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章 杂毛道士来捉鬼

第三章 杂毛道士来捉鬼

  愣神只有十几秒,歇斯底里的惊悸过后,便有了一点儿平静。

摇晃的世界开始稳定下来,刘哥这才发现压在自己上面的不是那个化身为恶鬼僵尸的醉汉,而是自己手下那个大胖子保安魏沫沫,这名字有些女孩儿气的痴肥家伙,三四百斤好肉压着自己,果真是动弹不得。

  这时耳朵好像也是恢复了一些听力,然后有焦急的声音传来:“刘哥、刘哥……老大,老大你怎么了?”

  世界回到了正常轨迹,刘哥发现自己依然在夜总会后面的巷道里,然而那黑猫、鬼娃娃乃至于那疯狂吐内脏的醉汉都不见踪影了。他喊道:“沫沫,沫沫,你他娘的别压了,放老子起来,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手下凑过来头仔细打量了一会他,问:“老大你好了?”

  “怎么回事?”

  大胖子这才艰难地挪开身躯,小心把刘哥扶起来,那手下告诉刘哥,说他们扔完人回去,发现刘哥没有跟上来,然后叫小山子回来找,没成想见到他一个人在巷子里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地喊叫,这叫唤像喊魂,然后朝空气里猛出拳,胡乱挥舞。小山子奇怪,叫刘哥、刘哥怎么了?刘哥不理,仍旧状若疯狂。

小山子去拉,没想到刘哥一拳就把小山子掼倒在地。

小山子的嚎叫引来了他们几个,过来发现刘哥着了魔怔,几个人联手,最后靠大胖子魏沫沫的重量,终于把他给压醒了。

  刘哥看周围的几个手下,人人带伤,说话这个手下嘴角淤青,大胖子哼哼地揉着肚皮,而最惨的小山子,被一个保安扶着,口鼻里面全是血。他问:“你们来的时候,没见到什么东西?”几个手下皆茫然,这个时候刘哥大概知道自己遇见了脏东西,他听说一见黑猫必有祸事,心中凉意渐生,也不敢乱讲,怕坏了夜总会生意,于是向几个手下道歉,承诺了一顿饭赔罪,然后把小山子送到医院去就诊。

  他离开巷道的时候仍然忍不住回头看,地上一地狼藉,却没有血迹,呕吐物也是很久的,那个醉汉,再也没有见过。

********

  说起这些,刘哥很忐忑,他反复跟我和杂毛小道描述起那醉汉当时的恐怖模样,仿佛《生化危机》系列电影里面的丧尸,铁青着脸,死了几个月、眼球都要吊出来的感觉,这种形象一直在他脑海里徘徊,还有那鬼娃娃……

这一切都太真实了,以至于回去睡觉,也是反复地做着恶梦,反复的做!做得他总是猛然地醒来,耳朵里总听到有女人的尖叫声,一天没精神,也让他今天上班心神不宁。

  他当过兵,接受过无产阶级大熔炉的洗礼,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然而就在晚上上班的时候,却不断地琢磨着,要不要去江城很有名的金台寺,求个开光避邪的饰物来佩戴。

  “你信我们么?”

  他说信,真信,先生你是高人,一眼就能够看到昨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太神奇了,不得不信。我说你信不管用,我朋友在这里好像被敲诈了,想免单,应该是要找值班经理谈吧?他说没事,我虽然只是个安保主管,但是这种小事还是能办的。来来来,我们不打不相识,能够认识您这样的高人,真是三生有幸。他又把酒斟满,然后敬我和萧克明,先道歉,给萧克明道完歉后,一口喝了,眼睛通红,说请指点迷津。

  我问萧克明,萧兄你怎么看?

  他说依老刘——这家伙就是个顺竿儿爬的猴子,这会儿就叫老刘了——的说法来看,我个人认为是碰到了小鬼了。这小鬼有迷惑人的功效,如果是被撞到了灵体,定会把那人吓得日夜忐忑不安,睡不安宁,整日精神萎靡。倘若贫道师傅给的捉鬼瓶仍在,这个好解,将它捉拿便是,只可惜……上次在东官XX广场贫道施法的时候,那捉鬼瓶子遗失了,找寻不到小鬼的来源,一时之间,就没那么方便了。

  刘哥紧紧握着杂毛小道的手,眼泪都要下来了,说请大师务必要帮忙除了此害!

  杂毛小道拿架子,摆困难,一阵推诿,我见他如此,自然又是老习性子上来了,也只有配合,一唱一和。那刘哥自从把昨天的事情讲了出来,心中的畏惧就又多了几分,被我俩一挤兑,终于妥协,说道长今天自然是要免单的,而且,给您金卡一张,所有消费打九折——这是他职权范围内能够支出的最高折扣。

  杂毛小道摇头说今天晚上的消费都没有完成呢。

  刘哥知趣,说是是是,一会道长施完法、捉完鬼,定叫那两个老毛子妞过来陪您探讨国学。杂毛小道这才心满意足地点头,说好嘞,老刘你这么仗义,贫道也不是个吃素的家伙什,此番出手,一定会把那个小鬼抓来的。

  他说完,朝我挤眉瞪眼,说陆左你说怎么搞?

