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章 恶鬼娃娃

第五章 恶鬼娃娃

  声音渐小,我见到杨经理和刘哥看着敏香都放大的瞳孔,一阵急剧收缩,估计是看清楚了敏香的“真容”,心中震撼。而我这一吼把敏香吓了一跳,懵了,回过神来,扑到杨经理怀里哭,说呜呜呜,有人欺负我……杨经理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看着我和杂毛小道戏谑的眼神,看着刘哥一脸明显的同情,咬着牙,一把将敏香推回沙发上,冷冷的说:邓春菊,你到底干了什么?

  黑雾消散,杨经理也有些不客气了——这么丑,明显也没有什么价值。

  事实上从刚才杨经理的表现来看,他应该是见过如此容貌下的敏香(或邓春菊),但是原本的敏香与被迷幻后的敏香,两者的面容交错混杂,让他的记忆显得有些混乱,不敢确定——这也是常用古曼童提升自己美丽的女人的常有印象,你会觉得很千面,各种姿态都会有。

  仔细回忆一下你见过的明星,想一想谁会养呢?

  敏香见杨经理这么反应,见我们这些男人厌恶的表情,愣了一会儿,知道自己的戏法被破了,怨毒地看着始作俑者的我,突然她双眼一瞪,翻白,像一个木偶般从沙发上弹起来,扑到我面前,要抓我挠我。我这人不打女人,但也不想被人挠一脸的血印子,立刻从沙发上一个后空翻——我身手已经很灵活了——避开这发疯了般的女人。

  她见我跳开,大骂着,那脏话我现在想起来都脸红,就不一一赘叙了,紧接着她又盯上了萧克明,母狮子一般怒吼,去抓他。

  屋子里的几个男人七手八脚地把她给制住,我刚才还说杂毛小道不重口味,这话我现在收回,这厮此刻已经死死的摁住了敏香的胸和手臂,一边喊莫乱来,莫发疯,一边咸猪手乱摸,毛手毛脚的。我四处张望,提防那个害了三条人命的小鬼露面。

  在我胸口处木牌的朵朵跃跃欲试,想出来看看她的同伴是什么样子的。

  杨经理、刘哥和杂毛小道终于制住了敏香,这女子的力气出奇的大,但是刘哥可是传说中的特种兵,而杂毛小道据说也有一牛之力,好歹将其制住,杂毛小道立刻咬破右手中指的指尖,涂抹在这女人额头上,然后念“清心寡欲咒”。我曾笑他是个做小和尚的命,偏偏做了个荤素不忌的杂毛小道,这里面就有夸他念经持咒字正腔圆、快速的意思,打个比方吧,他那速度,跟现在很火的《中国好声音》主持人华少播广告的那段一样——快吧!

  在杂毛小道持续的咒语中,敏香的挣扎逐渐地减轻、停止,她呆呆地任三人给抓住手脚,长叹了一口气,无神的眼里,滚出许多热泪来。

  见她情绪恢复正常,三人把她扶着坐起,杨经理和刘哥小心戒备,而杂毛小道吃完便宜,抹干擦净,直接问道:“你自己根本不会制小鬼的,怎么弄来的这个恶鬼?”她仍在流泪,清亮的眼泪从两颊间滑落,滴滴答答地落在大腿上,把粉蓝色的旗袍氲湿。

  终于,她回过神来,说她是在淘宝上面网购的,是来自泰国的古曼童,花了她2万多块钱。买回来之后,胡乱地养着,按照说明渐渐感应到了,然后自己的魅力就变得越来越厉害了,很迷男人——男女通杀,开始还窃窃为喜,可是到了后来,却感觉它越来越不受控制了,暴戾,好杀人……说完,她坐起来,旁边两人以为她又发狂了,谁知她紧紧握住杂毛小道的手,哭着呐喊道:“大师,救救我吧!”

