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四章 相亲诡事,杨宇来访

第四章 相亲诡事,杨宇来访

  黄菲他们有人来接机,两辆小车,她很热情地邀我同行。

  从这个小机场到我们县城都是山路盘旋,要三个钟头,但是途经大敦子镇,到我家只要一个钟,我懒得再找车,于是不顾张海洋那憋成猪肝一样的脸色,和他、黄菲一起上了车。我坐在车里,感觉虽然黄菲对我一贯的热情洋溢,但是,她的生活、她的朋友和家人,却离我渐行渐远,与我并不属于一个轨迹。

  我和黄菲,就好像两个世界的人。

  公路沿河而修,坑坑洼洼,不过很快就到了大敦子镇。我在我家附近下了车,然后与黄菲和其他人告别。提着行李,看着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小镇,熟悉的建筑和景物,道旁路边那些田地,一种久违的重逢感又浮上了心头。大敦子镇很小,这样的镇子还不如南方的一个小村,就一条主路,三两条烂街,我回到了家里,父母都不在,我问了一下邻居,说是某个街坊家里老人过了世,他俩去吃酒了。

  没有钥匙,我就坐在门口的青石上面,邻居那个老汉邀我去他家里面坐会儿,我说不用了,他便搬了两个木头凳子过来,陪我坐着聊天。老汉姓李,我打小叫他李大伯,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义乌,小儿子在南方,都是打工,文化少,所以也没有混出什么名堂来。他坐着,往旱烟枪里面塞上棕黄色的烟叶,划根火柴点上,吧嗒吧嗒地抽烟,然后咧开一嘴的黄牙朝我笑,问我在南方混得怎么样?

  我说一般,现在把那边的事情告一段落了,准备回家休养一段时间。

  他很吃惊,说你不是在东官那边当大老板么?怎么就不做了啊?

我笑,说啥子大老板哟,小买卖,跟我爸妈这杂货铺子一样,卖点儿东西。他摇头,说小左你莫骗你伯伯啦,生屯村的东娃子(就是盘下我快餐店的那个老乡)去年来你家拜访,说你在南方混得好得很,跟了个大老板,是个百万富翁呢!我笑,说李大伯你看看我这一身打扮,哪像一个大老板?

  我穿这很普通的衬衫夹克牛仔裤,他看了看,说怎么穿得跟个学生娃娃一个样子。

  我笑着说就是嘛。

  又聊了一会儿,他问我:“小左,我听说你被你外婆下了蛊?”

  我心中一紧,问你怎么知道的?

  他抽着烟,说小左你不知道我是中仰村的人么?两个月前中仰村七组螺蛳坳的那个老头子来你们家附近,逛了一圈,想朝你们家使坏,我把他拉住了,问怎么回事。他说你把他堂妹子送到了局子里,死了都没得善终,要搞搞你家。我就劝他,说也不怪你,而且你还要帮他堂侄子看着黄家呢。而且你家堂前屋后,都有你外婆布置得清光镜、纹路棍,你爸你妈都有看过香的红绳子,又懂这些,害不了人的,他这才回去。后来我把这事跟你爸妈讲了,他们才告诉我,你外婆最后把传承给你了。

  我拉着他的手,说伯,这真的太感谢你啦。他摇头叹气,很惋惜地说:“唉,你在南方搞得好好的,也不知道你外婆为什么要挑中你?我在苗寨子里过了大半辈子,见过的养蛊人,没有一个生活快乐的,“孤”、“贫”、“夭”,大部分人都是“贫”——哼,养蛊养虫子,能有什么出息么?一辈子穷死。知道前街的二宝蛋没?人家在前村养鸡,现在是养鸡专业户了,农民企业家,有出息呢,前几天还到县里面去领奖状。看看吧,你现在生意又垮了……”

  天色已黑,我父母都回来了,见我在这里,很高兴。

母亲埋怨我也不提前说一声,怎么突然就回来了。我笑,听着她的唠叨,心里面突然涌起了一股幸福。无论我在外面受到多少伤害、经历多少风雨,家都是我永远的宁静港湾。看着父母逐渐苍老的面孔,我心里面一片平静。

  ********

  我在家里面待了三天,陪着我的父母,也经常被亲戚朋友叫过去吃饭。

  冬天冷,天亮得晚,我好好享受着这难得的闲暇日子,大部分时间都窝在家里,没有网络,没有电话,有电视,但只有十个左右的频道,都不好看,连朵朵都嫌弃。这小丫头无聊,便被我催着干家务,每次我父母出门,她都被我支使着满屋子乱窜,有的时候她不愿,我就跟她猜拳。她出拳有个特别,眼睛往左瞟是石头,往下看时事剪刀,盯着前面就是布,很准,结果每次都输,哭着鼻子擦地板。

