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七十八章 骑豹的少年

第七十八章 骑豹的少年

  空谷幽深,那密密麻麻的云松遮天,使得这边的气氛变得无比低沉,而就在那小黑狗模样的阿普陀正残忍地撕咬着那一头傻狍子的时候,一股包含敌意的浓烈气息在林子的某处角落飞速袭来。

  我们都能够感受到这气息的敌意,于是不动声色地将手中防身的东西抽了出来,然后警戒地看着四周。

  我、杂毛小道、小妖、朵朵、小黑、李腾飞还有龙哥,这样的组合进可攻退可守,天下之大也可去得,倒也不会担心太多的东西,只是不晓得这个潜藏在丛林深处的气息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敢带着这么强烈的敌意而来,让人实在是有些捉摸不透。

  不过该来的终究还是回来,在等了几息之后,林间突然刮起一阵妖风,林木簌簌摇晃,落叶纷纷,一道雪光从不可捉摸处飞出,倏然而起,朝着已经将大半个狍子都给吃进了肚子里面去的小黑扑去。

  这东西速度极快,比那光都似乎快上一线,让人根本就把握不住,不过它若是对上了我或者两个朵朵,倒还另说,这一出场就找上了看似土狗一只的小黑,我反倒是不担心了。

  阿普陀纵横灵界的时候,别说是我,便是洛十八,估计都还没有出生呢,那玩意这样冲来,岂不是直接就撞到了铁板上了?

  果然,那疾光在下一秒钟的时候就停住了,本来在安安稳稳进食的小黑身子倏然而动,竟然比那道白光还要快上一线,接着直接伸出了那小短腿,将这东西按倒在地上去。这一定,我们就瞧出来了,这个从林中蹿出来的白光,竟然是一头纤细健硕的雪豹子。

  不过这雪豹跟我们寻常所见到的又有着很大的不同,只见它浑身的肌肉匀称结实,两肋之下有着古怪的隆起,仿佛里面藏着一双肉翅一般,而在它的鼻尖旁,则有如章鱼触角一般的软肉。

  这软肉总共八根,分立两旁,再加上那宛如蓝宝石一般莹亮的双眼,将这大猫儿的脸衬托得无比威严,仿佛是那国之重臣一般。

  看到这儿,旁边的杂毛小道不由得对李腾飞脱口而出:“天山福灵豹!乖乖,还以为是你在吹牛呢……”

  这所谓天山福灵豹,还是路上李腾飞为了给我们解闷而特地说起的几件奇事之一,说这天山之上,有一种神兽,蒙语叫做格答穆乌,翻译过来就是福气灵兽的意思,据说那肋生双翼的雪白豹子是山神的手下,巡狩天池,来维持这西王母的威严,它从来不伤人,又是一身雪白的纯洁模样,所以备受山民尊崇。

  不过这个也只是传说,最后目击此物的人都已经在十几年前就逝世了,所以它也便成了永恒的传说,没想到忽然之间,却又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果然不愧是被人神化了的兽类,此物即便是被那魔王阿普陀给踩住,却也是闷哼一声,猛然一下,竟然还把小黑给甩开了,整个身子直立起来,怒意勃发,看起来差不多有两个人那么高。

  发狂的福灵豹在甩开了小黑之后,猛然一跃,左边的爪子探出,竟然想要放过来,将空中的小黑给按倒在地。

  这畜生的爪子是全身上下难见的黑色,上面有着金属一般的光泽,尖端锋利,可以想象得到它平日里来捕捉猎物,基本上那爪子一划而过,对方便是化作了漫天血雨。不过它很快便发现了面前这头土狗远远比它曾经的对手,要厉害千百倍,虽然杂毛小道并没有将小黑脑袋上面隐藏的三根银针给取下来,但是它却也不弱,身子在空中自由扭动,直接就反过来将那雪豹给再次按倒。

  两者在林间的泥地上面不断地翻滚挣扎着,将这一片地界那高耸的云杉树撞断了不知多少棵,山谷里一时间鸟飞兽散,热闹不休。这一方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土狗儿,另外一方的雪豹,就身体而言几乎有前者的十倍大小,这样的体积对比之下,本来应该是没有太多悬念的,只可惜小黑那小小的身躯之下,藏着的可是一头深渊的魔王。

  所以在不一会儿的功夫里,那头天山福灵豹大半个身子都给小黑给按在了落叶累积的泥土之下,无论是怎么动弹,都摆脱不得身上的束缚。

  小黑就是个吃货,魔性未改,在将这个传说中的神兽给再次制服之后,没有等待,而是直接将流着口水的小嘴就朝着福灵豹的脖颈间探去,想要一口咬下,饱饮热血。

  然而就在此时,我却下意识地大声阻止道:“等一等!”

