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六章 惊天的雪崩

第八十六章 惊天的雪崩

  随着脚下的能量逐渐累积,杂毛小道在我的身边一声大喝道:“艹,来不及了!”

  这是我当时最后听到他的声音,接着就是一阵巨大的爆响,从我们的脚下轰然而起。

  我感觉那坚实的积雪陡然间有恐怖的气浪朝着上方飞起,根本来不及思量,便看到周围这一块儿的土地都化作了脆弱的结构,塌陷了,中间凹陷,站在大石头上面的王永发最先受到波及,在陷入黑暗的那一瞬间,他的嘴角弧线朝上,脸上充满了满足。

  而在此之后,我感觉到脚下一空,下意识地朝着旁边还算稳定的地方跳了过去。

  然而我刚刚避开那阴雷的爆炸区域,却发现在这一声巨大的响声之后,整个山峰陷入了一种古怪的宁静之中,仿佛火山爆发的前一秒。

  仰首看去,那雪峰矗立,直指天空,而随着轻轻的一声“咔嚓”,雪层断裂,白白的、层层叠叠的雪块、雪板应声而起,就好像山神突然震掉了身上的一件白袍,又好像一条白色雪龙腾云驾雾,顺着山势呼啸而下,仿佛整个天地都化作了一片苍莽雪潮,朝着我的头顶盖顶而来。

  雪崩!

  我的心脏骤然收紧,脸色一下就变得惨白起来——万万没想到王永发这个小孩儿,居然会跟我们来这么一手,要知道雪崩具有突然性、运动速度快、破坏力大等特点,一旦滑落下来,便会化身为白色妖魔,冲势的动能可达数百万吨,别说我是天下间顶尖的修行者,便是再厉害数分,也抵挡不住这般的冲击,那大量的积雪携带者山石和坚固的冰棱直接砸落在身上,便是神仙,只怕恐怕难逃一劫。

  王永发竟然是想要通过在这雪峰上阴雷的音爆之声,引发雪崩,与我们同归于尽。

  在这巨大的灾难面前,思考几乎只能是在一瞬间进行的,我瞧见旁边塌陷的地方有一个黑黝黝的深洞,也顾不得许多,朝着杂毛小道招呼一声,然后朝着那儿直接跳了下去。

  我当时的想法是在这雪层之下有这么一个深坑,想来也许能够撑得住这携带着大量积石坚冰的雪崩碾压,熬过去了,说不定还能有几分生还的希望,谁知道我往下一跳,结果感觉这深洞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深,整个人的身体就产生了强烈的下坠感,忍不住的双手乱挥,试图去抓取某些缓解我下坠的东西。

  就在我几乎就要绝望的时候,突然间我的手被一只冰冷的手掌给紧紧握住,而与此同时,我急剧下坠的身子也突然一顿,紧接着那被拉着的胳膊就传来一阵痛入骨髓的拉扯之力。所幸此刻的我劲气已经行遍全身,筋骨打熬得也还算是坚韧,所以倒也没有被直接将胳膊撕裂开来。

  不晓得过了多久,也许是几秒,也许是几分钟,在那一刻仿佛时间变得有些模糊,反正当我双脚落地的那一刻,我仿佛感觉自己的身子几乎都不属于自己了。

  不过终究还是安稳下来,我感觉头顶上面不远处传来一阵激烈的响声,想来是那雪崩已经从我们刚才立足的地方经过,好多雪沫子从头上洒落下来。

  经过真龙洗礼,我的眼睛能够暗室生光,夜能视物,一扭头,便瞧见了拉着我的是贴身护卫龙哥,而在我的旁边滚成一团的,则是李腾飞以及两个皮糙肉厚的母雪人,至于旁边,却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的心中一阵凉,回头抓着最靠近杂毛小道的李腾飞,说小妖呢,我哥们呢?

  李腾飞不晓得小妖的下落,至于杂毛小道,他却回答道:“萧道长刚刚跳上了雷罚,施展了御剑之术——不过我看他新学不久,技术好像并不太好,所以来不及与我们知会,也照应不得这边。我看他先前那架势,保住性命,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李腾飞确定了杂毛小道的安全,而我则不管不顾,直接盘腿坐了下来,然后开始感应。

  很快,我感受到了小妖那蓬勃的生命力。

  有着这感应,我晓得小妖无恙,至于飞天入地的洛飞雨,倒也没有太多的担忧,勉强放下心来,开始打量起我们身处的这处地穴,这是一个嵌入山体里面的巨大空间,呈一个葫芦般的形状,在左边的不远处好像有一条小道,能够直入往下,不晓得是不是能找到出口。因为开口不大,而且空间的结构足够稳固,所以上面的雪崩并没有太影响到我们这儿来,跳入这里面,其实也是走对了路子。

  我来不及多加感慨,耳中便传来了一声细细的呻吟声,仔细一听,却是这次雪崩的罪魁祸首王永发,没想到他居然也活了下来,难道雪层下面的这地穴,也是他安排好的么?

