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诡异的敏香

第四章 诡异的敏香

  我心中有了计较,便朝杂毛小道喊道:“老萧,赶紧收工了。”

  杂毛小道念完最后一句,挽了几个漂亮潇洒的剑决,剑花缭绕,气度俨然地放回了胸前,收法,转过头来问:“怎么啦?这鬼物甚是厉害,贫道正请得太上老君与它交涉,几近成功了,你这又是要出什么妖蛾子,闹得哪样?”

  我说我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屁颠屁颠跑过来,问怎么回事呢?我回过头来问刘哥,说我能够见一见那个叫做敏香的女孩子么?

  刘哥很为难,说敏香虽然从事的是无烟工业,但是在这夜总会里也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夜总会红牌小姐中的头牌交椅,在大老板面前不见得比他这个心腹差。

  我说我能够看一下敏香的照片不?他说可以。于是我们离开了后面的巷道,来到了二楼的一个小办公室。刘哥从电脑里翻出了在他们夜总会就职的女性从业人员的档案,有照片有名字也有年龄,很详实,当然这里面很多都是化名,比如小美小丽小芳,以及andy、vivi、Adela、Daisy……我就看到好多个,当然,她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编号区分。

  杂毛小道看见这么多佳丽,看得眼花,留着口水赞扬说你们这里好正规哟。

  翻了几页,然后刘哥指着一个女人的照片说:“喏,这就是敏香啦。”我和杂毛小道凑一起看,是艺术照,模样倒有几分姿色,眉目间有几分香港玉女掌门的感觉(此玉女在一个月后的艳照门事件中,形象轰然崩溃),漂亮,但一看就PS过,要谈有多么国色生香,都是扯淡。再一看出生年月,1980年生人,那不是有28岁了?再倾国倾城的美女,做这个行业到了这年纪,基本也是人老珠黄,该收手了吧。

  刘哥补充了一下,说你们看照片看不出什么样子来,最好是见本人,本人漂亮许多,言谈举止,也很有魅力的,让人深陷里面去。杂毛小道看着我,说:“听你的意思,是不是讲这个女子也养有一只小鬼?”我点了点头,应该是。

  前面讲过,旁门外道在中华大地不显,然而在周边国家却十分活跃。这里的小鬼,也叫古曼童(男的叫古曼童,女的叫古曼丽),常流传于泰国一带,印尼、马来西亚、高棉、缅甸、新加坡等地,也比较普遍。养古曼童,是一种用来控制故去的鬼魂方法,常用符箓法咒,有的是养来寄托哀思,留恋亲情,有的则是驱使它来给养制者做事,牟取私利。

  常见的有庙宇、商人、赌场、富裕之家以及艺人,都有养古曼童的人在,据闻香港、台湾某些艺人也有养古曼童的经历。比如我的朵朵,其实也是古曼童的一种,她就经常给我扫地洗衣服……世人有千般,这个花名为敏香的女人,想来也是靠养了一只古曼童,迷惑客人,从而坐上了夜总会一姐的位置。

  刘哥问你们到底是在说什么意思?

  我没说话,我又不是州官,自己养一个朵朵,就不让别人放火了,再说了,她养古曼童只是为了提升自家的魅力,在获得美誉的同时,也付出了辛勤的劳动,鬼有鬼道,鸡有鸡路,贸然指出、断人钱财这种生儿子没屁眼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干。

  然而,见那大胖子脖子上一团薄薄的黑气,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于是,我再次提出要见一下敏香。刘哥见我坚持,脸色沉重,心知此事必有蹊跷,他也决断不了,说你等一等,然后他出去了。没五分钟,一个戴眼镜、脖子处有蜈蚣般疤痕的中年男人进了来,他一脸的斯文气,眼睛笑眯眯,很小,眯成一条缝。

  刘哥说这是我们的值班经理——杨经理。

  那男人跟我们握手,说刚才我们所说的话,老刘都已经跟他讲了,他们这几个月确实感觉有些奇怪,已经有三个客人莫名就失踪了,最后出现的地方都是在这里,这样搞下去,再硬的后台也得倒;还有发生好几起见鬼的事情,要不是他和老刘弹压得力,手下人心早散了。本想着去请张志崴张大师来帮忙看看的,可他一直忙,现在有两位在就好,若是能够查出缘由,自当重谢。

