然而我跑了二十多米,瞧见身后并无动静,惊讶地回过头来,瞧见面临着几十头席卷而来的水猴子,星魔却是一定也不动。

  我朝着那娘们大声地喊道:“快跑啊,那些猴子体内有阴火,会爆炸的!”

  想起往日那些水猴子爆炸起来血肉横飞的场景,我的心中就是一阵惊悸,然而星魔却是不慌不忙,直接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玉质短笛来,放在唇边轻轻地吹起来了。这笛声悠扬而婉转,宛如清泉流过,那些原本气势汹汹的奈河冥猿在听到这仙籁一般的声音之后,脸上狰狞的表情居然一点一点儿地缓和下来,狂奔的身子放缓了,然后像求道的学徒一般蹲坐在星魔的身旁,仰首,一脸天真地看着星魔,仿佛敬仰自己心中的女神一样。

  暴戾的水猴子和规规矩矩的学徒仅仅只是在一瞬间转化,星魔淡定如初,而我却是狂奔出外,两相对比之下,显得我是那么的小气和狼狈,一点儿高手风范都没有。

  我在确定了那些奈河冥猿没有攻击性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折回来,朝着星魔问道:“你晓得如何控制这些畜生?”星魔展颜一笑,嘴唇稍微离开了一点儿玉笛,朝着我笑说道:“怎么样,带上我不仅仅只是累赘吧?我可不只是会吹笛哦,吹箫的技术也是蛮不错的……”

  这美女的言语之间颇为豪放,而且含而不露,我想少了显得太纯洁,想多了又显得自己太龌龊,于是只有装着听不到,说也对,当初在鬼面袍哥会,也有人晓得如何操纵这些奈河冥猿,你堂堂十二魔星要学这些,倒也不是难事。

  星魔为了和我说话,娇嫩红唇稍微离开了一下玉笛,那些被迷得晕头转向的水猴子立刻露出了凶相,朝着我这个始作俑者龇牙咧嘴,一阵呱噪,我也不敢再跟它们的女神搭话,只有等着星魔将这一曲婉转乐声吹完——当时的场面很奇怪,在翻涌不定的生死河边,一个平淡无奇的男青年,一个飘飘欲仙的大美女,还有一群长相要有多龌龊、就有多龌龊的水猴子一起,相安无事地在这儿听着跨越国界、甚至世界的音乐,井水不犯河水,蔚为奇观。

  一曲吹完,笛声悠转,绕梁三日,那些水猴子一副神魂颠倒的模样,恨不得直接给星魔伏地膜拜,而这个时候星魔才得意地朝我一笑,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领头一个体型最是庞大的家伙立刻吱吱地叫出声来,朝着那边儿指去。

  星魔又跟这些家伙一阵嘀咕几句,这才回过头来跟我讲,说那树就在前方不远了,它们是这儿的土著,直接带着我们去就是了,你跟上哦。我有些惊讶,说你懂吹个笛子,控制这些猴子我能理解,但是你还能够跟它们交流,这倒是真的奇怪了,到底什么个情况啊?

  “志玲姐姐”脸上浮现出了甜甜的笑容,指着自己高耸的胸脯,用那嗲到极致的声音说道:“用心沟通,就行了。”

  瞧见星魔带着一丝圣洁的微笑,在一众癞皮猥琐的水猴子簇拥下离去,我还真的有一种虚幻的感觉,原来要拼个你死我活的对手,现在居然能够相安无事,果真神奇。我正犹豫间,突然屁股被猛拍了一把,湿漉漉的,回头过去看,瞧见一头水猴子朝着我呲牙咧嘴,直叫唤,听着动静,显然是不高兴我跟它们的女神太过于接近了。

  我艹,这种畜生居然会晓得吃醋?果然,真不能把它们当做啥也不懂的家伙来看啊!

