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一章 情蛊简化版

第八十一章 情蛊简化版

  那样的雪球足有篮球那般大,像炮弹一样倏然而至,携着风雷之声。

  面对着这雪球,我们倒也不会太过于惊慌,平日里玩弄飞剑最溜的李腾飞一个俯身,身后的除魔飞剑立刻倏然而飞,在空中微微一震,发出了一声低沉的轰鸣,接着朝着最前面的那一个雪球射去。

  杂毛小道没有动,而是眯着眼睛去打量抛出雪球的那几个雪白的声音。

  李腾飞的除魔在前方化出一道疾电之芒,将大部分的雪球给拦了下来,唯独漏了一个最快的,眼看着就要到了我的面前,我将鬼剑从身后抽出,微微朝着前方一劈,准确地斩在了那雪球之上。鬼剑锋利,一下就将这捏得紧实的雪球给斩碎,我感觉剑刃斩到了一块石头之上,晓得这雪球的组成除了外面包裹的雪粒之外,其实里面还蕴含着一颗至少拳头大的不规则石子。

  好聪明的畜生,竟然还懂得瞒天过海、暗度陈仓之计,我偏头避开了那崩散的雪沫子,有的已经射到了我的脸上,宛如石粒,不过好在我的脸皮很厚,倒也不觉得有多疼。

  雪球还在继续飞来,而那些雪丘之上的家伙也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些家伙竟然是一个个身高三米以上,面相凶恶的类人生物,它们有着丰厚的白色绒毛和宛如猿猴一般红通通的脸,以及巨大而结实的胸肌,让人看着好生奇怪。

  我看着眼生,不过李腾飞这下倒是不惊讶了,而是缓缓地说道:“我当是什么东西呢,原来是天山雪人……”

  “天山雪人?”我也将腰间的石中剑使唤而出,迎击那如雨点一般纷纷而下的雪球,扭过头来说这东西还真的存在?

  李腾飞哈哈的笑,说这有什么奇怪的,连天山福灵豹那般传说中的珍稀生物都见过了,这个倒还是属于寻常的,同样的雪人我可是在西北局的博物馆中也看到过标本,骨架差不多一样大,可以说是一种介于猿和猴之间的雪域土著——它们的智力很高,最高的有十三四岁的少年那般厉害,不过一般都生活在雪线之上,以那云杉叶和松塔果实为生,虽然对于常人来说是稀罕之物,但是我们却还是能够见着的……

  我笑了,说那怎么办,这些天山雪人为什么朝我们扔雪球啊,难道是想要跟我们一起玩打雪仗?

  这话儿说得大伙都乐了,雪球依然在不断地飞来,不过因为这些雪人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威胁,所以气氛倒也没有那么紧张,李腾飞跟我们耐心解释道:“天山雪人跟神农架的野人其实算起来是近支,都属于远古巨猿一脉,不过跟性格暴躁的神农架野人不同,这些雪人的性格都十分温顺,虽然也是力大无穷,也食生肉,但那都是逼不得已的时候才干的,它们通常情况下是素食主义者,最是温顺,平常看见人就躲得远远的,像今天这个样子,只怕是被什么东西给惊到了……”

  给什么东西惊到了?在这莽莽大雪山之上,还有什么能够惊扰到它们呢?

  我和杂毛小道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喜,或许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在那些雪人的背后,说不定就是邪灵教的人呢——也只有这些行事毫无底线的家伙,才会惹得温顺的雪人具有如此的攻击性吧。

  想通此节,我们没有再被动地防卫,而是一步一步地朝着前方走过去,想要接近不远处的那个雪丘。

  不过那几个雪人也是极为聪明的家伙,它们的精明与高大魁梧的身体并不对称,当我们一旦表露出了靠近的意图,而它们发现雪球的攻击无效之后,中间稍微矮个儿的雪人嗷嗷地吼叫了两声,左右立刻收缩阵型,扭头便跑。我们本来等着上去接触一下,即便是无法用言语沟通,但是朵朵却是个极有动物缘的小人儿,说不定能够搭上话,没想到这几个扔雪球的高大憨货直接撒腿就跑了,也没有多想,快速朝着对方追去。

  那些雪人个儿高高,看着似乎十分蠢笨,然而一旦奔逃起来,简直就是那舒马赫的越野赛车,刺溜一下就没了影踪。

  不过它们跑得再快,却快不过我们手上的飞剑,杂毛小道三步并做两步地冲到了刚才它们立足的雪丘之上,并不理会那凌乱的大脚印子,而是将身子一纵,那人竟然直接就跃上了悬空而立的雷罚之上,并且朝着远方那淡薄的身影飞速追去。

  我艹,这是御剑之术啊?

