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八章 夜盗植物园

第八章 夜盗植物园

  萧克明浑不在意,挥挥手,大言不惭地说草木花朵,乃滋天地精华而生,并非一人一家之物,这东西,套一句老话,叫做有地德者居之。何谓有德者,我看小毒物你这种从外表到内心都善良的小伙子,自然是首选。他不给,我们未必不能去偷么?放心,我老萧今晚陪你走上一遭,定拿回来。

  我说这杂毛小道今天怎么突然转了性子,这么热情。

  “但是……”

  果然,他话锋一转,“但是”二字立刻又冒出了口,我知道他就这狗脾气,于是听他摆——“但是,贫道对朵朵也是十分喜爱,我不能夺人所爱,只求这小丫头能够拜我当干爹,让我也享受享受几天有个乖女儿的日子。”

  我没理他,把厚厚的衣服脱下,准备去吃饭。

  他见我这样,连忙拉着我:“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这干爹不是那种干爹,我是真心想有一个女儿啊?”我回他一句:“自个儿生去。”说完我去餐厅吃饭,他起床来,换了一身新长袍,追着跟在我后面边走边说:“我要生,也养不出像朵朵这么乖的女儿啊……哎你等等啊,走这么急感嘛?——艹!”

  虽然杂毛小道说不去,结果到了晚上九点钟,他又跟着我屁颠屁颠儿出门了。

  我叮嘱他换身普通人的衣服穿,于是他从善如流,弄了身黑色运动服,我一看,整体感觉像个中学体育老师,比那身道士袍顺眼多了。一月份,临海的江城也已经冷了,尤其是海风呼呼的刮着,让人觉得从心底里就冒寒。我们两个人坐在车里,在野驴岛对面的海滨大道旁边,发动机没停,有余温,仍旧冷。

  我找来了下午买的江城地图,说本来想让金蚕蛊或者朵朵溜进植物园,然后直接拔草了事的,结果不知道方位,两个小家伙不认识,办事都不靠谱——尤其是金蚕蛊。其实本来我可以共享金蚕蛊的视野,然后操控的。但是我跟它,都没有达到那个境界。

  那么,现在只能执行第二方案,那就是人为的秘密潜入到其中。

  说道这里,萧克明立刻举手,说我负责……接应你。

  我说我艹,我本来就被打算让你这个不靠谱的杂毛小道来派上用场,你不用这么担心。然后我把进园路线、撤退路线,然后一些行动细节重新捋好一遍,结束后,我问他杨经理那里联系好了没有,他说没问题,不在场证据老杨和老刘都已经答应提供了。

  我拿出普通还魂草的图片给他看,说我们的目标长这样,但是十年的还魂草,雄蕊过六,花丝粗短一致,草身呈紫色。他看过,说好像这玩意在哪里也见过。我忙问在哪里,他挠着头,不知道在山西还是在陕西。我说屁啦,这东西一般生长在南方,你说云南、广西等地,我还相信,山西?长脚了成精了才乱跑呢。他回想,半天没放个屁出来。

  现在才十点钟,还早,我们要等到凌晨三点再行动,那个时候,正好是人最困的时间。

  一想到凌晨三四点,我就会想起自己在家乡青山界林场守林屋里,蹲守矮骡子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莫名就有一种不祥的奇怪预感。

  也许是我太关心了,所以才会这样吧?

  ********

  凌晨三点,寒露降,月亮沉入云间,大地一片黑暗。海水拍打礁石,传来一阵又一阵的海浪声,野驴岛,两个黑影在行动。这两个黑影身形矫健,疾步如飞,静悄悄,在环岛的土路上飞走着,不一会儿,就接近了一个不规则的区域。

  这个围着铁丝网的区域,就是野驴岛的私人植物园。

  这两个黑影,其中就有一个我。

  另外一个,是杂毛小道。

  我们两个蹲在植物园南边的铁丝网外,看着不远处的那栋建筑物里有昏暗的灯,海风吹着露天植物园的吊灯,一晃一晃的,摇曳树影,藤条乱晃,像女人的头发。大概十分钟,有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汉走过,他是胡金荣(缺门牙植物园主人)雇的夜间工人。那老汉有些生病了,猛咳嗽,一边咳一边骂骂咧咧地,说你们这些鬼孩子,滚球去,滚球去……

  我和萧克明面面相觑,这是啥子话——口头禅?喊魂?还是喝叱鬼物?