  我、李腾飞和龙哥循声找去,在一大堆碎石旁边找到了摔落下来的王永发,这孩子的脖子摔折了,气管里面涌出了血来,将整个呼吸道都给堵住了,嘴中发出了嗬嗬的声音,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了一般。

  虽然对弄出雪崩的这少年充满恨意,但毕竟是故人之后,而且多少也有些交情,所以我倒也没有犹豫太多,直接冲过去救人。然而我还没有跑到跟前,一股爪风贴着我的喉间划过,差一点就要在我的喉结处划出一道血口来。

  我已入化境,万物不过一念之间,对于这攻击自然也是能够适时避开,站在一个安全的距离,这才打量,却见对我攻击的竟然就是王永发的父亲地翻天。

  此刻的地翻天经过小佛爷的炼制手段,浑身呈现出一股铜黄色的光芒,那手臂宛若浸了钢水一般,十分坚硬,对我也是充满了攻击性,一击不得手,立刻贴身缠上来,整个身体宛若钢铁,劲气风起,瞧着威势,倘若我被趁上一点儿,身上的零件恐怕就要少了几件,而那僵尸的身上还有毒,一旦浸染,很难洗脱。

  李腾飞挤上前来,手中的除魔微微一扬,朝着那地翻天刺去,然后与我说道:“铜甲尸?陆左,我来与这家伙缠斗,你赶紧去救一下那个少年,看看能过盘问出什么线索来?”

  除魔飞剑斩在了那地翻天的手臂之上,果然有火花迸射而出,而且还有金属之声铿然响起,这让我晓得面前这地翻天可能真的很难对付,不过好在那老君阁出身的李腾飞这些年来也不是白混的,压制这铜甲尸,倒也不在话下,当他将那地翻天引到了另外一边,我走到了王永发面前蹲下,用手去探了一下他的脖颈,掐了一下,感觉这脖子完全折断了,能够活到现在,恐怕完全都是在依靠意志和修为吧。

  王永发在弥留之际,看到我走到面前来,那一双眼中还是有着掩藏不住的浓烈和恨意,愤然说道:“你……居然没有死?”

  我大概诊治了一下,确定了王永发死路已定——倘若肥虫子在,或许还有救,不过这孩子已经彻底陷入了自己的思维怪圈之中,我倒也不会作那圣母,一定要将他引导得回归正途。死亡或许也是一种归路,所以我也没有再进行救治了,而是低声跟他说道:“阿发,很多解释,我说了,听不听是你的事情,你时日不多了,还有什么遗言,我来帮你办吧?”

  王永发脸上浮现了一阵嘲弄的笑意,恨然说道:“小佛爷的计划已经在进行了,你也很快就要下来陪我了,我且等一等,要不然黄泉路上多寂寞啊?”

  我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打量了他一眼,叹息一声。

  两人默然相对,过了半分钟,王永发的嘴巴里面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了,当吐得自己一身的时候,他突然用一种很平和的态度跟我说道:“如果,如果说你能够活下来,有空的话,能帮我去探望一下我二姐么?”

  他这回才算是说了一句人话,我想起了他二姐那怯怯的目光,当日在鬼城酆都被捕,她说不定也被关押在了白城子吧?如果是,我倒也可以去探望一下她的。我点了点头,说好,你的二姐,我会尽可能地关照她的。

  得到了我的承诺,他的脸上似乎露出了一丝解脱的笑容,我有些看不懂,不知道他到底是想我死,还是别的。

  王永发因为摔断了脖子,鲜血涌入肺部窒息而死,而另外一边,李腾飞已经将那头铜甲尸给料理完毕,一张发黄的符箓纸贴在了地翻天额头上,将其困在了一处角落,然后用桃木钉打进了它后脑勺的枕骨上面。

  完成了这一切,我们方才感觉到头顶上滑落的雪崩已经告一段落了,使用那飞剑朝着上方刺去,却发现静止下来的雪层已经差不多凝固了,那雪层又厚,离得又远,即便是飞剑也很难刺穿去。

  这发现让我们丧气不已,李腾飞开始朝着角落处的那个通道摸过去,想要找到另外一段路来。我在施展九字真言法印,给王永发超度亡灵,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角落处的那通道里传来了李腾飞的尖叫声:“陆左,你快来看看,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