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章 屈阳屈阳,烈火凤凰

第十章 屈阳屈阳,烈火凤凰

  在这极端危急的时刻,听得虎皮猫大人说出这么一番话语来,我们都不由得一阵诧异。

  要知道,自从遇到朵朵之后,我就一直把她当作女儿来养,在她身上倾注了无数的疼爱,同时也拥有了天下间所有父亲都会有的情感,对于任何想要觑觎朵朵的人,我有着本能的反感,不过从一开始就口口声声喊着朵朵“媳妇儿”的虎皮猫大人,却一直都是一个例外。

  这不单单因为虎皮猫大人是我们这个团队中实际的核心,而且还因为虎皮猫大人此刻的身份,不过就是一头肥嘟嘟的虎皮鹦鹉,无论口中再花哨,也不可能有什么进展,所以在此之前,我们都只以为它一直以来的行为,都只是在开玩笑。

  虎皮猫大人的前身是邪灵教前右使屈阳,与李道子、洛十八并成为“最天才”、“天下三绝”之一的阵王,这样的天才人物恣意而为,不过是真性情而已,至于平日里对朵朵的情感,更多的恐怕只是对于自己鸟身的一种叛逆和宣泄。

  然而此刻,我却瞧出了虎皮猫大人眼中的那份笃定和认真,以及那掩藏不住的决绝。

  就在朵朵愣住了的时候,在我们身后的不远处,刚刚从另一个世界走出来的大黑天也终于回过了神来,瞧见一上来就与自己死磕的阿普陀,顿时间就生出了许多愤怒来。这个大家伙整体上看起来仿佛无数条虫子的集合,轻轻一碰就会散架、垮掉一般,然而与阿普陀这携带着恐怖巨力的大家伙这一番碰撞,那阿普陀受伤不轻,它反倒是一点儿事都没有,甚至连身子都几乎没有动弹许多,而此刻意识恢复,顿时就是仰天一阵吼。

  嗷……

  此声如雷,只穿云霄之上,绵延数百里,整个雪山的山脉都是一阵巨震,给人的感觉好像那群山都活了过来,蠢蠢欲动,而下一秒,这大黑天六双手都已经掐到了阿普陀的身上来。

  阿普陀的模样极其恐怖,力量也是旷世未见,当初要不是在茅山后院之中被镇压许久,说不定陶地仙也制服不了它,而后化身为小黑狗,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却也恢复了许多力量,此番虽然不是阿普陀最强的状态,却也是绝对的凶神。然而这样的深渊巨魔在大黑天面前,却还是显得有些过于弱小了——这大黑天乃全知全能神三位一体的分身,司职战争与毁灭,对于如何战斗最是得心应手。

  当从那时空乱流带来的眩晕感中走出来之后,大黑天表面上那翻滚不休的虫子宛如水银一般铺泄而来,直接附着在了阿普陀的身上,从它那张开的无数嘴巴里面灌入其中,源源不断的虫子进入,将它的生机毁灭。

  瞧见那大黑天一点一点地将阿普陀的身体撕裂,那来自深渊的巨魔发出了“嗷嗷”的痛叫声,杂毛小道侧耳倾听了一下,脸色大变,朝着我说道:“阿普陀承受不了了,它告诉我,如果它再不走的话,只怕连在深渊印记重生的机会都没有了——啊,它要走了……”

  这话儿还没有落下,只见那巨大的阿普陀头顶上面有一股青蒙蒙的气息陡然升起,化作了一株类似棕榈树的植株,接着那植株上面的叶片舞动,勾勒出了某种玄妙的至理来。

  随着这景象不断地变幻,硕大无朋的阿普陀开始失去了灵性,而那一股清蒙之气则朝着上方冲去,而且还破出了一道空间裂缝出来。

  当这气息远走之时,阿普陀的肉身却使劲儿地抱住了大黑天的身躯,然而那尊三头六臂的巨人似乎并不满足于打倒这个难缠的对手,更是想要将其弄得灰飞烟灭,于是中间的一张脸目光一凝,突然张开了嘴来,那舌头如同卷去的触手,准备将阿普陀的神魂也给留下来,直接吞噬掉。

  然而就在此刻,等待不了朵朵回答的虎皮猫大人冲天而起,在它倏然而飞的过程中,我瞧见它全身的羽毛一点一点儿地蜕变,无数色彩鲜艳的羽毛在它的身后幻化成美丽的光点,使得它变成了一条拉长的璀璨光带,如天上的银河一般,无比的耀眼。

  这种美丽到了极致的光芒让人根本不敢用眼睛去直面,我只感觉整个脑海里都是五彩缤纷的光华闪耀,充斥在了我所有的世界里,而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抬头一看,天啊,这天上飞翔着的哪里是那痴肥若母鸡一般的虎皮猫大人,此物鸡头、燕颔、蛇颈、龟背、鱼尾、五彩色华于内里,外罩神光奕奕之火焰,仿佛一团烈火,分明就是一只巨大无匹的火凤凰。

