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一章 龙飞凤舞

第十一章 龙飞凤舞

  杂毛小道和朵朵的呼喊让我心中一阵疑惑,抬头朝着东方的天际看去,但见宛如一潭死水的东方突然有一股无形的光华冲天而起,接着果真传来了绵延千里的吟啸声。

  听到这充斥着无尽威严的啸声,我的心中一阵惊喜,大声喊道:“是麻绳儿么?”

  当日邪灵总坛一战之后,麻绳儿回返了洞庭湖去,一直就没有了消息,作为曾经的小伙伴,我对它的声音自然是极为熟悉的,而杂毛小道摇了摇头,说不止麻绳儿,黑龙哥恐怕也来了。我双目凝聚,朝着远方瞧去,说不可能吧,虎皮猫大人不是说黑龙哥在此间的寿元已尽,准备将龙骨葬于洞庭湖,而神魂则破空而去么,怎么可能又出现在这里?

  杂毛小道嘿嘿笑,说真龙乃当世之间的第一灵物,远非常人所能够理解,说不定它算得有今朝这一劫,于是将性命延迟至今,就是为了这倾世一战呢?

  先前杂毛小道极尽全身之精力,劈出了破空一斩,将那勾连深渊的血色大门劈碎了,阻断了无数深渊魔物的后路,自己也是精疲力尽,摇摇欲坠,不过经过这会儿的时间休养生息,他的右手一直扣着陶地仙传承给他的鎏金翻天印,却也恢复了许多生气,言语之间,倒也十分笃定。不过他并没有预料错,那龙吟声从千里之外飞速接近而来,分明就是两条不同的声域,而在过了几秒钟之后,我瞧见一道青光从东方生出,绵延十几里,瞧见那若隐若现、虎须鬣尾的模样,却正是小青龙麻绳儿。

  真龙乃违背空间视距的神奇造物,离得越远越庞大,真正飞到跟前来的时候,左右却不过一根麻绳长短。

  麻绳儿能够让我们瞧见,这只能说明它的道行暂且还不够,就在我们瞧见它的一瞬间,只见一道黑色的巨影凭空出现,仅仅只是在我们的眼中一闪,便直接与那手结真言手印的大黑天对上了来。

  大黑天三头六臂,身形宛若一栋大厦高楼,它结印以对虎皮猫大人化身的烈火凤凰,此印并非那佛家九字真言印,也不是任何一种已知的大手印,不过平缓之间,却有着一种极为恐怖的空间效能,将这天池中心的所有炁场都给封锁住。司职战争和毁灭的大黑天自然有着一套恐怖的手段,要是一直拖下去,等到它完全适应了此间的环境和规则,恐怕无人可以抵挡得住它的攻击,而那凭空而出的黑色身影,则是我们在洞庭湖中瞧见过的巨大黑龙,它几乎是没有一点儿花哨地用身子撞上了大黑天去。

  阿普陀攻击大黑天,连身形都难以撼动,然而黑龙哥一出手,那大黑天却是被撞到连着后退好几步,它的一步好几十米,一时间地动天摇,好在那湖面也是花费了小佛爷的心思,也才勉强承载得住这激烈的拼斗。

  此番龙吟滚滚,大黑天在与虎皮猫大人的纠缠之中,多出的心思也只是去提防那虚张声势的小青龙麻绳儿,却不料黑龙哥一上来就偷袭,使得它触不及防,不过此凶却也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角色,即便是受到重击,却也是不慌不忙,伸手来捉这条巨大而硕长的黑龙哥,想要将其抓住,分成两截。

  不过黑龙哥此番前来,作得是那有死无生的气势,但准确却也是充足,即便是那大黑天反应再快,却也快不过它的身影,似闪电一般迅捷,一击则退,毫不停留。

  大黑天足有六只手,但只有一只刚刚能够碰到黑龙哥的尾巴,这龙尾滑溜,指间还没有触及,便是使劲儿地一甩,反倒是将它的手掌拍得发麻。

  虎皮猫大人化身的烈火凤凰属性为火,而那身长几百米的黑龙哥常年居于洞庭湖底,却是妥妥的水属性,不过它们之间却也是老相识了,根本不存在彼此相冲突的地方,配合无间,竟然有彼此交融的趋势。有着这么两位顶尖大拿在前方缠住大黑天,我们这些人便轻松许多,那些残余的魔怪在摩呼罗迦死了之后就丧失了斗志,四处逃散,我们这个时候也没有精力再顾及这些,而是朝着湖边退开去,免得被殃及池鱼——别的不说,那大黑天一脚踩过来,就真的不是人所能够生扛住的。

  我们这边退了,然而龙哥、熊蛮子和绿脸女祭司却都没有跟过来,我朝着他们招呼,然而都没有反馈,连开战之来就一直守护在我身边的龙哥都置之不理,反而是小妖朝着我们这边跑了过来。

  瞧见一身裹冰的小妖冲到我的面前,我朝着她问道:“他们怎么不过来?”

