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十八章 血肉的祭坛

第八十八章 血肉的祭坛

  天山白鲲鹏翼展两丈,体型巨大,看上去十分的醒目,这样的神兽最应该翱翔于天空之上,然而此时的它,却是伏卧在了天池冰冻的湖心之上。

  天池坐落于博格达峰下的山谷中,占地面积十分宽广,我们当初上山的时候,并不认为这儿会结冰,然而回来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天池已经全部封冻,那天山白鲲鹏并不是唯一一个封堵在了冰面上的生物,在它的旁边落着几只红眼秃鹫,而在旁边不远处,则有二十几个身高超过三米的雪人或卧或站,分布周围。

  瞧见同族于此处停留,了无生机,我们身后的那两头母雪人也暂时停止了对于李腾飞的关注,而是迈着毛茸茸的大脚丫子跑,朝着天池湖心那儿跑去。

  我看到了累累的死尸,除了那只巨大的天山白鲲鹏之外,还有二十多只身高一丈的雪人死在周围,而在此之外,还有好多生命折戟于此,这其中便包括有三十多个人,全部都被冻得僵直,生机全无,堆成了一大块儿,旁边还有无数兽类的尸体,虽然摸上去感觉到阴寒冰冷,然而却能够感受到在不久之前的时候,他们都还是活蹦乱跳的,却不知道为何,全部都惨死于此。

  鲜血凝结浸染,那些冰雕一般的尸体相互交叠,竟然在湖心处形成了一个仿佛是血肉祭坛的高台。

  瞧到这一副场面,我顿时就感觉到浑身冰凉,走近些瞧,却见这些死去的人们都是先前滞留在天池旁边聚集地处的工作人员,我甚至看到了一个张大嘴巴怒吼的头颅,这掉落的人脑袋被镀上了一层冰,然而我却能够清楚地瞧见这头颅本属于那个在我们上山之前,不断警告、劝导我们的那个旅店老板。

  这老头儿当初警告说我们这一去说不定就回不来了,没有想到我们最终还是回来了,而他自己,却活不到了这一刻。

  无数新添尸体构建而成的肉体祭台被风雪掩盖,差不多有凸出湖面一米多的高度,我矗立在这之前,感觉到浑身的血液都变得僵直冰冷了。

  在我们攀登险峰的这段时间里,是谁将那些身居于雪峰之上的雪人给拐带下山来,趁着湖心未结冻之前将其杀害,垒砌于此?

  又是谁将那些无辜的人们悉数屠戮,或留全尸,或斩头、挖去双眼和耳朵,摆成奇怪的模样?

  谁能够在那短暂的时间里,将那头被视为神物的天山白鲲鹏杀死,摆阵一般地放置在这结冻天池的湖心处?

  答案不言而喻,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叫做小佛爷的男人在幕后主导,而这个邪灵教的掌教元帅,他现在到底在哪儿呢?

  我失心疯一般地在每一具尸体面前做停留,仔细打量他或者她的脸孔,直到最后,看见这里面没有杂毛小道,方才莫名地长舒一口气,那两头母雪人在瞧见了同伴的尸身之后,已经开始嗷嗷地嚎叫起来,它们悲恸地哭着,双拳开始像大猩猩一般发狂地猛捶胸脯,两个垂落的胸膛不断发颤,随着这悲凉的哭声在山谷中回响。

  李腾飞仿佛收到了极大的刺激,将除魔朝着一头被冰塑过的尸身射去,大声喊道:“出来啊,胆小鬼,你他妈的有本事就出来!”

  无坚不摧的除魔飞剑斩不断那冰雕雪筑,整个血肉祭台中的每一件物品都仿佛有着一种古怪的魔力,看似散乱,实则凝成了一体,若想将其毁灭,需用大力量全数铲除,单个对抗,却只是火花四溅,毫无办法。我们在这儿大致地观察了一阵,发现布置这一切的人员并不算多,或者说极少,从那有迹可循、还没有被冰雪掩盖的脚印来看,那些人仿佛都是自愿而来,引项自刎的一般。

  当然,这实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然而越是这般,我越能够确信,小佛爷其实已经掌握了一种远比青虫惑更加厉害的蛊惑之术,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么断的时间内,将这个肉体祭坛给布置完成。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小佛爷露完了这一手之后,再次遁入黑暗之中,让我们无从寻起,只有返回了离湖边不远的聚集地去寻找线索,果然不出我的意料,整个营地并没有乱成一团,虽然里面早是人员一空,但是却显得相当的整齐和从容,那些死在天池湖心的人仿佛失去奔赴一场盛宴。

