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十三章 东海蓬莱岛

第六十三章 东海蓬莱岛

  金沙江发源于青海境内唐古拉山脉的格拉丹冬雪山北麓,是藏区与西川的界河,发现邪灵教踪迹的金沙江谷底,附近有着丰富资源的原始森林和险恶沟壑,前往那儿的深处,只有一些山民打猎和采药踩出来的小路,不能行车,莽莽林区只能凭着脚板底去丈量,十分难行。

  因为前指判定那儿应该就是邪灵教主力的逃窜方向,所以集合了包括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东彪禅师、传功长老邓震东带队的茅山、川黔滇三省十八派以及宗教局西南行动总队精锐在内的大队人马,已于昨夜奔赴了金沙江谷底,随行的还有大量的军队。

  然而就是这般的实力,却依旧还是被邪灵教给伏击了——前指判定得没错,金沙江谷底现身的邪灵教众,的确是袭杀青城山的主力,因为他们在遭遇战中与小佛爷撞上了,惨遭伏击。

  大师兄这边得到的消息,说就在几个小时之前,龙岩天宫山的东彪禅师力战而死,前往金沙江谷底剿灭邪灵教的大部队被伏击,而此刻小佛爷正带着邪灵教大队人马,在茫茫的原始森林中与宗教局周旋对峙呢。

  这消息让人震惊,那个东彪禅师跟我们一点儿也不熟,战死便战死了,我们其实心中是没有太多压力的,但是那被邪灵教纠缠的大部队中,可是有着茅山的传功长老,以及他带领的茅山大队人马。

  青城茅山素来亲近,此番青城被屠,虽然陶晋鸿因为怕邪灵教调虎离山,并没有亲自前来,不过却还是派出了自己的继承者,而且让修为仅仅只在自己之下的传功长老,带着茅山新生一代的真传子弟前来助战,这里面的人手不但有杂毛小道的小姑萧应颜,便是包子都出来了,倘若要是都栽在了那山林中,茅山这回只怕是要元气大伤了。

  想到这儿,我终于明白了大师兄为何脸色大变。

  这个消息说得所有人的好心情立刻都变得无比阴霾,大师兄脸色数变,最后拍了拍我和杂毛小道的肩膀,说我先去联系一些人,你们做好战斗准备。说完这话,大师兄便匆匆而去,赵兴瑞和七剑几个人也都各司其职,忙碌起来,而我则跑到刚才那堆小山丘一般的脑仁儿旁边,朝着肥虫子大声喊,说快点,一会我们又要去干架了。

  朵朵和小妖跟包子虽然相处不多,但小女孩的感情是无法用时间来很衡量的,那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听闻包子和小姑萧应颜有危险,立刻就坐不住了,也顾不得照顾那小黑狗阿普陀,跑过来问我,说要不要现在就过去帮忙?

  我摇摇头,说先别慌,等大师兄来安排这件事情。

  肥虫子听得我的吩咐,晓得再不赶紧吃,只怕这一堆东西就不属于自己了,它也是个贪吃的家伙,小小的脑袋里面最朴素的想法,那就是只有吃进嘴巴里面的,才真正是自己的,于是停止了戏耍一般地进食,悬停在了空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那一大坨小山包般黑乎乎的东西,则化作了一条细线,进入了它那小小的嘴里面。

  孽阿索的脑仁儿有多大?简单地打个比方,那便足有一个门户齐全的四合院那般体积,这些都被肥虫子给吸入了嘴里去,然而它自己却仅仅只是肥大了好几圈,跟个玉米棒子差不多。

  吃撑了的肥虫子有些消化不良,难受地扭着身子,然后攀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看着它被撑得滚圆透明的肚皮,觉得此时的它,才真正有了一点儿物理攻击的气势——至少可以当砖头使了。

  我们并没有等多久,突然听到头顶上有螺旋桨的声音,抬头一看,却是五架涂着迷彩绿的直升飞机,外面挂着的可是真正的导弹,一副要奔赴战场的气势。在此之前,大师兄已经指派人清理出来了一片可以悬停直升机的场地来,这会儿林齐鸣过来找到我们,说大师兄决定抽调这边的高手,去支援金沙江谷底,让我们第一批跟着过去。

  说句实话,西川虽然名门辈出,但是大半都在青城,峨眉、蜀山,或许也有些其它的修行道门,但是却也衰弱许多,出类拔萃的英雄人物也并没有几个,使得在这一线的高手里面,除了我和杂毛小道之外,余者皆不足以撑场面,所以将我们带过去增援,这是大师兄的底牌,而我们因为茅山众人牵涉其中的缘故,也是恨不得长一双翅膀飞过去,于是也没有再啰嗦什么,大家带着各自的小伙伴,便在林齐鸣的指引下上了飞机。

