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八章 疯癫的老道

第二十八章 疯癫的老道

  这是一个披头散发的老道士,脑袋乱得像个野人,脸上手上脏兮兮的,之所以说他是道士,是因为身上穿着一身邋里邋遢的道袍,不过许是好久没有洗过的缘故,上面全部都是泥垢,而且还跟叫花子一般,几乎都成了布条,在跑动中还露出几乎成为排骨的两肋来,让人看着十分寒酸,又有些好笑。

  然而瞧见这老头子,我却是满心欢喜,一掌逼开凶猛袭来的小黑天,朝着他欣喜地大声喊道:“无尘道长!”

  是的,此老便是当初在洞庭湖深处龙岛中失踪的崂山派扛把子,天下正道十大高手中的无尘道人,时隔许久,当我们都以为他已然离开人世的时候,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儿出现了,而且还是以这么疯癫的形象来。而我这边一声“无尘道长”叫出口,那老道人浑身一震,朝着愣愣地看了一眼,失声喊道:“后生仔,你认得俺么,俺的名字叫做‘无尘道长’?”

  瞧见他这幅模样,我先是一愣,继而立刻明白起来,原来这老头儿不但看起来疯癫,而且好像是已经失去了记忆。

  果然,当初被那只巨手给抓入了无尽洞穴里中去,而且还在这样的坏境中过了这么久,即便是神经粗大得如同钢筋,只怕也有些受不了,无尘道长变成这副模样,倒也是能够理解的。不过许是对“自己是谁”这个问题疑惑太久,骤然见到我,这老道士满心欢喜,整个人如同猴子一般纵身一跃,直接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大声地喊道:“后生仔,快快跟俺说一下,俺到底是谁!”

  他这边是如此的激动,然而小黑天却并没有感受到他的这股情绪,面对着无尘道长的接近,她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威胁之意,只以为这个形如野人一般的老家伙是我们的援兵,柔软的腰肢一扭,人便腾于空中,朝着飞跃而来的无尘道长抓去。

  别看那小黑天的双手如柔荑一般细嫩,然而一旦贯通力道,便能生撕钢铁,无尘道长若是被这么抓一把,只怕整个人就要像抗日神剧里的鬼子一般直接化作两块来。不过他这老道士虽然人已疯癫,但是身上的本事和手段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忘记,整个人在空中居然莫名地一下停顿,避开了小黑天的攻击,反而是长长伸出一脚,踢在了小黑天的肋下。

  这老头子这些日子来不知道是咋过的,那脚下的鞋子早就已经磨烂了,一脚的泥,刮在了小黑天雪白的腋下,实在是有碍观瞻。他这匆匆一脚力道并不算大,不过却也借了一些力,直接翻身跳上了树干上,大声叫道:“无量天尊,这光屁股女人好凶啊……”

  仅仅刚才那一下,便能够看出无尘道人身为天下十大,虽然脑子已经糊涂了,但是身手了得,可堪一用,于是我朝着树上的他大声喊道:“道爷,我们两个可是多年的好友、忘年交了,今日重逢,不胜欣喜,不如我们两个并肩作战,一起把这光屁股女人整趴下,我们再好好地谈一谈你的身份,好不?”

  我说得诚恳,那老道士双手猛拍,哈哈大笑,说要得、要得,好朋友,一起打架,俺们把这光屁股女人打趴下,老哥哥让她给你生孩子,可好?

  我跟无尘道长打的交道并不算多,印象中是一个刻板严肃、不苟言笑的老头子,然而此刻的他一旦癫狂起来,倒是还蛮可爱的,居然还想让这小黑天给俺做媳妇,生孩子——哎呀,哎呀,讨厌,我可是素了这么久,经不起这般的考验呢……

  疯疯癫癫的无尘道长一出现,就仿佛阴霾天气里面的一缕阳光,直接照进了我沉重的心中,整个人都变得无比活力起来,全身一震,骨骼啪啪作响,一声呼啸,说好嘞,老哥哥,我们先打架,打完架再说别的。

  此言一出,我错身而上,与无尘道长一起夹攻起那全身防御简直就是“大号肥虫子”的小黑天。

  小黑天此物进攻能力非常强悍,不过这并不是我最头疼的地方,关键还要算她的防御能力,别看着她是一个柔柔弱弱的美丽女子,然而实战起来简直就是一台人形兵器,那骨骼、那皮肤,别说我是用身体,就算是用那鬼剑、石中剑,也未必能够斩得破半分。

