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九十五章 末日的初现

第九十五章 末日的初现

  虎皮猫大人在我们的心中素来都是全知全能,强大而不可战胜的精神信仰,然而却在这小阴沟里面翻了船,竖直而落,这事儿实在是让人诧异。

  朵朵虽然总是对那肥母鸡不假辞色,然而瞧见大人这般掉落下来,心中也是一阵疼痛,倏然而至,将虎皮猫大人的躯体给接住,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阵箭雨,朝着朵朵落脚的地方笼罩而来。

  我离得远,但是却看得分明,原先朝着虎皮猫大人射去的那箭雨并非实质,而是如同茅山刑堂长老刘学道的无影符箭,讲究的是一个悄无声息,以及迅疾,而朝着朵朵袭来的这些箭雨,速度上是慢了几分,然而那箭头微微红光泛起,势大力沉,却是那耶朗遗族穴居人使惯了的黑渊符箭。

  这些符箭是穴居人在那阴脉地煞之中凝炼而成,淬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岁月,一旦落地,立刻有如炸弹一般爆发,不但罡风激烈,而且还对灵体有着极大的危害。

  穴居人的出场,代表着沉寂了许久的小佛爷终于开始下了第一步棋,我人已经来不及上前救援,那把碧绿石中剑已经应着左手剑指,朝着前方倏然而去,旁边的李腾飞和洛飞雨也一同出了手,除魔与秀女一大一小,一并朝着那番箭雨迎上去。

  我们都晓得那符箭对于法器的伤害是巨大的,然而危急关头,却也没有几人敢于藏私,三把飞剑将一大部分的符箭拦截,半空中立刻有轰然炸响,光华无数,然而却还是有十来枝符箭漏过,几乎就要将朵朵钉在雪地上。

  这些符箭对于穴居人来说也是极为珍贵,一次性射出这么多,也是亏了老本,不过现在已经到了刺刀见红的关口,小佛爷倒也是不吝啬,悉数射来,却是存着要斩我一指的想法,务必要将虎皮猫大人和朵朵除去。

  然而能够走到今天,朵朵又岂是如表象上那般懵懂无知的萌妹子,瞧见这箭雨袭来,当下脸色一变,脚底微微一动,身影骤然消失,而我的左眼一跳,却瞧见她抱着虎皮猫大人出现在了天池的边缘处去了。

  “神足通?”雪瑞失声叫着,而我的心中也不由得一阵狂跳——何谓神足通?这是佛经中的一种记载,说那万物生灵只有能够顿悟,回归本质、本心就能证得本有的本质自在之力,转六根妄用则能成就六神通,即神境通(又做身通、身如意通、神足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尽通。此乃成佛之路练就的神通,最是让人羡慕,却不想朵朵在懵懂之间,竟然已经修成。

  朵朵似乎对自己的手段并不熟悉,去势不止,直接摔到在地,洛飞雨离她最近,飞身而去支援,而我瞧见那符箭落地,又是一阵天地轰鸣,气浪迎面袭来,旁边好几个黑央族高手站不住脚,直接翻滚在地。

  我的手一招,石中剑返回了这儿,却见这剑在力扛符箭的爆炸之后,却也是呈现出些许颓势来,我不管,眯眼看去,却见朵朵刚才站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十米大坑,而在悬挂那七宝葫芦的山壁上,却吊着二十几个猥琐的穴居人,弯弓搭箭,正朝着我们这边看来。

  对方一上来便伤害虎皮猫大人和朵朵这两个我最亲近的伙伴,实在是已经触动了我的底线,当下也是管不得对方那耶朗遗民的身份,箭步上前,扬手就要再次使出飞剑,却听龙哥高声喝止道:“不可!”

  我的左边传来龙哥的喊声,不由得一愣,回过头来,诧异地问道:“这是为何?”

  龙哥一脸沉痛,指着远处挂在山壁之上的穴居人,沉声说道:“王,它们可是你最忠诚的亲卫后裔,是拱卫王妃和大祭殿的精锐啊!”我的手紧紧握着那鬼剑剑柄,看着那些家伙,冷脸说道:“那又如何?它们背叛了我,背叛了自己的信仰,留在这世上有什么用处?”