  至于魅魔,既然有大师兄安排,倒也不会让人担心。

  大师兄因为需要协调指挥,所以并不跟我们一起,不过林齐鸣也不是外人,大家上了飞机,人员到齐,立刻直接攀升云层,朝着金沙江谷底飞去。

  李腾飞也跟着我们一起同来,他大师伯,也就是老君阁的首席长老李昭旭正好也在那一边,这使得他十分担忧,那胖老头倘若是被邪灵教杀害,他李腾飞可真就是老君阁的独苗苗,光棍一个了。李腾飞抱着除魔没有说话,脸色阴郁,跟旁边的龙哥有得一拼,杂毛小道虽然担心自己的小姑,却也强作精神来劝他,说那个胖老头子,一看就是有福之人,绝对不会有事儿的。

  李腾飞一声苦笑,说别人说我师父沧海也是有福之人,可是他在前几日,被左使黄公望斩断四肢,跌落山崖而死了……

  这话儿说得大家都有些沉默了,我旁边的林齐鸣脸色严肃,我刚知道他家猫儿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这爹都还没有当热乎呢,就火急火燎地从鲁东赶了过来,实在是有些郁闷,不过他在路途中突然对我们说起一个事儿,说他听鲁东道上的一个朋友说起了洛氏姐妹的消息,问我们要不要听一下?

  这话儿让我们立刻来了精神,当初洛飞雨重伤垂死,带着右手断了的妹妹洛小北骑龙而去,后来那条骨龙折了回来,与邪灵总坛共同湮灭,却没有人瞧见她们姐们俩,后来我和杂毛小道曾经特地前往鲁东打探消息,也没有得闻,却不知道林齐鸣竟然晓得一二。

  林齐鸣这家伙也是看现场的气氛有些僵硬,才故意抛出这个话题的,见我们两个都颇为意动,他反而还卖起关子来,杂毛小道直接掐着他的胳膊,这才老老实实地交待。

  林齐鸣的那个朋友是个海客,所谓海客,其实也就是在海上面讨生活的人,有时候做渔民,有时候做走私,黑白混杂,因为多少懂些术法,所以也算是道上的人。那人也是巧合,认识一个很神秘圈子的人,而那个人则据说还是东海蓬莱的代理人,接着好像是说有这么一对姐妹入了内里,一个大胸脯,一个断手的乖巧妹子……

  林齐鸣听到这特征,立刻想起了洛飞雨姐妹来,如果那个朋友说得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她们姐妹俩了。

  我有些疑惑,说东海蓬莱,这到底是一个什么地方?这个世界上难道还真的有这么一个仙岛不成?

  林齐鸣耸了耸肩膀,说谁知道呢,反正都是神话传说了,东海蓬莱比天山神池宫还要神秘,最近一次现世,还是几百年前日朝对战,他们帮着李舜臣欺负日本鬼子,后来就绝迹了,我那朋友也就是这么一说,到底怎么回事,也没有人晓得。

  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瞧见他的眼神闪烁,我嘿嘿笑,说嗯,有机会我们倒是可以去查查看的。

  杂毛小道没说话,小妖在旁边略带醋意地说道:“某人似乎对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北妹子,念念不忘啊……”

  我嘿然笑了,说论古灵精怪,这世间之人,哪里及得上你?

  小妖给了我一个后脑勺,不再理会我,而就在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驾驶舱通知我们,说已经到达了目的地,正在寻找地方降落,请大家抓好固定物,保持平稳。这话儿一说完,飞机突然一抖,似乎遇到了气流,而我们透过舷窗朝下方看去,却见有人在林间追逐,一看到这里,小妖和朵朵就忍不住了,哪里还等得住?

  两人将舱门给暴力打开,小妖直接将二毛给使唤了出来,而我可放心不下她们,也直接跳上去,三人便朝着下方林海飞跃而下,龙哥如一道黑影,远远地跟着我们,至于后面的杂毛小道,他则跟李腾飞一起,也坐着血虎落了下来。

  二毛能够踏空起雾,如此高空坠落,倒也承受得住,我们落在林间,瞧见有一个麻衣老者正在追着两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宗教局成员和四个战士在砍杀,在他的身后,已经躺下了好几具尸体。

  这个麻衣老者一脸污垢,应该是个苦修士,功力高强,然而二毛一跃而下,却直接将他给踩在了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