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十四章 结下仇怨

第十四章 结下仇怨

  翻译回到了车里,跟那个灰白头发的男人问了几句话,然后折回,说可以,那我们去附近的万向会所谈一下吧。

  我和杂毛小道莫名其妙地折回了车里,跟着日本人的车队离开野驴岛。

  路上的时候,老萧跟我讲,估计昨天偷东西的家伙就是这伙日本人,妥妥的。真神奇啊,一天工夫不到,居然就能查到我们,小日本子这情报工作,简直就跟在自己家门口一样。我说,听你这意思说来,日本人已经怀疑我们在中间插了一杠子,夺了十年还魂草,以及那不知名的红果子?

  老萧点头,说连昨天我们房间被偷的事情,都有可能是这帮孙子干的。

  我深有同感,心中也有些难过,在我大中国的土地上,这帮孙子如此横行霸道,就没人管了么?

  来到一个环境雅致的会所,那个白发中年人早已经在一个房间里等待,陪同的还有那个翻译,日本小子加藤原二却没有在。我和杂毛小道进来,翻译向我们隆重介绍了这个白发中年人,说是XX株式会社的驻中国区高级代表加藤一夫先生。加藤一夫坐着,四平八稳,像一个王者,霸气侧露。我和萧克明,在对面坐下,萧克明让这翻译废话少说,为了你的美元着想,赶紧问。

  加藤一夫盯着我们,小眼睛有着细碎的光芒,他问:“两位先生是否偷了我在植物园订购的龙血还魂草?如果是,我愿意以同样的价格,将它买回来。”他一说,那个翻译立刻将他的意思同步翻译给我们,让我有点儿惊奇——真看不出来这猥琐的翻译,倒是有这等本事!那他看日剧,岂不是很爽啊?

  不过羡慕归羡慕,我和老萧还是异口同声地说:没有!

  我说这怎么可能?你这是什么意思?

  加藤一夫笑了,说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我们打听过了,来找胡桑的人里,就陆桑你目的最明确,而且时隔一天,龙血断魂草就失窃了,其实不用想都知道,是你们做的,对不对?

  我懒得理他,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样的思维,都二十一世纪了,还搞卢沟桥事变那一招?

  加藤一夫他开始讲起自己在中国投资,帮助了多少人就业,促进了江城经济的腾飞,又讲起了他向来对中国都是抱着友好的态度,多么受他工厂里员工的爱戴。我昂着头,做认真倾听状。确实,大的道理我不会讲,那是经济学家的事情,但是我辗转珠三角地区数年,见过一些日企,也曾经加入过一家,总体而言,日企的工资和福利待遇相对都会高一些,但是里面的规矩,简直是严苛到让人崩溃,日籍员工和中国员工的待遇、等级差别,森严,简直让人有重回80年前日伪的感觉——富士康就是沿袭了日企的管理风格,由此可见一斑。

  见我们没什么反应,加藤一夫开始变得更动情了,他说他之所以要找龙血还魂草(日本人的说法),是因为他有一个十八岁的可爱女儿,因为一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在确定医学上没有突破后,转而通过其他路径来想办法——龙血还魂草据说经过日本神道中的有能力的宗教人士的炼制,能够找回他女儿的魂魄,所以务必请两位归还,以让一个父亲,重新见到他那可怜的女儿。

  他哭得泪眼婆娑,连我都感动得忍不住流了一公升的眼泪。

  我想起了池内亚也。

  然而当他再次问起时,我仍就是说,没有。

  他的脸色开始变了,铁青色,脸僵直,让我想起了以前就职的那家日企秃顶老课长的形象来。他冷着脸问,你们确信没有?中国人有句古话,叫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可是有证据的,两位是否想让我送你们进大牢去?

  他说的证据,是我们那晚上的漏洞么?

  我霍然而起,哈哈大笑,说你们图穷匕见了吧?在中国人的地盘,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怎么嚣张?我转身儿走,杂毛小道没走,厚着脸皮找翻译要“谈话费”。我一出包厢的门口,就被一个瘦小的身影拦住了,是加藤原二。他站在我面前,被我身影覆盖,但是就像倔强的草,孤傲。他冷冷地盯着我,脸上有着莫名的忧郁,他问我:“你到底拿没拿龙血还魂草,拿了,赶紧给我,我给你钱,两百万!怎么样,中国人?这草,我要来救琴绘姐姐的性命的。”

  我说滚球去,骂了隔壁的,看你一脸的衰样,好狗还不挡路呢,知道不?

