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章 黑猫、醉鬼、鬼娃娃

第二章 黑猫、醉鬼、鬼娃娃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我望着外面黑沉沉的夜色,城市灯火繁华。

  沉吟了一下,问是泡妞不给钱么?

  他老实说是,又说他本见此地有冤魂飘散,想用一场法事抵消他今天的消费,然而那些人却不管,硬是要他付钱才行,那堆膀大腰圆的家伙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打电话叫人拿钱来,要么砍断一只手——当然,左手右手可以随便选。萧克明没坚持三秒钟,然后果断选择了第一条。

  我问他,多少钱?

  八千……

  我顿时就火冒三丈,八千?你这个妖道真够腐败的,你不是被人敲诈了吧?

  他说没有,他见到了两个乌克兰的大洋马,那个激动啊,大小除了在好莱坞电影大片里见过洋美女外,就没有见过真实的,十分想跟国际友人探讨一下世界风云局势,并且给她们普及一下博大精深的中国国粹,顺便沟通沟通感情,探讨某些私密性、深入性的问题。结果一个小包厢,几盘果盘,几瓶啤酒,两个妞陪着用磕磕绊绊的东北话唱了几首《两只蝴蝶》,便欠下了如此债务。

  为此,两个洋妞表示了遗憾,并且对他这种行为强烈谴责。

  我也很郁闷,这杂毛小道荤素不忌,有这样的朋友,真是我人生的不幸。

  没办法,我重新换上了外衣,带上朵朵和金蚕蛊出了酒店,又找了一处银联的ATM机取了一万块钱。口岸这边果然热闹,都这么晚了,街上的行人居然仍是熙熙攘攘的,让人称奇。在电话的指引下,我很快就来到了他说的那家夜总会。我在东官,类似的夜总会也有见过一些,甚至还跟顾老板他们去过几回,并不足为奇,只是感觉装潢略为金碧辉煌了一点,走进去,连服务员都跟电视里的妖精一样,搞得有点不似人间的感觉。

  后来国际著名张导演的《满城都是大波妹》上映后,我和朵朵去看了一会,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而后拼命回忆,原来是在江城此地见过如此奢华之景,大为感叹——这是后话。

  在侍者的带领下,我很快就在四楼的一个包间,找到了杂毛小道。

  这家伙并没有他电话那边说的那么紧急,大屏幕上放着轻音乐,他舒服地坐在宽大的沙发上,跟旁边一个带耳麦的西服男子瞎侃聊天,要不是看到旁边几个站得一丝不苟的黑西装男,神情戒备,我还真的以为刚才那通电话是幻听了。

  杂毛小道看见我,很高兴地招呼我坐下:“陆左来了?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夜总会的安保主管刘明——刘哥,刘哥,这就是我给你说的高人,十万大山苗疆巫蛊传人,陆左,你们好好亲近亲近。”那坐着的西服男子没站起来,斜着眼睛看了下我,说你……就是陆左,你真的有茅克明说的这么神奇?能够千里之外杀人于股掌之中?

  他一脸不信,肉拓油闪闪发亮。

  这个男子是个歪嘴,唇上有些短胡须,又浓又密,脸型轮廓方正,正规西服束缚不住他发达的肌肉,紧绷绷的,看起来像是个厉害角色。我哈哈地笑,说怎么可能,我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身家也清白得很,别听萧……小道士乱说。杂毛小道见我否认,一脸惊诧,而那刘哥则哈哈一笑,笑完之后,脸容一肃,说钱带来了么?

  我提了提手中的皮包,说带了。刘哥头一偏,说那好,去结账吧。

  “别、别、别……”

  杂毛小道连忙站起来拦住我,说你别介啊,赶紧露一手真功夫给刘哥瞧一瞧,好相信贫道并非胡吹瞎侃、浪得虚名之辈,一会儿我们好把此地的孤魂野鬼清除掉,免了今天的床资啊?我对他说你闹够了没有,赶紧付钱回去了,孤不孤魂,这劳什子管你屌事?

  杂毛小道见我并不配合他的计划,激动地说你这么搞,这债我可不认啊?

