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一章 阿根头上的黑气

第一章 阿根头上的黑气

  我返回东官,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阿根,还有一个是他表哥顾老板。

  顾老板听秦立说起了我求药未果的事情,在我回程的路上特意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谈及胡金荣,他大为恼火,说之前已经谈妥了的,结果又去接什么劳什子日本人的那生意,结果平添横祸,弄得重伤进了医院,还出了人命案子,真活该!

这一通邪火发完,他挺不好意思地问我还要不要找,我当然说要,让他再帮忙寻摸寻摸,看看哪里还有这东西。

  顾老板安慰我,说这东西本来并不稀奇,只是大家为了经济效益,隔几年就拔了卖钱,所以才少,又不珍贵。再看看,仔细找找,广西云南的药厂,都可以找,他自去办。说完这些,他又问我有没有空,帮他一个小忙。我说什么事?他说香港有个朋友,年纪大他一圈,在大陆包了个二奶,结果那二奶滥交,患上了爱滋病,传染给了他。这爱滋病,在科学上一时半会是攻克不了的,但是你不是能人么?

  要不……你给看看?

  我连忙摇头,说这玩意,我真惹不起、折腾不来——我还没有结婚呢,我还没有生娃呢,要万一中镖了、感染了,我也跪了。我真不是医生,有事情,还是要相信科学的。顾哥,这次真对不起,我帮不了。快过年了,我准备回家呢。

  他在电话那头讪笑,说他也是受人所托,那老家伙是他一远房表叔,听了李家湖的事,求上门来。他不光染上了AIDS,而且还老梦到他那死去的那个二奶,脸朝下,一身血,血肉模糊地来找他,苦苦哀求,求包养,鬼压身,各种灵异。

  我翻了翻手机的通讯录,把杂毛小道的电话给他,让他问问,那家伙做这笔生意不。

  挂了这电话,我都已经进了东官市。

  我心中那一阵汗啊,这顾老板以前我是十分佩服的,年纪轻轻(四十来岁)的,家产上千万,游走在大陆、香港和台湾之间,生意广、朋友又多,曾经是我以前的奋斗目标、人生偶像,此刻见他不断地给我拉生意,各种稀奇古怪的病症(有一次还问我管不管生儿育女的事)都介绍给我,在我心中的形象,顿时变成了都带乌龟帽的拉皮条了。

  不过说实话,我以前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每天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吃什么饭、做什么事、遇见什么人,都是可以预料到的,循规蹈矩的,没有一点儿离奇的地方。每日上着网,看看国际、娱乐新闻,看看电视剧,也就以为这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了,也就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平淡如水的度过了。

  然而自从外婆给我中了金蚕蛊,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变了模样,在我眼中封建迷信的外婆,居然是这么厉害的角色,而从小一直听闻的矮骡子,居然真的有;具体的蛊也出现了,肥虫子的形象,聊斋志异里面说的鬼也出现了,不过颇小,是个萝莉,暖不得床,只能当女儿养;我住了一年多的房子里出现了个凶厉女鬼,接着又莫名其妙冒出个师叔可以变成了大猴子、力大无穷,淘宝上可以买到真的古曼童而且还能够迷惑顾客,一个普通的植物园里,不但有着遍地的小鬼娃娃,还有一株妖树……

  天啊,这世界怎么了?

  所以说,一个圈子都有一个圈子的事情,这是一个围城,外面的人看不通透,里面的人,也只是盲人摸象,不窥全貌。“怪、力、乱、神”,子所不语也。连孔夫子他老人家都曾经这么说过,世界上也有着那么多诡异的、难以解释的事情,人类这种区区三维世界的动物,有什么资格去妄称了解世界呢?

  自07年8月末后,我对这天地间的一切神秘事物,都心存敬畏。

  晚上六点,我返回了了郊区的那套房子,上了楼,打开门,只见到租我房子的那个男技术员和女会计在沙发上做男女之间的剧烈有氧运动,叫声滔天,一阵高过一阵,吓我一跳,赶紧合上门,听到里面一阵慌乱声。我站在门口,闭上眼睛,想起刚才看到的那白花花的身体,笑,这事情放在小时候,一定要大声说几声晦气,呸,眼睛不要长针眼的话儿。

  我有些奇怪,那个女会计向来精明,而且一向都要求很高,怎么就看上了那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了?

  转而一想,她即使再精明,再市侩,但终究是有需求、有欲望的,年纪好像也二十七八了,正是女性意识觉醒的时候,那男人长的也耐看,在工厂里面做事,体力也是足的……这样想一想,心里也释然了。

  心中释然,又有些恍然若失——要是小美没死,此时的我是不是也可以拉着她做一些比较成人的事情,不让这对狗男女专美于前呢?

  这样想着,心中又郁结。

  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男技术员出来了,黑黑的脸上全部都是尴尬。

  他摸着头说陆左,陆左……他的脖子上全部都是炽热的吻痕,又深又重,有细密的牙印,一片狼藉,想来刚才是很激动的。我笑了,说不好意思,突然回来,打扰到你们了吧?他尴尬的笑,说没有,没有。我调笑说你不会刚才暴了一下光,痿了吧?

