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十八章 耶朗古战场

第五十八章 耶朗古战场

  四处都无出口,我这边正在一筹莫展呢,听得杂毛小道在那边一声招呼,我便带着小妖和朵朵走了过去,瞧见这家伙正在蹲在刚才三足金蟾待着的地方瞧呢。

  这儿原本是靠近岸边的水潭底,不过因为刚才那三足金蟾在此大肆吸水,结果将这一片的淤泥都给吸得露了出来,而后朵朵用那药师佛慈悲棍将三足金蟾超度,化作了漫天星光,那些吸入里面的水竟然也蒸发不见,使得靠前面的这一片地方居然就这么露了出来。

  旁边的肥虫子在那一坨黑乎乎的精华中拱来拱去,而杂毛小道则撅着屁股,正奋力地刨着烂泥呢。

  三足金蟾被超度之后,那潭水就变回正常,倒也不用担心被腐蚀。

  按理说这样的岩洞中除非是有许多飞来飞去的蝙蝠,一般来说是很少有淤泥存在,毕竟流水不腐,而且岩石很难化成淤泥,不过这儿臭乎乎的淤泥却足足有两指深,我皱着眉头问他,说你不会想着走水道吧?

  其实类似的水道我们也并不是没有走过,不过那个时候有天吴珠在,什么也不用担心,而现在天吴珠在洞庭湖里就已经给那个绿脸大祭司给缴去了,我们虽然能够水中呼吸,但是别人却根本走不得这条路,更何况根本不知道这儿的水路通向那儿,如果没有出口,那岂不是要被活活憋死在那地下水脉之中?

  杂毛小道摇摇头,说非也,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他扒开一大块淤泥,我走过去,低头一看,却见上面竟然有着一堆古怪而熟悉的符文,而且还有好多线条简洁的图案,有山有水,有图有字。

  这些东西看着是那么的眼熟,我立刻想到了曾经去过的五处耶朗祭殿,在那儿我也曾经见过许多同样的图案,接着我想起来了,这些都是古耶郎的符文,也是上承自古巫咸遗族的文字——难道说,这儿也是一处耶朗遗迹?我心中起疑,于是没有再理会旁人,而是专心地扒开这些淤泥,仔细地查看着上面的符文。

  我并不懂这些符文,但是潜意识中却感觉到是那么的熟悉,杨操也挤了过来,凑在旁边看了一阵,告诉我,说这个地方,也许是一个门。

  门?对了,我感觉的确讲的是这么一个意思呢。

  说到这儿,我们大伙儿都兴奋起来,全力地扒开那些淤泥,将这一整块区域都给清理出来,果然看到是一个直径三米的圆形符阵,在符阵的正中,则有一个面目模糊的男子正在祈祷,而旁边则有无数的小人跳跃,各种各样的符文汇聚在一起来,让站在上面的我们在视觉上,感觉受到了强烈的冲击。

  我们都很兴奋,趴在地上左看右看,杂毛小道抬头问魅魔,说你们之前有没有发现这么一个地方啊?

  魅魔摇头,说这里是临时找到的,用来安置这头三足金蟾还有其余的魔鬼蜘蛛,我则是前两天刚刚过来的,哪里晓得这些?我有些疑惑,想到先前下到这洞子里面来,脚下还踩到许多骷髅,看着应该也并不久远呢。我们这边正在协商着,旁边的小妖提醒我们,说你们可得注意了,那潭水又要漫上来了,小心把你们都给淹了。

  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然后回头看了去,果然,水潭那儿的水已经开始往上涨了,慢慢地浸到了我们这边儿来,估计再用不了几分钟,我们的脚下应该就要被淹没了。

  我心中有点儿紧张,此番大伙儿能否出去,关键的所在估计就在这个神秘的耶郎圆阵上面,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将它激发出来呢?

  杂毛小道建议我将双手按在那浮雕上面,然后激发力量,看能不能获得认同,我照着做了,然而一动也不动,样子简直就是蠢极了,而后我们轮番使用了各种方法,都没有效果,一时间不由得一筹莫展,旁边的战士看得焦急,问他随身携带得有炸药,要不要来一点儿。想起刚才那火箭弹,我的心里面就不认同,这时朵朵突然说道:“陆左哥哥,你以前芝麻开门的时候,总是用血,这回要不然也试一试?”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倒是忘记了这一茬,抓起朵朵可爱的脸颊就亲了一口,然后拿着鬼剑来划手指。

