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三章 重返事发现场

第十三章 重返事发现场

  我通知了杂毛小道,当晚就整理行李,转了另外一家酒店。

  而之前这家XX酒店给我的优惠则是免了我的房钱,并且由值班经理及主管一起,诚心向我道歉——他们怕我去网上乱说。

  第二早上,杂毛小道神采奕奕地联系了我,又问要不要去野驴岛看一下稀奇?我心中也牵挂着这件事情,于是说同去。我们两个在口岸附近的华润广场汇合后,驱车前往野驴岛。车行不远,大概四十多分钟,我们过了桥,来到岛上。这岛不大,很快来到植物园附近。然而前方有穿制服的人在执行封路,不准人过去。

  这里隔着二十多米,路口一堆人。

  无奈,我们只有下车,听到众多好事者在那里论是非。我越过去,准备走,被警察拦住,说不能走了。我问为什么,他说前面昨天凌晨发生了爆炸案,正在调查,闲杂人等赶紧走开。我无奈,和杂毛小道折回来,问那些伸长了脖子的人们,怎么回事。

  一个四肢短小、通红酒糟鼻的中年人笑了,他悄悄地说:“那些警察哄鬼呢,告诉你也无妨,前天这里发生了一起UFO事件,天上有红色云彩出现,十米长的漩涡在半空中停歇了几分钟呢,被人拍到了……”

  另外一个人立即打断他,说屁啦,他就是这附近的人,是这里的植物园出问题了,他们这里以前就经常闹鬼的,前天、啊,是昨天凌晨的时候,平地响起一声惊雷,然后地上冒出好多陶罐子,里面全部装着小孩子的骨骸,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年呢,这阴雷一响,无数的小鬼鬼魂就爬出地里来,然后找胡金荣那个家伙索命呢……

  另外又有一个人反驳,说植物园里面,玻璃罩房里面养了一颗妖树,专门吸食血肉灵魂为生。这妖树开的花直径都足足有一米五,长得又妖艳又香,是兰花一样的诱人香味,这妖树,每吃十个人的血肉灵魂,就开一朵花,一年开一朵,开了十年之后,会结一个果实,先是绿色,而后才会从绿到褐红,再熟成滴血的赤红,这一过程又要十年。这果实,就是世间珍品呢,相闻能够延年益寿、白骨生肉,起死回生呢!

  真真地堪比人参果!

  一堆人唧唧喳喳的议论,好不热闹。

  这时,一列车队行了过来,打头的是一辆行政级别的高级轿车奔驰S600。那车队停到了这里,门打开,下来一群人,为首的一个,灰白头发,西装革履,气度俨然,旁边立刻有人迎上前面,在跟警察交涉些什么。然后我看见一个瘦小的男孩子静静地站在不远的地方。

  他不高,身体瘦弱,跟旁边那群膀大腰圆的黑衣西装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只有一米六。

  然后,他转头头来,看到了我,以及我身边这个穿着青色道袍的杂毛小道。

  *********

  他是一个少年,年纪不超过十七岁,瞳孔呈淡蓝色,轮廓偏西方,应该是个混血儿。

  他看过来的眼神里面,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是逆流成河的悲伤。我与他对上,只是觉得,这是一个从偶像剧和漫画里走出来的人,跟我这种凡夫俗子有着本质的区别。他看着我,我便看着他,四目相对,过了一会儿,他笑了,居然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你好,我叫做加藤原三,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旁边的人纷纷惊呼,哟,日本人哦!——在2010年钓鱼岛之争前,很多普通国人对日本人还是有些好奇和友好的。

  (PS:讲到这里,其实我不太怎么想讲接下去的事情。为什么呢?上面讲到2010年钓鱼岛之争,今天又有中日东海摩擦,这两个被宣传为“一衣带水”的国家现在已经相互看不对眼了,如今,所有的中日话题,都是民族话题——现在讲,有些哗众取宠,有些不合时宜……但是08年的我在这里,确实是一道坎,不讲,就少了很多东西。所以,请大家理性对待,就当看个故事吧。)