  《山海经·图赞》说有五种像字纹,曰:“首文曰德,翼文曰顺,背文曰义,腹文曰信,膺文曰仁。”雄者为凤,雌者为凰,此物性格高洁,非晨露不饮,非嫩竹不食,非千年梧桐不栖,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暮宿风穴,历来便是宇内之神兽,只可惜那开天辟地第一劫中的龙凤劫中,与真龙相杀,几乎不现人世间,却不曾想到与我们朝夕相处的这头痴肥鸟儿,竟然能够演化成这般的神奇模样来。

  在此之前我们便曾经有过经历,晓得那虎皮猫大人可以幻化为鵾鸡,也就是其中的一种凤凰,然而我却更是知道,当初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化身,便已经让虎皮猫大人数月昏昏沉沉,十分难耐,而此刻它这般的出现,必然是要冒着极大的牺牲了。

  想起虎皮猫大人刚才对朵朵所说的话语,我的心不由得沉入了谷底,而瞧见空中那炽热的火凤凰,朵朵的眼泪顿时就涌出了眼眶来,一滴一滴地摔落成八瓣,忍不住地大声哭喊道:“臭屁猫,你不可以死啊,你说过要一直保护我的!”

  腾空而起、化身为火凤凰的虎皮猫大人已经听不到了我们的呼唤,它化作了一道火红色的闪电,就在那大黑天即将抓到阿普陀神魂的时候,它以超过肉眼和炁场感应的速度划过了那巨大的手掌之上,所过之处,空气中都散发着一股灼热的高温,而大黑天伸出的那只手掌被灼热的尾羽飞速扫到,上面铺着的整整一层滑腻虫子立刻燃起了白色的圣洁火焰,倏然便涨高了几丈来。

  大黑天被虎皮猫大人灼烧得厉害,赶紧将那手缩了回来,所有着火的虫子立刻脱离了主躯体,散落在了下方,而在经过了一层又一层的刷新之后,终于又生出了一只一模一样的手臂来。

  不过仅仅是这么短暂的一耽搁,已经拼尽全力的阿普陀终于没有落得个神魂被吞噬的下场,而是破开了残余的空间裂缝,逃向了深渊尽头。

  像它们这样拥有着真名的深渊魔怪,只要还有一丝印记在,便能够在无尽魔海之中重塑肉身,在不多久的时间里,或许又能够活蹦乱跳了,不过至于那个时候它是敌是友,却又是另外的一件事情了。

  逃脱得性命的阿普陀惊魂未定,它晓得自己之所以能够生还,却是因为那一头神圣火凤凰的奋然挺身,于是在即将隐没入那深渊之地的时候,还朝着这头高傲的火凤凰拱了拱手,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不过它所做的这一切并没有落在虎皮猫大人的眼里,此时此刻,大人的眼中只有身下那头旷世罕见的巨人,这是上一次深渊狂潮所没有见过的对手,能够与之匹敌的都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而如今,则需要它来面对了。

  这是一场注定要名扬千秋的战事,即便是高傲如虎皮猫大人,也止不住地一阵兴奋,扬身避开了那巨人陡然而出的一记爪影,它将脖子朝着天际一仰,一股倾天而起的凤唳从金色的鸟喙之中穿透出来。

  唧唧、唧唧、唧唧……

  在响彻山谷的凤唳声中,有山呼海啸一般的回应轰隆隆而来,携着这巨大的回响声,虎皮猫大人的身形如电,速度达到了极致,化作了一道又一道冉冉而起的红色烈火,围绕在了大黑天的周围,罡火勾勒,阵法初成,而那大黑天即便是有着再恐怖的力量以及手段,却也拿这只速度根本无法捕捉的巨鸟多少办法。不过大黑天就是大黑天,在几次尝试都难以成功之后,它终于放弃了胡乱的挥手,而是将六只手都结出了不同的印法来,慢慢地变得缓慢无比。

  一动不如一静,当大黑天施展起了这恐怖的真言手印之时,杂毛小道大叫坏了,大人可能要吃亏了。

  杂毛小道嫡传虎皮猫大人,眼光远远不是我所能够比拟的,他这边一喊坏菜,正四处找肥虫子的我立刻皱起了眉头,问那怎么办,我们可不能让大人有什么闪失,我们上?

  杂毛小道脸上苦笑,还没有说什么,突然耳朵一动,然后紧紧抓住我的双肩,说小毒物,你听到什么了么?

  我摇头,说没有啊,你听到了什么?

  杂毛小道没有说话,而旁边的朵朵却是一阵狂喜,大声喊道:“它们来了,它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