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九十六章 顶端的力量

第九十六章 顶端的力量

  南征大将军熊蛮子虽然带来了黑央族大部分的精锐修行者,然而一个偏居一隅的避世族群即便是再厉害,总是有限的,也培养不出太多的高手来,无论是数量、质量还是高手数目,都远远比不过精英聚集的邪灵教。

  此前由他信长老出山求援,就已经牺牲了一部分族人,而我们这边被吸引注意力,差不多有二十多人在身旁,几人在聚集点照应着,能够多出来警戒冰面的人手也就十来个,此刻在邪灵教这上百多号人的冲击下,一下子就溃不成军了,要不是身为鬼灵的江先锋在前面拼死抵抗,说不得有半数警戒的族人又要死于非命。

  江先锋是追随熊蛮子千年的老鬼,经历过许多的磨难,却也拥有着不俗的实力,然而它终究还是受限于自己的身体,做不得正面的交锋,而邪灵教虽然经过小佛爷无数次折腾之后,但烂船还有三斤钉,却也不是它能够力敌的。

  当警报传来,我们赶上前去的时候,瞧见江先锋被天魔一把抓住了脖子,无论怎么挣扎都不得脱。

  此时的天魔原先那银色的头发全数脱落,右脸正常,而左脸上几乎都没有皮肤,全部都是粉红色的肌腱,眼窝子里面有一颗漆黑油量的黑宝石,再非那邪灵大殿中传经布道、一脸笑呵呵的犹太老头儿,简直就是一个冷酷的怪物,江先锋被他紧紧掐住脖子,却怎么都挣脱不得,痛苦地连连发出了怪异的鬼啸之声。

  我们被调虎离山,相隔足有几里地,赶之不及,而就在天魔准备将江先锋给直接掐得灰飞烟灭的时候,陡然间生出一道虹光,斩在了一处空地上,将天魔吓了一跳,手不由自主地松开,江先锋方才得以逃脱。

  有一个青衣男子站在了邪灵教大队之前,单手执剑,唇边还有鲜血残留,一人,一剑,却如巍峨高山一般矗立。

  此人却是之前一直在屋子里冥想入定的杂毛小道,在听到了警报之后,他果断选择了杀出来,拦住了邪灵教的大队人马面前。

  见到有人强出头,天魔先是一惊,待瞧了仔细,却是哈哈大笑起来:“萧克明,果然是你!老夫我一直想找你亲手报那灭坛之仇,却总是撞不到你,这一回可是赶了巧,让我能够亲手处决你啊!”

  天魔兴奋,而身后那上百多的邪灵高手则分出了二十多个,将杂毛小道给紧紧围在中心,面对着一众魔枭的围困,杂毛小道却是夷然不惧,嘴角微挑,淡笑道:“黄公望死在了我的剑下,地魔也是,这两个家伙太软了,尚不足以成就我的威名,再加上你,想必以后我接了老头子的班,也不会有人啰哩啰嗦了吧?”

  听到杂毛小道这平淡地叙述,天魔仿佛第一次听到这消息一般,勃然变色,回转过头去,目光仿佛要寻找谁一般,最后却落在了一个面相有些年轻的男子身上,轻声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那人点头,附耳说了几句,天魔听完,竟然不再与杂毛小道接战,而是后退两步,呼唤左右上前。

  天魔惜命,却也有人奋勇向前,首当其冲者是一个头发胡子纠结成团的矮胖老者,现在的他手上拿着一对骨头棒子连接的镀金骷髅头,那玩意应该是一件厉害的法器,上面黑雾缭绕,挥舞起来还有呜呜的鬼啸之声,二话不说,直接就朝着杂毛小道兜头打来。

  这若是换了别的人物,杂毛小道早就直接一剑斩去,管你三七二十一,也要砍出一片天来,然而碰到这老野人,那家伙却软了,喊了一声“小外公”,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照打不误,于是没办法,一边护着旁边受伤的黑央族人,一边后退。

  没办法,这个矮胖老头儿一身本事暂且不说,论身份,他可是洛飞雨的小外公,心里面怀揣着有些不为人知猫腻的他终究还是下不了搏命的狠手。

  不过他对王新球下不了狠手,对旁边的那些苦修士却一点都不客气,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卸掉了好几个人的臂膀,雷罚在一个肥胖如猪的中年妇女胸口进出了三四回,偌大的胸膛都捅成了筛子。

  王新球对杂毛小道死缠烂打,不过很快有一个身影闯入了战场,剑光宛若漫天星光一般璀璨,洒落下来,将攻势骤然阻挡,却是洛飞雨将自家小外公给接了下来,与此同时,我、雪瑞、李腾飞、松日落长老和龙哥、大熊哥也及时赶到了天池旁边,加入了战团。

