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二章 便如水与冰

第四十二章 便如水与冰

  我摇头,说没有,当时我们被一只长着三头脑袋的神君猛兽给袭击,差一点儿就死掉了,后来那神秘人就出现了,仅仅只是气息笼罩,而没有显露出真身来。
  
  陶晋鸿点头,说原来如此,其实说起来你跟她倒是蛮有缘分的,不过既然她没有标明身份,那么我倒也不好越俎代庖,胡乱做这多事者,想来你以后一定还是有机会与她再见的,到了那个时候,你可得记住她这一份情,毕竟能够从那个地方毫发无损地出来,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奇迹。

  虽未去过幽府,但是能够重走虎皮猫大人的老路,阴阳界中得返而来,这世间扳着指头数一数,还真的没有几个。想起那神秘人对我的包容和理解,我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说这是自然,不单是他,便是真人你的援手之情,小子我也是铭记在心的。

  听得我这番话语,陶晋鸿哈哈大笑,摸着自己这两年又隐约长齐的胡须笑道:“这倒不用,陆左你和劣徒小明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生死兄弟,江湖人还将你们合在一起,并称‘左道’,身为他的师父,我自然能管一些,那便管一些的。你若是想要谢我,那就多劝一劝我这不肖徒弟,早点来接老道士我的班,也免得我受这份累……”

  这是我第一次听陶晋鸿谈及到接班问题,下意识地左右一打量,瞧见传功长老、符钧以及其他几位长老的脸上都没有什么惊讶,晓得由杂毛小道接掌茅山大位,这件事情差不多也在茅山高层中达成了共识。
  
  不过这也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茅山最杰出的二代弟子里面,大师兄代表着茅山在朝堂之上的利益,需要坐镇其中,而符钧虽然在茅山内部坐镇多年,但是一来修为远不如杂毛小道强悍,二来也缺少许多人情世故的历练,反而是杂毛小道,十年江湖浪荡,红尘炼心,苦也吃过,累也熬过,见惯了世间风云,体会了人间疾苦,世事人情早已了然于心,而至于那修为,陶晋鸿之下,也极少有人能够与其比拟者。

  硬件软件,全都妥帖,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家伙似乎对那人人期望的位置并不在意,反而更喜欢与我一起厮混江湖的日子,这便是修为高深如陶晋鸿,却无可奈何的事情。

  陶晋鸿说这话也仅仅只是调侃而已,茅山这家门之事,我自然是没有啥子发言权的,含糊几句,又听得陶晋鸿问起我当日昏迷之后的事情,我也不隐瞒,除了事关个人情感的某些事情,其余的也一五一十,仔细地将这些天来经历过的事情,给他一一讲明。

  其实认真说起来,我所去的地方并非幽府,而是很多走阴人通常所说的“房子”,也就是阴阳相隔的边界,或者说只是一道桥梁,远不如当年虎皮猫大人深入幽府那般恐怖,不过此间经历,世间罕有人能够知晓,说起来倒也是让人惊心动魄,感叹连连。陶晋鸿成就地仙之位,这些年来经历的事情并非常人能比,对于这些或许并不陌生,但是对于其余人来说,倒也是头回听闻,惊叹连连。
  
  待我说至那白山之上,与那三头魔怪酣战过后折回阳世之时,好些人都仿佛跳上了岸的鱼儿,张大嘴,深深呼吸,好似与我感同身受一般。

  先前为了怕打扰我的记忆和思路,所有人都只听不言,让我说得口干舌燥,待一切结束之后,陶晋鸿颔首而笑,满脑子问题的众人才纷纷发问:“难怪根本就找寻不到小佛爷他们的身影,这么说来,那邪灵教竟然躲在了阴阳之地?”

  “幽府边界的白山,素有听闻,颇多古迹典籍之中也都有记载,想不到那南疆的蛊师竟然这么厉害,能够自由穿行其间,陆左居士,那个蚩丽妹现居何处?”

  “小佛爷居然使用那偷天换日之术,避开了转世重修之苦,重临人间,若如此,这天下岂不是要大乱了?”

  ……

  无数的问题纷呈出来,显示出了众人的惊讶,能够让这些矜持的高人都脸色大变,可见此间的凶险。
  
  我尽量地一一回答,至于关于蚩丽妹以及雪瑞的消息,我倒也只能表示抱歉,而陶晋鸿却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问我说当时小佛爷化作光点,消失于无踪,你有将震镜递出,照在了他的身上,而他临去之前,还表现出十分的痛苦之声?
  