  我说得了,你这么说,老子也懒得管你这个臭杂毛道士的屌事了,我回去睡觉了,你爱干嘛干嘛。我收起钱包,转身就走。杂毛小道急了,拉着我说陆左你别走、你别走,谈谈嘛。我没走几步,门口涌出两个膀大腰圆的魁梧汉子,左边的一个很肥,一脸憨态,如同一座肉山,走进来肚皮就颤起一层波浪的肉,呼悠呼悠地荡。

  我心想,这条好汉,怕不得有三四百来斤的好肉!

  我回过身来,看着刘哥问,这是怎么个意思?

  他不动如山,悠然地坐着,看着我和旁边的萧克明,掸了掸指甲说:“陆左先生你既然来了,自然是要把你朋友带走的,不然把贵友留在我们这里,也不是回事。我们开门做生意,求得是个和气生财,对吧,你最好不要让我为难,翻了脸皮大家都难堪……”

  配合着他的话,房间里五个壮汉一齐“哼”了一声,紧绷着脸,刷的一下秀着结实的肌肉棒子。

  我淡淡地说你这意思就是不让我走咯?

他没说话,盯着我,许是他瞳孔过于凝聚,我感觉到有些冷,锐利,让人看着就有些后背发凉,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

  杂毛小道“嘿嘿”地赔笑,说都别生气,都别生气,大家有话好好说嘛!

  我沉默了一会,然后说好吧。他们都看着我,不知道我这“好吧”是什么意思。我走过沙发圈里,坐下来,倒了一杯琥珀色的酒液,斟满,一口饮下,酒液从喉头滑落,味道并不甚好,看来是假酒,然而一道热意却立刻从胃中翻腾上来,体内的金蚕蛊给我传来一丝欢快的意识:

再来一杯,再来一杯嘛……

  我见他们都盯着我,整以暇待,把方形玻璃杯放在前面茶几上面,说那我来摆一摆,你们这里的风水格局和凶煞之事吧。刘哥哈哈地笑,说你们两个黄口小儿,居然斗胆敢在关公门前卖大刀?知道我们这里的风水顾问是谁不?哼哼,说出来吓死你——是被评为“全球百名最具影响力易学研究杰出人物”中的澳门命理派大师,张志崴。

什么风水格局,什么凶煞之事,看到我们一楼的墙面水箱美人捞了没有,那就是张大师亲自指导筹建的,自此之后,夜总会财源广进,财运亨通,没有一天不在赚钱。

  一楼确实有一面墙的水族箱,许多热带观赏鱼在游荡,几个穿着美人鱼服装的美女游来游去,头发像海藻一般,四处飘散,湿淋淋的衣服贴着身体,有着美好的伏线,让人一眼望去,若隐若现,高明之极。

  我说哦,是么,我怎么没有听过这个张大师?

  杂毛小道也在旁边坐下,说他也没有听过,他说:“我会告诉你我师傅是上清派茅山宗当代掌教、全国道教理事协会副理事长陶晋鸿先生么?告诉你,真正的隐士从不在意名声,什么全球一百强?你以为是企业家啊?开玩笑——还是那句老话,高手在民间!”

  我把酒杯再满上,看着一脸沉静的刘哥,说:“我就讲一句话——三天之内,是不是见过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他没动,腮帮子却不由抖了一下,我举杯,和着他那逐渐露出的一脸惊容,饮尽这杯酒中的风雪。

  他颤抖地站起来,周围几个人围了上来,他挥手阻止,说你们先出去。

  左右之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退了出去。我望着那个大胖子后颈的一堆肉,默默地看。

  刘哥看着我,神色阴晴不定,良久,他也倒了一杯酒,饮尽,然后喘着粗气问我怎么知道的。我笑了,说这世界上有三种人能够看见常人难以见到的东西,第一是三岁到七八岁、眼神清澈透亮的小孩子,那是他们先天的、与生俱来的本能还没有被这尘世的污垢所消磨;第二是天生阴阳人,他们是物种的错误,天生的慧眼,半数以上能够看见;而第三,就是有道之人,得了道,有了法门,自然通晓阴阳……

你猜猜我是哪一种?

