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九章 小哥真纯洁

第二十九章 小哥真纯洁

  我与无尘道长见过几面,也曾经并肩作战过,而星魔作为邪灵教的十二魔星,也是晓得这天下正道十大高手的,并且还有过细致入微的研究,远远比我这泛泛之谈要了解得多,所以在我们两个人共同的解释下,他终于晓得了自己的身份,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们两个确定,俺真的是那个啥子崂山派的无尘真人?”

  我们都点头,说是的,如假包换。

  见我们这么确信,这老道士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弱弱地说道:“那啥,你们晓得俺结婚了没有,老婆漂不漂亮,有没有女儿啥的?”这问题简直就是毁三观,我和星魔面面相觑,过了好一会儿,最了解无尘道长的星魔才迟疑地说道:“在我了解的资料里面,您好像是一个纯粹的真人,并没有娶妻生子……”

  “啊,天啊,不可能吧,你们说的那个无尘真人不是俺吧,俺怎么记得俺有七个老婆呢,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儿,真的,长得好漂亮,比你都还要美……”这野人老道士指着星魔大声说道,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星魔摸了摸脑门,一副失败的模样,叹声说道:“七个老婆?真人,你确信自己不是看《鹿鼎记》产生的幻觉么?”

  瞧见我们两个言之凿凿,无尘道长就真的有些绝望了,他疯疯癫癫地在原地跳起了大神来,那手啊脚啊,还有屁股什么的,扭得厉害,嘴里面叨咕叨咕地说着话,我仔细想听一下,却模模糊糊,听得一点儿都不真切,大概也是在骂娘之类的。

  瞧见他这幅模样,我不由得心生疑惑,难道这地方还真的有些古怪,每一个来到这儿的人都会变得性情大变?

  别人反正我也不了解,但是虎皮猫大人那肥厮,虽然不疯癫,但是跟无尘道长这老家伙差不多也一个德性。

  好在疯了一阵子之后,无尘道长又活泛起来,拉着我的胳膊,说小兄弟,你叫啥咧?

  我说道爷,我叫陆左,以前还和你并肩子一起战斗过呢,可惜没有把你留在阳间,让你受这份罪。无尘道长摆摆手,说莫得关系的,一个老婆都没有,留在那里卵子意思都没有,还不如这里好耍,俺跟你讲,俺看你这后生仔眼熟,人又厉害,以后俺把俺那漂亮的女儿嫁给你,你给俺当女婿,可好?

  得,这位敢情真的是疯掉了,怎么看都没有弄好的可能,看来是当时跌落深渊的时候落下的毛病。

  所谓失忆,或者疯癫,在我们这一行的说法是丢了魂,一般来说我们这些修行者的神魂坚固,轻易不会动摇,而一旦失落了,想找回来也实在难得很,就如同走火入魔,根本就只能听天由命。所幸他这人虽然变得癫狂,但是性子反倒好了许多,我也不再纠结许多,直接将我的目的跟他讲起,问他有没有办法,让我回去。

  无尘道长一开始不愿意,他说为了晓得自己是谁,他都已经在这儿找了好久好久,结果我们告诉他,自己是一个连老婆都没有的光棍汉子,记忆中的宝贝女儿也没有了踪影,回去干嘛呢?

  结果后来我们好是一通劝,星魔说真人,你就不想自己留在崂山的那些徒弟么?据说你和无缺真人的关系最好,情同手足,你就不想再见一见他?听完这话无尘哭了,说你是不是想告诉俺,俺不但是一个孤寡老头子,而且性取向还有问题?吓得我连忙圆场,说道爷,哎,道爷,你哪里学的这玩意儿?我们相交也不深,说不定你自己私下养着七八九房老婆呢,你不回去咋知道?再说了,回去了,凭你的本事,娶老婆生孩子,还不跟玩儿一样么?也好过在这儿饥一顿、饱一顿的吧?

