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十一章 拯救世界

第二十一章 拯救世界

  瞧见肥虫子化身的黑色光团疯狂地吞噬着周围的空间,我的心中终于明白了小佛爷所有的计划。

  原来他并不是想让自己的本命金蚕蛊来成为那一座门,而是不断地强化自己的金蚕蛊,无论是当日那邪灵总坛小镇数万无辜而虔诚的镇民,还是那青城峰上三位鼎立天下的鬼仙,以及在生死河、阴阳界中的所有行动,这些都是为了给肥虫子进食,通过这种手段,使得我自己的肥虫子发生异变,然后化作了不断吞噬周边那时间和空间的波比瘤般虫,将整个世间的一切都给吞噬掉。

  即便是那本命金蚕蛊与他性命相连,即便是此战之后他也将死去,但是他也依旧执着地按照自己的计划,一步一步地去做了。

  并且,他终于完成了自己所有的计划,最终使得肥虫子成为了吞噬这整个空间的门虫。

  刚刚转化变异的肥虫子此刻还并不能迅速地吞噬一切,但是所有的光线路过它的身子,然而因为肥虫子身边的时空曲率已经强大到连光都无法从其视界逃脱,使得它的周边越来越黑,比之前大黑天出现的时候更加浓郁,整个空间的炁场都因为它的出现而变得紊乱不堪,这种变异甚至已经引发了山脉灵气的潮汐,整个天山祖峰都在抽搐,不停地晃动,高山之上的积雪又开始崩塌,这种变化产生了蝴蝶效应,甚至已经上升到了一种全球的高度,天地之间的炁场再一次的衰弱,无数的宏观炁场都在纷纷发生着改变。

  肥虫子并不是黑洞,世间的黑洞何其多也,连银河系核心处都有一个百万亿太阳质量的黑洞,但是它们却并不会危害到什么,然而他这般的状态,却远远比我们所能够想象还要厉害,因为作为传说中的波比瘤般虫,除了空间,它还能够吞噬空间。

  如今的宇宙在混乱和守序中一直存在着,而倘若肥虫子的出现打破了这一个奇妙的平衡,那后果将是所有人都难以想象得到的。

  我们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朝着肥虫子,而我在吐了几口积血之后,却发现我与肥虫子之间的联系已经断绝了,这时头顶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笑声,就在我们所有人都朝着反方向走去的时候,小佛爷的身躯却是凭空地浮起,朝着肥虫子那儿飘去。本命金蚕蛊的被吞噬,使得他的性命已经不再长久,能够瞧见我的本命金蚕蛊产生变异,并且已经脱离了我的掌控,打破世间平衡,维持他存在于世间的信仰也终于崩塌了,他含着笑,与我挥手道别。

  “我走了,经过了这两千多年的轮回转世,我也累了,身心俱疲,瞧见这个肮脏的世界走向毁灭,我所有的执着都消失了,希望能够在死亡之海中,获得永恒的宁静吧……”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此刻的小佛爷没有了半点的狂热和仇怨,而是平静地看着我。

  场中之人无数,然而小佛爷却只是看向了我,我咬着牙齿,却对这个人生不出应有的恨意来。

  说句实话,小佛爷纵使对天下人都犯下了滔天大罪,但是对我,其实正如他所说,基本上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至如今我的父母双全,安然无恙,也都是因为他的吩咐,要不然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然而人总是有双面性的,他对我如此温和,然而对这个世界,却充满了戾气,非要将其毁灭,心中方才安定——这样矛盾的人,可恨可怜,我实在是没办法给他盖棺而论。

  瞧见我脸上复杂的表情,小佛爷笑了,笑完之后,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脸上竟然流出了清亮的泪水来,接着他喃喃自语道:“我等了他两千年,然而当他苏醒过后,我却没有脸再见他一面,王兄,你倘若还有一丝神魂留在人间,告诉我,我做的这一切,是对是错?”

  在即将走入肥虫子化身的黑色迷雾中时,小佛爷的脸上流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来,而瞧见他这副模样,我的心中似乎抓到了一丝东西。

  在此之前,我一直有些迷茫,然而瞧见被我们视为大敌的小佛爷连最后的一战都没有,便直接投身赴死,便终于想通了此节,大声喊道:“你错了,你毁灭不了世界的,肥虫子是我的本命金蚕蛊,与我相生相依,它死我便死,我死它也存活不得。我怕死,但是如果没有了选择的话,我宁愿用自己的死,去换取我珍惜的朋友和亲人的存活,换取这世间的安宁!”

