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三章 终极的方案

第八十三章 终极的方案

  洛飞雨曾经是邪灵教高层,金字塔尖最厉害的人物,而她的外公王新鉴曾经是掌管邪灵教的一代枭雄,所以她如果能够透露些什么,必将是爆炸性的大消息。

  我们都忍不住屏息看向了她,而洛飞雨则在沉默了一阵,这才轻轻地说道:“我不太清楚,小佛爷心急缜密,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了解他的全盘计划,不过想来我们信仰和供奉的大黑天,一定会被他召唤出来的,而再一次的深渊狂潮,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我心里面还在怀疑他另有计划,而他所有的目的都是围绕着这么一个终极方案来做的,至于是什么,我也不晓得了。”

  洛飞雨说起这些的时候,一双星眸平静地看着我们,那眸子里没有一点儿杂质,显示出了无比的真诚。

  我晓得她对于曾经与之并肩作战过的我们,还是有着几分的好感,所以也不会避讳太多,而听到了洛飞雨的讲述,我们的心情不由得都变得晦暗起来。无论是已经明确的前两种,还是那深不可测的“终极方案”,都不是我们现在所能够破解的。

  我们身后的力量不可谓不强大,但是如果都像大师兄一样,陷入了小佛爷制造的外力牵扯之中而无暇他顾的话,恐怕就要陷入孤军奋战之中了,唯有在此之前将其找出来,并且消灭之,方才能够有所胜算。

  这个时候大人已经从空中落了下来,它那一身的脂肪和厚羽毛也挡不住这雪峰之上的寒冷,瑟瑟发抖,看着十分可怜的模样,给杂毛小道抱着,它还是不愿意,扭头找自家小媳妇,结果没看到,又听我们解释,说朵朵不习惯这里的法阵布置,先躲入了槐木牌中,它便显得十分失望,长叹一声,说天山神池宫的这些土豪,弄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干啥呢,搞得大人我现在连个暖心窝子的人都没有。

  杂毛小道气得将肥母鸡丢给了我,然后又问起了洛飞雨离开邪灵总坛之后的事情,说我跟陆左还去鲁东特地打听过你们,不过没有找到人,听人讲你和你妹妹小北去了东边的东海蓬莱岛,不晓得是不是真的?

  洛飞雨点头,说这个不假,不过你是怎么晓得这件事情的呢?

  杂毛小道二话不说,直接就把林齐鸣给卖了,说起了此事的始末,洛飞雨也没有否认,告诉我们,说之所以前往蓬莱岛,是因为听人说那儿是最后的生命秘境,能够治好小北手上的伤病,所以才去了那儿,这过程实在是曲折离奇,也亏得是上天眷顾,使得她们有惊无险地进入了,倒也没有耽误事情。

  她说起这话儿的时候,我不由得兴奋地插嘴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小北的手臂还有救咯?”

  洛飞雨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扫量了一下我旁边的小妖,嘴角浮现出一丝清冷的笑容,说救得好如何,救不好那有如何,跟你好像关系不大吧?

  洛小北曾经对我表达了十分微妙的情愫,不顾对于这个性格怪异的女孩子,我并没有太多的情感牵扯在里面,这一来心里总共就这么大,它已经被填得满满的了,就再难挤进别的人来,二呢我终归还是不喜欢小北这种类型的女孩子,感觉太过怪异,捉摸不透,也难以掌握。

  我虽然也谈过不少女朋友,但本身并不是那种喜欢驾驭不同女性的花丛老手,所以对小北也表现不出太多的喜爱来,不过对于邪灵总坛一战中为我做出许多牺牲的小北,我心中终究还是怀揣着一种朴素的关心。

  不过洛飞雨似乎并不喜欢自家妹子与我牵扯到一起来,于是我只有悻悻地笑了笑,说也对,不过我终究还是希望她能够过得好的。

  洛飞雨并不是一个刺头,她也晓得我当初为了她们姐妹俩舍生忘死,受过多少伤,所以只是稍微的表达出了一点儿不满,然后就没有再提了,只是平静地说起了小北的近况:“她还不错,右手经过了蓬莱独产的雪莲玉藕重塑,只要在那儿休养几年之后,便应该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洛飞雨只说起自己妹子的手无恙,至于东海蓬莱岛的具体事情,口风却是紧得很,一点儿都没有透露,而在此之前,小妖早就不喜欢这儿的气氛,借口说要上去照看那些野人,就离开了,而我瞧见杂毛小道和洛飞雨久别重逢,似乎还有一些体己的悄悄话要谈,所以也就拉着李腾飞,朝着上面走去。

