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章 唇间一抹香

第三十章 唇间一抹香

  当我朝着前方纵步疾奔的时候,已然失去了星魔的踪迹。

  与此同时,周边的气流也开始逐渐地增长起来,随着头顶上那遮天蔽日的树荫不知不觉地走移,那罡风便显得越来越剧烈,先前一片宁静祥和的气氛骤然消失不见了,而那些罡风化作了一道又一道漩涡,使得行走其间的我宛如在骇浪惊涛中逐流,随时都有被击翻倒地的可能,而我脚下的树根也在不断地移动,使得往往我一步踏下去的时候还是泥地根须,而真正踩到实处时,却是一脚冰冷刺骨的血水。

  不过越是到了此刻,我的心中却越发地冷静起来,脑海里面也如同本能一般地高速计算着,总能够计算到自己下一步的落点,即便是踩错了,也能够迅速补救回来,然而人力有时尽,在即将越出树荫庇护的时候,我终究还是一脚踏空,整个人就掉落进了河水里。

  身入河水,仿佛掉入了冰窟窿里去一般,一股惊悸灵魂的寒意瞬间就充斥在了我的脑海里,与此同时,我感觉身子变得无比沉重,全身上下仿佛有几十双的手,在把我往河底下拉扯,悲戚的哭嚎声充斥在我的耳畔,几乎在一瞬间,我差一点都以为自己即将死去。

  然而正当我鼓足气劲反抗时,突然右手一紧,便给一道巨大的力量又拉回了河面上来。

  我全身被一阵疾拍,身上的那些刺痛立刻消失,我睁开眼睛来,瞧见竟然是原本说要往回走的无尘道长。

  这疯疯癫癫的老道士一把抓着我,纵身前掠,瞧见我这么快就清醒过来,嘿嘿一阵笑,说本来懒得管你这个小子了,后来一想,难得碰到你这么投缘的小家伙,再说了,我还打算把我那漂亮的女儿嫁给你呢,虽然没有扯结婚证,但是你也算是我半个女婿儿了,你要死了,我上哪里去找一个跟我差不多厉害的后生仔去啊?

  他这般说着,居然迎着呼呼的罡风就朝着前方飞奔起来。

  我一肚子苦水——我的无尘大叔,你自个儿就是老光棍一个,精神分裂也就算了,还怎么成妄想狂了?不过虽然被无尘道长这乱七八糟的话语雷得一塌糊涂,但是这老道士到底是在这儿生活了许久,对于此间的变化和法则的理解远远比我深,他拉着我一阵狂奔,总能够在紧要关头避开那湍急而来的罡风,也能够借助树枝的弹力,跳跃过那宽阔的河水。

  我埋着头,跟这位野人一般的老道士一阵狂奔,在经历了最狂暴的罡风之后,世界倏然一静,而他也停了下来,我方才晓得我们已经到达了彼岸。当所有的危机如同潮水一般退去的时候,无论是我,还是无尘道长,心中那根绷紧的弦也都松开了,疲惫得直接一屁股坐在这地上,喘着粗气,想着刚才的险恶后怕不已。

  思维先是一阵放空,继而想起了在我们之前冲向对岸的星魔,我一下就跳了起来,四处张望,拉着无尘道长的胳膊大声喊道:“星魔呢,星魔她人去哪儿了?”

  我喊着,然而入目处与来时的对岸一般,依旧是一片混沌昏暗的旷野,除了缓缓流淌的红色河水,什么也瞧不见。

  至于先前我们渡河而来的那棵巨大接引树,早就不知道移动到了哪儿去。无尘道长被我摇得散架,一把推开我的手,喘着粗气说道:“你媳妇儿的名字叫做星魔?挺奇怪的名字啊,我刚才看到前面有一个身影,直直坠落到了河里,应该就是她没错了。唉,好可惜哦,多好的一个女娃儿……”

  听到这话儿,我整个人如遭雷轰,直愣愣地站在了那儿,一动不动,过了好久我方才醒转过来,干笑了两声,说不会的,你一定是在骗我。

  这老道士勃然大怒,直接从地上一跃而起,纠住我的衣领,吹胡子瞪眼,大声骂道:“你个没心没肺的蠢货,俺可是个实诚人咧,从来不会骗人,死了就死了,我亲眼看到她掉进河里面去的,骗你干啥子?”这老道士下手没轻没重,将我勒得气都喘不过来。

  我也是发了火,一把揪住他满是污垢的手掌,愤然喊道:“你既然看到她了,为什么不把她救上来?”

