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章 机场偶遇

第二章 机场偶遇

  “阿根,你这几天碰见过奇怪的什么事没有?”

  “没有啊,能有什么事?”他很奇怪我会问他这件事情,见我脸色凝重,小心地问怎么啦?我仔细看他,酒吧里灯光昏乱,许是刚才花眼了,但是万事须谨慎,我叫他最近出门小心一点,不要与人发生争端,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他呵呵笑,说我怎么突然一下子变得敏感了。

他说我职业病。

  抛开这些,我们聊起店子的事情,冬天是饰品店的消费淡季,所以不忙,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结算的结算,准备回家过年的回家过年。阿根是本地人,自然可以留守,我说也也要回家,再过几天吧。

  阿根叹气,说我走了之后,心里面空落落的,挺没干劲。

  我突然想起了在江城夜总会里碰见阿根喜欢的那个小妹一事,不知道要不要给他提起。随后一想,这多少也算是阿根心口的一道伤疤,不提也罢。酒吧里好多寂寞的靓女,五光十色的灯光照着,又性感又火辣,我怂恿着阿根去泡一个,他不肯,说接受不了这种以欲望为目的的一夜情,我笑他,太保守,年轻人,何必呢。

  可是我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真要自己去,心里面又不是很想。

  有时候还真的很羡慕杂毛小道这种人,他活得真性情,想做就做,一点也不在乎别人的想法,心中无一丝挂碍,也不受约束,自有一套自己的道德感、世界观,洒脱利落,在生活态度上是一向的积极猥琐。

  而我,或者阿根,则是受了太多教条、道德的束缚。

  两个男人对着喝酒,又无愁肠,自然醉不了,到了晚上近十二点的时候就各自返回。我回家,还特意来到五楼,看闹鬼那家的房门,冷冷清清,没个生气。我至今为止,仍然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在卫生间里放一个胎盘,为什么会孳生那么多的虫子,这是个不解之谜,尤其是她本人遗留下来的怨灵已然被杂毛小道超度,更是不得而知。当然,这世界上谜团的事情太多了,真的想一个个都知道,不可能。

  好奇心会害死猫,也会害死人。

所以我以前在街上,看见有人围拢在一起,就觉得必有祸事,果断闪远。

  回到家里,我放出了朵朵,然后把十年还魂草从包包里找了出来。

  这是一株整体呈紫色的植株,高二十厘米,主干粗大,一掐,很硬,有汁水冒出来,一闻,臭臭的,像是艾蒿那种刺鼻的味道。然而跟罗婆婆跟我所说的不同的是,这草叶边缘,居然有鲜红色的的锯齿,稍不留意就有被割伤的可能。顶端有嫩芽,紫红色,像花儿一样绽放。

  我有些不确定,这东西是真是假。

  与此同时,我还在担心它的安全问题,找些时候,它若生于山间,或者像我在江城一般放一花坛中,便一文不值,然而现在有人把它炒到了一百万,这可是人民币,可是一笔让人眼睛发红的款项,我早上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盯上,想来也是瞄中了它。财帛动人心,若是有人追踪我到这里,把它给偷了,我就真的难过了。

  所以,给朵朵召回地魂之事,宜早不宜迟。

  给她找地魂最好的时机有两天,一是我的生日中元节,“七月半,鬼门开”,各家亡者会返家中取食祭品;还有一天是朵朵的生日,大年初四,也叫做生祭,眷恋人间的魂魄会返家,看望父母亲人。现在离过年还有二十来天,离朵朵的生祭2月10日则还有近一个月。

  除了十年还魂草、朵朵生前的乳牙之外,还需准备许多药材和丹石……五金、三黄、乒石等40多味药物,以及丹砂化汞。

  什么是丹砂化汞?这就是通常所说的水银,它呈液体状态,具有金属的光泽而又不同于五金(金、银、铜、铁、锡)的“形质顽狠,至性沉滞”,向来道家炼就“九转还丹”或“九还金丹”等外丹最重要的一味材料。当然,现在我们知道水银有毒,《水浒传》的玉麒麟卢俊义便是服用水银夜坠江中而死,历代帝王有好丹药者,也多死于此。但是这水银在招魂的过程中,会起到凝聚神魂的重要作用。

  这些材料,有的在中药店就能够买到,有的还需要走特殊渠道才能采购。

  我必须在一个月内把这些材料置办完。

  朵朵顿在地上,好奇地看着十年还魂草,用手捏了捏,然后有所畏惧,跑开,过一会,去接了一杯热水给我。我接过杯子,走之前开的加热,这会儿烫,小鬼属阴,尤其不喜欢热气,亏得她一点痛苦的表情都没有,看来果然是有点儿道行了。我跟她说你看看,这就是还魂草,有了它,以后你就越来越厉害了,就不会担心变成植物园里的那些小朋友一样了,可以快快乐乐地和我在一起咯。