  他的这一手让我和李腾飞直接就惊掉了眼珠子,没想到杂毛小道不声不响地居然就使出了这番绝学来。

  要晓得这家伙的重量足有一百三以上,提身上剑,全凭一口气,将自己的重量化作虚无,然后用那飞剑的意念之势来缓解那重量的压制,在重力和冲势之间达到完美的平衡,简直就是如同飞行一般。而我们虽然惊讶,手脚却也没有慢下半分,而是将手中的飞剑高高扬起,朝着那些天山雪人前进的方向封锁而去。

  我们没有伤害这些天山雪人的意思,虽然李腾飞说这些天山雪人跟神农架的赣巨人是同类,而且长相又狰狞又恐怖,并非善类,但是它们并没有伤人,除了与我们扔雪球玩耍之外,也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所以能够活捉,那就活捉。

  本来我们是跑不过那些在雪山之巅上土生土长的天山雪人,不过杂毛小道的那一招御剑飞行,却实在是将场面给完全镇住了,虽然他也并没有飞出多远,但终究还是赶在雪人逃离之前将对方的退路给堵住了,而后直接跃下了飞剑,一个踉跄之后,朝着那头个头儿稍矮的天山雪人扑去。

  两者在短暂的时间里进行了极为快速的搏斗,拳风腿影,噼里啪啦,可比那风雪还有迅疾,而后杂毛小道使出了那最为擅长的小擒拿手,竟然将一头足有三米多高的雪人给直接制服倒地,无论怎么翻腾,都不得解脱。不过其余的雪人并没有放弃这“矮个儿”独自逃脱的意愿,而是折转过身子来,七手八脚地朝着杂毛小道的身上粗暴抓去。

  这些雪人的手如同蒲扇一样,微微一握,就能够将杂毛小道的脑袋包住,要是一用劲儿,说不定就能给那头儿都摘下来。

  不过杂毛小道最擅缠斗,对关节的控制和利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是他练那“山间花阴基”打下的基础,最为牢固,膝盖微微一顶,那巨大的雪人就是一个翻身,将他显得瘦小的身子一下就给掩盖住,同时也阻止了雪人同伴的拉扯。

  胜负就在一念之间,杂毛小道的这一下阻拦,给我们争取到了极大的时间和空间,小妖身轻体快,是最先一个赶到的现场,那大长腿直接高高扬起,接着就是一个下劈,直接将一头接近三米五的巨大雪人压趴下了,而后便是我和李腾飞也赶来了,那老君阁的小子冲过去,将一头雪人拦住,而我则直接往兜里面掏药粉,朝着剩下几头的鼻子处洒去。

  说来也真是奇效,那些雪人被我的药粉撒中,微微一呼吸,结果就直接瘫软在了地上来,有一个闹得最凶的,也因此而直接昏迷过去。

  杂毛小道与那一头雪人在雪地里翻腾好几遍,最后还是小妖帮忙,将这头明显是老大的雪人用九尾缚妖索捆住,根本就不得动弹,完成了这一切,他才爬起来,拍拍手惊讶道:“哎哟,小毒物,虽然我总是这么叫你,不过倒是很少见你弄出这东西来用,倒是让我忘记了你是一个不错的养蛊人了——对了,这东西是啥?”

  我抖了抖手上的粉末,然后用脚下的雪来洗了洗手,这才慢条斯理地回答道:“呃,这个啊,不过就是情蛊的简化版而已,最适合糊弄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东西,用在人身上,效果打了几折,根本算不上什么新鲜……”

  将这些家伙制服之后,我数了一数,总共有六头天山雪人,长长的毛让它们显得格外有趣,脸上大把大把的胡子和皱纹,看着不像是猿猴,反而是岁月沧桑的老人。

  接下来的事情就跟我没有关系了,在杂毛小道和小妖的一番措施之后,他们终于选定了一些沟通的方法,大概也就是先给点胡萝卜吃,再下手段惩戒了一个不听话的莽汉,使得那雪人瞪着一双宛如铜铃的大眼睛,里面滚滚眼泪水就掉了下来。

  小妖抽得那雪人哇哇直叫,而就在这时,我看见翻过这道粱子,却能够看到十几个人在远处的山谷中追逐,因为离得远,那人就像芝麻一般小极了,正犹豫着,虎皮猫大人却出现在眼前,朝着我们大声喊道:“都愣在这里干嘛,快去帮忙啊,要不然大咪咪就死在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