  不过有了无尘道长的辅助,一切就显得是那么的轻松了,不愧是依靠实力打拼上来的十大,这老家伙一旦认真起来,虽然没有和杂毛小道配合那般心有灵犀,但是也比跟星魔这种等级的小朋友强上百倍,我在左,无尘老道在右,两人轮番进攻,那小黑天便是有着源源不断的力量,但是在我和无尘道长的夹击之下,却不得不连连后退。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老头儿实在是太呱噪了,一边打架,拼死相搏,一边还哇哇大叫,说大妹子哎,你露点了!大妹子,光屁股会不会感冒啊?大妹子……

  呃,后面的是满口黄腔,我也不敢述诸于文字,在旁边的我听得一阵汗颜,这哪里是崂山上面那得道的真人,简直就是东官街头寻春的怪大叔啊。不过似乎是这老道士的嘴实在是太臭了,也使得那小黑天大部分的攻击都落在了他的身上,狂风暴雨一般猛攻,便是连这无尘道长也有些收不住,他顺手抄起来的树棍都断了几截,而浑身上下也中了数掌,虽然并不重,但是多少也吐了几口血。

  小黑天身上受的伤更多,我的、无尘老道的,还有肥虫子拼死耍狠,竟然也在这娘们身上咬下了几口肉来。

  不过即便如此,那小黑天也仿佛永动机一般,电动马达不停歇,而且一下更比一下猛,搞得这一片林子都遭了殃,哗啦啦地垮了好多树叶子,所到之处,一片狼藉。

  无尘道长的脑壳果真是已经坏了,别人若是挨了那几下,只怕也是心生畏惧起来,然而他不,疼痛让他变得更加厉害了,这野人一般的瘦小身子在不停地跳跃,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然而每走一步,都准确地踏着罡步,将所有神秘的气机给牵引出来,布置出一个大大的法阵来。

  步踏天罡,顺行北斗,此乃道家降魔除妖地入门之法,然而越是简单的,越有效果,特别是以此宿老来施展,更是厉害,不多时,这疯疯癫癫的老头儿居然将整个空间的气机都隔绝在外,而里面则到处都是他的炁场关联,小黑天的每一步都在了他的掌控之中,他仿佛是战场上的指挥大师,虽然并不足以打倒小黑天,却是已经能够立于不败之地。

  如此方才是真正牛逼之人的手段,无尘道长一边发出色色的猥琐笑声,一边将小黑天的活动范围越逼越小,然而我则一直都在协防,防止一心布阵的无尘道长被那小黑天偷袭到,前功尽弃。

  许是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那小黑天的反击强度越来越激烈了,而无尘道长因为脑壳不太好使的缘故,虽然本能地在布着阵,但是对自己防卫却并不能做得很好,所以我的压力十分巨大。不过我的这般照顾倒也使得那老道士倍生好感,说后生仔,你倒是还蛮厉害的,老头子若是不用全力,说不得还弄不过你呢。

  我也不晓得如何回复他的话语,只是在这暴风骤雨的攻击中风雨飘摇,然而小黑天对于危险的意识十分强烈,就在无尘道长即将成功之时,她忽然如地鼠一般,整个人直接朝着泥地里面扑去,那无尘道长瞧见,一声厉喝道:“妖孽哪里走!”

  他一掌拍出,却不想到那小黑天居然直接没入了泥地里,这一掌仅仅只是拍出了一个硕大的泥坑来。

  一击不得手,无尘道人的身形似电,仿佛凭空消失一般,下一秒竟然出现在了二十米之外,而那儿有一个淡薄的人影,与他轰然交手,这一掌与我先前的几乎一模一样,不过全身赤裸的小黑天借着这力道,直接遁入黑暗之中,不见踪影,而无尘道长则朝着我们这边斜斜跌落而来。

  无尘道长一路跌落而来,撞垮无数树枝,哗啦一下跌落在自己刚才拍出来的泥坑里面,全身僵直,我以为他挂了呢,刚凑过去一看,却瞧见他一下就蹦跶起来,左右张望了一下,扁着嘴哭了,说娘咧,俺居然给一个光屁股的女人欺负了,太无能了……

  面对这这么一个哭泣的疯老头儿,我实在是没有哄的经验,所幸刚才被小黑天拍飞的星魔也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瞧见这老道士,不由得诧异地喊道:“崂山无尘?”

  无尘道长扭过头来,看到了星魔,一把抓住我,说小兄弟,这是你媳妇么,不错啊,老头子我就喜欢含而不露的,这种才叫做韵味,可比刚才那妖怪漂亮多了,不过就是这声音,怎么好像没断奶一样?对了,你们两个都认识我,对吧?快给老头子说说,我到底他妈的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