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十三章 千年的秘辛

第三十三章 千年的秘辛

  我看出了雪瑞眼中的犹豫,心中不由得也多了几分疑惑,想着蚩丽妹对我一向都还是蛮不错的,而且在这里能够与她见上一面,听一听她的意见,或许我还能够豁然开朗,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呢。

  不过雪瑞既然如此说了,我也是点头,说行,能去拜见一下蚩前辈,倒也能够省许多事情。

  此行商定,倒也不用听旁边那疯老头儿的意见,雪瑞带着我们沿着曲折的洞穴,往深处走去,路上雪瑞给我解释,说这儿呢叫做五毒穴,是一个很庞大的地下网络,她师父就是在这儿炼就的青虫惑,不过这次她师父正处于蜕变的关键时期,有几样东西都需要她来找寻,这才放手让她独自出来,没想到居然还碰到了我。

  想起蚩丽妹在虫池中漂浮的模样,我不由得惊讶,说你师父已经快完成了蜕变,即将能够重回世间了么?

  雪瑞点头,说对呀,应该不用多久了吧。

  我这才晓得雪瑞刚才的停顿并不是别的缘故,而是怕这等琐事打扰到全力蜕变的师父。不过在进行了一阵考量之后,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带我们去与蚩丽妹见面,可见在她的心中,我多少还是占着很重要的位置。想到这儿,我的心里不由得生出几许甜蜜,默不作声地跟在雪瑞后面行走,时不时还得照顾一下无尘道长这疯疯癫癫的家伙。

  倾身朝下,我们并没有走多久,十多分钟之后,雪瑞来到了一处黑乎乎的死胡同里,然后将白皙的手掌贴在那粗糙的火山石上,仔细地摩挲着,口中念念有词,不多时那黑暗的墙壁一阵光芒生出,碧绿如玉,再之后一阵抖动,前方凭空出现了一个可以躬身进入的小缺口。

  我们依次爬过,突然感觉这空间中骤然一热,抬头瞧去,但见这是一处很大的封闭式溶洞,而在正中央的地方,这是一个环形的缺口,那儿有淡淡的红光,咕嘟咕嘟地冒着巨大蒸汽,散发着强劲的热力,让人感觉仿佛就是一口烧开沸水的锅。

  我们一进入其中,立刻一阵腥风扑鼻,我听到呲呲的响声骤起,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后背贴着墙壁,小心提放着,而旁边的无尘道长则直接大声地喊了起来:“蛇、蛇!”

  原来我们这边刚刚一爬进来,立刻有一金一银两条巨蟒蹿出,寒气十足,灯笼般的眼睛将暗室都照得一阵明亮,修长的信子差一点就要舔到了我们跟前来,雪瑞瞧见这两条冷血畜牲充满敌意,连忙喝止道:“金娃、银妞,这是我的朋友,也是师父的客人,不得无理!”

  骤然见到这么两头凶猛的冷血畜牲,我的心都要提起来了,正想鼓足气劲下手,听到雪瑞的招呼,才晓得是这处地方的守护灵蛇,放下心来,瞧见那金银二蟒用那信子舔了舔雪瑞的手心,然后退入黑暗中去,这才跟着雪瑞来到中间的池子里,瞧见那里面竟然是滚冒的红色熔浆。

  我惊讶地看雪瑞,而这个一脸莹白的女孩儿则与我解释,说这个地方是师父的先辈发现的,每一次越界而来,必将受那熔浆洗礼,痛苦非凡。

  我感叹了一声,下意识地问,说我能够从这儿回去么?

  雪瑞摇头,说不行,从哪里来,到哪儿去,这都是有大气运、大秘密的,这儿只是一个漏洞、一个后门,即便是我师父,也不能护翼你正常回去,说不得就在路途中神魂溃散了。我表示明了,强忍着这逼人的热意,与无尘在旁边的石台上盘坐下来,而雪瑞则咬了一下指头,将鲜血滴入石台下面一处奇妙的符阵之中。

  那符阵石板上滚烫得吓人,鲜血一落其上,立刻化作了浓郁的血气,接着迅速朝着末端蔓延而去,至于雪瑞,她则盘腿而坐,默默地念诵其咒文来。

  我仔细地听了一会儿雪瑞的话语,有点儿像是缅甸语,又像是苗话,感觉五味杂陈,但是语音中蕴含的奥妙却是万千。

  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那本就动荡不休的一方火池之中,突然之间就变得更加狂躁起来,熔浆滚冒,有的甚至冒出了一两米,好多竟然直接跌落而出,差一点儿就要溅到我们的身上来。不过我们并没有半点儿惊慌,安静地等待着,终于在几息过后,熔浆平静如水,而上面则由红光幻化出了一张绝美的人脸来。

