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九章 大黑天出

第九章 大黑天出

  小佛爷说着话,双手开始朝着天上举起,口中大声念诵起了古苗语与巫咸古语混合而成的咒诀来。

  这话儿气势磅礴,如那雨打芭蕉,暴雨倾泻,一阵要比一阵更加地急促和恢弘。

  他这是一个十分标准的献祭式祈诵,是通过牺牲自己的力量来将所有的意志转移到一个时空坐标的铸就上来,这是小佛爷蓄谋已久的计划,在此之前,他引导那深渊狂潮从另一个世界的尽头汹涌而来,与我们不断地拼杀缠斗,几乎是将双方的力量都耗费干净,而所有死去的生灵——无论是我们的人,还是那些来自深渊的疯狂魔物,以及之前构造那血色祭坛的无数鲜活生命,都积聚成了一股磅礴而难以消散的气息,直冲云霄,到达了我们所想象不到的地方去。

  所有的怨气和亡魂凝聚成型,驱之不散的时候,也正是小佛爷将其布置成那召唤大黑天的时空坐标之时。

  为了完成这么一个目的,小佛爷甚至控制住了自己的出手,在我们刚才战斗得最艰难的时候,他都没有出现,将那接近于极限的天平直接一锤定音。他必须保证自己所有的精力都付诸于对这时空坐标的雕琢中,不容出现一点儿的闪失。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小佛爷的心中,深渊狂潮虽然极为恐怖,然而面对着后工业时代的高科技武器,似乎还是有些乏力,即便是它们能够将在场所有的人都给消灭了,而如果国家层面的敌人倘若能够硬下心肠来,果断一些,未必不能将这时空之门碾压得粉碎。

  然而大黑天却是不同,它并非来自于深渊的魔物,而是另外的一种存在,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说,它便是神,司职战争和杀伐的神,是毁灭一切的至高存在,如果能够将其放出来,即便是投影,那么世间也将无人可以阻挡。

  这是一场神战,能够阻挡大黑天的,唯有与之相对应的真神,然而在这个末法时代,所有的真神都已经抛弃了这一个被遗忘之地,根本不会予以关注,那么,世界的命运,将由他来掌控了。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是一个时代的开端。

  在小佛爷念诵咒文,召唤最恐怖的大黑天之时,我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感,当下也是扶着杂毛小道举起鬼剑,就想要朝着三米高祭台上面的小佛爷冲去,试图想要打断他的召唤。

  然而小佛爷既然胆敢在我们的面前作法,自然不是没有一点儿防范的,还没有等着我们冲出那魔物的包围,一直在血肉祭坛中修身养息的一众邪灵教高手便已经跟着冲上前来。这些高手一共只有五十多人,他们除了个别鸿庐庐主之外,大部分都是邪灵总坛死亡谷底的苦修士,除了佛爷堂秋水先生带领的那一票牵制力量,差不多算是邪灵教最后的精华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避开那些魔物的攻击欲望,此刻也是一股脑地冲杀而来。

  整个战场的态势分成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在天湖外围,无数后路被截的深渊魔物开始朝着雪山上下逃去,不可避免地冲击到正在开始撤离的大部队,不过双方的冲突倒也不是很激烈了,而第二部分则是五将锁龙阵内外的交锋,至于最后,则是处于最核心部分的我们这里,所有失去后路的深渊魔物要么仓惶朝着外面撤离,要么就是不要命地朝着我们进攻,而这一众冲将上前而来的邪灵教高手,也即将冲到了我们的面前来。

  此刻的我还扶着脱力的杂毛小道,当所有的一切都逼迫到了我的面前时,我突然间感到了一丝绝望。

  这就是小佛爷想要传递给我的情感么?几乎在霎那之间,我想到了很多,不过脑海里面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倘若我当初如果被洛十八夺舍成功了,依着那位大神的脾气,他会怎么办?

  此刻的他,说不定已经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完毕了,而所有不必要的牺牲也都没有发生过。

  这种疯狂的念头像食人鱼一般疯狂地噬咬着我,某一刻我几乎都要发疯,然而一个声音在我的脑海中狂吼起来:“我艹,我艹,我是陆左,不是狗屁洛十八,也不是啥子王,我就是我,有着专属于我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朋友和自己的爱人,任何人都夺不走这一切。”这声音在疯狂地呐喊着,而当我双目之中的瞳孔开始凝聚起来的时候,却瞧见头顶上那颗巨大眼球突然之间凝聚起来,然后朝着原本消失的血门那儿射出一道光华。

