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十五章 奇怪的气氛

第四十五章 奇怪的气氛

  现任的西南局局长王朋是青城山太清宫出身,不过他加入宗教局却是已经多年,资历很深,以前一直都在总局,后来赵承风被调走之后,他才临时过来接替了这个职位。

  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穿着一身被洗得发蓝的黑色中山装,长相丝毫不起眼,整个人也没有什么值得讲的地方,和和气气地跟我们握手寒暄,然后讲了一些十分感激的官话。我们都跟这老头儿不熟,好在旁边的杨操帮着给我们介绍,倒也不至于太过于陌生。

  值此危急时刻,寒暄之类的话语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思多说,没出三两句,便直接谈起了青城山被屠一事来。

  先前外联办公室的徐墨米只是外围人员,所知不多,而西南局的王局长则告诉了我们更深的东西。

  他说此番邪灵教袭击青城山,除了立威,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那三位坐镇青城的地仙。

  他得到的消息是小佛爷因为身体的原因,好像是出了一些问题,所以需要三位地仙的魂魄来补足,青城一役,三位地仙陨落,魂体被拘,连死都死不得。所以当前工作最重要的部分,那就是一定要将这些家伙找出来,能抓的就抓,不能抓的就当场消灭,要是让他缓过一口气来,那么接下来就有可能是龙虎山、崂山、悬空寺、茅山……甚至是那帝都大内!

  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以被允许的,上面已经发布了红色警报,这是距上次大动员之后,十三年以来第一次启动这预警系统,中央已经调拨了大量的维稳资金,将剿灭邪灵教当做重中之重,所有的有关部门都会全力配合的。

  这一次的决心是空前绝后的,任何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出现了,就打死,没有半点犹豫。

  王局长紧紧握着我和杂毛小道的手,说两位是国之依柱,实力已经是名列顶级高手行列,陶道君能够将二位派来,已经表达出了极大的诚意,在这里,太多感激的话语,我想留到庆功宴上面再说。我们之间虽然并不熟悉,但是都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幸福安全,所以我也不客气了,我希望你们能够现在就前往大巴山那一带,与宗教局前期到达的同志一起布控,在确定了邪灵教大队人马的行踪之后,会同各门各派前来援手的同仁,以及各有关部门、部队一起,将这伙反人类、反社会的邪恶分子给消灭干净。

  从王局长的办公室出来之后,杨操立刻带着我们前往作战会议室,之前那个董组长也跟了过来,他是这次的行动的总协调员。

  所谓协调员,而不是总指挥,只是因为以前他的级别比我们高,而此刻,我们已经是他不得不尊重的高手客卿了。

  作战会议室里面有大量的计算机以及后勤人员,而前线指挥所已经设在了卫星之城西昌,我们在这儿待了没多久,在大致了解情况之后,又被安排乘坐飞机,前往凉山。

  如果宗教局这边的情报没有错误的话,那么其实邪灵教撤离的路线,跟当年我和杂毛小道的逃亡路线有很大的相似,都是走大凉山那一块儿,因为亲自用脚来丈量过,所以我们都是十分的熟悉,不过这回儿坐飞机,速度倒是一等一的快,杨操一直都陪在我们身边,谈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他忧心忡忡,说苦苦干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屁股下面坐了个官位,上面又没有强势的领导,这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却不想到竟然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

  如果有可能,我自然也不愿意这般日夜奔波,脚不沾地,然而没有办法,这个世界就是这般,要维持表面上的稳定祥和,背后总要有人付出心血和努力。

  一旦小佛爷的计划成功,那么不管是我们这些相关的人,便是天下间那懵懂无知的寻常百姓,都要受到牵连。

  杨操在宗教局这么多年,这一点儿觉悟倒也是有的,这边说出来,其实也是与我们亲近而已。人总是会变得,每当我们碰到许久未见的朋友时,总是害怕他随着身份和地位的改变,性子也变得让人琢磨不透,杨操应该也是有着这样的担忧。好在我和杂毛小道虽然心系邪灵教,但是却也没有表现得太忧心忡忡,与他攀谈起来,倒也没有什么疏离。