  无尘道长一巴掌把我给推飞,重重摔在地上,而还没有等我爬起来,他那一张满是污垢的老脸已经凑到了我的面前来,温热而熏臭的气息扑在我的脸上,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娃儿,你以为我不想救?但是刚才,连我都他妈的没有命了,能够把你活着带过来,都已经是万幸了,你还想怎么样?你还要怎么样,救你还是救她?”

  无尘道长的话语让我整个人都懵了,对啊,生死博命,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一念之间,半分犹豫的后果或许便是万劫不复,无尘道长选择将我给救了出来,我还有什么可以埋怨的呢?可是……

  我摸了摸嘴唇,上面似乎还有一点儿余香残留,它让我想起了那一个疯狂到了极点的热吻,以及那眼神中表达出来的能够将人给融化的炽热,突然间我感觉到了无比的后悔——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一开始就告诉星魔,我跟她一直想要较劲儿的洛飞雨根本就没有任何感情纠葛,她最多也就是我嫂子,朋友妻,不可戏,她若真的想跟洛飞雨一决高下,自可去找杂毛小道试试手,说不定一勾引便能够成功……

  或许我告诉了那个说话嗲嗲的星魔,她就不会这么拼,也就不会死了呢?

  如此想着,一阵沉重的自责就弥漫在了我的情绪里,整个人就趴在了地上,心灰意冷,一点动弹的想法都没有,恨不得折身回去,也跟着跳进那翻滚不休的奈何里去。瞧见我一副意志消沉的模样,无尘道长恨铁不成钢地对我劈头盖脸地一阵猛打,这老道士脑壳有问题,下手没轻没重的,我若不躲开,说不得要给这老头儿给打死。

  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跟这疯老头儿我也没有啥子可以计较的地方,来不及伤感,直接跳起来,瞧见他急吼吼地追来,怎么喊也不听劝,撒腿就跑。

  无尘老道在后面追,我在前面跑,不知不觉就追出了好远去,过了一会儿,我感觉后面突然没了人,回头一看,瞧见那老道士正搂着肚子,在远处喘气呢,才晓得已经跑出好远了。刚才匆忙之间也没来得及细看,此刻左右一打量,瞧见在两点钟方向有一处高高的山峰轮廓,顶尖处还有白光游绕,而其余的地方全部都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瞧不见。

  无尘道长气喘吁吁地赶了上来,瞧见我抬腿又要跑,远远地喊住,说你个狗娃子,跑死啊?

  我一脸苦恼,说道爷,你这劈头盖脸一通揍,我不跑,可不要被你打死啊?

  无尘道长气喘吁吁,说俺老头子要不是看你一副爹死娘嫁人的丧气样,哪里会打你?告诉你,你好好想一想,人家都为你死了,你可不得好好活着?要不然别人的劲儿都白费了!再有,你不想一想你爹你娘,还有你那七房媳妇?寻死,哼,还不如老头子我打死你呢!

  我抱拳求饶,说您圣明,圣明,我都懂,懂了。

  无尘道长得意洋洋,说看看,都说你是个榆木疙瘩,不打不开窍,就是欠揍吧?

  我等着他走近了来,一边点头称是,一边说道爷,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这老道士嘿嘿傻笑,说你真蠢,老头子要晓得怎么办,还不早回去了?他一句话把我丢到了谷底,又一句话把我给拉了上来:“不过呢,我倒是看到好多强人朝着那个山上面爬去,有一次我还碰到一个开天眼的小姑娘,她告诉我,说那白山上面有个阴阳界,可以找到回家的路……”

  我仰起头,瞧着远方那儿的山峰,结合所有的信息,差不多也已明了大概。

  我们所处的地方,虽然也是阴阳颠倒,但是与鬼镇那儿也很相似,大约都是处于阴阳两界的边缘地带,交接之地,彼此侵蚀,又彼此关联,便如太极中的阴阳鱼,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万象之数虽然无穷,但基本之数则为阳奇阴偶,而想要返回另外一边,必须找到那阴眼,方才能够引渡彼岸。

  我若想要回阳,也只有朝着那白山之上行进,如果幸运,或有希望,如无希望,永坠沉沦也不远。

  如此思量,我不再犹豫,与无尘真人朝着那儿一阵疾奔。

  路途遥远,并不细讲,不知不觉间已然走出许久,然而这儿并没有河对岸那么安静,路上总会有一些东西过来打扰,或是虫蛇,或者野兽,或是人形之物,此类模样皆十分可怖,与以前所见的大有不同,使得这一路上并不寂寞。然而就在我们即将到达山下之时,我却突然瞧见了一个实在也想不到的身影——天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