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九十七章 地脉的加持

第九十七章 地脉的加持

  邪灵教有两大神器,恶鬼墓与封神榜,前者已然在藏边古洞之中折损于洛飞雨之手,而后者却一直都在小佛爷手中,流传至今。

  当日邪灵总坛一役,山前小镇成千上万虔诚的信徒惨死于小佛爷的算计,那些忠诚的阴灵悉数归于封神榜那面令旗之上,使得此旗拥有着让人恐惧的神秘力量,此番一插入那作为阵眼的天山白鲲鹏之上,那整个小操场一般大的血肉祭坛立刻一阵翻滚,冰面之下,无数蠕虫一般的肌肉规律收缩,虽然表面看上去根本瞧不出什么来,但是给我的感觉,却好像是一台顶级跑车,已经装上了航天器级别的发动机。

  整个血肉祭坛有了核心,立刻发挥出了惊人的效果来,整体如同活过来一般,而在此之后,立刻有一道光,从黑压压的云层外面直射而入,径直照在了封神榜之上。

  这是一道红光,比鲜血还要潋滟的色彩,而下一秒,这红光立刻化作一阵光波,朝着四面八方辐射而去。我瞧见这艳丽的红光齐着膝盖射过,根本都没有容我有反应的时间,心中诧异,还在刀丛之中抽出了时间,去摸了一下脚膝,却没有感觉到任何异常。

  这让我有些奇怪,不晓得这唬人的一道光芒到底是所为何来,然而还没有等我将嘴中这口浊气给呼出来,便有一道凛冽的刀光朝着我的脸上招呼而来。

  这劲道、这力度、这方位,一刀斩来,简直体现出了巅峰刀客的最强一击,即便是身为敌人的我,也忍不住想要喝彩。

  然而当我翻身躲开这一斩的时候,扭头看去,却吓了一大跳,实在是不能够把刚才那个被我一把鬼剑逼得连连后撤的老家伙,和劈出刚才那惊艳一刀的刀手联系到一起来。不过当此人再次劈出更加威猛的一刀时,面对着这气势如山的刀手,我果断选择了后撤。

  连续后退一截距离,我和杂毛小道又终于碰到了一起来,此刻的杂毛小道早已是浑身鲜血,仿佛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般,不过估计也和我一样,都是别人的多,自己的少。他朝着我大叫,说小毒物,不好,这血肉祭坛被天魔那狗日的启动了,现在正在抽取博格达峰地脉山神的力量,给这些家伙作了加持,我们人少,根本就战胜不了对方,先稳住阵线,免得兵荒马乱里丢了小命。

  杂毛小道的判断是正确的,刚才那一波红光应该是由天魔所控制的,我们自己没有什么感觉,然而围攻我们的这些邪灵教高手却个个都如同打了鸡血,一双眼睛莫名就瞪得如鸡蛋大,牛鼻子里喷出一股股白色气流,整体的实力上扬了好几成,有的甚至发挥了双倍的攻击力。

  然而凡事有得必有失,除了一部分地脉力量的加持之外,这些邪灵教高手之所以变得这般厉害,其实也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将自己最厉害的那一霎那,开放在今夜。

  虽然这些人过了今天,要么功力大减,要么寿命有亏,然而在此时此刻,群体而出,却实在是我们所不能阻挡的,于是在审时度势之后,我左右招呼一声,开始朝着后方暂时撤离。

  我们这边开始且战且退,而熊蛮子作为一军主帅,却是最接近于血肉祭坛的我方人物,瞧见那主导封神榜的天魔近在咫尺,这区区几十米之遥,他几乎抬腿就到,当下也是顾不得返回来指挥人员,而是提着手上那一柄巨大斧头,朝着阵中杀去。

  然而他根本就没有走出多远,立刻就有两个身形与他一般无二的血肉傀儡拦在了他的面前,同样的巍峨身材,同样的滔天之势,同样的血板大斧,却都是从那封神榜上跳下来的灵物,一左一右,将其钳制住。然而熊蛮子乃当初耶朗王遗留下来的护殿大将,哪里会惧怕这个,当下也是将这两个凶猛的血肉傀儡给荡开,轰然冲锋,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一道红光滚滚、血肉滔滔的光幕之上。

  轰……

  这一撞,却是熊蛮子与那整个血肉祭坛、与那整个博格达天山地脉相撞,即便是以此老的修为,也是如娘们儿一般飞跌而退。不过大将军却也来了蛮性,举起大斧,朝着那光幕就是一砸,邦、邦、邦,一连三斧头,将这光幕砸得一阵乱晃,然而却依旧无果。