  我郁闷,说这地是你老萧找的,偌大一个口岸,偏偏你眼尖,一下就挑中了这么个邪门的地方,你自然知道捉鬼的方法和门道,况且好处是给你的,你自然要下死力气。杂毛小道讪讪地笑,说贫道也只是略微懂一些望气之术,远远感觉有些不对劲,便进了来,你也知道的,贫道一身功力,已被封锁大半(这还真没他听说过——吹牛?),现在只靠本命玉的灵效在支撑……

  我见刘哥皱起了眉毛,想着我们两个在这里相互推诿,也是没用处的,于是站起来,说去现场看看吧?刘哥连忙站起来,引我们下楼。打开房门,几个黑西服保安都还在,刘哥说散了吧,他们各自回岗位去。

我看了一下那个大胖子的背影,想到刘哥说他名字叫做魏沫沫,就觉得好笑,这名字够娘气的。杂毛小道也看出了名堂,叫胖子留下先别走,一起去现场。

  我、杂毛小道、刘哥和大胖子魏沫沫,四个人乘电梯下到了一楼。

  有一点值得一提,那大胖子一进电梯,整个电梯猛地一沉,搞得我心惊肉跳的,害怕得很,杂毛小道也是一脸不自然,倒是刘哥这会儿表情淡定了一些,许是习惯了,浑不在意。

  出后门,来到了夜总会后面的小巷子,这大冷天,嗖嗖地凉风就从巷道里穿行而过,即使穿着大衣,也感觉有刺骨的冷风往脖子里面钻。我们都缩着脖子,呵着冷气在周围转了一圈,冻得鼻子发红。刘哥来到那个醉汉躺着的地方,蹲下来,指着一滩干了的呕吐物说,这就是那家伙趴的地方,然后又说了几处故事里的场景和方位。杂毛小道深吸一口气,说果不其然,他闻到了妖气。

  我一闻,巷子里臭臭的,寒风灌来,格外的冷。

所谓妖气,是虾米东西?

  杂毛小道翻他随身带着的乾坤布袋,弄出一张黄纸符来,他的桃木剑等道具还躺在我车子的后背箱里,便用右手大拇指压住无名指和尾指,比成剑指状,中指和食指夹着这张符箓,说让你们瞧一瞧贫道的本领。说完,他挥手朝天一指,那符箓无火自燃,果真神奇,然而风大,立刻便把烧着一小半的黄纸给熄灭了。

  他也不尴尬,踩着禹步,嘴中念念有词,依旧是那次在我家五楼捉女鬼做法时念的咒语。刘哥惊讶地看着这杂毛小道神打,大胖子一脸茫然,而我则抱着胳膊,看这杂毛小道发疯地左跳跳、右跳跳,踏着禹步,一路把诸天神灵、各路值班星君请了一个遍。

  请神上身这个东西,说实话我的十二法门里面也有,方法各异,大概就是请到有法力、有神格的神灵入体,然后借助法力来驱妖捉鬼,或者显神迹传道,也有人请死去的亲人或者祖先,托付、道破真相以及其他……这东西是大部分神婆巫师的惯用手法,有的是演得跟真的一样,有的确实是真的——这就要考验施术请神者的能耐了。

  我之前说过的神光投影,其实是一道雾蒙蒙的白光,十二法门上记载,倘若请神成功,进入另外一种意识的话,请神者身上是会有一层雾蒙蒙的白光笼罩,这既是成功的。

  然而,我从来没有在杂毛小道的身上看到过。

  于是,不知真假。

  另外还有一点,所谓请神,一般请太上老君、诸天神佛之类的,即使有门道法力,基本也都是请不到的——迄今为止我都没有看到一个成功的案例。为何?我个人揣测是这些个大拿太忙了,没空搭理这些小喽啰。至于其科学性,这真的不得而知,或许真的是某些人说的磁场能量、空间震荡的缘故吧。

  此刻,杂毛小道已经被太上老君他老人家附体了,正在跟莫名的空气在喊话儿。

  我拉了拉在一旁茫然的大胖子魏沫沫,他一米八几,三四百来斤,转过身来看我,我感觉面前有一座肉山矗立。我问他最近去过什么地方没,他摇头,说没有啊,俺天天都在公司待着啊,要不然就在宿舍。他一说俺,跟小美的口音很像,我听着亲切,说哦,真没有吗?他笑了,不好意思地挠头,说有的,今天傍晚刘哥请吃自助餐,去了莲花路那边的餐厅。

  我说你这几天,不,这两天有没有跟什么比较特别的人接触?

  他挠着脑袋,想,使劲儿想,半天后嘿嘿的笑,说都是平常的伙伴,没遇到什么人啊?哦,对了,就是昨天敏香托我给她带一杯星巴克的热拿铁,我帮着跑了一下腿,结果……结果,嘿嘿……

  他猛笑,这大胖子脸上浮现出一股幸福的笑容,又肥又油,在视觉上看来,是一件比较恐怖的事情。

  十来秒钟之后,他终于抑制了心中的狂喜,羞答答地说她把俺拉弯腰,亲了俺一口——他指着自己层层堆叠的颈后肥肉,说道。我仔细看,上面果然有一个小小的口红印子,淡淡的,唇型大且宽,联想到嘴,算不上很好看,然而大胖子魏沫沫确实一阵色魂以授的幸福感,让我有些奇怪。

  仔细看,这口红印子,淡红色,可是出汗了,有些扭曲,胖子没洗澡,一股酸臭味。

  我觉得这印子似乎就是他脖子上黑气的来源。

  我拉着刘哥的手,问敏香是谁?

  刘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回答说是他们这儿妈妈桑手下最红的头牌,裙下之臣不知凡举,周游于富商权贵之间,好多人想把她纳入自家后院慢慢品尝,但她不肯,骄傲得很。他又问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说这个敏香多大了?

  他想了一想,迟疑了一会儿,说大概是二十……三十?咦,沫沫,敏香多大了?

  胖子嘿嘿地笑,说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