  “住手,不要……”

  与我一起喊出的是另外一个陌生的声音,循声望去,我瞧见了在旁边一颗巨树之上,滑下了一个只有一米六的少年郎,一身裘皮衣甲,身上还背着一张古朴的巨弓,十分古朴的打扮。小黑是跟着杂毛小道混的,跟我并没有太多的交集,所以我的吩咐它根本也不会搭理,不过杂毛小道适时地伸出了雷罚,挡在了他的嘴中,淡淡地说道:“小黑子,等一等,听听人家是怎么说的。”

  这个少年的修为看不出来,但是身手却是十分的利落,竟然能够悄无声息地出现于此,而那头雪豹看到了他,一身哀鸣,眼睛里竟然一阵闪动,忽然流出了眼泪来。

  少年盯着我们,低声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杂毛小道用雷罚将小黑的攻击逼开,两者对视了一会儿,小黑似乎不愿意放弃这到嘴的美味,不过杂毛小道的眼神却是十分的坚定,所以它最后还是妥协了,呜咽一声,郁闷地跑回了刚才那头狍子旁边去,结果发现这狍子都变成了肉泥,更是委屈。

  小黑一放开那头福灵豹,那白色的畜生就猛然从泥土中蹿了起来,不过它倒也是学了乖,没有敢再惹我们,而是跑回了那少年的旁边,用鼻头的那几根软毛触动他,表示亲昵。

  杂毛小道无暇顾及小黑的情绪,而是转过身来,朝着这个少年说道:“先不说我们是什么人,孩子,你没事放出这畜生出来伤人,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幸好我们还算是有些本事,要是一不小心,岂不是要闹出人命来了?要是如此,那这件事情由谁来负责呢?”

  那少年听到杂毛小道一上来便毫不客气地指责,也不由得一阵火,愤愤不平地说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的那头小黑犬将我家小雪的朋友小山娃吃了,它会这么愤怒么?

  这话儿说得我们一阵诧异——刚才那头傻狍子居然还有名字,还叫什么小山娃?

  这事情也太搞笑了吧?

  不过杂毛小道关心的却不是这个,他不怀好意地朝着那福灵雪豹的胯下看去,说哎哟,它还是一个女孩儿?也是奇了怪,晓得了这件事情,大家开始对那头凶恶无比的福灵雪豹变得宽容起来,而且它浑身雪白,一丝杂毛都没有,也的确是惹人喜爱,旁边的朵朵和小妖那两双眼眸子都变得晶晶亮起来,恨不得直接跑过去,将这雪豹骑在身下。

  话说到了这儿,其实误会基本上就已经解除而来,那福灵雪豹之所以燃起这熊熊杀意,也是因为小黑吃了人家的小伙伴,反倒是我们这儿有错。

  不过我们即便是有错,但是以这般的实力,那少年却也找不得我们的岔,而小黑在杂毛小道的呵斥下又放过了那小雪,这笔账其实也算是两清了。关于这一点,那少年也表示了认可,毕竟就现在的情形而言,双方的实力并不对等,所以他的态度也强盛不起来。

  双方言和,虽然还是有些防范,但是彼此也亲近了一些,我们开始自我介绍,说是打南方来的修行者,前来博格达,主要是想要登顶,领略这雪山之美。

  这话儿并不是真的,不过在没有清楚对方来路的时候,却也可以用来搪塞。

  介绍完自己,杂毛小道和那少年聊了几句之后,很自然地问及了他的来历。这个家伙的口才是街边摆摊的时候练出来的,最擅长的就是忽悠人,然而那少年戒备心很强,这边刚刚一问出来,他便条件反射一般地摇头,说不能讲。

  他这么一说话,杂毛小道的脸上也就露出了从容的笑容,说你不用说,其实它就已经暴露出了你的真实身份来了。

  少年看到杂毛小道指着旁边的福灵雪豹,诧异地说道:“怎么可能,你认识小雪么?”

  杂毛小道又摇了摇头,说对了,忘记问你的名字了。那个少年嘴一咧,露出了两颗虎牙,很郑重地说道:“我叫做雪峰未来主,你们可以叫我的小名阿木。”杂毛小道点头,然后伸出手来,也煞有介事地再次郑重自我介绍:“你好,阿木,我是茅山宗下一届掌教真人,萧克明,很期待与你们天山神池宫的人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