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十三章 目标,天山

第七十三章 目标,天山

  小佛爷到底在哪儿?

  这个命题就如同一个噩梦般,一直都在困扰着我们,我满心欢喜地等待着恢复神智的悠悠能够给我们一个答案,然而当她听到我的提问之后,却犹豫了一下,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她平静地说道:“我不能告诉你们。”

  “为什么?”这回是杂毛小道沉不住气了,我们曾经作过推断,倘若在小佛爷消化了那三位鬼仙之后,下一个目标说不定就是目前执道门牛耳的茅山道宗了,因为要打击所有反抗者的信心,那就需要将所有人的精神信仰给强力击溃掉,而被所有人视为中流砥柱的淘晋鸿,似乎是第一选择的对象。

  悠悠看了一眼杂毛小道,低声说道:“小佛爷他是王的转世,是所有耶朗遗族的神,我不能违背自己的信仰啊!”

  她这话儿说得虽然低沉,但却是十分的坚定,一字一句,都表达出了自己的决心。杂毛小道长吸一口气,然后缓声说道:“悠悠,我不知道小佛爷到底对你说了什么,但是你可要记得,他并不是你们的王,陆左才是,王的遗愿是让族人守护世界的安宁,而不是去破坏这个世界……”

  我难得看到杂毛小道使用这般真诚的语气来说话,不过悠悠似乎也有着自己的坚持,不断地摇头,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当人陷入了死胡同,那么就需要一定时间来缓解了,我拉了杂毛小道一下,示意他先不要这么着急,悠悠现在既然在我们的手上,那么万事都好说,现在唯一要紧的事情,就是要暂时控制这边的场面,尽量让消息不至于传出去。

  杂毛小道也明白“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点了点头,不再坚持,让小妖和朵朵陪着刚刚清除完蛊毒的悠悠,想着回去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动点小手段,使用迷魂术也无妨。

  因为地魔刚才沟通地脉的威势,我们身处的这一片树林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裂开的地缝和倒塌下来的树木,以及翻滚的泥土,前来参与集会的三十六峒中人有一些被波及到,或死或伤,而更多的人则退出了林子外面,不过热闹难得,他们也不肯走,停滞在山道上等待结果。

  我找到了认识的遵义黑蛊王师徒、蛮牛、夏美娘以及瘸脚拐老黑等人,让他们把人收拢到一起来,然后由我出面,将此事的前因后果大致地讲明清楚。

  对于这些人,我自然不会说太多的东西,也没有将自己官方的身份讲出来,只是说起了黑魔乃最近臭名昭著的邪灵教高层,目前正在被大力打击,于是想要孤注一掷,将悠悠这小女孩迷了魂,想要以一个莫须有的身份,骗大家上船,然后拉下火坑。

  在蛮牛、夏花娘这些人面颇广的同族推广下,我的身份得到了确定,所有人都晓得了我那苗疆蛊王的名号。

  这头衔说起来也颇有些夸大,然而在所有人看来,刚才不可一世的那个山羊胡老头,在一番天摇地晃的拼斗之后,身首异处,虽然不清楚具体经过,但是也晓得此间必有我的功劳,有了地魔这一只鸡,所有人都跟那猴子一般,没有再生事端,我这边花了血本,除了那些有所死伤的人员,大部分中立或者偏向于我们这边的人都被蛮牛、夏花娘张罗着前往镇宁县城去酒楼吃酒了,而杂毛小道已经跟大师兄通过了话,联系的宗教局人员很快便会过来处理现场,负责收尾。

  当然这人并没有全部都走,我和杂毛小道也留了下来,我在树林边看到被荆棘野藤捆得死死的老歪父子,这一对是镇宁养蛊人世家出身,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也是不错的对手,小妖甚至一个照面就被收到了碗里去,然而现在的他们在飞速成长起来的我们面前,不过就是些小人物而已,小妖这个当初的手下败将也是一个照面,就将他们给捆住了,什么都动弹不得。

  我看见老歪的儿子郭娃喜被我盯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于是含笑走过去,微微一打量,然后轻描淡写地伸手,从他的腰间摸出一条精致而透明的蝎子蛊来。

  这东西远远要比他爷爷那一只来得厉害,浑身通透,节肢分明,头顶一点艳红,体现出了致命的毒性。不过这样危险的蛊虫在肥虫子残余气息的压制下却缩成了一团,动也不敢动,表示出了彻底的臣服。我将这蝎子蛊抛了抛,微微笑道:“是想用这条蛊虫帮你割断藤蔓,然后逃之夭夭,对吧?”

