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一百章 末日来临时

第一百章 末日来临时

  青伢子!

  这人竟然是被我亲手杀死,并且在邪灵总坛又见过尸体的青伢子,当时的他完全就是一具死尸了,却没想到此刻的举手投足之间,竟然能将望月真人直接斩于手下——今天是愚人节么?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但见青伢子那瘦弱的身子微微一动,竟然直接冲到了望月真人跌落的泥浆之上,将腿高高抬起,然后使劲儿一踩。

  这脚直接将望月真人临时横过来抵挡的拂尘踩着,重重落在了他的胸口。

  “唔……”一代符箓高手,枭雄一般的人物就此死去,连一声遗言都无法说出,与之对应的是那整个胸腔骨头碎裂的声音。望月真人既死,旁边几位便也抵挡不住凶残暴戾的青伢子,三下两下,又有两人栽倒在地,却正是先前被杂毛小道报出名号的杨华、兰静敏伉俪。青伢子出手甚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结果的金顶双侠,几乎不染一点儿的鲜血,下一刻,那手又呈揽雀尾之势,与那陕北大侠硬拼一记,一道沉闷如鼓的声音爆起,而那罗小涛则被轰得飞身而起,朝着后方跌落而去。

  当这人的身子跌落下来的时候,气息全无,七窍流血,早已是魂归地府。

  举手投足之间,连杀四人,而且还是这天下间顶有名的高手,这样的实力简直是令人发指,早就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之中,我浑身冰凉,实在没想到这个当年被我活活咬死的同乡老弟,却能够有这般决胜天下的力量。

  我们在右翼,而这场激烈诡异的战斗则在左翼发生的,中间还隔着百十号人,这里面有黑央族的修行者、有天山神池宫的少主卫队,还有许许多多齐赴盛会的大队援兵,不过在这兵荒马乱的当口,那震惊全场的战斗却令所有人都为之侧目。青伢子暴起的一瞬间,熊蛮子和龙哥便已经注意到了他,而当那个陕北大侠身子腾空而起的时候,他们两人的口中相继一声暴喝,大声喊了起来:“武陵王!”

  “伪王!”

  龙哥的声音沙哑低沉,而大熊哥的声音却仿佛暴雷,轰隆一震,那交缠在一起的敌我双方被这一吓,竟然分出了一条通道来,这时我才瞧见青伢子一身黑衣,脖子上面包缠着层层发黄的纱布,整个人的感觉死气沉沉,却又仿佛沉寂中的活火山一般,无比的危险。我的心狂震,难道这青伢子,就是我们找寻了无数个日夜的邪灵教掌教元帅,小佛爷么?

  我的脑子有些卡壳,而接下来立刻想起了当日在邪灵总坛时王永发曾经跟我们说过的一件事情,小佛爷对青伢子的尸体相当重视,甚至不惜打通关系,从六扇门的手里夺出来,即便是总坛毁灭,也不忘带上这具重要尸体……

  这所有的一切,想必就是为了当做这转世鼎炉,重新附身其上吧?

  小佛爷和青伢子前后师从于洛十八弃徒许映智,虽然我不晓得那智近乎妖的角色为何放着好好的大活人不用,而非要用青伢子这般死去许久的尸体来作鼎炉,但是却也是晓得,经过了大轮回术的小佛爷、也就是青伢子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不过我还是毅然地朝着那边冲了上去。然而比我更快的是熊蛮子和龙哥,这两人宛如一道闪电,一脚踏出,整个世界仿佛都变小了一般,一眨眼的功夫,熊蛮子那柄巨斧便已经落在了青伢子的头上去。

  这一斧势大力沉,仿佛能够劈开这天地一般,然而就在我预计青伢子会闪开的时候,他的嘴角却是微微一抽,直接单手伸出,稳稳抓住了那锋利的斧刃处,不得寸进。

  不动如山,观想亦如山,这般的气势,却是修炼那《镇压山峦十二法门》所来的,我心中不由得多了几丝忧愁,作为许映智的徒弟,无论是青伢子,还是小佛爷,估计都能够了解到一些十二法门的东西。

  不过也仅仅只是一停顿,青伢子便没有与力拔山兮气盖世的熊蛮子僵持,而是抽身退开,接着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两道反复的快剑已经将这儿的空间刺得破碎。

  熊蛮子和龙哥的加入,使得青伢子的屠杀并没有能够完成,而个体的武勇是挽回不了整体颓势的,在此之前,那五十来个冲出来的邪灵高手也终于溃不成军,被这汹涌而来的各路援军给碾压粉碎,除了五六个绝顶厉害的高手在旁边护翼周全,这一波的有生力量基本上也已经被我们给清除。似乎感知到了什么,刚才还席卷一切、大杀四方的青伢子头也不回,朝着那血肉构建的祭坛退去。

