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十七章 登峰造极时

第六十七章 登峰造极时

  我因为冲到跟前儿,所以瞧得最是分明,那凶名遍天下的邪灵左使在陡然之间,被杂毛小道一道预判准确的寒芒劈中,从胸膛到脖子处,整个儿都消泯于无形,而黄公望的头颅则因为体内压力的缘故,旋转一百八十度,高高跳了起来,正好与我对面而见。

  漫天的血雨之中,我瞧见了他的那一张脸上满是诧异,想来至死都难以相信自己居然就这么被斩杀了。

  此等高手已至化境,神魂无比强大,但凡有一点儿机会,必会逃遁千里,兵解鬼仙,为了防止他如同情魔一般杀之不尽,朵朵腾空而起,将其头颅捧在手上,那药师佛慈悲棍直接点在脑门顶儿上。我瞧见了一缕黑气透顶而出,却被慈悲棍上面集聚的佛光定住,隐隐之间还有佛音渺渺,将其完全笼罩。

  那黑气仅仅坚持了不到五秒钟,便化作一声尖厉的惨啸,直接灰飞烟灭。瞧见邪灵左使的残魄被朵朵超度,我转过头来,瞧见杂毛小道一身淋漓大汗,正缓步走过来,于是朝他打了一拳,说你丫的,刚才差一点儿就把老子的命都给捎带上了……

  杂毛小道有些力竭,并没有避开我的拳头,而是凝视着已经栽倒在地的黄公望,沉默了几秒钟,他这才轻轻叹道:“唉,这个人曾经是傲临天下的人物,便是我,如果不用那神剑引雷术来偷袭,也是战不过他的,说不得还要给他反杀了。只可惜这样的豪雄,就因为心无斗志,这么不荣誉地死在了这里,实在是让人心情沉重啊……”

  一代邪道巨擎陨落,杂毛小道嘘唏不已,而我却哈哈一笑,说你别再这里悲悯天人了,黄公望之死,其实早就在他对小佛爷心生反意之时就已经注定了,跟你有鸡毛关系?我不再理会他,而是将肥虫子给揪出来,让它附在黄公望的无头尸身之上,将里间的九宫生死蛊给吞噬干净,免得又去祸害了旁人。

  再次验过正身之后,那些红衣喇嘛过来收拾黄公望的尸首,我一问小喇嘛江白,才晓得他就是接到了宗教局的求援,这才东进而来的,本来还打算前去西昌会合,却不料在这儿遭遇了,直接就打将起来。

  他们此行最厉害的高手是宝窟法王,刚才只身前去追击小佛爷了,而其余人在与邪灵教以及黄公望的交手中,折损了小半,倘若我们不前来,他们说不得就坚持不住了。

  红衣喇嘛们损失惨重,但是却也比不过茅山,杂毛小道迎上去问,才晓得茅山此次前来支援的大部队足有三十六人,结果金沙江谷底伏击,一战便已损小半,传功长老阻拦住了邪灵教大部队,而小姑萧应颜与执礼长老雒洋带人分作两边逃离,雒洋那队不知情况,而小姑这一队,包括刚才看到的李云起,能活下来的的也就这么七八个人,而且还个个待上。

  此战损失惨重,连我认识的几个茅山精英,譬如庞华森、程莉也皆战死于此,不过现在却也不是伤心悲恸的时候,因为虽然将邪灵左使给斩杀于金沙江边,但是战斗依旧还在继续,茫茫的原始森林中还有着一场又一场的厮杀与争斗,这些都是我们所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李腾飞的实力已经足够,但是机动性却还是有些问题,我们便留着他在这儿,与小喇嘛江白、小姑萧应颜等一众人等收拢部队,为了保证小姑、包子她们的安全,我甚至将小妖和朵朵都留在了这里,而自己则是骑着二毛,与坐着血虎的杂毛小道并肩而立,龙哥则孤身在远处追随,大家一起,折身朝着山岭那边的林中进发。

  比战象还要庞大的貔貅巨兽,浑身红光游弋的血色猛虎,这样两头凶兽闯入林间,一时间百鸟飞腾,蚊虫不近,我和杂毛小道一时间便有了俯仰天下的恣意快感,开始朝着杀声传来的方向猛扑而去。

  此战凶危,却也畅快,一连截杀了三拨邪灵教众,瞧见那些被救者震惊和仰慕的目光,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畅意,朝着几十米开外的杂毛小道大声喊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老萧,拿这些邪灵教恶徒的鲜血来下酒,怕不得要醉了啊!”