  走到一半路程,我下意识地扭了一下头,瞧见两人并没有如我预料的一般恋奸情热地抱在一块儿互啃,而是一本正经地着说话,洛飞雨好像还朝着龙哥指了一下,而杂毛小道则在跟她解释为何我们身边会多出这么一个神秘高手。

  唉,希望这个家伙不要有异性没人性,将我们底裤的颜色都说给别人听。

  在小妖的帮助下,我们重新反悔了崖顶,看到这些雪人都围在一块儿,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我们。

  这些雪人一双眼睛里面满是忧愁之色,看着颇通人性。李腾飞心情不错,他似乎还会两句雪人语,阿巴阿巴地试图跟它们沟通起来,这时小妖走过来,拉了拉我的衣袖,指着雪谷下面的那两人,说哎,你看他们两个,杂毛叔叔是不是喜欢大咪咪啊?

  我摸了摸鼻子,一阵汗颜,这“大咪咪”本来只是我和杂毛小道之间开玩笑的话语,却被小妖和朵朵听了去,总感觉有一点儿交坏小朋友的感觉——虽然以小妖目前的模样,却已是花季少女。

  见我默然不语,小妖一脸的忿忿不平,说他真是的,都已经有四娘子姐姐了,还胡乱招惹那女人。我好笑,说你可别胡说,四娘子跟你杂毛叔叔只是共同修炼山间花阴基而已,那门功法看着火热,但却并没有太多的肢体接触,就好像是现代舞的舞伴一样,彼此之间也没有更深的情感。

  小妖看着我给杂毛小道辩解,冷冷地哼了一声,说别说了,你们男人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我更郁闷了,说别啊,什么叫做你们男人啊,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啊?

  小妖一把掐住我的腰,说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之前有个黄菲,办好事的时候都给朵朵晓得了,一点影响都不注意,后面又有一个雪瑞,东边的道上有个日本妞,邪灵教的洛小北和王珊情跟你纠缠不休,无尘那老头子跟我说你就是到了我老家都没有闲着,还跟星魔那破鞋勾搭上了,这些我都不说了,最可气的是,二春她这么胖,好几百斤了你都不放过,真的是畜生啊……

  虽然这几年来为了朵朵和小妖这两孩子我一直素着,委屈不已,但小妖这一掐,却将我的魂都掐飞了。

  不过听到她诬陷我对女徒弟王二春有意思,这可真的就是在侮辱我了,大声地喊道:“呸,你小脑瓜子里面想着啥呢,天地良心,我要真的跟杂毛小道那家伙一样是个花花公子,右手也不至于这么有力啊?“

  小妖是个极有情商的女孩子,我的荤段子让她立刻脸颊一红,啐了我一口,这才轻轻说道:“陆左哥哥,你还记得答应我的事情吧?”

  这狐媚子的脸色转变太快了,让我实在是难以接受,愣了几秒钟,她便狠狠地等了我一眼,扭身跟那些雪人说话去了。

  杂毛小道和洛飞雨并没有在雪谷下面待多久,过了一会儿,两人上来了,这那脸色正常,也不晓得这两人到底说了些什么。不过我们这边倒是颇有收获,李腾飞精通通灵术,与这些安静下来的雪人沟通之后,告诉我们,说它们之所以会袭击人类,是因为这些雪人的部落之前被一伙人类给偷袭了,好多同族都给抓走了,它们这次出来,是寻找那些被绑住的同族的。

  绑走同族?我们都有些诧异,问李腾飞,这消息到底属不属实,别出了乌龙哦?

  李腾飞说哪能有错,我以前待在青城上学艺的时候,漫山遍野的猴子跟我都熟得跟一家人似的,这些雪人的智商可比猴子高,不会错的,不过……陆左,你到底给它们吃了什么药,我怎么感觉它们瞧我的眼神怪怪的呢?

  李腾飞这般一提醒,我这才发现这些高大的雪人除了领头的那个矮子之外,其余的那厚厚绒毛掩盖下的躯体,都凸显出了明显的女性特征来,再打量这些母雪人瞧向李腾飞那含情脉脉的眼神,顿时苦笑,也不敢言语,顾左右而其他。

  掳走雪人的那些家伙,也许就是小佛爷的人马,我们不知道他要干嘛,但是只要找到那些雪人,就能够找到邪灵教。

  对于同族,雪人有着自己的追踪和辨认方法,于是我们将所有的雪人都放了,在李腾飞的沟通下,我们跟在后来。

  不过让我们有些诧异的事情是,这些雪人并没有朝着山上走,而是下山,正在我们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头顶响起了一声嘹亮的鹰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