  就总体人数和质量来说,其实我们远远逊于邪灵教的这一波人,然而顶尖的力量里面,邪灵教目前看来也就只有突然变得异常丑陋的天魔、洛飞雨小外公王新球算是比较难缠的对手,至于其余的,大部分都只能算是护堂十八罗汉的级别,不过蚁多堆死象,即便对方的高端实力远没有我们强悍,三两个、四五个都不是我们一人的对手,但是这八九个围将起来,却也是十分的难缠,即便是我身边最厉害的龙哥和熊蛮子,也达不到一击秒杀的效果,唯有与其缠斗。

  不过缠斗和缠斗总归还是有所不同的,比如李腾飞,这小子在这一群以邪灵苦修士为主的敌手面前,引以为傲的御剑术就施展不开,唯有与三两个苦苦维持,洛飞雨与自家小外公殊死纠缠,而无论是双剑龙哥,还是巨斧熊蛮子,又或者手持巨大鬼剑的我,以及剑法凌厉的杂毛小道,则都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角色,所以在不断的贴身缠战中,却还是能够不断地占一些小便宜,手上的刃口总能够沾染许多鲜血。

  不过在一众人影摇曳之间,我却失去了天魔的踪迹,拨开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刀剑之后,我回过头来,朝着熊蛮子喊道:“大熊哥,小心刚才那个鬼佬,他有可能是这次祭祀的主持者!”

  经得我的提醒,南征大将军将手中的巨斧使劲儿一荡,将围在身边的所有邪灵高手给挡开去之后,凝目朝着湖心看去。

  他长得极高,鹤立鸡群,一眼就瞧见天魔正在一队人马的护送下,朝着血肉祭坛那儿匆匆赶去,立刻将脚下一具被自己斧头砸得脑壳碎裂的尸体挑起来,朝着那天魔砸去。这行为倒也只能算是徒劳,因为到了天魔这种程度的修为,这般的攻击根本近不了身,当下也是毫无妨碍地冲进了血肉祭坛的边缘,而就在这个时候,天魔的面前一花,却见本来还在战团之中的熊蛮子手提一杆长长的战斧,拦在了他的身前。

  瞧见熊蛮子拦住了天魔,继而陷入一堆最精锐高手的围攻之中,我的心中稍微安定一点儿,然后鬼剑一抖,朝着旁边一个光头大和尚斩去。

  说句实话,与我们交战的这一群人,可是邪灵教百年来的底蕴,并非寻常人所能够比拟,个个都能够有比那十八罗汉差一线的实力,而且这里面有道士有和尚,有巫蛊传人,也有战阵冲锋的万夫不挡之士,这样高级别的战斗对于我来说还真的是头一次,经受过无数次淘汰的邪灵教高手队中,几乎连一个杂鱼都没有,所以战端一启,一股沉重的压力便随之而来,这种无处不在的压力简直比当初在邪灵教总坛那龙潭虎穴中出出进进,还要沉重。

  因为能够出现在这里的,几乎没有弱者,那些邪灵教的苦修士有着远比同僚更加精进的修为、更加狠厉的手段以及让我都感到无解的忍耐力,这使得我的鬼剑再也没有那种无往而不利的锋利,如陷泥潭。

  我们这边战得不痛快,而那些黑央族人则因为实力远逊于人,缕缕受挫,不过好在他们自小就一同修炼,所以彼此之间也颇为熟悉,在局势不利的一瞬间,立刻结成圆阵,相互照应,倒也没有造成太大的伤亡。

  我的鬼剑不断挥舞,出招收剑,尽量利用鬼剑的优势赖破开局面,而雪瑞和龙哥则护翼在我的所有,雪瑞配合着青虫惑以及咒灵娃娃,加上手中不断冒出来的蛊毒,而龙哥则是两把生锈铁剑护住一片天地,倒也十分犀利,不过进展缓慢,而这个时候,我听到熊蛮子那边突然爆起了一声呐喊,从刀丛之中的缝隙瞧了过去,却见那天魔让五六个苦修士缠住了南征大将军,而自己则快步上前,纵身飞跃上了那座离地三米高的血肉祭台之上,然后从怀中摸出了一面赤红色的旗帜,往那天山白鲲鹏的脑袋上一插。

  旗帜在插入天山白鲲鹏脑壳的一瞬间,我听到了一阵心脏跳动的声音,噗咚、噗咚……原本仿如死物的血肉祭坛忽然之间就活过来了一般,那无数已经冰雕的血肉开始蠕动,而天空之上则陡然出现了一只满怀恶意的眼睛。

  我看清楚了,那一面旗帜,是封神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