  我点头,说是,当时他表现得有些惊慌,看来我还是伤到了他一点,不过……

  说道这儿,我不由提出了心中的疑惑,问陶晋鸿,说我当时在那个地方,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是灵体,还是本身进入,又或者其他的方式?

  来时的路上,我已经被朵朵告知,说我的鬼剑和石中剑,以及震镜等物都帮我收好了,并没有任何遗失,而这些天来我一直都是出于昏迷状态,按理说在那儿的我应该是灵魂,不过为何给我的感觉确实那么的真实?

  面对着我心中的疑问,陶晋鸿念诵了一段道经,这才平淡地对我解释道:“你固有的经验禁锢了你的思维,其实你仔细回忆一下所有的经历,你就会发现自己当时的生存状态,无所谓灵体或者肉体,那只是一种升华或者凝华的形态,便比如水,无论它是流水、冰凝又或者水汽,它还是它,并没有什么改变,同样的道理,你此番经历也是一样,每个人都是一个小世界,或许它根本就不是一次神魂离体,而不过是你的一次梦境而已。”

  陶晋鸿说得玄妙,然而似乎又贴合了天地至理,很简单的言语,却似乎将这世界的底层规则给我体现出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关心的东西,比如杂毛小道,他更关心鬼镇、白山以及横跨两界的接引树里面的各种离奇的情形,而符钧则对邪灵教的阴谋与计划更加关注,也有人对那处的生灵着迷,至于小妖,每当我说起星魔、雪瑞这些人的名字,她那狐媚的丹凤眼便会迷城一条线,甚至连讲起小黑天,她的雪白贝齿都会不自觉地磨上一磨。
  
  陶晋鸿此番叫我前来,倒也不是要审问我的意思,而是让我将经历说出来,他这边才好为我把握以及诊断,待我将所有的一切都讲得完毕之后,与星魔、雪瑞的细节倒也不会找我盘根问底,见我精神萎靡,晓得我刚刚苏醒,还没有缓过神来,于是叫人给我拿了些养神的补品,让小妖和朵朵带着,送我回了清竹苑。

  这清竹园原本是那杨知修的居所,外面看着清幽雅致,然而里面的布置却极尽古典和奢华,光墙壁上挂着的几副简单古旧的字画,据说都是明宋大家之作,那都是茅山历年的积累,以及当年破四旧的时候抢回来的珍品,这样的每一副字画都能够在帝都二环之类买一套豪宅,没想到杨知修匆匆叛教逃离,却没有人敢要,倒是被陶晋鸿赏给了杂毛小道,作为茅山后院的居所,占了偌大便宜。

  杂毛小道留在峰顶与一众师门长辈商议事情,而我则返回了竹林子来,远远瞧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走近一瞧,却是传功长老的那个小徒弟包子。

  两年多时间没有见面,这可爱的小道姑身子长高了不少,不过那脸儿却还是圆滚滚的,跟那薄皮大馅的包子一般模样,又可爱又搞笑,她瞧见我回来了,欢呼着跑过来,我伸出手,还想跟她见面抱一抱呢,结果这没良心的小妞儿却是直接跳入了小妖的怀里,包子脸跟小妖胸前那一对大白兔紧紧贴着,好是一阵腻歪。

  我一阵郁闷,揪着这胖妞的辫子嚷道:“嘿哟,咱们这么久没有见面,你倒是连个招呼都不舍得打?”

  包子奋力打开我的手,说谁说没有见过面啊,你前几日跟个死人一样,直挺挺地躺在竹榻上面,还不都是我来送的饭?还说这些,小妖姐姐将你剥得光光擦身子,我都有在旁边看到呢……

  这话儿说的我一阵无地自容,抬头盯着小妖,带着期冀的眼神,可怜巴巴地问道:“小妖,她说的不是真的吧?”
  
  小妖也有些猝不及防,刹那间就变得通红起来,听得我问,狠狠地剐了我一眼,气乎乎地说你以为我想啊,陶晋鸿那个老头子说为了让你保持身体活力,必须要给你洁身,不然尘埃沾惹,会对你的修为有很大损害,朵朵还小,这事儿本来要拜托你那好兄弟做的,结果他一推六二五,说自己兄弟情义虽深,但是不搞基,可不得劳累我了?

  小妖说完,一双眼睛瞪得滚圆,拉着朵朵和包子朝着竹屋那儿走去,恨恨地说道:“要是早知道你在那儿左一个星魔姐姐,右一个雪瑞妹妹地乐呵着,左拥右抱,鬼才懒得给你当老妈子呢,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