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十九章 天龙的真火

第五十九章 天龙的真火

  杨操当年在我们前往青山界那边的中央耶朗祭殿之时,就表现出了对耶郎文化狂热的热爱,我知道他这些年来除了出任务,平日里也是很喜欢研究这些东西的,可以说是局里面对夜郎(耶郎)文化颇有研究的专家、资深人士,听他这般说起,我也陡然感觉出此间的不同来。

  身为耶郎王的转世,我虽然并没有觉醒,但是对于古耶郎遗迹的东西还是十分上心的,听到杨操这般说,我便跟着他往着悬崖的反方向走了过去,旁边自有士兵给我照出这一大片区域来,在这十几道强光手电的照射下,我清晰地瞧见这偌大的悬崖平台深处,竟然有着许许多多的遗迹——我看到了石砌而成的三米高台,看到了遍地的刀剑与长戈,瞧见了生锈的军甲,无数散乱的尸骨,战车的残骸以及其它锈得不成模样的军械……

  放目过去,到处都是一派让人触目惊醒的景象,而在这里面我还看到了许多不应该存在于这世间的东西。

  那足有一人高的骨头棒子随处可见,巨大的飞行鸟类骨骸、许多嵌在石头上的焦黑甲片、一条仿佛鮨鱼的巨大骨架以及许多仿佛矮骡子、或者河童水猴子一般的细小骨头碎末子……

  越往里走,越能够看到许许多多跟人类有着显著区别的残骸,有的我能够琢磨出来,有的我见都没有见过,而这行程则最后终止在了一副巨大而修长的骨架面前。站在这东西的头颅前,盯着里面长明不灭的两团琉璃般的古怪幽火,见识过邪灵总坛那头幽冥骨龙的我、杂毛小道和魅魔不由得面面相觑。

  是的,在我们面前呈现出来的,正是一条巨大的真龙骸骨,而与先前我们瞧见那一头不同的,是这一条足够巨大,几乎有其一倍多长……

  这样的真龙从七寸处被斩断,分散成了两截,骨骼上面的巨大创口看着是那么的狰狞,见识过真龙之威的人,很难想象这一头比洞庭湖黑龙强大无数倍的真龙,到底是被什么东西给斩断的。

  魅魔痴迷地看着龙首颅骨里面的那两团火,喃喃说道:“天啊,这难道是当世间最纯洁的天龙真火么?这样的火焰,可是比那什么三味真火还要珍贵的东西,它糅合了时间与空间的法则,如果能够将其炼化,那么有朝一日,只要你能够有足够的实力,说不定还能够到这条真龙生前所到达的世界……陆左,你要不要,不要我可收了?”

  杂毛小道仔细盯着这团如同琉璃一般的冷焰,点了点头,说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魂火钥匙啊,原来如此,不过为何我没有在你们邪灵总坛的那条骨龙身上瞧见呢?

  魅魔撇着嘴,说那一条啊,不过就是个没啥子道行的黄河真龙,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根本就没有经受过时间和岁月的沉淀,所以只有一股子龙魂在,却没有这般纯粹的天龙真火——陆左,你到底要不要?——魅魔再一次的逼问,让我意识到她对这东西显得那样的急切。

  在场的所有人中,那二十来个战士撇开不谈,娄处长眼中闪着星星,但是却没有他说话的份量,至于杨操,他更在意的是耶郎古战场的历史,而我和杂毛小道是不分彼此的,所以想要怎么处置,其实还是由我们来一言而决。

  我看向了杂毛小道,而杂毛小道却是看向了我,相视一笑,他耸了耸肩,说兄弟,虽然咱们共穿一条裤子,但是这个东西是你们老祖宗留下来的遗产,跟我没啥子关系。

  我伸出手,抚摸着这条真龙的脸颊,龙骨温润如玉,隐隐中还有一点儿莹白,跟别的骨架那种灰败相比,还是有着很大的不同。摩挲着这骨架,我的脑海不由得飞向了几千年前,这个地方,想必就是他当年最后一战之地吧?

  当年的他,是不是就在这儿将那些来自深渊的魔鬼给赶了回去,并且将其永世镇压,不得回返呢?

  是的,应该是的,也只有他那般的旷世豪雄,方才能够有这么一条真龙来与他助力,如此说来这条真龙,便是他的战友咯?