  这声音凄厉悲惨,静寂的房间里面乍听有些惊恐。

  更大的一声喊叫又出现,这回是刘哥,只见这个汉子指着办公室的窗外猛喊:“又来了!又来了!”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木偶般的大头娃娃,正飘浮在窗外,面无表情、大头上面脏兮兮的,全是血污,它盯着我们——不,应该说是盯着我胸口处的木牌子,眼睛是白色的,空洞无神,说不出的诡异……

  呀——尖利的叫声想起来,它一张口,露出许多白森森的牙齿,透过窗户,扑飞进来。

  瞬时间,整个房间都扭曲了,四周都是血海深渊一般。

  


********

  “哚——”

  “镖——”

  我和杂毛小道几乎是一起口出真言,那瞬间临近的小鬼,在我们共同的猛力呵斥声中,被生生定住。这时它的真实模样才显现出来:大概三岁孩子大小,头颅出奇的硕大、古怪,是光头,上面有不少黑蚯蚓一般的筋脉血管,虫子一般蠕动,眼睛是纯净空洞的白色,直勾勾的,无神,四肢短小,身上穿这一身破旧的婴儿服,脏兮兮的。

  它嘴抿着的时候很小,樱桃,一张开,全部是锋利的牙齿。

然后,一大股极其难闻的尸臭味就传了出来,在整个房间里飘散,恶心至极。

  杨经理和刘哥这时“哇”的一声叫唤,连滚带爬地离开,萧克明一把推开敏婷,不知从哪里就掏出一张黄纸符箓,上有黑红相杂的字迹,龙飞凤舞,他右手拇指和食指一搓,隔空便掷去,很准,立刻就沾染到了这小鬼的身上。

一沾阴身,立刻燃起蓝色火焰来。

  我没有这般符箓的本领,只是按着十二法门中禁咒一章的本领,持着咒,用空气震荡的能量,将它死死地拖延着,手上一热,这是金蚕蛊传递给我的能力,它其实也算是个搞幻术的大行家,四周血海深渊被我手一挥一带,又还复了模样。见多了朵朵,我对此有些心得和研究,于是并不畏惧这小鬼,一个箭步跨前,就揪着了这个小鬼头青灰色的小腿子。

  它虽是灵体,但是我却有着朵朵和金蚕蛊的帮助,一把抓个正着,拽下来,把它大头砸在茶几上,砰地一下作响。这时萧克明的符箓已经燃烧完毕,那小鬼难受极了,居然发出了向老鼠一样“唧唧吱吱”的叫唤声——我前面说过,小鬼没有声带,一般都发不出声音来的,除非是很厉害,引起空气共鸣。

这个小鬼虽然用迷幻之术害死几个人,但是并不如我和老萧两人,显然不是。

  它这叫声,纯粹是因为被杂毛小道的符箓之火灼烧到了灵魂。

  这是灵魂的怒吼,绝望的嚎叫,燃尽生命力发出的悲鸣。

  它白色无神的眼睛突然陡然一亮,只看一眼,便觉得无比的怨毒和心寒。

  萧克明一个箭步抵近,掐着法决,中指和食指之间又是一张黄纸符箓,他大声喊道:“小毒物,这小鬼执怨已深,留着必是祸害人间的角色,你我今日合作,把它超度了算球?”这鬼娃娃猛地回身,朝我的右手臂咬来,一口犬牙交错的利齿。它虽是灵体,但是拿这利齿咬人,人却要中那尸毒,浑身变僵、长满绒绒的黑毛,不消一个多时辰便死去,阴毒的很——这里说的是那杀过几次活人,见过鲜血的小鬼,我家朵朵乖,不是。

  我哪里能够让它得逞,随手一翻,抓住脚,又把它大头朝下又一摔,避开去。

  我终于下定决心,这等邪恶之物,怎么能够留它在人间害人?口中高呼同意同意,你老萧快快的,不要再拖延。杂毛小道刚才是考虑到我养着朵朵,对这类古曼童有爱屋及乌的想法,若是痛下杀手,会惹得我不快,此刻见我放话,大喊:“得嘞!”话音一落,那黄纸符箓便伸进了小鬼满是利齿的口中,轰的一下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