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五章 我的一生无悔

第八十五章 我的一生无悔

  在这雪中尸体纷纷而起的时候,洛飞雨的眼睛最是尖锐,一眼就瞅准了在这儿捣鬼的人物,却是躲在了前方不远处的那大石之后。

  被洛飞雨点出了名字之后,那人竟然也没有再故作神秘,而是直接翻身而起,跃然跳上了石块之上。

  我眯眼瞧去,却见到这人竟然是与我们有过一些交情的王永发。

  这孩子是地翻天的小儿子,当初瞧见他这五道杠、国字脸的模样,简直就是红小鬼、先锋队的扮相,十分的早熟,也极有天资,不过在地翻天被抓捕之后,他们湘西凤凰王家便有些破落了,自己也入了邪灵教的后背培训基地,而与我们多少还有一些交集。

  说句实话,我还是蛮欣赏这个少年的,于是在他露面了之后,不待洛飞雨说话,直接扬声喊道:“嘿,阿发,你还记得我么?”

  王永发跃然石上,一双眼睛宛如刚才最后离开的那只秃鹫一般,锋利如刀,冰冷如铁,即便在这样的雪峰之上,也能够让人感受到丝丝寒意,见我越众而出,他冷然说道:“怎么不记得?我是应该叫你陆左呢,还是张建?”

  我摸了摸脸,呵呵笑,说陆左吧,张建呢只不过是一个化名而已,好久不见了,你过得还不错吧?

  瞧见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王永发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阴冷了,惨笑道:“呵呵,当初把我骗得一愣一愣的,现在却好像跟我很熟的样子,真让人感觉诧异啊?你这个骗子,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今天我既然奉命前来,就是要留下你的性命,让这天下的人看看,我凤凰王家,总还是有那铁骨铮铮的汉子的!”

  杂毛小道看着这毛都没有几根的少年把话儿说得这般悲壮苍凉,不由得也笑了,说阿发,你误会了,你老爹其实并没有死,现在正关在白城子里面呢,只要你能够戴罪立功,说不定还能够父子相见——我跟地翻天是多年的朋友了,不会害他,也不会害你的。

  杂毛小道自谓长辈,所以对王永发十分随意,然而这个少年却并不理会,而是寒声说道:“关在白城子?呵呵,好大的谎言啊,他真的活着么,那你们来看看这是什么?”

  王永发在自己的胸前结了一个驱尸手印,接着他的身边立刻一道黑影晃出来,护翼左右,我眯着眼睛看过去,却见这竟然是一个死气雄厚的黑脸僵尸,个儿不高,模样还挺熟。我这边没有什么印象,然而杂毛小道的脸色却是猛然一变,失声喊道:“地翻天?”他的这一声喊却是将我吓了一跳,眯着眼睛看过去,却见这头一身尸油裹覆的黑脸僵尸,可不就是玩了一辈子僵尸的地翻天么?

  地翻天本名王三天,玩了一辈子僵尸,精通鬼道真解,却不料临到了头,自己却被炼成了僵尸,果真是世事难料,一饮一啄啊。

  瞧见已成僵尸的地翻天,震撼之余,熊孩子王永发恨声说道:“我本以为自己的父亲就算是被杀死了,也能够魂归地府,遁入那六道轮回之中,转世投胎,得享安宁,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凶恶,竟然想要以其之道还施彼身,让我父亲神魂永远不得安宁。所幸掌教元帅从你们的手中将它给我夺了回来,而现在,我将用父亲的力量,让你们在黄泉路上,一路好走吧!”

  这孩子的眼睛很小,几乎眯成了一条细缝,然而此刻却瞪得硕大,里面有浓浓的怒火翻滚而出,周边的雪层里已经爬出了上百头的冰冻僵尸,将我们团团围住,那浓郁的死气和寒气在空中凝聚,一股让人直欲作呕的尸臭在我的鼻尖徘徊不定,而在下一秒,王永发再也不容我们辩驳,而是手一挥,他的僵尸大军便奋不顾身地朝着我们这儿扑来。

  凤凰王家,炼尸大族,不过穷尽王家历年积累,却不过地窖中那十二头黑僵,而此刻这少年王永发的麾下,却拥有上百头的冰尸,雪层之下还陆陆续续地爬将出来,怕还有同样的数量呢,这是他这一辈子最辉煌的时刻,隐隐之间,感觉仿佛如同那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般,有着一股子荡气回肠的豪气,充斥胸膛。

  这样的冰尸足可对付一支军队,不过在我们面前却并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几乎还轮不到我们出手,我的护卫龙哥便从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窜了出来,轻轻拍出了一掌,直接印在了冲在最前面的那头僵尸脑门上。

