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金蚕逞凶

第四章 金蚕逞凶

  光头美女,毫无疑问,来的便是那小黑天,此女与我们并不陌生,无论是在缅北山洞,还是阴阳界接应之树林里,都有交过手,然而每一回,我们都比之前更强,所以她来了我们也没有太多的恐惧。

  我起初还怕那血门之后会冒出成百上千的小黑天来,然而没有,一身树叶包裹的小黑天与魔罗、阿普陀、毒焰魔王孽阿索一般,都是有着尊号的魔物,故而有且只有这么一个,她一出来之后,环顾一圈,视线最终落在了蚩丽妹的身上。

  同性相斥,也相忌恨,或许是出于这样的原因,使得小黑天既没有找到我,或者是无尘道长这样的老对手,而是直接纵身一跃,朝着蚩丽妹这儿飞奔而来。

  在她的身后,是一排排两米多高、穿着灰色骨盔的士兵,说是士兵,是因为跟先前那些胡乱撕咬的兽类相比,这些后来者不但拥有着类似于人一般的模样,而且还有着军人一般的纪律,成对而出,或持着长戈,或刀盾,以及压阵的巨斧,每一百人队之后,还有一个骑着巨大魔马的将军,一身乌黑漆亮的铠甲,仿佛那中世纪的重骑兵一般。

  小黑天不管身后的这一大群魔兵魔将,与蚩丽妹战成了一团。这两人一个拥有着邪异非人的妖艳,一个有着谪仙出尘的美丽,均是绝代天骄,此刻贴身交手,却也是姹紫嫣红,宛若胜景。

  我熟悉小黑天的战斗方式,她没有武器,因为她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地方都能够化作武器,虽然在外观上她看上去是一个绝世美女,然而在本质上她与人类相隔甚远,我曾经看见过她将人给活活生吃了去,估计在她的观念里,人类不过就是一种食物而已,就如同我们看待鸡鸭或者一头肥猪一般,无比的冷酷。然而作为她的对手,蚩丽妹却是一直都浸泡在那虫池之中,给人予一种极端神秘的形象,此刻重修返世,却并不比小黑天那宛若钢铁的身体差多少。

  两人拳拳到肉地一阵搏击,打得那叫一个激烈,杂毛小道不知不觉就看得流出了鼻血来。

  除了拥有着堪比小黑天一般强悍的肉体力量,与此同时,蚩丽妹还是一位有着百年经验的顶级蛊师,上个世纪的前叶,那一个孤单弱女子便已经自南而来,踏破了从滇南到西川,再至湘黔交界的清水江流,打遍三十六峒,虽然惜败于洛十八之手,但这战绩却足以令人敬畏,而经过这百年来的沉淀,对于蛊毒的理解和运用,她已经拥有着举世之间莫能出于其右的水准,在打斗之余,还不停地使用那独家手法,释放蛊毒。

  或红、或黄,或粉、或绿,药粉颜色各异,而毒性千差万别,小黑天的身上时而烈火炎炎,时而冰霜一片,时而僵硬如死灰,时而又爬虫满满,然而这些都不能够阻拦她的半点爆发力量,使得两人的战斗一直都持续下来。

  蚩丽妹和小黑天都是顶级高手,不过从交手上面来看,小黑天仿佛不是蚩丽妹对手,我的心中稍安,注意力也不得不从那场赏心悦目的战斗中回转过来。

  这不是一场单打独斗的大戏,而是战争——所谓战争,就是无时不刻地在流淌着鲜血,无论是敌方的,还是我方的,每一秒都有这生命在流逝,先前的矮骡子、奈河冥猿和半人马兽仿佛都只是开胃小菜,或者不在编制的民兵,当来自深渊的正规部队出动的时候,所有人的压力顿时就感到了无比的巨大,首当其冲的是无尘道长十老组成的无漏金勺阵,这些老家伙拼尽了老命,也止不住地后退,刀断旗破,一时间十分狼藉,而旁边的其余人等差不多也战损了上百人,受伤者更甚,除了一些在后面协调指挥的人员,几乎没有人不受伤。

  我也受伤了,左肋被一个骑着仿佛矮暴龙般凶兽的魔将用一根两米长的骨质标枪拍中,即便是躲开了那倾力一刺,但是这横来一拍,却也将我打得气都换不过来。

  在此之前,我的鬼剑已经将二十多个身披骨铠的魔兵喉咙抹开,那蓝色的血浆将脚下的雪地浇得黑烟冒起,滚滚如潮。

  那一头魔将在伤了我之后,也并没有好日子过,护翼在我身边的龙哥带着一种雪耻的情绪腾空跳起,长剑指龙,短剑指将,在经过短暂而复杂的一阵拼杀之后,当他落下来的时候,伴随在一起的,是两个硕大的头颅。