  他说您(这时应该是用了敬语)是有道之人。

  我心说还好你这混蛋没猜我是第二个,要不然真的揍死你。

  其实,我是第四种人,就是借助于某种东西达到这一目的的人,比如前面说的抹老牛眼泪,比如此刻借助于与朵朵日夜持咒祈祷产生的莫名联系(在神秘学中这叫做开鬼眼)。我一进来,就发现这个家伙颈后有一丝阴晦的黑气,似乎是沾染到了什么不干净的物体,于是大胆放言,没想到还真中了。

  我含笑不语,端坐。

  他脸上肌肉抖动,纠结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鞠躬,九十度:“陆先生,请帮我!”

  ********

  一番寒暄之后,刘哥讲起了自己前天的经历。

  前面杂毛小道介绍过,刘哥是这个夜总会的安保主管,负责这上下六层楼的安全工作,每天傍晚五点上班,到下午两点才歇息。他当过兵,还是传说中的特种兵,后来受伤复原之后来江城打工,被这里的老板看上,于是便从小保安一步一步得爬上来——关于刘哥的奋斗史,先不讲。

  前天,不,应该是昨天凌晨一点多,一个客人喝醉了,在小包房里面吐了一地。这自然有服务生来处理,并不防事,然而那人却又闹,跑到走廊上来摸包房公主的mm(这有给纯洁的人讲一下,包房公主,纯粹是正经的服务员,不下海,要有本事自己泡,不能强求),那人常来,是一个跑机械业务的普通职员,没有背景,刘哥自然不会客气,直接把他痛殴一顿,暴打,然后扔到了大楼后面的巷子里。

  那个醉汉被猛尅一顿之后,继续趴在地上接着吐,白的黄的一滩呕吐物,引来了一只猫。

  这猫又瘦又长,全身都是黑色,油黑发亮,没有一丝杂毛,头小,尖尖地更像是狐狸,它从黑暗中冒出来,停在醉汉头前面,伸舌头去舔食他吐出来的呕吐物,粉嫩的舌头在黯淡的后街巷里时隐时现。刘哥看得有趣,于是点了一根烟,倚着门看着这来历不明的猫咪。

  然而他看着看着,发现那个人越发有些不对劲。

  醉着趴在地上的那个男人越呕吐越起劲,不一会儿,恐怖的事情出现了——那个男人竟然吐出了一大团血红黏稠的肉块来,而那只黑猫,则一小口一小口把肉块吃下。刘哥的烟掉了,在地上砸起火星子,突然,那黑猫转过头来,抬起那张尖尖的猫脸看着刘哥,它的眼睛黑亮得像最纯粹的宝石,有迷雾,咧着嘴一笑,好像一张诡异的人脸。

  刘哥猛地一大叫,踏步冲出去,那黑猫立刻窜开七八米,没走,转过来盯着他。

  刘哥就怕那醉汉出问题,惹得夜总会被查,开不了业,低下身去把他头颅扶起,那醉汉突然睁开了眼,白色的瞳孔,游着红光,张开嘴,白森森的牙齿上面挂着血色肉丝,朝他咬来。刘哥大惊,本能地把这醉汉一把推开,只见那只黑猫突然大叫一声,根根寒毛乍起,“喵……”刘哥感到肩头沉重,扭过头,只见后面有一个在空中飘浮的小孩子,光着头,头颅硕大,最里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像鲨鱼一般的利齿……

  与此同时,被推倒在地上的那个醉汉爬起来,面容僵木,斜着眼,一口血污地拖步而来。

  黑猫继续叫,这声音又尖锐又瘆人,给这黑巷子里添了许多恐怖。

  即使以刘哥这种阅历和见识,也不由得有些发毛,他大叫,挥着手就疯狂地去打那个飘浮着的小娃娃,手一触到,却是空的,那小娃娃张口就向他咬来,阴气森森。刘哥往后一退,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结果头磕到了一下,眼前一黑,就被庞大的重量给死死压住,拼命挣扎都动弹不得,只有吼,使劲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