  他们走之前,还将这里收拾得整整齐齐。

  在这个无人的聚集点,我和李腾飞相视而望,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恐惧。

  李腾飞害怕的是这些人悄无声息地死去,下一个的,会不会就是自己;而我则有些担忧起了因为雪崩而与我分道扬镳的杂毛小道、洛飞雨、小妖和虎皮猫大人等几位伙伴的安全,按理说他们并没有如我一般钻山洞子,倘若要是下来,肯定会比我更早到达这天池旁边,然而我却并没有瞧见他们的踪迹,去了他们的房间,也跟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这让我的心中乱成了一团,忐忑不已。

  与杂毛小道和其余伙伴在一起,即便是天塌下来了,我也能够面不改色,安然面对,然而他们不在我的身边之时,我却感到了一阵说不出来的心虚,空落落的,慌得厉害。

  我满脑子都在想着一个可能,那就是杂毛小道他们在雪崩之后,没有找到我,便下山来,恰好捧到了在此布置血肉祭坛的小佛爷。

  两者相遇,仿佛泰坦尼克遇到了冰山,谁会吃亏,我不难猜想到。

  这猜测让我浑身不自在,也顾不得许多,直接盘腿坐在了先前看雪的那个木楼梯上,开始陷入了最深层次的冥想。然而这一次,我并没有感应到小妖的存在,反而是感觉小腹之中的肥虫子在蠕动,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一般。

  肥虫子这一次吃了不好的好东西,我原以为它可能要睡个一年半载,方才会醒转过来,没想到才过去不到大半个月,它便已经开始有醒转的迹象。

  倘若是醒了过来,这个时候的它,到底有了几转?

  没有过多久,暮色开始布满了整个山谷,白天和黑夜几乎不需过渡,那傍晚仿佛就只有一霎那的时间,夜色四起,天池所处的整个山谷间宛如鬼蜮,除了呼呼的风声,便只有远处那两头母雪人的悲鸣。室外的温度极冷,零下好几十度,然而我和李腾飞却并没有躲在屋子里,而是四处的搜查,尽可能地寻找生还者,想着能够找到一两个漏网之鱼,将这一切的真相告诉我们。

  结果让人失望,整个聚集地空空荡荡,连一只老鼠都没有,所有的生命都被引诱到了远处的湖面之上,燃烧了自己的灵魂。

  漫长的等待让我的心情变得十分差,这样见鬼的天气里,即便是杂毛小道没有遇上小佛爷带领的邪灵教,此刻恐怕也是遭遇着严酷环境的挑战,而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那一场突如其来的雪崩。

  自责和后悔吞噬了我的心灵,我的全身上下一片冰冷,整个人的灵魂仿佛脱离了自己的躯壳一般,高高地审视自己。就在我自暴自弃地不再动弹的时候,李腾飞从远处摸了过来,将手附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陆左,我查到有一队人马从山外赶了过来,不晓得是不是对头的,你要不要随我过去看看?”

  人一旦静得太久,就十分渴望变化,李腾飞这般一说起来,我首先赶到的并不是害怕和惊慌,而是一点儿小兴奋,手往旁边摸了一下,终于摸到了鬼剑,豁然站起来,点头说道:“走,去看看!”

  因为没有在博格达峰雪线之上,所以朵朵很自然地就出现在了我的旁边,在李腾飞的带领下,我、朵朵和龙哥朝着山谷那边缓步摸了过去。

  李腾飞一边走,一边跟我轻声说道:“我刚才去了西边,感觉到有一股锐利凶悍的气息在山的那一边,所以稍微地等待了一会儿,结果看到好几个黑影子潜伏过来,看着是尖兵前锋的模样。我这边身单影只,只怕比不过那些家伙,所以便回来求援了……”

  我点头,说腾飞你做得对,如果你再悄无声息地消失不见了,只怕我也就要疯了。

  西边山口到天池这边有一条可供车辆通行的道路,不过因为先前下了大雪的缘故,使得这边积雪深深,车辆根本就经不得,所以我们也没有走多远,而是在道路旁边的杉林中潜伏着,等着那些人的到来。

  我们藏身地是一道山梁,距离路边只有一步之遥,我小心地探出头去,瞧见黑夜中有长长的一支队伍,四五十人,正朝着这边急速行军而来,看着矫健的脚步,和在黑夜中还健步如飞的姿态,想来都是些修行者。我和李腾飞眯着眼睛瞧着,突然感觉到身边有着一股危险的气息降临,心中一跳,将手中的武器拿在手里。

  下一秒,一道黑影从我旁边的林子处猝然而出,手微微一扬,一道响鞭在空中炸响,然后朝着我的脖子处卷来。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