  我硬走,他拉着我的衣袖,大骂,说你这个粗鲁的男人,该死魂淡(此处应该是巴格牙鲁),我一挣扎,没想到重心一偏,天旋地转,居然被这小个子一下子给摔了出去,屁股着地,生疼,感觉盆腔骨都要裂开似的。被这一摔,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我比他足足高出了十来公分,块头也比他大可一圈,居然一下子就被摔了个狗吃屎,这太他玛伤自尊了。

  我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发疯似的冲过去,跟他扭打。

  没成想这个家伙是个炼家子,好像是柔道,右手接住我的拳头,左胯一扭,三下两下,就把我按在地上制住,我肌肉酸疼,关节都用不了力,怎么挣扎都不行。我这时才发现,我居然用不了金蚕蛊的力量了,这小东西陷入了沉眠,而我,则变成了以前的那个废材,虽然多了一把子力气,却也上不得台面了,打得了群架王八拳,但是跟这种专业训练过的人一比,就满眼抓瞎。

  没有技巧啊!

  我脸贴着地,动弹不得,憋屈得想发疯。

  十秒钟之后,加藤原二放开了我,淡淡地看着我,眉毛上扬,说或许吧,这么弱的家伙,怎么可能成为我想象中的对手呢?我高看你了,偷草者,或许应该是另有其人吧。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了……他正趾高气扬地说着,突然被人从后面一把掐住脖子,轰的一下,大力就把他死死按在了光洁的地板砖上,然后我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咆哮声:“骂了隔壁的,你这个小日本子敢打我家兄弟!不想活了?”

  我爬起来,正好看见萧克明死死压住加藤原二,使劲掐,这会儿该他动弹不得了。

  我想起老萧吹嘘过自己有一牛之力,此次看来,果然不假。

  看着他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我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

  都说吃亏是福,我被这杂毛小道吃了这么多亏,果然没有白吃。

  保镖们本来就一直关注着这边,一看到自己人都吃了亏,立刻围了上来,冲突一触即发。

  ********

  十几个人,一下子就围住了我和萧克明。

  听到这边热闹,里面的加藤一夫和翻译都走了出来,加藤一夫看见这个景象,冷冷地盯着杂毛小道,说都别闹了,需要我报警么?我叫老萧住手,他放开了加藤原二,然后站起来,拍拍手,说:“加藤先生,你倒是个阔绰的主顾,但是你的儿子,却是个冲动的家伙。话不投机,我们就此别过吧。”

  杂毛小道和我一起离开,旁边的保镖想围上来,但是那个白发的家伙叹了一口气,说不用了。

  我们两个回到车上,驱车离开这个会所。

  老萧见我脖子上有勒痕,问没事吧?我说没事,就被狗咬了一下,他哈哈大笑,说你怎么一下子就软了?这可不像你。我愁眉苦脸,说我的金蚕蛊休眠了,我借助不到它的力量,那小子又会两手,所以一下子就跪了。他很惊奇,说你的虫子怎么会出现这种现象,不会是吃了那果子,挂球了吧?

  我啐他一脸唾沫,说怎么可能?我跟它在意识上一直有一丝联系,吃撑了倒是真的。

  老萧哈哈笑,说你这个家伙也是,金蚕蛊自从跟了你,就没过一个好日子——金蚕蛊的食物不是带毒的生物么?你天天给它喂什么,喂猪牛内脏拌二锅头!我的天啊,这么奇葩的食物,亏你想得出来。这一次见了好东西,它自然是先吃为妙啦。得,把我的份额也吃了,不行,你得赔我。

  我叹气,说这次的聊天费,我就不跟你分了。

  杂毛小道见我转脖子,问很疼么?我说是。他问要不要找个机会弄一下那个小子,他昨天凌晨算是杀人了吧?要不然我们给警察举报?我说要人家问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回答?他又出主意,说要不我们找个机会把他打一顿?话说出口,又觉得不对,人家那么多保镖呢?他叹气,说你杀王洛和的时候那么牛B,现在怎么这样了,干嘛不放蛊?

  我开着车,没好气地说金蚕蛊已睡,我下个毛的蛊啊?

  嘴上这么骂,心里不由得怀念起了体内这个肥虫子,觉得它有的时候有点像权利,是毒药的滋味,一旦没有了,心里面骤然失落,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从高位上退下来的离休老干部。又想起了那个日本少年,这个人性格怪异、建议果决,连杀人都不眨眼,简直是个狠角色,而且我隐隐感觉他有些不凡,对周围事物有些排斥力,想必身上佩戴着什么东西,即使有金蚕蛊在,我也不一定有把握把他给灭了。

  好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