  郭娃喜没有理会我,愤愤地转过了头去,而刚刚从悠悠旁边跑过来的小妖瞧见他的这么一番态度,直接一记窝心拳,打在了他爹老歪的心窝子里。小妖打得狠,老歪疼得满脸通红,却也死死咬住牙关不喊痛,郭娃喜看睚眦欲裂,大声咆哮着,说要打打我,别打我爹……

  没想到这个家伙嘴唇薄薄如柳叶,却是个孝子,我和小妖对视一笑,然后那小狐媚子接着又毫不犹豫地打出了几拳。

  她每一拳都能够落在实处,老歪没两下就口吐白沫,隔夜饭都喷了出来,对于这家底一点儿都不干净的家伙,我们没有一点儿心软,那郭娃喜看到面前这笑嘻嘻的男女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再拿捏什么,收敛起了那几两硬骨头,忙不迭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交代完毕。

  原来这两人和湘西凤凰的地翻天一般,都是邪灵教的外围成员,后来郭娃喜勾上了邪灵教佛爷堂这一高层人员,方才挤入其中,接着总坛传来命令,让他们配合寻访三十六峒后裔,并且试图联络,于是他父亲老歪借着这些年当杀手买卖的掮客身份,奔东走西,一直都在忙着此事……

  这两人果真都只是外围的小杂鱼,什么内情也不清楚,只是被人利用了而已,除了他们和地魔、悠悠之外,场中还有二十三个邪灵教高手,死了十五个,还剩下八个,不过这些人连九宫生死蛊都没有资格被种上,根本就只是浑浑噩噩而已,什么也不知晓,所以想要得到小佛爷的消息,最终还是落到了悠悠的身上来。

  不过现在的悠悠虽然解了蛊毒,恢复了记忆,但是小女孩的防心也还是蛮重的,一时半会也突破不了。

  当然我们也无须太过于担心,小孩子的心性不定,现在只是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而已,过几天彼此熟悉了,说不定就会有转机出现。我们并没有等待多久,宗教局的人就赶了过来,这次带队的是洪安国,同行的还有老朋友杨操,有他们来收拾场面之后,倒也不用我们费太多的心思,人员该关押的关押、该抚慰的抚慰,场地该翻整的翻整,一切都是有程序的,我们交接完毕之后,便带着悠悠离开了青龙洞,返回了县城。

  我们回来的时候,大师兄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说他准备派七剑中的张励耕过来,他是心理学领域的专家,说不定能够让悠悠开口。

  我看着正在跟朵朵一块儿玩的悠悠,摇头说不用了,你那边人手紧,我们这边先试试,不行再说。

  时近年末,大师兄自从走马上任之后,坐镇帝都,在神州大地上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风潮,将所有与邪灵教沾染的人物和组织予以打击,前几天我与掌柜的通话,他告诉我自己已经有三天没有合眼了,对一个叫做东方闪电,又名全能教的邪教组织紧追猛打——此全能教并非那厄德勒,只是以敛财和玩弄女性为目的,不过处理起来也十分麻烦。

  我们在镇宁县城的一家旅社将悠悠安顿下来,让杂毛小道和小妖、朵朵陪着,然后自己又前往夏美娘她们找的酒店,前去招待那些汇聚在一块儿的同族。

  名气便是这样,既然将招牌竖起来了,就一定要响亮,即使对方是小人物,修为远远不如自己,也要表达出足够的重视和尊重,这样以后做事才会方便,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万能的,便比如说这一次,倘若没有遵义黑蛊王、蛮牛和夏美娘他们几个,便不会有这样的进展。苗家人,所谓尊重,不过就是喝酒而已,酒敬到、杯干了,感情自然就有了,有肥虫子在,我是千杯不醉,所以倒也能够放开,这一顿酒喝到半夜,便已经和大多数人成为了朋友。

  我们在镇宁没有多待,与黑蛊王、夏美娘他们辞别之后,便转道前往宗教局在黔阳的一处休养院里,开始了与悠悠的沟通。

  一开始悠悠还是比较抵触,但又过了几天之后,她开始慢慢地软化下来。有一天夜里,我还在睡觉,突然房门被猛然踢开,杂毛小道直接冲了进来,抓着睡得迷糊的我大声喊道:“小毒物,她说了,她说了!”

  我倏然醒了过来,连忙问道:“在哪儿?”

  “天山!”

(不开玩笑,说句真话,关于结局进度,我大概地梳理了一下,终卷应该实在百章范围内,我尽量做到精简中带着细腻,细腻中带着柔情,柔情中带着磅礴,磅礴中带着深刻,深刻中带着有趣,有趣中带着哀伤,哀伤中带着希望,希望中带着美好,美好中带着激情,激情中带着大气,大气中带着……呃,一口气没有喘匀,容我歇一会儿。
呃,刚才说到哪里了?呃,差不多吧,让我们一起珍惜这两年来最后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