  我点了点头,却没说话。杂毛小道也是,斜着眼看他。

  他没在意,叽里咕噜说了一堆话,我们只是礼貌点头,也不讲姓名。过了一会儿,那边有人来叫他,他礼貌的鞠躬离开。我们两个到了人少的地方,杂毛小道问我哪天夜闯植物园的,是不是他?我说是的,看着柔柔弱弱跟个女孩子一样,但是心狠手辣起来,胜过很多人。

  我仍然记得穿着一身黑衣的加藤原二,用枪逼着植物园那个壮汉进玻璃罩房去拿赤红果子,然后又用喷雾罐把壮汉喷洒得几近融化,眼睛都不会带眨一下。我本以为他昨天凌晨死掉了,或者被警察给逮起来了,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又活生生的出现在我们面前。

  他坐着豪华汽车,跟着一批趾高气扬的日本人一起过来。

  一个西装革履、皮鞋飒亮的眼镜男在跟设警戒线的警察交涉,他的语气比较激动,不断地说加藤先生怎么怎么牛逼,让他们赶紧让开路,他们要进去找这家植物园的主人完成一桩价值上百万的交易。警察显得很为难,在解释,后面有一个年轻的在打电话请示上峰。

  正在这时,又来了一辆奥迪。

  车停,下来三个人,穿着普通,容貌普通,比较特别的是第三个下车的,他也是留着长发,打了一个发髻,跟我身边的这个杂毛小道几乎一模一样。我转过头来招呼他,没想到这老萧居然不声不响地溜到了人群中去,找了一会才发现他。

他猫着腰,鬼鬼祟祟的。

  我走过去问他这是为毛?遇到仇家了啊?

  他摇头,把右手食之放在嘴唇上,然后嘘,让我不要作声,我被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弄笑了,说你偷鸡了呢?他摇头,说碰到一个熟人,有过节,不好出面。我望着那个挽发髻的男子正朝着日本人走去,说哦,看这打扮,那是你师兄还是师弟吧,混得不错啊?

  萧克明嘴往旁边撇了一下,很不屑,说狗屁,就一师侄而已。

  我肃然起敬,说你真能吹牛B。

  后面来的三个人确实很牛,找在场的警察问询了一下,为首的一个矮个男人把手中的证件亮了出来,然后几个警察立刻就高举右手,敬了一个标准的礼。然后那个男人就义正言辞地对这伙日本人(含翻译)讲了几句话,神情威严,日本人便悻悻地撤离。我认识的那个申警官和两个警衔比他还高的男人跑了过来,热情地拉着三人一阵寒暄。

  几个人热情地拉着手聊了几句,然后就往植物园里面去了。

  奔驰往回走,停到了我和萧景铭面前,然后那个精英打扮的翻译跳下来,走到我面前,说陆桑、萧桑,我们的加藤社长有事请找你们,能不能找个清静的地方聊一聊?我心中一惊,为何?按理说,此时此地我和老萧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这个家伙一口就叫出了我和他的姓,显然对我们已经有了一番认识。

难怪那个日本小子还跑过来跟我们寒暄。

  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一伙人啊?

  虽然我知道,这一伙人,里面定然有哄抬十年还魂草市价的那个日本人,也有昨天凌晨盗取“妖树”果实的日本小子,但是,我们真的就没有打过照面。仅仅就翻译这一句话,我就有一种被曝光的感觉,好像没穿衣服出门一样,被人看个通透。

  这人有些盛气凌人,我本来不想答应,然而旁边的萧克明却果断地答话:“陪聊可以,按分钟收费,一分钟10块钱,价钱公道,童叟无欺,两人打八折。”翻译明显愣了一下,扶了扶眼镜,说萧先生你没开玩笑吧?萧克明耸了耸肩,说大家都很忙,咨询费什么的,自然还是要有的——哦……

他顿了一顿,补充了一下,是美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