  我心中一跳,问有客人失踪?他说是,昨天那个醉鬼也失踪了,晚上的时候局子的朋友还打电话过来过问了一下呢。听他这么说,我心里面就有些发毛了。

  为何?之前说过,小鬼或者古曼童,有善有恶,善的是被有道、有法门之士或者寺庙僧侣,消磨了怨气戾气,初始时乖乖的,如同朵朵,只是后来阴风洗涤脾气才渐渐乖张;也有恶的,这恶的便是野地里的孤魂野鬼,有了意识,心中不甘,一切行动自有主张,会跟炼制领养人商量每日的伙食供养,它恶,便对人体三魂中的每一魂能量都极度渴望,需要隔一段时间,便害死一人,将其三魂七魄皆吞食。

若是如此,那便是一头恶鬼了。

  外婆告诉我,“积德行善,好自为之”,这里面的话语里含着很多意思。

  要是有一只吞噬生人的变态恶鬼存在而我不出手,那么她老人家应该是不会答应的吧?

  我跟他说我要见一见敏香。

  杨经理说去看看敏香有没有客人,刘哥听吩咐出去,而他则跟我们攀谈起来。对于吹牛B这种事情,迄今为止我仍然没有见过比杂毛小道更加厉害的,这时候他立刻接过话茬,跟杨经理相谈甚欢起来,我懒得编故事应付,只是在一旁听,不时符合几句,搞得跟真的一样。

  过了一会儿,刘哥打电话过来,说敏香刚刚陪完马主任,现在有时间了。

  杨经理说让她过来一趟吧。他说这话,端坐着,看样子地位确实是这儿最高的。

  等了差不多有五分钟,门开,一阵香风吹来,有一个穿着粉蓝色旗袍的高挑女子在刘哥的带领下,走了进来。我定睛一看,只见这位美女乌发蝉鬓,肤如凝脂,白若初雪,娥眉青黛,眼波流转之间,果然比照片上的美丽百倍,活似天上的仙女镝落人间。她一进来,杨经理立刻眼睛一直,连忙站起来,招呼她坐在待客区的沙发上。

  我都不由得一阵心魂荡漾,想来我旁边这个好色的杂毛道士定然会流下了口水的。

  然而,没有。杂毛小道一连警备地看着侧坐在沙发上的敏香。

  我这才想起来,这敏香,定是有小鬼助她增长了魅力。这一想,牙齿猛地咬了一下舌头,剧痛,然后胸口处的木牌子传来一阵冰凉的气息,我再一瞪眼,哇靠,毛的“肤如凝脂,白若初雪”,这粉扑得简直比刷墙的还厚,整个人好似那装修铺子,各种浓妆艳抹,让人胃中翻腾,只想作呕。

  杂毛小道也是一阵冷笑——这女子姿色原本是不错的,可是下海多年,日夜纵欲,身体早就跨了,谈不上什么保养,自然也有几分年老色衰,他喜欢小清新,口味倒也不重。通过朵朵给我共享的视野,我立刻看到这女子身上黑雾萦绕,想来这便是她增强自身魅力的法门,但是她在养小鬼的方法上几乎是个白痴,看着这样子,竟然有一点反噬其身的感觉。

  杨经理给我们双方做了介绍,敏香看见了萧克明一副道士打扮,立刻就皱起了眉毛,说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招摇撞骗的蟊贼都上了门,什么道士?这年头十个装道士的就有九个说自己是茅山的,这个是也不是?

  杨经理看向萧克明,他很诚实的点头,说我也是茅山道士。

  敏香立刻高声大叫道:“那还不赶紧滚蛋?”

  杨经理有些犹豫,那一刻在他的眼里,如此佳人的请求定然是不能拒绝的,唐突不得,然而理智却又觉得必须一查到底,于是纠结了起来。我暗想这金蚕蛊附体也有了几个月,我日夜揣摩,也有了一些子“法力”,见此刻她如此嚣张,立刻结不动明王印,对着这女子就大声地口出真言道:“灵!”

  这一声巨大,空间震荡,有回声,立刻把这敏香身上的黑气给震散了许多。

  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