  我跟着奈河冥猿的大部队,朝着上游继续进发,它们是老马识途,不断地听风辨位,在迷雾中不断地穿行着,而且这些家伙的体质极为特殊,那凛冽罡风拍打在它们的身上,根本就是挠痒痒一般,不仅如此,它们还能够相互地堆叠起来,给星魔围成一道墙,帮着挡风遮雨,至于我,那就只有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了,偶尔还有一些家伙跑过来拍我的屁股,不知道是在表示友好,还是警告。

  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些家伙,不过为了寻找得到那棵传说中的接引树,倒也没有发火,只是能避则避,不知道走了多久,那罡风果然强烈起来,噼里啪啦地拍打在脸上,刀割一般的疼,星魔有水猴子们护着,自然无恙,不过我体内的肥虫子却也不示弱,自有淡淡金光渗出,将所有刀子一般的罡风消泯于无形。

  当我们快步通过这一段区域,果然那强盛到极点的罡风骤然一收,耳边呼呼的风声再也不曾听闻,我环顾四望,入目处便是一颗擎天而起的巨树,这棵树有点儿像是古榕,但是光那主干估计几千人都难以合围,而树冠倾盖几十上百里地,不断地垂落下来,再次扦插成树,相互缠绕勾连,几乎是一阵片的树林子,而在这里树荫之下的空间里,所有的罡风都被屏蔽。

  星魔一双眼眸紧紧盯着那繁密的树冠,低声说道:“这个就是接引树啊,它还真的是一个异类呢,据说它和彼岸花一样,一千年开花,一千年结果,树冠顶端的那几颗果子,据说是吸收了这两界罡风之后结成了,每一颗都有着恐怖的阴雷力量,被称作噬心雷,倘若是被炸到了,神仙也得吃一壶呢。”

  她说起这话儿来的时候,我不由得想起了当日陶晋鸿出关那一副晋西卖炭翁的模样,想来杨知修得的噬心雷也正是出自于此树之上,本来都可以毁灭茅山了,只可惜被杂毛小道斩破虚空,又使得陶晋鸿勘破生死,成就地仙,方才化解此祸。

  我问星魔,说既然那玩意如此厉害,为何不采几颗过来,当手榴弹来用?

  星魔呵呵一笑,用瞧乡下人一般的眼神看了一眼我,说要是真的有这么容易,这世界上就没有这么太平了。须知天道平衡,万物自有规则,比如这果实,它一旦成熟之后,就会自己脱落树枝,然后飘落到深渊之中去炸开,最为危险;而未成熟的采摘不易,树冠顶端的环境就算是地仙都适应不得,唯有那些深渊来的恐怖生灵方能够勉力为之,而且这东西保管不易,稍有动静就会爆炸,到时候不但派不上用场,而且连自己都给搭了进去。

  这接引树下虽然罡风不见,但是并不代表着这方圆几十、上百里地的树荫下就很安全,这里面生活着许多危险的土著,除此之外,还有来往于各界的过路客,倘若是碰到些脾气不好的,那可就真的头疼了。

  这前往两界的通道不多,为何牛头一方把持住那巨大石桥,却不来这儿驻守呢,这就是所谓的一公一私,堵不如疏,倘若将所有的路口都堵死了,到时候的反噬绝对恐怖,也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星魔这般说着,我多了几分小心,跟在那奈河冥猿的身后小心翼翼地前行着。

  这些成群结队的水猴子其实也是此间一霸,素以亡命著称,寻常角色也不惹,星魔让我放宽心。

  然而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奈河冥猿也并非万能,当我们沿着那巨大的树根朝着对面走去的时候,脚底下浅浅的河水里面突然一阵异动,竟然有一条巨大的黑影从那里一跃而起,朝着猴群里面直撞而来。我和星魔都是全神戒备,第一时间就闪开了去,回头一看,却见竟然是一条近十米的巨大鳄鱼。

  这货竟然一口咬住了两个猴子,三下两下,直接吞进了腹中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