他横眉怒眼,说怎么可能?

  我看气氛稍微缓和,就说你们也真是的,拍拖了糖也不发,饭也不请,真不把我当朋友呢。

  一番闲扯,那个女会计也出来了,羞羞答答的,不复之前的精明模样,倒是多了几分可爱。

  我进去收拾了一下东西,说准备搬回市里面去了,你们两个在这里住着,但是尽量不要在公共区域乱来。两人都羞红着脸,连说不敢了。我见他们尴尬,说好好干,尽量在这个城市里落脚下来,买个住处,到时候想在哪里在哪里,也不用提心吊胆的啦,这样,年前我让房屋中介先别找人了,你们好好过一个春节。说完,他们都很激动,连说谢谢。

  我要走,他们拦住我,说一定要请我吃一顿饭,补偿欠着的拖饭。

  我想着反正没什么事情,于是就答应了。收拾一番,来到附近的一个中档饭馆,小肥羊,吃火锅涮羊肉。这两人,男技术员叫做尚玉琳,女会计叫做宋丽娜,除此之外,宋丽娜还叫来一个女伴,没到二十的一个漂亮女孩子,说是她们厂里一个部门的同事,叫谢旻嘉。那个女孩子在不远的地方租房子住,我们先去接她,然后再到饭店。

  吃饭时,尚玉琳讲起他和宋丽娜两人的恋爱史。都说“家是心灵的港湾”,果不其然,在家里,心防就降入了最低的警戒线,单身男女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久了,一旦出现火花,干柴烈火一点即燃。他俩和我,其实没有在外面一起吃过饭,尚玉琳很热情,劝酒劝菜,宋丽娜也是,不断地怂恿女伴谢旻嘉邀我喝酒,这姓谢的妮子也辣,眼儿媚,陆哥陆哥的喊得亲热。

  我不知道金蚕蛊沉眠了,我的酒量是否依然完好如初,只推说晚上还要开车,勉强喝了两杯。

  不过这儿的火锅料子不错,特别是店家自制的辣椒酱,吃起来很过瘾,网上流传的湘黔川三省的“不怕辣、怕不辣、辣不怕”的口头禅十分妥贴,我就是个嗜辣的人,所以倒是吃了很多。许是幸福了,宋丽娜倒是有些想当红娘的想法,不断地问我是否单身的个人问题,又不住地夸赞旁边的小谢,而旁边的谢旻嘉则是一脸羞红,却胆儿颇大的看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蕴含着一泓秋水。

  若是在两年前、不,一年以前,没的说,我只会顺手勾搭,今晚立马去开房滚床单,然而现在,却是一点心情都没有。在小美之前,除去一些艳遇,我正经谈过两个女朋友,初恋是懵懂的美好,也是永远地遗憾,第二个女朋友让我迅速成熟,教会了我“情大于欲”的道理,让我没有那么饥不择食了。

当然,我仍然沉浸在失去小美的悲痛中,不说难以自拔,但是总是有些愧疚感。

  还有一点儿,有朵朵在场,我还真的不好意思做些什么。

  上一次在浴室里面LOL都已经让我费尽唇舌,还一再告诫她不能在我洗澡的时候随意闯入。如果我带这个叫做谢旻嘉的小妮子去滚床单,万一朵朵闯进来,我可怎么跟她解释?这就是家有儿女的尴尬,普通人家,把卧室房门一锁,欢天喜地地“啪啪啪”;我这儿,把门一锁,小鬼头直接从墙上过来……

  饱餐完毕,先送谢旻嘉回住处,临走时她给我留了电话号码和QQ号,还把网名告诉了我——“奔驰他妈”,这个网名让我一头雾水,搞不懂这小孩儿的心思。我载着两人回到住处,收拾了点东西,然后驱车返回了在市区的房子。到家时已是晚上10点多,阿根打电话给我,叫我出去喝酒。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梳头,然后下了楼。

  一楼仍是那个曾被我下蛊的保安在执勤,他见到我,跟见到鬼一样,但又不敢冒犯,鞠躬,九十度的那种。我一看这姿势,就联想到日本人,心中来气。不过我对楼里闹鬼事件的后续好奇,找他问起。他说案子还在处理,说那个阚老二(胖保安)可能要被起诉蓄意杀人。我一惊,这可倒了霉,他是被鬼上身,完全没有意识,这件事情,我可得给欧阳警官说道说道。

  这时阿根又打电话来催,我就先搁下,打了车去附近的A酒吧。

  到了酒吧,一股暖风吹来,嘈杂劲爆的音乐让人脑壳都疼,无数年轻男女在里面的一个小舞台上扭动着活力的身躯,跳啊闹啊,灯光乱射,群魔乱舞。我找到了阿根,他坐在一个吧台上面,喝酒,细细的品。我过去跟他打招呼,要了一杯酒,刚喝一口,随意看了一眼阿根,就感觉心中猛的一跳。

  怎么他头上有着淡淡的黑气?

  这可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