  所谓“亲卫部队”,必然是跟随耶朗王南征北战的精锐,估计龙哥当年就是这支部队的主官,然而瞧见往昔的手下都投奔了武陵王,他的脸色也是十分的不好看,不过龙哥也是领过兵打过仗的狠角色,这战阵之上从来没有道理可讲,也留不得情面,所以在听了我说的狠话,他也没有反驳,而是点头同意道:“好,既然它们的后辈背弃了先祖的荣光,那么就让我来亲手终结这些叛徒吧。”

  龙哥双手往后一摸,两把简单古朴的绣铁剑给拔了出来,兵器在手,这个矮小的男人杀气腾腾,踏着宛如战鼓一般的脚步,朝着山壁那儿冲去。

  龙哥这边一冲,我与旁边的李腾飞、雪瑞也跟着朝前跑,反而是后面赶来的熊蛮子约束了部下,不得前进,而是在旁边警戒。

  符箭的威力十分巨大,如果没有一定的本事就贸然而上,反倒是如同送死,久经战阵的南征大将军自然晓得这个道理。

  飞剑虽然能够腾空而起,直击千米,但是人的意念却总是有限的,攻击范围也因人而异,那山壁凌空而上,唯有抵达近前方能起手,然而那些穴居人居高临下,弯弓搭箭却最是方便,一时间符箭簌簌而下,砸落雪地,给我们上演了一番炮火连天的景象来。

  龙哥一马当先,而雪瑞、李腾飞和我则在后面紧随,不时还要避开那些倏然而落的符箭,简直就是穿越火线。

  李腾飞的除魔在刚才的拦截中稍微受损,心疼不已,却在这时转过头来,冷不丁地说出了一句话:“陆左,今天估计真的就是世界末日了。”

  山中无岁月,他不提还好,一说起,我倒是想起来今天已经是十二月的二十日,临近傍晚,再过几个时辰,却还真的是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世界末日了呢,不过这般跑动,头顶上落下每一枝的符箭都能够要我们的命,所以我也无暇多顾,奋力向前冲锋着。

  然而就在我们即将冲到攻击范围的时候,那二十来个穴居人身子微微一动,人竟然腾空而起,直接朝着上方飞去,而原先附在山壁上的七个葫芦,也一并消失不见。

  龙哥最早瞧见不对,左脚从雪堆里面勾出一根树干,猛力一踢,这气势可比贝克汉姆的圆月弯刀还要厉害,那浸雪的树干腾空而起,直接砸在了远处的山壁上方,有六七个穴居人仿佛短线的风筝,从高处摔落下来。

  原来这些穴居人在山崖之上还有接应,身上全部都绑着绳索,我们一靠近,它们就拉了绳子,却不料被龙哥提前窥破,拦下了七个。

  这七个穴居人也不是善茬,从半空中跌落下来,重重砸在雪地中,却也有好几个能够爬起来,勉强弯弓搭箭,朝着极速而来的龙哥射击。不过这些近卫军后裔面对着当年的老祖宗,却再也发挥不出太多的厉害,龙哥身形如鬼魅,闪身避过那几枝软绵无力的符箭,双剑舞动如飞,无需我们靠近,便有七颗丑陋的头颅冲天而起,鲜血洒落一地。

  龙哥脸上的表情冰冷,看着这些为了崇高目的而宁愿进入地下的部下后裔,默然无语,这个时候我们头顶上又有符箭抛射而下,而我们却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攀爬上冰壁去,于是往后撤离。

  回到安全距离,自有人与那些穴居人对峙,而我则匆匆找到朵朵,询问虎皮猫大人的安危,朵朵哭着告诉我,说臭屁猫大人伤还是原来的那些伤,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昏过去了,也没有醒过来。

  我伸手往朵朵怀中的那肥母鸡肚皮摸过去,能够感知到气息起伏,温度犹在,晓得虎皮猫大人这一时半会也死不了,这才稍微放下心来,看到将央仑送回聚集地的四娘子匆匆赶来,便问她,说老萧知道这边的事情了没有?

  四娘子也顾不得与杂毛小道的别扭,摇头说没有,他还在闭关入定,跟自家师父联络呢。

  人的神志一旦游离物外,便不能贸然打扰,唯恐惊走了魂,我不再多言,而是询问熊蛮子,说有没有长弓好手,能够将远处悬崖顶上的穴居人压制住,我们从两翼包抄,将那些穴居人和风口葫芦拿下?

  听得我的询问,熊蛮子回头看了一眼黑央族长老松日落,那老头儿用苗语点了几个人的名,立刻跳出几个年轻高手来,弯弓搭箭,开始试射,然而这些弓箭都是南疆丛林的软弓,射得也不远。这时我有些怀念起了小妖和肥虫子来,这两个家伙但凡有一个在,我们也不会被那些穴居人钳制。而就在此时,负责在天池那边警戒的黑央族人又传来消息,说天池遇袭,有大队人马越过警戒线,朝着血肉祭坛那边赶过去了。

  声东击西?

  我们的心中暗道不好,回身望去,却见有上百号人已经冲到了天池边缘,正朝着湖心处的血肉祭坛跋涉,黑泱泱的一大群,负责警戒的江先锋领着十几个黑央族人正在节节败退呢,对方领头的那个,却正是传闻在青城一役跌落山崖的邪灵教十二魔星之首,天魔。

(大战将起,所有的一切都归于宿命,所有的结也都开始解开,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小佛给大家如何演绎一个荡气回肠的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