  我们这边势如破竹,然而杂毛小道却瞧出有些不寻常来,回应我道:“小毒物,你仔细看,这些邪灵教的组织结构好像有些乱了,他们没有再进行围杀,而是在撤退了!”

  听得杂毛小道的提醒,我仔细观察,的确,那些邪灵教众没有如一开始表现出来的那般攻击性,而是开始有序地朝着某一个方向撤离,想来是想要结束战斗了。

  对了,应该是大师兄的及时支援,以及邪灵教的灵魂人物小佛爷被藏区高僧宝窟法王给缠住,使得他们的锐意不再了。

  我们再次朝着林间深入,却发现果然如此,偌大一片区域,竟然寥寥无人,正在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头顶上一道黑影飞过,却是虎皮猫大人赶了过来,朝着我们高声喊道:“随我来,大人带你们去砍死那些家伙!”

  虎皮猫大人前世屈阳,本是邪灵教右护法,排名第三的人物,不过他对现在的邪灵教却没有太多的认同感,反而是觉得现在的邪灵教早已没有了当年的风范,腐化变质,堕落成了自己所痛恨的那一帮阶级,于是倒也没有太多的香火之强,哪里的敌人多,便指引着我们朝哪儿冲杀。

  战场冲阵,最重要的就是团队力量的配合,然而如此时此刻一般的盘肠大战,却需要一往无前的凶猛,这正是我和杂毛小道所具备的特质,特别是我,但凡遇到反复纠缠、僵持不下的场景,便挥舞着手中那黑气缭然的鬼剑,一剑斩去,十成便有八成难以扛住。

  还剩下一两个厉害的硬骨头,我便侧身让过,杂毛小道那一道虚空斩过来,便直接将僵局给打开了。

  到了龙哥过来收尾,早就连一点儿残羹冷炙都没有了。

  偌大的一片区域,江畔几十里方圆的原始森林中,到处都留下了我和杂毛小道的身影,此战必定会为人称颂,因为在那一刻,骑在凶兽身上的左道二人便是敌人的噩梦,正道者的救星,所过之处,鲜血横流,哀鸿遍野。

  如此反复冲杀,我们终于与大师兄等人汇合,大师兄这边在收拢部队,身边竟然已经聚集了两百多人,连茅山的执礼长老雒洋也在他的身边,我还看到了朱睿、老君阁的李昭旭,以及一众江湖助拳之人。

  其实总体而言,宗教局前来金沙江谷地的部队远比邪灵教强大,只不过因为坐镇期间的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东彪禅师身死,信心顿失,故而被一冲而散,如今大师兄再将其凝聚,却也多少挽回了一些损失。大师兄瞧见我们,连忙问起情况,当得知小姑萧应颜并无生命危险,而杂毛小道诛杀了邪灵左使之后,略显得沉重的脸上立刻笑容大盛,一边让人将消息传诵出去,给显得十分疲惫的队伍打气,一边拍着杂毛小道的肩膀,说不错,干得好,你比老子霸道。

  若论修为与实力,坦白说杂毛小道应该有不及邪灵左使黄公望之处,毕竟此人酣战许久,多少也有些强弩之末,论手段,那强人的一剑竟然能使江水断流,此乃天地之威了,他之所以死,那是因为心不专一,唯有逃志,而后又被看似毫不起眼的朵朵和小妖牵制,心神大动,方才给了杂毛小道一次机会,拼尽全力,一举击杀。

  此中曲折颇多,然而为了振奋士气,将东彪禅师惨死小佛爷之手一事掩盖,杂毛小道却也是含笑不语,谦虚几句,便不再言。

  密林之中拼斗仍在,人和人用武器、用拳脚、用爪牙在这里面拚得你死我活,十分惨烈,不过这都是些杂鱼,此番如果能够抓得住小佛爷,将其诛杀,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虎皮猫大人飞翔于天际,眼高目阔,很快便指引了我们追击的方向,依旧是我和杂毛小道先行,而大师兄则抽调了一个由各派宗师组成的高手队,随后而至。

  我们一路奔走,还越过了金沙江,到了对面一处山林里,不知不觉前方竟有一处巨大的山崖,我瞧见了一个枯瘦的身影在崖边耸立,赶上前去,却见此人正是藏边日喀则白居寺中修习那枯木禅功的宝窟法王。

  我们走道了近前,瞧见法王一身鲜血,不过气息雄浑,倒也不似受了重伤的模样。

  这老喇嘛当年对杂毛小道有授予虹光之恩,所以老萧倒也不干托大,直接从血虎身上跃下来,上前见礼,并着急地问起了小佛爷的境况来,那身形枯瘦的老喇嘛指着万丈高壑,轻轻一叹,遗憾地说道:“唉,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