  因为都是军用飞机,所以这一路上小妖、朵朵和虎皮猫大人倒也没有隐匿行踪,而是一直与我们相随。

  小黑狗阿普陀也是安然靠在杂毛小道的脚边。

  不用在宠物乘坐的有氧舱里面憋气,虎皮猫大人其实还是蛮喜欢坐飞机的,撅着屁股到处转,一会儿跟我们吹牛,一会儿则跑到了机头去,想要跟飞机驾驶员交流一番飞行的经验。

  乍然瞧见一头又肥又蠢的鹦鹉跟自己说着话,那飞行员吓了一大跳,导致飞机颠簸,抖了好一阵子,气得杂毛小道大骂虎皮猫大人,总算把那位爷劝了回来。

  好在虎皮猫大人也听劝,不然机毁人亡,倒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飞机到了西昌,自有专车接送,将我们一路拉到了一处军营附近的大型仓库来。这里就是西南局设在大凉山的前沿指挥所,走进去,但见一队队肌肉结实的军人正在里面做适应性训练了,那汗水摔成八瓣,热火朝天。负责接我们过来的那位同志给我们介绍,说这是士兵除了少量专属打击的部队之外,其他的都是抽调自锦官军区几个最有名特种大队,十分的精锐。

  我粗略扫了一眼,总感觉有好几个人怎么看都觉得眼熟,而且也有人发现了我们,眯着眼睛看过来,里面似乎还有些杀气。

  杨操在旁边笑了,说眼熟吧,眼熟就对了,当年你们两个亡命天涯的时候,他们也有去追过你们。

  我和杂毛小道不禁莞尔,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回事,人生果真是奇妙无比啊,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估计那些士兵也没有想到,当年让他们追踪千里的两个逃犯,现如今却成了他们内部的人,而且还跟有关部门的领导混在了一起。

  前线指挥部的人很多,不过认识的没有几个,领头的是西南局的一个副局长,是个冷脸,反倒不如正局长热情,除此之外,还有西南局从各地调集的精英,我甚至还看到好几个杀气腾腾的道士和尚,想必他们就是当日的幸存者。

  我和杂毛小道过来是助拳的,所以在加入之后,倒也不会干涉原先领导小组的指挥,所以寒暄之后,只是在旁边带着耳朵听。

  西南局在凉山一带洒下了大量的眼线,不断地有消息汇报回来,使得这里面十分忙碌,我们在了解到目前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之后,感觉指挥部的气氛并不热情,于是也没有再继续停留,而是在人员的安排下离开,先行歇下。

  虽然一连坐了两趟飞机,但是我们却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疲惫,不过虽然王朋局长那儿非常客气,但是底下的这帮人给人的感觉却并不和善,有人甚至还隐约露出了一些敌意。不过这其实也可以理解,因为赵承风在西南局的这些年,表面上还是做了不少实事,而且也拉拢了一批人,虽然因为赵承风的黯然离去,散去了一些人,但是他们对将赵承风给直接撵走的罪魁祸首,无论是我,还是杂毛小道,心里面都还是十分不爽的。

  虽然因为我们现在的修为和地位,不会有人贸然出头,但是非暴力不合作,这也不失为一种沉默对抗的法子。不过这也没办法,有人在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斗争,也有内耗,这是圣人都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我们也只有表示无奈。

  前指部倒也不会怠慢我们,给安排的住处十分不错,是个独门独户的别墅,就在前指部仓库不远的地方,朵朵特别喜欢这里,说厨具齐全,就没有必要再去吃大锅饭了,她和小妖姐姐去超市买点儿食材回来就可以。

  来的路上她已经观察过了,这儿围绕着军营形成了一个生活区,该有的商业设施都有,至于钱——好吧,我的银行卡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已经掌握在了朵朵手上。

  赶了一天路,天色已经很晚了,我们倒也不会急着立刻就要前往大凉山的一线,于是先落下脚来。

  杨操离开了没多久,然后带着洪安国过来了。

  这位也是当初在青山界的老相识,他大哥洪安中号称天府红龙,也是认识的朋友。洪安国是这一次行动组的成员,刚刚从前线回来,向指挥部汇报行程过后,便准备找个地方歇脚,结果给杨操直接拉到了这边来。没多长时间,小厨娘朵朵就摆弄出了一大桌菜,多一个人不多,便拉着洪安国一起吃饭,一边喝酒,一边听他说起这些天的行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