  几乎在一瞬间,我就想通了这一节,整个人顿时就变得无比的精神了起来。

  在此之前,我曾瞧见过真龙腾空、守护神州的风姿,瞧见过虎皮猫大人化身为凤,燃烧生命的热血,瞧见过耶朗王力挽狂澜,筹谋千年的执着,瞧见过龙哥、熊蛮子、绿脸女祭司以及蚩丽妹的无怨无悔,慷慨悲歌……所有的人都心甘情愿地奔赴死亡,并不是他们不知道害怕,而是因为他们的心中一片炙热,我的心也热,血未冷,然而从头到尾,因为能力的缘故,我都只是一个旁观者,并没有能力参与到这一场旷世大战之中来。

  这种心情让我变得无比的沮丧,虽然在此之前,耶朗王曾经拍着我的肩膀,说出了肯定我的话语来,然而看着一个又一个或者朋友,或者良师慷慨悲歌地奔赴死亡,我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已经让我受够了,这并不是我的性格,我要的,是参与这一场旷世大战,留下我的印记,即便是死,我也要让自己澎湃不定的心灵得到慰藉——反正阴阳界咱又不是没有去过,虎皮猫大人去得,我难道去不得?

  想想世界还真的是奇妙啊,千年轮回,命运竟然会由我这样的小人物来执掌。

  我微笑着,将小妖小心地平放到了旁边的雪地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昏迷过去的小妖是这般的柔媚动人,特别是躺在这一片雪地之上,显得更加的纯洁无暇,我曾经答应过绿脸女祭司好好待她,然而此身许死,却已经不能再许她了。心情沉重的站了起来,开始在身上找能够了结自己性命的物件,鬼剑是给丢得没影子了,石中剑我倒是能够感应到,在天池湖底,不过此刻的我,三五个月都不一定能够使唤它,身上零零碎碎颇多,震镜也还在,不过却没有啥子利器。

  我一时之间有些迷茫,总不能用这震镜砸脑袋吧?

  不过很快我便醒悟过来,跟里面的人妻镜灵沟通,说求赐我一死,结果人妻镜灵像看疯子一样瞧着我,然后眼珠子一转,便没有再搭理我了。

  求死无处,我悲伤地仰起头来,正好看见了小佛爷似笑非笑的脸,他哈哈大笑道:“得了吧,你以为你自杀就能够解决一切啊,要真的是那样的话,我怎么可能让你的本命金蚕蛊成为门虫?知道我为什么转身于这肉鼎而本命金蚕蛊无事么,你啊你,把这世间之事想得实在是太简单了……”

  说着话,他已经走到了黑雾的边缘处来,回头最后神情地看了一眼这个世界,突然咕哝了一句:“王兄,若有来世,我还做你弟!”

  这话儿一完,大片大片的黑雾便将他给吞没了,毫无踪影,仿佛从来没有来到这个世间上一样。

  小佛爷既走,所有人都围到了我的面前来,看到杂毛小道提剑而来,我大喜,说老萧,你来得正好,给我来一剑,痛快一点的,别弄疼我啊……

  面对着我的求死,杂毛小道一把推开我,苦笑着说道:“小毒物,你就别添乱了,若论对本命金蚕蛊的理解,小佛爷远胜于你,所以你就消停一点吧,拯救世界,个高的都去了,至于现在,我们还是把消息传下山去,集齐众人之力,来解决这件事情吧……”

  我被杂毛小道推开,并不放弃,伸手去夺他的剑,结果他将雷罚直接朝天掷去,瞬间就不见了踪影,完成这个之后,他开始盘腿而坐,试图沟通起自家深入地脉的师父来。

  我还想去跟洛飞雨沟通,结果那个女人面无表情地收了剑,朝着自家小外公的尸体走去,接着一点儿也不停歇,一步一步地离开了此处。

  她就这般孤独地走了,抱着小外公的背影十分萧瑟,没有留下半点儿言语,杂毛小道心系师父,也说不出什么情话。

  瞧见没人理我,我准备自己去战场上找兵刃,然而朵朵却一把抱住了我,哭着说道:“陆左哥哥,你不可以死,小肥肥是我们的朋友,一定会有办法可以解决的,我们一起,一起呼唤它……”瞧见朵朵的泪光,我转头看向了头顶上的肥虫子,此刻的它竟然已经扩展得足有一两里的范围,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只不过它似乎有意识地朝着旁边游离。

  杂毛小道站了起来,沮丧地告诉我,说他师父已经打败了天山祖灵,接掌神位,但是受了重伤,缩在地脉休养,不能上来了。

  看到那飞速扩张,大口大口吞噬一切的黑雾,我们不由得都感到一阵绝望,然而这个时候,朵朵却开始呼喊起来:“小肥肥,小肥肥……”

ps:小佛新书《苗疆蛊事》前传《苗疆道事》http://miaojiangdaoshi.513gp.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