  看着身后那宛若擎天巨魔的大黑天,小妖的脸色有些不对,不过还是告诉了我绿脸大祭司他们几个的打算,说大祭司认为这大黑天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强大,也没有说有多么让人绝望,武陵王的道行看似玄乎,其实也并不高,这一头大黑天只怕并不是本体,而是映射下来的投影,说不定他们也能够找到办法,将这大黑天给封印了……

  杂毛小道大吃一惊,说是什么办法,如果真的有,那我们就不用逃了,一起努力吧?

  小妖摇了摇头,说这些你别管,不用你们来插手,管好自己的性命,不要被波及到就好了。她的话语说得含糊,我的心中就生出了一丝不祥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说龙哥他们不会是打算牺牲自己,然后做出什么傻事吧?

  我的话儿几乎接近了正确答案,因为我瞧见小妖的脸在一瞬间就变得通红了,一双宛若天山璀璨星辰的眸子里面流露出了复杂的情绪来,不过很快她就收敛了,吸了口气,平静地说道:“他们为了这一次战斗筹备了上千年,等待的就是这一天,在你看来是傻事,然而就他们而言,却是一种解脱……”

  小妖说的是事实,不过从情感上,我已经继承了耶朗王的那一部分,眼看着自己的臣子赴死,而自己却没有一点儿办法,不由得一阵难受,紧紧握着双手,那指甲都扎进了肉里去,痛苦地说道:“都怪我,如果我觉醒了,说不定就不会是这样子了……”

  瞧见了我的自责,小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走到我面前来,突然一下紧紧地抱紧了我,我一愣,抬起头来,看见小妖一脸的认真,仔细地盯着我的眼睛说道:“陆左,你就是你,不用太苛求自己。今天我们所有的人能够走到这里来,其实都是你的作用,此战之后,是生是死,都是上天注定的,不要放在心上……”

  这是小妖第一次跟我这么认真地说话,被动地抱着小妖那冰冷的身体,我却感到了十足的温暖,感觉到这个一直叉着腰说话的娇憨小娘在那一瞬间就已经长大了,说出来的话,都能够让人品位半天。

  而且,小小年纪,发育不要这么好啊,我可是素了很久,经不起半点儿地诱惑呢……

  就在我对小妖这一个温暖的拥抱而诧异、眼泪止不住地要流出来的时候,虎皮猫大人和黑龙哥对大黑天的战斗也已经到达了高潮,除却在旁边打酱油的麻绳儿,这两者时而腾于九天之上,时而又坠落在湖面冰层之中,贴地而起,凶猛得很,那大黑天看似巨大笨重,然而却是又精密无比,一开始它便能够以这么庞大的身体立于冰面之上,而没有任何问题。

  不过随着时间的继续,越来越多的精力都被这炫目的龙飞凤舞所牵扯,脚底下也是没轻没重,三两下都控制不住力道,直接踩进了湖水里面去,不知不觉就甩了几个大马趴。

  在经过几次狼狈的摔跤之后,大黑天终于意识到了在天池湖面的冰层上面与这样两头值得重视的对手作战,并不是一件明智之举,于是开始迈开了脚步,朝着湖边的聚集点那儿转移过去。

  这番迁移又是一阵鸡飞狗跳,不过好在倒也没有殃及到我们,远方的那些一众同伴瞧见了大黑天过来,也是撒开了脚丫子就跑,根本就没有与之碰上一下的想法。

  当然,如果这个时候真的跳出一个堂吉诃德来,左右也不过是一死。

  大黑天转移了战场,双脚踏在了实地之上,整个人就变得无比的精神起来,手往虚空之中一伸,竟然凭空捞出几件法器来,或者是大宝剑,或者是七层塔,或者是一张巨大的旗幡,一时间竟然与虎皮猫大人和黑龙哥斗得旗鼓相当,而越往后,优势越强。

  龙哥、熊蛮子和绿脸大祭司本来还准备牺牲自己,用那五将锁龙阵把这大黑天封印住,然而这大黑天已走,却也没有了法子,朝着我们这边冲来,我反方向看去,没有找到罪魁祸首小佛爷,倒是听见那绿脸大祭司朝着小妖一声呼唤。

  她们说的并不是我能够听得懂的语言,两人激烈地讲了几句话,突然间小妖紧紧抓住我胸口的衣领,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红唇微启,压抑着激动的情绪逼问道:“陆左哥,你还记得当初答应过我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