  这光华呈现出一种瑰丽的七彩之色,那空间之中凭空长出了一个黑色巨缝来,陡然之间,一只巨大的手臂从里面伸出来,朝着我们这儿抓来。

  “走!”恢复了一些气力的杂毛小道从我的怀中挣脱出,反过来一把抓住我,朝着后方退开去,而就在我们跑回十几步之后,挤在我们原本站立之处的那些魔物则被一只超过五米的巨大手掌抓住,微微一捏,立刻化作了无数浓汁,然后被倒入了一张血盆大口里面去。

  杂毛小道拉着我就是一阵夺命狂奔,而我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一直冲到了五将锁龙阵处的朵朵身旁,这才翻转过来,但见一头身高超过百米的巨人出现在了原先的祭坛之前,极尽威猛之势。

  这巨人与先前我们瞧见过的雕塑有着几分相似,一样的三头六臂,一个脑袋上面长了三张脸面来,或喜、或怒、或嗔,每一张脸上都有着人类所不能理解的威严,而除此之外,这巨人却是与我先前在阴阳界中瞧见的那巨大牛头一样,并非是一个整体,而是由无数细密的虫子,或者别的东西组合而成,整体看上去密密麻麻,无数扭曲的虫子组合在一起,这些虫子花花绿绿,身上普遍都有着诡异的反光,通体上来看,只一眼,就能够让人全身发麻。

  这种感觉十分奇妙,我们面前的这巨人不仅仅只是巨大,它给人的感觉就是与众不同,与阿普陀、与摩呼罗迦以及所有巨大的深渊来客都不同,倘若是要用我遇见过的生物拿来比较,我觉得恐怕只有那真龙,方才能够与其相比。

  这根本就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想必也不属于深渊的那个世界。

  这就是大黑天么?我的心中震撼,而杂毛小道则已经大声地呼喊起来:“阿普陀,快来啊!”

  我听得杂毛小道的呼喊,回头望去,这才见到龙蜥一般的阿普陀已经将那摩呼罗迦的脑袋取了下来,然后开始大快朵颐,对着这头巨大的对手就是一阵狂啃。一番酣战之后,阿普陀虽然胜利了,却已经是伤痕累累,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口子,并不比被吞噬的摩呼罗迦好过多少,听到杂毛小道的召唤,它扭头看了一眼,仿佛有些迟疑,身子迟迟未动。

  瞧见阿普陀并没有听自己的招呼,而祭坛前那巨大的家伙已经开始朝着这边看过来,杂毛小道只有将手上刚刚接掌而得的鎏金翻天印高高举起来,大声说道:“此印代表吾师,你还不快来?”

  我不知道陶晋鸿传给杂毛小道的这鎏金翻天印到底有何功效,然而瞧见杂毛小道将这玩意都给使了出来,那阿普陀的身子终于动了,它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完成了启动,仿佛最恐怖的列车,三两脚,轰隆隆地就飞着冲到了近前来,一下子就直接撞到了大黑天的身上来。

  火星撞地球,这是一场让人畏惧的战斗,这两者之间的碰撞产生了巨大的劲风,即便是我们都抵受不住,连滚带爬,直接朝着后方跌落而去,而当我翻爬起来的时候,瞧见那大黑天将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阿普陀给死死抓住了。

  而阿普陀身上无数的嘴也死死咬着大黑天,两者根本没有怎么交锋,一接触就是你死我活,一点儿花哨的东西都没有。

  巨大的劲风中,我们在地上一阵翻滚,连朵朵都站不住,而她怀中的虎皮猫大人也没有抱紧,直接摔落在了冰面上来。经过一阵颠簸之后,那肥母鸡却突然醒转过来,翅膀一拍,张口就是一阵恶毒至极的咒骂。这话儿别人听着难听得很,然而听入我们的耳中却宛若天籁,齐声喊大人你醒了么?

  虎皮猫大人其实并没有怎么清醒,不过当他那黑黝黝的眼珠子一阵乱转,最后落在了血肉祭坛那边拼命厮打的大黑天和阿普陀的时候,它立刻明白过来,大声喊道:“大黑天来了?”

  我们点头,说对,给小佛爷召唤回来了,现在到底怎么办?

  面对着我们焦急地询问,大人反倒没有了太多的急迫,而是回头看了朵朵一眼,平静地说道:“媳妇儿,我生命的印记,你可记得了?”我不知道它和朵朵之间有什么默契,不过朵朵的眼泪在那一霎那见就流了下来,拼命点头,说嗯,我记住了,不会忘记的,无论你到了哪儿,我都能够找到你的……

  听到朵朵的承诺,虎皮猫大人全身都是一阵放松,接着它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如此就好,男儿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今番你还小,大人我鸟身,来日翩翩少年郎,待你长发及腰了,我来娶你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