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九章 波比瘤般

第十九章 波比瘤般

  虽然那人隔得也远,但是他一说话,我立刻反应过来了,这人就是自从小黑天之后一直就消失不见的小佛爷,也就是转世之后的武陵王。

  当我们一起回过头去的时候,果然,瞧见小佛爷从天池旁边缓慢地走了过来,一直走到了我们面前的一百米远处,方才站定。

  大战过后,万物凋零,先前充斥战场的深渊魔怪,以及我们无数的援兵都已经因为大黑天的缘故,早就逃得不知踪影了,现在还留在原地的,只有我、杂毛小道、雪瑞、小妖和朵朵几人,而这里面的我因为大黑天的反噬,如同废人,杂毛小道一身狼藉,身上各种伤痕,朵朵抱着昏迷过去的小妖,唯独雪瑞身上几乎没有伤,不过尽管雪瑞受过蚩丽妹倾力培养,但是面对着小佛爷这般的绝世魔枭,却还是有些勉力。

  别的不说,光是现在的人员配比,我们便根本就是小佛爷的对手。

  我的心在瞬间就陷入了一种近乎于绝望的境地——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这只能存在于理想之中,小佛爷费尽心思,怎么可能半途而废,而时至如今,到底有谁能够过来帮我们呢?眼见着小佛爷停在而来我们的不远处,杂毛小道将雷罚拔出来,剑刃朝下,轻轻地点着脚下的雪泥,然后悠悠说道:“小佛爷,够阴的啊,刚才群星云集的时候,你躲在乌龟壳子里,这会儿倒是冒了出来……”

  杂毛小道表现得若无其事,举重若轻,然而实际上他是将这雷罚点地,试图联络到地脉之下的陶地仙,看看能不能上前增援。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虽然连站立都有些困难,但是这场中之事,却历历在目,十分的清楚,全身的感应简直就是清晰到了极致,想来这也是因为耶朗王的传承,使得我虽然修为尽失,然而整个人的境界都提升了一个档次,站在一个高高的地方,眼界自然最为宽广。

  听到杂毛小道的讽刺,小佛爷倒是显得十分平静,淡淡地说道:“刚才的那些人,无论是大黑天,还是王上,都是这世间最有智慧的人物,我不能与他们比,所以他们的战争我不掺和,是最好的。我无意与王上为敌,也无意与龙剌、熊蛮子和雪鱼大祭司交手,我和他们曾经是战友,最亲密的朋友,即便是我做了现在的决定,也不会与他们正面交锋,这是我的底线,武陵王的骄傲……”

  杂毛小道试图联络了一阵陶地仙,然而却没有得到回应,心中不由得有些焦急,不过脸上却是一点儿都没有流露,而是冷哼道:“别把自己说得有多高尚,你若你真的不想与他们为敌,那么为何还要毁灭他们所维护的、挚爱的这个世界?”

  瞧见杂毛小道停住了手,小佛爷的脸上也浮现了笑容,平淡地说道:“你别试图找陶晋鸿了,即便他现在身为地仙,拥有着移山填海的通天手段,但是那天山祖灵并是这么好拿捏的角色,而且神位争夺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陶晋鸿自顾不暇,说不定现在已经死了!”

  “放屁!”听到小佛爷这般说起,杂毛小道的脖子一瞬间就变得通红,大声骂了起来,而小佛爷却不为所动,而是平静地说道:“我不想与王兄为敌,他是天下最善良、最仁厚的王者,也是我一生的偶像,但是他太仁义了,而这世间又太肮脏,污浊得让我看一眼,都会感觉到无比的恶心。有时候,有的事情往往需要我这样的人来做,比如讨债。”

  “讨债?”我细细咀嚼着这句话,艰难地迈开步子,朝这前方的小佛爷说道:“你是说汉王朝背后偷袭之事么?”

  小佛爷点了点头,说对,耶朗大联盟的十万带甲之士,罄尽全联盟的精锐力量,正在与那深渊来袭的狂潮拼得死活,然而本来已有盟约的汉王朝不但没有援手,而且还将我耶朗联盟留守王城的储君给斩杀了,所有的方门之士在后面推波助澜……你说说,这样背后捅刀子的仇怨,我不但不报,而且还要延续千年,来给他们的子孙后辈维续统治,你认为我会服么?

  瞧见这张熟悉的脸庞上面流露出了义愤填膺的愤怒,我舔了舔嘴唇,然后说道:“世间之事,从来就没有对与错,而只是立场不同而已。王他之所以受到所有人的尊重,是因为他身上有爱,有大爱;而如今,天下分分合合,早就已经融合在一起了,你有没有想过,即便是你能够成功,但是也将耶朗的子孙后辈给抹杀了——这样的事情,你觉得值得么?”