  大将军还待砸出第四下,那两个血肉傀儡和其余留下来拖住他的邪灵教高手却已经蜂拥而至,一瞬间,就将他淹没在了刀丛剑影之中。

  南征大将军会死在这刀丛之中么?答案显然是不可能,就在敌焰嚣张的那一刻,四柄飞剑骤然而至,将那两个宛如人型坦克的血肉傀儡给牵制住,而一个矮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光幕边缘,手中两把生锈铁剑诡异地舞动着,立刻就有大块鲜血淋漓的肉块脱体而出。

  快速救援熊蛮子的这位潇洒狠厉的双剑之士,自然就是一直被其鄙视的龙矮子,这位大内侍卫与他是几千年的交情了,虽然彼此脾气一直不和,但是真正交战起来,却是愿意为对方付出性命。

  熊蛮子身为大将,最擅长的就是战阵冲杀,威猛无比,而近身搏击之术,却并不如那做大内侍卫的龙哥厉害,但见这个矮个子一双生锈铁剑诡异舞动,一长一短,钩、挂、点、挑、剌、撩、劈,行如蛟龙出水,静若灵猫捕鼠,运动之中,手分阴阳,身藏八卦,步踏九宫,内合其气,外合其形,达到了剑与身合、身与气合、气与神合之大成之境,陡然之间,竟然带着熊蛮子杀出重围,朝着我们这边退来。

  在那天山地脉邪恶力量的加持之下,所有的邪灵教高手浑身皆冒红光,气势汹汹,而如先前那般的血肉傀儡又不断地从封神榜上跳出来,一时间补足了先前损耗之人数,朝着我们步步紧逼而来,我们不敌,开始后撤。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我们身后又传来了咻咻的破空之声,回过头去,却见先前那些藏头露尾的穴居人居然已经滑下了雪壁,同样的红光莹莹,弯弓搭箭,朝着我们这边射来。

  前有无数打了鸡血的邪灵教高手汹涌而来,后路又有远程能力超强的穴居人断住,这前后夹击,一时间队伍也是有些心慌起来,有的黑央族人开始脱离队伍,朝着聚集点这边撤离,想要尽快逃离这些红光恶魔的攻击视线。

  在此之前,我们曾经在那血肉祭坛的外围布下了五将锁龙阵,而更外围,杂毛小道的十面埋伏也已经建成大半,然而在人员稀少的情况下,我们根本就挡不住这些邪灵教的进攻,看着周围不断后退的黑央族人,我的心中在滴血,而一双眼睛也变得赤红,不再后退,而是拦在了队伍的第一线。

  这是一场让人绝望的拼杀,后方穴居人每一枝落下的符箭都会引发一阵狂暴的阴风和爆响,让我的神经紧绷,而与我并肩而战的杂毛小道则在对着旁边的人狂吼:“坚持住,援军一定会来的!”

  援军回来么?这个问题我也曾经想过,然而这大雪封山,即便是能来,恐怕也只是萧家大伯的那一点儿人马,给此刻的邪灵教塞牙都不够。

  我们还在拼杀着,那些邪灵教高手以保卫血肉祭坛为主,并不紧逼,祭台上面的天魔已经开始了疯狂的巫动,反而是穴居人步步紧逼,一双硕大的眼睛里面充斥着邪恶和暴戾,让人心惊。“不行!一定要将那些叛徒除掉!”熊蛮子一声暴喝,拖着巨斧就准备冲锋,而我却是一把将其拦住,不让他冲——僵尸沉睡千年至今,体内唯剩恶魄,倘若是被那符箭携带的罡风吹灭,再强悍的肉体也是白搭。

  大将军不行,龙哥自然也不行,谁去解决哪些如跳蚤一般讨厌的穴居人射手呢,我们都犯了愁,左右一打量,瞧见了抱着昏迷肥母鸡的朵朵来。

  练就了神足通的朵朵如果能够接近穴居人,以佛法度化,这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然而朵朵身为鬼妖,却也是最容易受伤的人,不过瞧见旁人期待的目光,朵朵也晓得了情况的危机,主动地挺身而出,将怀中的虎皮猫大人递到杂毛小道面前,说我去。

  杂毛小道晓得我最心疼朵朵,瞧了我一眼,果断地沉声说道:“还是我去,朵朵留在这儿吧!”

  杂毛小道对于朵朵的疼爱并不逊于我,他宁可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也不愿意让朵朵受到半点儿伤害,所以这话儿一说出口,倒也不是故作姿态,而是快步疾奔,朝着远处雪原的穴居人亡命冲锋而去。

  然而就在杂毛小道开始这九死一生的狂奔之时,在远处的远处,突然有一声苍凉凄厉的兽吼响起,接着有一条宽阔的黑线浮现在穴居人的后方。

  几秒钟之后,那些黑线便化作了二十多个人影,而当先一个,却正是当日那个骑着雪豹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