  看着这千年的老伙伴近在咫尺,熊蛮子不愿让他在自己的眼皮下成功溜走,猛然一跺脚,青伢子的身子突然一滑,朝着旁边滚落而去。

  仅仅在失去平衡的一瞬间,本来一直作为我的护卫而游离不远的龙哥却也是拍马赶到,那一对生绣铁剑在一瞬间几乎变得火热滚烫,红光莹莹,竟然差一点儿就将青伢子的头盖骨给掀开来。

  然而寄身青伢子尸身的小佛爷两世重修,带着前生的所有记忆和人格,不慌不忙,微微一偏便避开了龙哥势若游龙的剑招,脚下一顿,整个人便在以洛飞雨小外公王新球等人的掩护下,退入了那红色的光幕之中去。

  那儿的战斗仅仅只是在一隅纠缠,我们这边的大部队在将邪灵教冲出阵外近五十多人的高手给击得溃散,却也是直接冲入天湖结冰的湖面,朝着湖心处的血肉祭坛围去,然而所有人都止步于那红色的幕墙之外,那根本恍若无物的红光在这一瞬间,竟然比那钢板还要厉害,死劲儿撞击上去,仿佛一堵墙一般纹丝不动,反而是一股宛如山峦沉稳的气劲反馈回来,不少人在这一下也受了内伤。

  熊蛮子依着这千年淬炼的强悍身子一阵猛撞,也只能是徒劳,其余人等这零碎的撞击却也只是如同挠痒一般,而那青伢子却已经闪身退回,走到了费尽心机铸就而成的血肉祭坛之上。

  他将手高高举起,那翻滚不休的封神榜立刻俯首称臣,旁边的天魔也是退到了祭坛边缘,与其余五十多剩余邪灵高手一起,朝着这王者跪拜:“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青伢子挥手,示意所有人都起来,然后目光朝着我们这边望了过来,那苍白的脸上充满了讽刺的笑容,淡淡说道:“阿哥,我说过吧,我还是会回来的,将你所珍惜的这个世界,通通打碎,让所有的罪恶都随着它一起毁灭掉……”

  他是对着我说的,那笑容里带着几丝疯狂,而龙哥立刻挡在了我的面前来,双剑搭成了十字,半跪而立,恨然说道:“武陵王,枉费王对你这般信任,在只身赴死的时候,却将这拯救天下的重任都交于你我之手,没想到你竟然在王死不久,便背弃了自己的诺言,投身入轮回之中——你对得起王的信任么?还不束手就擒,放弃所有无谓的抵抗?”

  龙哥说得慷慨激昂,然而青伢子却是洒然一笑,说龙剌,你不愧是王兄座下的一头忠狗啊,一点儿脑子都没有。

  他说完,一步跨前,踩在了那头腾然欲飞的天山白鲲鹏头上,环顾我身边的这几百号同伴,又看向了我旁边的杂毛小道、雪瑞、李腾飞等人,这才一字一句地说道:“当初我们自以为奉献便能够拯救世界,然而当王兄与那深渊狂潮同归于尽的时候,自己的继承人却被那些方士修者背后偷袭,直接砍掉了脑袋,偌大的耶朗大联盟分崩离析,分成了无数的部落和族群,这千百年来,无数次被他们的后裔欺辱,甚至灭绝,这样的世界,救了它又有什么用处,还不如毁了他呢。”

  武陵王觉醒了,龙哥和熊蛮子也是千年意识,彼此都了解对方,而我却是直到此刻,也还是懵懵懂懂,不知过往,却也站了出来,朝着他大声喊道:“武陵王,回头是岸,千年匆匆已过,所有的一切都如同过眼云烟,消失不见了。不要再纠结于仇恨,而将这怒火倾泻到那些无辜的人身上,现在的人不需要一个上帝来决定自己的命运,让他们过着自己喜欢的生活吧?”

  听到我的请求,青伢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古怪的微笑来,说你虽然还是没有苏醒过来,不过跟我那个烂好人的王兄还真的是一个尿性呢,你以为自己付出了一切就是最好的,却不曾想,往往是这些人,就是背后捅刀子的家伙啊。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虽然这是分离了无数个年头之后的重新聚首,然而无论是我,还是熊蛮子、龙哥和武陵王,却都没有太多的言语来表达自己的情绪,短暂的宁静之后,青伢子的双手摸到了封神榜之上,轻轻叹了一声:“千年的难潮,天道轮回,这一次便由我来开启吧,起!”

  末日来临了。

下一卷 http://www.513gp.org/1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