  战斗到了这一刻,就变得十分的混乱起来,我们再也不能够坚守住阵线,坚壁被破,大量的魔兵魔将从间隙冲出,渗透到了我们的后方,一时间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缠战不休,而随着敌人的人数变得越来越多,我发现我们被陷入了重重的包围里面。

  到了这个时候,我终于发现再这般无止境的战斗下去,即便是我们再能打,也扛不住这兵海淹没,而且随着身边的战友不断倒下,四面八方都是敌人,此时此刻,我们已经陷入了最危急的关头了。

  “撤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杂毛小道与洛飞雨一起合作,将一头魔将拉下马来,切下头颅,然后朝着我大声喊道,这个时候的他背上多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不过看着吓人,在憋住气劲之后,倒也没有再流血,我扭头看向了位于风暴中心的十老联阵,虽然有意撤离,但还是想要去那边掩护那些老者,尤其是无尘道长,我跟那疯老头在阴间可是有着过命的交情。

  就在我瞧过去的时候,那个名叫做昆仑小童姥的侏儒老太终于撑不住了,被一个身高一丈的魔将抵住,又粗又长的狼牙棒猛然一挥,脑袋就碎成了稀烂,白的脑浆红的血,洒落一地。

  死了一人,这无漏金勺阵便有了破绽,很快又有两人被蜂拥而来的魔兵扑倒在地,二话不说,直接给啃食了喉咙,三两下,人都给吞进了肚子里。

  这些老人一世英雄,自然忍受不住自己的同伴有着这样的下场,于是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出手将那些不管不顾地进食的魔兵斩杀,然而却将法阵的漏洞进一步扩大,使得又有两位老者倒在了被踩成烂泥的雪地中,英魂消逝。

  看到这些撑起了半边天的十老瞬间就折损大半,我的心中瞬间就仿佛缺了一块儿,我之前不是没有见过牺牲,无论是很久之间的欧阳指间,还是邪灵总坛时慨然就义的一字剑,他们死得都是那么的壮烈,荡气回肠,然而此刻这些天下间都有名有号的高手,却这般死去,无声无息。

  想到这里,我突然有一股血热直冲上了眉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疯狂地拍着自己的肚子,大声喊道:“有请金蚕蛊大人现身!”

  这一身大叫,肥虫子并没有苏醒过来,反而是我的肚子被拍得一阵剧痛,仿佛那些肠子都断了一般,而后我似乎变得更加疯狂,接二连三地通过自残的方法,试图将肥虫子唤醒过来,当我喊道第六声的时候,一股庞大的意识终于觉醒起来。

  就在无尘道长一边疯狂大笑,一边被五个凶猛魔将围殴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从菊花到口腔,连成了一条线,而胃部似乎一阵空。

  一道金线从我的嘴巴里面射出来,朝着无尘道长那儿射去,而下一秒,但见五头凶猛的魔将连同他们屁股下面的矮暴龙一起,全部都跌倒在地,身子化作了无数翻滚不休的小虫子。

  苏醒之后的肥虫子化作了一道金线,然后缠成了一团乱麻,而就凭着这样的力量,却是将那汹涌而来的魔兵魔将给全数阻挡在了它的攻击范围之外,但凡敢踏入这金光范围之类的,全部都倒毙在泥地里,这蛊毒比蚩丽妹刚才使出来的,还要凶猛十倍百倍。

  当年洛十八曾经告诉过蚩丽妹,他的本命金蚕蛊一旦炼制出来,苗疆三十六峒,打遍天下无敌手,这话儿倒也不是在吹牛皮。

  而就在肥虫子施威,掩护无尘道长等人撤退的时候,蚩丽妹也终于停止了与小黑天的缠战,她出现在了那个光头美女的后面,将其遮掩上身的树叶撕开,然后用药粉在小黑天光滑的后背上画了一个符阵。

  当最后一笔完成的时候,蚩丽妹口中念诵,然后轻轻一点,轰——

  小黑天化作了一道冲天而起的焰火,无数黑色的火焰将其吞噬,先烧掉了肌肉,而后是骨骼,再接着,灰飞烟灭,这火焰方才恋恋不舍地消散而去。

  而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天空之上突然又亮起了一道光华来,这光华游离了好一会儿,终于凝聚在了我和杂毛小道的头顶,然后勾勒出了一道很小的光门来,接着门开了,一个胡须花白的老头子从那边爬了过来,然后坠落到了我们面前的积雪上,摔了一个狗吃屎,勉强爬起来,四处一看,然后朝着我们嘿嘿笑道:“好,好,没来晚,这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