  她很开心,拍着手,围着我转圈圈。过了一会儿,她拉着我的衣袖,用手做了一个蠕动的手势,又作了一个飞翔的手势。我知道,她在想金蚕蛊了,可是那肥虫子贪吃,现在还在我肚子里不知名的角落蛰伏着呢。我仔细解释给她听,她似懂非懂,点点头,一副很委屈的表情。

  我合计了一下,此地绝对不宜久留,反正此间也无事,我回家,便是龙游大海,从此海阔天空,无人找寻,偷偷找一个地方,把朵朵的地魂找回来再说。事不宜迟,我心念一想及,一分钟都不想多呆,立刻收拾了行李,让朵朵帮忙打包,忙碌一阵收拾妥当。我上网查了一下南方航空,赶巧了,从南方市飞往我老家隔壁县机场的航班,居然还有一班飞机,于明天中午一点半起飞。

  我立马定了票,然后带着朵朵和行李,直接驱车,马不停蹄地赶往南方市的白云机场。

  走夜路,出了城区之后上高速,车辆减少,我把速度加快,一路疾驰。朵朵坐在我的旁边,一脸惊奇地看着外面的世界。路边昏黄的灯光照进车里,穿过她空灵的身躯,落在坐椅上,透过车上的后视镜,我突然发现她婴儿肥的可爱脸上,出现了一丝很少见的落寂。朵朵爱笑,不笑的时候就有些天然呆,然而这落寂的表情,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她不会说话,不能用言语来表明自己的感情,我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我知道她开始思考了。

或许在想自己的未来,或许在觉得孤独了,或许想在阳光下行走,或许……

  我摸了摸她的头,她转过头来看我,眼睛清澈,如一汪清泉流水。

  我跟她说,朵朵,你这个小东西,在想什么呢?她看着我,睁大眼睛,摇摇头,小嘴张合却说不出话来,于是不说了,嘟着嘴。我说朵朵,我跟你说哦,这次回去,我就帮你叫魂回来了哟,到时候,你就会记得以前的事情了,你就能够学习知识了,锻炼锻炼,说不定就可以说话了哦?

  她笑了,嘴角向上翘起,露出两个小酒窝,十分可爱,大眼睛眨巴眨巴,好像在说:真的么?

  我猛地点头,说:“我告诉你哦,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会帮你……”我说着,突然想起了《聊斋志异》的某些段子,于是豪情万丈,捏着她的小脸蛋儿承诺:“朵朵,我告诉你哦,我会让你拥有正常人的生活,能够呼吸清新的空气,在阳光下自由行走,想笑就笑,想哭就有泪水,拥有家人,拥有朋友,也拥有一份专属于自己的爱情哦……”

  她看着我,摇头,表示听不懂。

我哈哈大笑,说你不懂也没关系啊,长大了之后就明白了。

  说完这话,我心中暗下决定:一个要帮朵朵恢复肉身,不管是转世投胎也罢,或是借尸还魂也罢,这世界这么神秘,那么多未知的事情,未必就没有一个法门道路,是走不通的吧?

  到时候这小乖乖要是能够变成了人,那得有多么的可爱。

  车行一个多钟头,就到了南方市的白云机场。

  把车停到了车辆寄存处我带着行李进了候机厅,这时是凌晨三点多钟,我发了个信息给阿根,说明此事,让他有机会帮我把车开回去。候机大厅里面灯火通明,如同白昼。这是中国南方最繁忙的空港,所以即使是凌晨,滞留的人也很多。有钱的,就去附近宾馆开个房间住下,没钱的、或者懒得麻烦的就在这一排排的长椅上将就着,等待航班起飞或者……天亮。

  我本就是个不讲享受的人,来到这里,我自然不会矫情地去找个宾馆住下,行李就是一个装随身衣物的箱子和一个旅行包,于是寻摸到角落里一排人少的长椅,把行李放在脚下,抱着装着十年还魂草的旅行包,躬身缩着,开了一天车,又折腾了大半宿,我也累得不行,闭上眼睛就睡去。

  当然,我睡觉的时候,朵朵会帮我警戒周围。

  小家伙其实很厉害的哦。

  这一觉不知长久,迷迷糊糊之间,我感觉肩膀被人推了一下,接着有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过来:“陆左、陆左……”我开始还只以为是做梦,然而这声音越清晰,而且还貌似十分熟悉的样子,想睁开眼睛,不过睡太久了,糊住了眼屎,强光一照,感觉视网膜一阵失明,有些晕。我鼻子一吸,感觉是一阵好闻的女人香气。

  这香气让我头脑一醒,这时那个人笑了,她说陆左你怎么在这里,还睡着了?

  我睁开眼睛,终于看到了她。

  这是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女人,一个漂亮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