  这老头儿还挺迷信的。

  萧克明说价值百万的还魂草,他个人认为应该会放在那个吊毛的房间里,最可能就是卧室里,抱着睡觉。我摇头,说这不可能,这十年还魂草是掌状网脉,主脉五条,叶柄长2.5~4厘米,扁圆形,它有一个习性,就是需要接地气。什么是接地气?就是植株要一直生存在土地里,不能移植到花盆的土壤里来,一离开地脉,隔天便会枯死,功效全失,毫无用处,用什么样的营养素都不行。

  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人不立即买走的原因。移植十年还魂草,必须要准备一样东西,看到我背包里面的塑料袋了没有,里面就装的有。

  他问什么玩意?我哈哈笑,就是不告诉他。

  见我卖关子,萧克明嗤之以鼻,说那胡金荣能从广西移植到江城来,他会不懂?

  我懒得跟他解释还魂草和十年还魂草之间,质与量的变化,见那个老汉走远,我把背包给他,说在这里等着我,他接过来,幽幽说了一句话:“我怎么感觉今天凉风飕飕的,真的很诡异啊,好像要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一样……”

  我没理他,今天风大,气温低,自然冷。附近的一处沿坡的大树挂枝,那是我白天探好的路线,我爬上了树,深呼吸,一个纵身就跃过了铁丝网,然后落在植物园里。里面黑影憧憧,我踏着小碎步子,慢慢走,放出了朵朵和金蚕蛊,心中不免又忐忑又激动,暗自嘀咕道:“十年还魂草,我来了,你在哪里?”

  这样激动着,突然的一回首,感觉潜伏在暗处的萧克明,脸色有些怪异。

  ********

  两个小家伙与我心灵相通,离得近,便听指挥。

  金蚕蛊震动着它柔软的翅膀,飕的一下就飞进了室内,而我则和朵朵在室外找寻。

  讲一下这个植物园的地形,它由三部分组成,最大的当然是室外,有黄桐、胭脂、假苹婆、鸭脚木群落和猴耳环、降真香、亮叶杜英一棕竹等小群落,间中的间隙还有豺皮樟、桃金娘、降真香等常绿灌木;还有小温室,隔着半透明的玻璃,有室内灯光,看见里面的植物大多是一些娇贵的香港木兰、文珠兰、黄杨、墨兰、吊钟等;除此之外,还有一栋建筑,两层小楼,是主人及工人的住宅,仍有灯光。

  我主要在草丛里面找寻,植物园很仔细,在每一个植株的旁边和附近都会注明一个醒目的标识。所以这些植物生得千奇百怪,又或大致一样,我也可以辨识清楚。

  植物园里的灯光分布比较散,靠近温室、住宅的地方明亮,而别处则黑黝黝的。

  天空中黑蒙蒙,一月天冷得很,没有月亮,连星子都少,偶尔看见一点亮光闪过,那是夜里航行的飞机。四下黑暗,然而虫子唧唧吱吱的叫声却很多,按道理冬天的虫子早已蛰伏,然而这里地处南方,气候温湿,各种不知种类的虫子一年四季都是有的。

  时间紧急,我也顾不得杂毛小道在外面朝我龇牙咧嘴,猫着腰,开始有规律的寻摸。因为事先想好了方案,我负责左边,朵朵负责右边,金蚕蛊先去看看室内看看,再钻温室里。有了分工,我们效率很快,一点一点地排查。

过了十分钟,金蚕蛊飞出来,到我面前摆着肥屁股,扭一扭,然后又钻进温室去。

  我正寻摸着到前面的那株大树去看看,突然听到一声很沉闷的落地。

“砰”——

我心中一紧,连忙猫着身子溜到一株大树后面,躲在阴影里,趴着往声源发出的地方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