  我父母回家,看到家里面一尘不染,十分惊异,都夸我太勤快了,说这些事情本来不用我干的。

  我只笑,也不说——这本来也不是我干的。

  第四天的早上,我母亲说我也二十好几了,感情没个着落,说给我介绍一个女孩子处对象吧,是对门河那个村子的熟人家的,姑娘以前在外面打工,刚刚回来。我们那里结婚早,像我这样的同龄人大部分的小孩都牙牙学语了,所以我母亲很着急。我却很窘迫,说这个事情,我自有计较。

  我只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结果到吃中午饭的时候,就有一个中年妇女领着个姑娘上门来了。我母亲热情招呼着,让我喊姨,喊龙妹。

  这个龙妹个头不高,长相平平,染了一头的黄色,有点儿龅牙。不过性情开朗,大大咧咧的,也见过世面,讲话做事都很客气,就是老喜欢讲自己工资有多高(1500块,这薪酬在08年初南方打工是算高的了),喜欢讲自己是个储干(台资工厂里面老员工的意思),喜欢吹嘘……让我感觉有点儿虚荣。

  她妈妈也很不客气,直接问我的收入,工作以及学历什么的,当听说我现在待业,没什么事情干,立马就有些不乐意了,埋怨我母亲,说不是在东官市区有个大店子么?怎么骗人呀?她想走,不过她女儿倒是蛮乐意我的,说长得蛮帅,就是脸上怎么有一道疤?说着说着,想伸手过来摸我的脸。

  这对母女一闹,我脸有些黑,吓得不轻。吃完中饭,母亲让我带龙妹出去走走,我不愿意,正说着,门口有汽车的喇叭声,然后听到有人在门外喊:“陆左,陆左……”我答应了一声唉,门就被推开半截,探出一个男人的身子来。

  我一看,原来是之前在局里面认识的杨宇杨警官。

  他今天也穿着一身警服,身材笔挺,见到我,走过来握手,说真不好意思,最近年尾,事情太忙了,到今天才有空。本来老马也说要来的,但是也忙,说在杉江大酒店给你摆了一桌,等你去呢。他又跟我屋子里面的人打招呼,我介绍了我爸妈,等介绍到这中年妇女和这姑娘时,我卡了壳,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吭吭哧哧半天,只好说是熟人。

  那中年妇女刚才还嫌弃我,现在又不乐意了,说啥熟人,我们家闺女可是你相亲对象呢。

  杨宇看着这妹子的大饼脸,然后拍着我肩膀哈哈大笑,说我重口味。

  我苦着脸看我母亲,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杨宇笑了一阵,然后认真问我,真的是你对象?我耸耸肩,说我也是刚知道的,我妈担心我找不到婆娘。那中年妇女看着我俩在这里说,气得大骂一阵,口沫四溅,各种恶毒,那龙妹也在哭,抹眼泪,呜呜呜,说我欺骗她感情。她们闹了一阵,看着杨宇的警服,走了。我母亲去送完人回来,埋怨我,说怎么把人给气走啦?以后可怎么见面哦。

  我无语,杨宇则好声安慰我母亲,说婶,陆左这人你放心,不会找不到婆娘的。

  我也不好跟我母亲这小老太太再多说什么,连忙拉着杨宇出去,问有什么事情?杨宇说也没事,就请我去喝酒吃饭。我说得了吧,这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吃什么饭?无事不登三宝殿,要有什么事情,直说。杨宇说真的是请你吃饭,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倒是有件事情要麻烦你,不过这事儿我们回去说。

  我说也好,我在家里面要被我母亲唠叨死,还不如出去透透气。然后我穿了件厚一点的风衣,跟着他上了车。路上,谈及分离小半年后发生的事情,都很唏嘘。杨宇说他脖子上的神经抽搐已经完全好了,要多谢我。我笑了,说当时你可是咬着牙床子,咯嘣咯嘣响,指不定多恨我呢。他摇摇头,说那个时候不懂事,之后,人就清醒多了——这人呐,就是不能太狂妄自大,你再牛,都有比你牛的人,当然,也不能太妄自菲薄,再衰,也有比你衰的人。

小心谨慎一点,总没大错。

  我说这句话我要记到笔记本里当座右铭,与君共勉之。

  他笑,说可以,不收版权的。听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我终于觉得他成熟了许多。

  到了县城,他问我是先去局里面还是先去酒店,我说大白天的还是去局子里面看看吧,又问什么事情。他说你还记不记得你小叔有一个同事,叫做李德财?我说我当然记得啊,我记得他在去年9月第二次碎尸案那天晚上失踪了,找了一个多星期才找到,都翻了几十里山路了。后面本来想去看看他,结果走得急,就没有看成。怎么突然提起他来?出了什么事,还是又失踪了?

  他说没有失踪,只是……李德财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