  龙哥被冰镇在西祭殿的千年冰泉眼口处,一出来便也是一头冰尸,不过他的级别可比面前这些披着一身冰棱子的僵尸要高了许多,倘若龙哥是一个全身披甲的斯巴达斗士,而这些充其量也就是些蹒跚学步的小孩童。

  结果并没有悬念,龙哥掌下的那头冰尸,从额头到脚杆子,悉数裂开,化作了十几块黑气腾腾的碎块,那尸块仿佛石头一般,又臭又硬,让人根本看不出来,在一秒钟之前,它们还属于一头让寻常人等畏之如虎的强大僵尸。

  一击得手,龙哥并没有停顿,他的出手宛如那积年的厨子在切萝卜,啪啪啪,一掌一个,两掌一双,刹那间,那些朝着我们凶猛袭来的僵尸竟然变成了龙哥自留地里面的庄稼,而龙哥就好像喜获丰收的老农,一个一个地将这些僵尸人头给摘下来,直接当做了球来踢。

  这些冰尸其实都是布得有阵法的,先是四门兜底,相互穿插,而后又作六丁六甲排列,一半拉成线,一半如同四门兜底阵一般,即化北斗七星阵,再之后环绕一圈,按八卦阵布阵,留八个出口,变成方形,八门金锁,又逐渐如同一体,互相交穿,九子连环,十面埋伏……

  如此种种,倘若是寻常人等,早就深陷其中,不得回返,便是李腾飞看在眼里,也不由得倒吸几口凉气,但是这些花花架子在龙哥看来,却实在是有点儿阿三哥骑摩托摆阅兵方阵一般,十分的不靠谱了,好像是对他能力的挑衅一般。

  为了彰显实力,也是为了达到震撼对手的目的,我们都抱着胳膊不动手,也不相帮,唯有李腾飞和几位雪人大姐看得一阵眼花缭乱,口中不断惊呼出声响。

  挤挤数百冰尸,这样的阵容在没多一会儿,直接给龙哥拆得稀里哗啦,溃不成军,瞧见这凶猛的龙哥,王永发那倔强的脸上不由得多出了几分决绝之色,剩余的那些僵尸虽然没有意志,但是对于这位老祖宗终究还有一股天然的畏惧,最终被龙哥那勃然而发的气势,停止了疯狂的攻击。

  将这些根本没有脑子、也没有生物畏惧感的冰棱僵尸都给镇住了之后,龙哥脸上依旧是冷冷的,并没有半点儿得色,而是缓缓隐入了我的身后,洛飞雨在旁边吃惊地看着散发出浓郁死气的龙哥,嘴都长成了“O”字型。

  一切尘埃落定,杂毛小道这才跨步前出,朝着王永发解释道:“大侄子,我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想告诉你,我跟你父亲是过命的交情,虽然他走错了路,但是我绝对没有害他的意思,他现在变成了僵尸,绝对是小佛爷动的手脚——我们都不会炼尸,唯有小佛爷,才能够炼出现在这般的实力来。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你是我的后辈,如果你能够放下,我保你新生!”

  “放下你的心中的仇恨吧,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掺和!”洛飞雨作为前邪灵右使,也出声劝导道。

  杂毛小道说得言辞恳切,说明他对于这个在邪灵总坛与我们相处好几天的后辈还是十分关心的,然而王永发却并不领情,拉着旁边那头曾经是自己父亲的僵尸,脸上露出了坚毅之色,决然说道:“我来之前,掌教元帅说你们这一行是最难缠的,我当初还不以为然,现在看来,你们光一个人就能够将我给灭了,说明我真的是井底之蛙而已。不过,你们以为我就只是这一点儿手段么?”

  他的脸上突然露出了诡异的微笑,好像是被鬼附了身一般,嘴角不自然地抽搐,我的心中莫名感觉到一寒,而旁边的小妖则突然出声喊道:“不好,他在这雪层下面弄了阴雷!”

  所谓阴雷,其实也就是从死灵之中提炼出极为不稳定的物质,然后制作成易爆品,跟道家的掌心雷其实是一个道理,这玩意并不能伤害到我们,但若是在这雪山之上,那后果可就……我们的心立刻一阵急颤,全部朝着不远处的大石头扑去,这下也顾不得什么故人之子的交情了,只求那阴雷不被引爆。

  所有的人里面,小妖到达最早,倏然而至,抬手就朝着王永发的心窝子捶去,这一炮捶去势凶猛,然而地翻天却挡在了他身前,小妖那拳头击在了那僵尸的胸膛,发出一声沉闷的嗡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王永发狂吼道:“多日卧薪尝胆,今朝都随我归,我的一生辉煌,无悔啊……”

  这话还没有说完,我们的脚底突然传来了剧烈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