  当年的他们,是何等的壮志豪情,力挽狂澜,拯救了整个世界,然而千年之后,我则要站在先辈的尸骨之上,享受他们的英灵么?我扪心自问了一下,沉默良久,这才缓缓说道:“这个地方,是一个墓地,一个巨大的墓地,这里面所有躺着的人以及其他志士,他们都曾经为了一个超出自己理想的信念在战斗,而正是因为他们,才换来了后世千百年来的安宁。我无法为他们做些什么,唯一能够的,就是让他们的灵魂,得以安宁吧……”

  黑暗中,杂毛小道的眼睛一亮,微微笑了,说小毒物……

  他这话儿还没有说完,旁边的魅魔便是一阵气恼,说你当真是个圣人,这样的东西,叫做天材地宝,唯有德者而能居之,你若是不要,我倒是不客气了。魅魔身子往前,手中的白绫微微抖动,作势要将那两团如玉幽火给卷入怀中,然而小妖和朵朵却挡在了她的面前,小妖这狐媚子对魅魔最是不喜,面无表情地说道:“陆左既然都已经说了,让这些伟大的牺牲者安息,那么你就省点心吧,不然别怪我翻脸……”

  小妖说得直接,魅魔一阵气闷,她老人家纵横四海,哪里受得住这等闲气,不过想起刚才我们展现出来的实力,心中陡然燃起的那团邪火也就熄了一点儿,回头朝着杂毛小道抱怨道:“你看看,你们真是霸道,自己不要,还不许别人来捡,脑子有病呢!”

  杂毛小道耸了耸肩膀,指着这一片偌大的战场,微笑着说道:“魅魔姐姐,这天龙真火虽好,但是你好歹也要考虑一下别人的情绪好不好?想必你也是知道的,小佛爷便是当年耶郎王朝里的权臣武陵王转世,而我这兄弟则是王的十九世重生,十九哥重回到了当年自己临死的战场,触景生情,难免会有些情绪;再说了,这里说起来也是人家的坟墓,这里的主人说不要动,那么大家便别动好了,你非要触这个霉头,这不是自找没趣么?”

  杂毛小道的这一番言语让魅魔整个人都定住了,回头看了一下我,目光便显得有些游离了。

  王弟转世,便已经能够统领邪灵教,带着众人对抗整个世界,而王的转世,岂能是那么好欺辱的?这平日里大家没有利益冲突,相安无事,然而一旦真正爆发出来,谁干死谁,这不是明摆着的么?

  这个世界实力至上,念及此处,魅魔没有再多言语,情绪恹恹地说道:“好啦,好啦,触景生情的十九哥,你想咋地就咋地吧,我也不干扰你了——说实话,捧着金饭碗讨饭,你当真是我见过最天真烂漫的家伙呢。”

  说完这话,她朝着别的地方走去,挥挥手,大声宣告道:“我去找一找,看看有没有出口……”

  朵朵在旁边嘻嘻笑,说漂亮姐姐,你可别一个人偷偷溜掉哦,说不准小肥肥在你肚子里面下了个啥崽儿来,到时候肚子疼了,你可别找不着我们……

  能说出这一番话儿来,这小鬼头倒也是聪明之极,魅魔听到这话语,浑身一震,回过头来,脸色阴晴不定,一双晶晶亮的眼睛盯着我好一会儿,这才恨恨地说了一句话:“算你们狠!”

  魅魔离开了,我则笑着拉起朵朵的手,说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啊?

  朵朵扬起头来,看着我,微微笑着说道:“陆左哥哥,你心情还好吧?”我与朵朵最为亲近,能够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担忧,晓得先前洛十八的还魂事件吓到了她,所以此刻才会显得这般的模样,于是也笑了,说没有,我好得很呢,走,咱们赶紧去找一找出口,拖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小黑有没有打赢架呢。

  朵朵使劲儿地捏了一下拳头,说小黑一定会赢的,我相信它。

  此时此刻,倒也没有时间在这里慢慢地追忆古情,探寻这偌大的古战场,大伙儿开始四处找寻起出路来,尽量赶紧出去,以期与大部队去会合。杨操找到我,说悬崖那边有一些发现,不过那儿罡风激烈,连站立都有些困难,以他这修为,说不定就要给卷到下面去,求我陪着他一起过去,帮着照看一些。

  对于杨操的要求,我倒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他既然喜爱,便让他去看个够,反正这么多人,也不会少他一个,说不定还能够有什么发现呢。

  我们两人前往崖边过去,然而没有多久,突然听到后方一阵慌乱的叫声,我回过头,看到娄处长的身子腾空而起,而在他的对面,则出现了一个矮小的身影,沉重如山,一步一步地从黑暗中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