  到底还是我会劝人,无尘道长终于点头同意了,说你娃子说得对极了,就是这样的,走,走,俺晓得路。

  无尘道长大手一挥,不再计较,带领我们朝着前方的黑暗行去。

  他在这儿不知道生存了多久,熟惯得很,而且凭着一身本事,倒也通行顺畅。这老道士跟我印象中的无尘道长简直就对不上号,他不晓得从哪儿学来的一身人猿泰山的本事,那人在上空不断地飞跃,简直就是一个毛猴子,除此之外,他还肆无忌惮地将自己气息通过炁场释放出来,许是他在这一片已经立下了威名,倒也没有几个敢惹他的角色,行了十几分钟,也只有一条十米长的三头巨蟒从树上蹿出来,给我们来了一个惊吓。

  不过那条不开眼的三头巨蟒此回倒是遭了殃,每一个脑袋都有人负责,而当它那庞大的身子跌落在地上的时候,三个脑袋没有一个有个囫囵儿模样。

  像猴儿一样蹲立在树枝之上的无尘道长看着地上这条巨蟒摇头叹气,说这家伙可够他一个星期的饭量了,可惜可惜。我奉着他的命令将这巨蟒的蛇胆取下,没好气地说道:“道爷,你若是觉得吃不饱,回去的时候,无论在哪里,我在当地最好的酒楼请你吃一顿好的,吃撑为止!”

  这轻飘飘的承诺引得无尘道长一阵口水直流,一口吃掉我抛给他的蛇胆之后,馋兮兮地问我都有什么好吃的。

  就在这老头反复的言语折磨下,我们居然快走到了接引树的边缘来,瞧着视线尽头的树荫之外,那里是一片混沌,无数的云雾翻卷,将所有的视线给吞没,无尘道长罕有地露出了严肃的表情来,寒声说道:“对面也有一个鬼镇,白山之巅就是你要去的地方,不过那儿有很多好凶的家伙,我也打不过他们,但是我们要回家,只有过了那儿,才行……”

  生死河,左边是生,右边是死,我们此刻已经来到了死界,如果再往里走便是幽府,然而在这边界的地方,应该就是以前有人跟我提过的“房子”,在那儿方才会有阴阳界,才会有回家的导线。

  我凝望了好一会儿,这才坚定地说道:“走吧!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死与不死,其实是没有啥区别的,人死卵朝上,不死万万年,不拼命,怎么晓得结果是啥呢,对吧?”

  我催促着旁边两人赶紧离开这接引树的范围,朝着对岸走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脚下的土地一阵摇晃,天地旋转,而头顶上的树枝仿佛活过来了一般,不断地发出了沙沙的声响,然后像人的手臂一样挥舞着,星魔站不稳,直接就栽倒在地了,而当我弯腰去扶的时候,无尘道长大声喊道:“天啊,这树又他妈的要搬家了,惨了、惨了,快走,俺们回去吧,不然要被那罡风给切成无数块,灵魂永远受煎熬,想死都死不了!”

  我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说回去和冲到对岸,那个活下来的机会大?

  无尘道长虽然有些疯癫,但是生存却是与生俱来的本事,一边挣脱了我的拉扯,一边大声喊道:“冲过去,只有两成机会,跑回去,跑到树中间反而范围,却还有一半的机会——走吧,回去!”听他这般说完,我拉着星魔,一把推到了他的怀里,朝着他大声喊道:“帮我照顾好她,至于我,要去对面搏一搏了!”

  我喊完,浑身热血直往脑门上冒,正想走,右手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拉着,星魔一下子又扑到了我的怀里来,说我跟你一起走。我奋力地把她往外面推开,说胡闹,你回到那边去,跟小佛爷一起,还能够有回去的希望,跟我,只有死路一条,你走啊!

  怀中的星魔脸上突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使得那莹白如玉的小脸儿立刻蒙上了一层迷纱一般的神秘之色,她的嘴角上翘,眼中带着无限的期待,突然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话:“洛飞雨那小骚娘们,有没有跟你亲过嘴儿?”

  洛飞雨是杂毛小道的菜,那对狗男女郎情妾意,而跟我却半毛钱关系也没有,自然没有任何亲密之举,我当时焦急万分,下意识地摇头,说没有,我没有跟她……这句话都没有说完,突然嘴唇被一阵柔软给堵住了,我的鼻翼间充斥着女性那种柔柔的清香,接着一条软舌抵进了我的嘴里,一股强烈的窒息感传入我的脑海里,无数美妙的感觉将我一下子就击溃了,而当我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妖媚的始作俑者已经飘然向前,快活地喊道:“啊哈,我终于让那臭女人追悔莫及了,这小哥儿还真纯洁,连亲个嘴儿都这么生疏……”

  这话说完,星魔已经身似疾影,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而旁边的无尘道长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后面,大声骂道:“我艹,你还真的是个处男啊?快追啊,要再拖着的话,别说两成机会,一成都没有了,直接给那罡风刮死,要不然就沉落奈河,生死无踪,流失在无尽的深渊里了!”

  听到这疯癫道人的提醒,我不再犹豫,也朝着对岸,奋力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