  小佛爷的脸上在一瞬间突然流露出了笑容来,直直地盯着我,平静地说道:“陆左,你知道那些地底遗民为什么会选择我,而抛弃原本正统的你么?”

  他这话儿说得尖锐,直接戳到了我的心窝里面去,使得我十分难堪,不过我还是强忍着心中不喜,问为什么?

  小佛爷回答,说因为信仰——在你看来,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你只想过着那种碌碌无为、小富即安的生活,而这样的人从来都是亡国之君,而我不同,我有着最坚定的信仰,即便这信仰只是仇恨,都能够有一大批与我有着一样目标的追睡着,我们从这里面获得快乐,获得满足,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就感,这样的信仰是你们所不能够体会到的——你不懂,也永远不会明白。

  小佛爷说得慷慨激昂,然而杂毛小道却是冷冷一哼,说狂热的邪教分子,时至如今,你所有的伎俩都已经破灭了,即便是将我们所有人杀掉,但是你也报复不了任何人了。

  “是么?”小佛爷的脸上充满了诡异的笑容,没有与之争辩,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陆左,你是否觉的自己的一生,都实在是太顺利了?”

  他突然谈及此事,让我有些讶异,摸了摸鼻子,说你什么意思?

  小佛爷今天的话语显得格外的多,他略显得意,又有一些卖弄地说道:“你难道没有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太顺利了么?无论是找到耶郎祭殿,还是无数次起死回生,又或者在厄德勒大殿之上那神像为何没有把你们给区别出来,以及我为何下令属下,不要找你们麻烦,这些你不觉得奇怪么?”

  他这般娓娓道来,说得我一阵心惊——的确,事情实在是有些诡异了,小佛爷按理说应该明白我就是他强而有力的对手,然而他不但没有在我创出名头之前就将我灭掉,甚至还一再对邪灵教的一众手下吩咐不要找我麻烦,我曾经为自己父母的安全十分担忧,然而至今他们都没有遇见过一次骚扰,这种事情以邪灵教这种行事毫无下限、无所不用其极的尿性,实在是太奇怪了。

  瞧见我若有所思,小佛爷嘴角上翘,嘿然笑道:“这个世界上倘若说还有谁能够了解我的王兄,那便是我了。他是一个具有大智慧的人,我若是强压你的发展,他必然会有手段应对,然而我顺水推舟,将一切都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推动,那么他便不再生疑,而是带着龙剌等人离开此界——王兄不走,我不敢妄动,而现如今他走了,这世间,还有谁能够阻挡我?”

  小佛爷说得阴森,我瞧见他并不是虚张声势,而是一种大事临头的轻松,心中不由得越发沉重起来,出言问道:“大黑天走了,难道你还是有什么手段,继续你的计划么?”

  我的这话儿却是问道了小佛爷的心头上面来,他之所以跟我们说这么多,却也只是为了这最终的缘由——谋划千年而无人知晓,这样的事情宛如衣锦夜行,即便是强如小佛爷,也止不住那卖弄的心思,朝我发问道:“开战了这么久,你就没有感觉少了一点儿什么吗?”

  经过他的这话儿一引导,我的脑袋立刻就转了过来——本命金蚕蛊。

  是的,出现在这世间的本命金蚕蛊,有且只有两只,一只是小佛爷的巨大虫儿,一只是我的肥虫子,这两样东西据说和真龙一样,都是这世间最奇特的东西,它可软可硬,可长可短,刀斧劈不烂,火焰灼不伤,然而在一开始的时候,小佛爷就有意用自己的本命金蚕蛊将肥虫子引出了别处去,而后战况一激烈,我便已经无暇顾及起它来。

  肥虫子,它在哪儿呢?

  我的精神立刻一集中,准备招呼肥虫子过来救驾,然而小佛爷却是挥了挥手,说你不用找了,它就在那儿……

  我顺着小佛爷的手看了过去,瞧见两道金光就在我的头顶上后处,这两条虫子并没有交锋了,而是拼命地吸着空气,而我瞧见这地上密密麻麻的大黑天残骸正在急速消失,而所化的阴气冲天,全部都积聚在了两条本命金蚕蛊的身上去。

  小佛爷瞧见这般情况,朝我微微一笑道:“陆左,你知道本命金蚕蛊在佛经之中,又唤作什么吗?”

  我脸色惨白,摇头,而小佛爷则得意地大声喊道:“波比瘤般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