  瞧见这种陌生又熟悉的脸庞,跪坐在地上的我心脏砰砰直跳,差一点儿都要流出鼻血来,当下也是强忍着旖旎之念,身子前倾,恭敬地喊道:“前辈,你来了……”

  蚩丽妹此刻正在全力进行蜕变,无法分身前来,此刻显露出来的红光,那仅仅只是一缕意识——不过即便如此,她能够来也是难能可贵的,因为值此关键时刻,稍微一分神,就会有功亏一篑的危险,所以我的心中还是蛮感动的,千言万语凝于喉间,竟然也只有这一句话,结结巴巴地说了出来。

  红光中的蚩丽妹面无表情,旁边的无尘道长她一眼都不瞧,只是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我,这才淡淡地说道:“别的不用多讲,雪瑞告诉我,说你已经见过洛十八了?”

  我点头,说对,我在一个叫做“灵魂祭坛”的地方见过他了,而我也正是因为他的缘故,方才会流落于此的。

  蚩丽妹颔首,说果然,他终究还是觉得你太弱了,根本就不是武陵王的对手,所以他才会想要亲自上阵,替你来将武陵王了结……我讶然,激动地说道:“前辈,你难道知道这些……”蚩丽妹傲然点头,说自然,我这百年来虽然一直都在虫池之中,然而天下大势,我焉能不知?事到如今,我倒也可以告诉于你,你与洛十八一般,乃当年耶朗大联盟王的转世,不过当年的王即便是再英明神武,却未曾想到自己任命的守陵者,竟然是自己最重要的敌手。

  我心中震撼,结巴地说道:“你是说,那个武陵王,也是当年耶朗王任命的祭陵看守者?可是,我五个祭殿都有去过了,却没有见到这个……”

  这话儿说到一般,我的心中突然一跳,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对啦,我虽然去过耶朗大联盟当年留下来的所有祭殿,但东祭殿之于绿脸女祭祀,西祭殿之于侍卫统领龙哥,南祭殿之于南征大将军大熊哥,中祭殿之于迷失的王妃,而唯独那处于神农架的北祭殿,除了十香虫之外,空空如也,别无它物。

  耶朗大联盟当时与汉王朝,以及中原道门应该是处于敌对的状态,深入其中的北祭殿按理来说,应该是由最厉害的亲信手下来坐镇其中,方才不会失落……那么也就是说,北祭殿本应由实力仅次于王的王弟,也就是武陵王坐镇,然而他却因为中原道门的背叛,和自己的野心,背离了王的安排,也跟随着一起转世重修,方才使得北祭殿变成我们当日误入其中的那番模样么?

  蚩丽妹寥寥几句话,便将我心头一直藏匿许久的疑问给解开了来,原来如此,这就是所谓传承千年的奥秘么?

  瞧见我一副顿悟的神态,熔浆之上、红芒之中的那个女人也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来,平静地说道:“对,当年的武陵王,其实是王帐之下第一人——便是他,以弱冠之年,凭着一己之力,带着麾下战士扛住了偌大的汉王朝进击,也正是有着这样的人物,耶朗祭诵里面才能骄傲地唱诵起‘……大田大地我们的,大山大岭我们的,东南西北我们的。大场大坝随便走,大冲大凹随便行,天宽地宽由你走,四面八方任你行……’这样的歌谣,他是天生的王者,即便有王在,他也是并身而立的一字并肩王,是王最坚实的战友和兄弟,远远不是那个被陈立斩杀于王城的继承者可比。”

  蚩丽妹对武陵王极尽推崇,然而我的心中却是十分疑惑,不解地问道:“既然如此,那么武陵王为何会背叛王的意志,成为敌人呢?”

  红光跳动,蚩丽妹的脸色阴沉不定,凝重说道:“深渊开启,十万兵甲赴前线,夜郎国拼劲最后一口生机,为的就是让这个世界不受那生灵涂炭之苦,然而随之而来的,是那中原道门的背后一刀,直接将耶朗灭国,看着自己的万里疆土灰飞烟灭,你若是他,你会怎么做?”

  面对着蚩丽妹的责问,我点了点头,也理解了,倘若别人将我的一切都给毁了,那么我就去毁灭全世界,让你们这些龟孙都没有好下场——这种激进的想法,并不是没有源头,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我抬起头来,说那么,小佛爷就是武陵王转世咯?

  蚩丽妹也笑了,说对啊,不但如此,他的前世也并不比你的洛十八差劲。

  我问是谁,蚩丽妹答:沈浩波,沈老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