  我的鲜血虽然没有什么血脉遗传,但是里面却蕴含着王的气息,这是灵魂的印记,方才使得那耶郎祭殿能够开启,而此刻滴落这圆阵之上,瞧见本来被腐蚀得不成模样的石板浮雕突然一阵红芒闪耀,那些字符都仿佛活过来了一般,如蚯蚓一般蠕动着,在岩洞其他地方搜索的人都围了上来,而我们也下意识地退了两步,仔细地瞧着这块符阵不停地流动运转。

  这红芒微微,并不刺眼,也没有什么热力,但却透出一股子温暖的气息来,让我十分熟悉,杂毛小道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着,过了几秒钟,他咽了一下口水,这才赞叹道:“前人的智慧啊,真的不可小觑呢……”

  时间看起来很长,然而有时候却十分短暂,所有人都沉浸在这种诡异的美丽之中,然而突然一下,那淤泥地下的浮雕石板突然“咔”的一声响,消失不见,接着在原本来的地方,突兀地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出来,同时还传来了巨大的吸力。先前那三足金蟾的吸力与之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旁边围观的许多人在猝不及防之下,全数都被一股柔和的光芒托着,朝着黑洞下方沉落。

  即便是我,有那镇压山峦的观想之法,也止不住一步一步地朝着洞口滑落。

  这股吸力也十分奇怪,但凡是死尸或者没有生命的物质,一动也不会动,而其余人等,则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仿佛多米诺骨牌一般,没入其间。

  我是最后一个跌落里间的,在那一瞬间之时,我瞧见一道金光射入了我的胸口,低头一看,瞧见那头三足金蟾留下来的毒囊精华,已经被这肥虫子给全数吞得完毕,正惊叹这货惊人的胃口,我的身子也倏然向下滑落而去。

  我本以为跌落深坑是一个很让人恐惧的事情,却没想到那股温和的气息托着,仿佛落在了棉花堆里面一般。

  黑暗仅仅只在一瞬间,而下一秒我的双脚便已经着地了,还没来得及打量,迎面便吹来了一股磅礴的风,差一点儿就将我给直接吹得跌倒在地。不过我在晃悠了几下身子之后,终于还是站稳了脚跟,四处打量而去,发现刚才坠落在这儿的同伴大都分布在我的周围,或坐或站或躺,不过看模样都没有什么事,至于我所处的这个地方,却是一处巨大的平台边缘,再往前面直走几十步,就是黝黑的黑暗深渊了。

  我站在悬崖旁边,左手边的百米开外有一条大河,足有三十多米宽,汹涌磅礴,几乎是从黑暗中陡然涌现而出,然后朝着下方飞流而下,形成了巨大的瀑布,以及震耳欲聋的水流声。

  正是有着这水流的飞溅和雾气四散,使得这处空间的气息有些湿漉漉的,让人感觉心底里都有些发霉,不过周遭又有气流回旋,使得黑暗处一片干燥。旁边有人走来,我回过头去,却见杂毛小道和小妖、朵朵、魅魔,朵朵一下子就扑入了我的怀里,说陆左哥哥,你没事吧?

  我自然是没有啥子问题的,这个空间一片黑暗,不过听这水流声,感觉十分空旷,有士兵已经开始将身上的强光手电打开了来,黑暗中顿时有了一些光,他们好奇地四处查看,感觉仿佛到了一个新天地一般。

  这个地方远比上面的那个洞穴要来得空旷,潮湿但清新的风让人的心情也变得舒畅,我瞧见那些战士画满迷彩的脸上都露出了笑容,然而我的心情却莫名变得有些沉重。

  因为在这儿,我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在身边众人的陪伴下,我们朝着边缘处走去,没有迈出几步,便来到边缘,只见下方是一个巨大的深渊,巨大的水流声在这儿来回震荡,无尽的黑暗和苍凉,以及深不见底的深渊让人感觉到一阵绝望,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杨操的一声大喊,在这空间里来回震荡。我们回过头去,瞧见杨操朝着我们这边使劲儿挥手,说陆左,你一定要过来看一看。

  我缓步走了过去,瞧见杨操手中拿着一件类似于石剑的东西迎了上来,我接过来看,这是一把铜剑,一边被腐蚀了小半,而另外一边则被石浆包裹着,我有些不解,问哪儿来的?

  杨操告诉我,说这里遍地都是,陆左你知道么,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研究古耶郎的历史,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这铜剑的款式就是古耶郎的,是古耶郎最精锐的士兵配备的,而你往那边瞧,战车、军械、人和马的骨骼化石——陆左,这是一个古战场,你知道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