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五章 山神爷爷要杀人

第五章 山神爷爷要杀人

  我心中一惊,说这怎么可能?李德财这个人,我也是知道的,老实巴交、本本分分的一个人,三棍子都打不出一个闷屁,怎么就杀人了,杀了谁?什么时候的事啦?

  杨宇也叹息,说刚刚发生在一周之前,证据确凿,但是他们就如同我一般疑惑,一直找不到杀人动机。他又问我,你知道李德财杀的是谁么?

  我心中一跳,迟疑地问:“不会是我……”

  他笑,说不是,要是你小叔,你会不知道。我心中稍安,然后问是谁?他说也是我小叔他们单位的,李德财和死者在青山界春雷林场的四号守林屋守林,上周三,交接的时候,有人发现死者被杀害在屋子里,脖子里有明显的勒痕,胸腹被剪开,肠子内脏和血,流了一地。交接的人立马报了警,后来在一个沟子里找到了李德财,他正在吃一坨杂碎肉,后来经法医验证,是死者的心脏。

  他很详细的说着死者的惨状,想让我害怕,然而我淡定无比,脸上浮着笑容。

  看淡风云,怎会惧这小场面?

  到了县局里面的一个办公室,我见到了时任刑警队副队长的马海波,他过来抱我,我一把推开他,质问上次被出卖的事情。他苦着脸,很无奈,说都是体制里面,上头压下来,没得隐瞒,真对不起。我说讲对不起有用的话,还要……得,我说一半就不说了,因为,我对面就是两警察。

  马海波很低姿态地赔笑,说今天晚上请我吃饭,先敬三杯。

  我说甭说这些虚的,我倒是真有一件事情然你们帮忙——我在这里认识的人真不多,有些事情要找你们帮忙搞一下。他们问怎么搞?只管讲!我把给朵朵招魂的这些东西给他们列了一个清单,主要的东西我都有了,其他一些东西我可以去市里面的中药店找寻,但是有一些比如汞这些东西,我就有些抓瞎了。马海波看着这几样东西,问要来干嘛?我说只管弄就好了。

  杨宇拿过单子,重抄了一份,说叫他妈帮忙弄就好。

  马海波拿起另外一份,浏览了一遍,也说没问题,剩下的几个东西他来办。

  他揣进兜里,说这个可以办,不过,你这高人既然过来了,便帮我们分析分析李德财杀人案吧?

  我说这当然没问题。

  马海波把卷宗递给我,一边让我看,一边在旁边解释。

  我随意浏览了一遍,感觉跟杨宇说的差不多,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了李德财杀人剖尸,然而事情的离奇之处在于,李德财一直到了第二天才恢复了意识,完全不知道这些,当审问人员讲起案件过程、展示现场照片的时候,他甚至忍不住心中恶心,还在审讯室吐了一地。

  这种表现,明显不是一个津津有味吃心脏的杀人凶手的正常表现。

  我合上了卷宗,闭上了眼睛,仔细地想那个黑脸、长相凶悍但是老实巴交的汉子,那个喝酒大口闷,然后用舌头回味,吃肉小心啃骨头的男人,想起他那一手的老茧子和被劣质烟熏黄的牙齿。

  睁开眼,马海波和杨宇都看着我,我皱着眉头,马海波说看看,说说你的看法。

  我说你们先说说队里面的结论吧。

  马海波端起桌子上的一杯水,热腾腾,轻轻喝一口,然后说道:“大半年时间里,我们县连续发生了三起影响严重的杀人案,这一点,对社会的和谐稳定、人民群众的安宁起到了极为恶劣的影响,社会上出现了很多恐慌的声音,上面的意思,是说像上次一样,尽快结案。但是我压了下来,觉得这次很可能跟王宝松碎尸案一样,是青山界深处的矮骡子。迷惑所为。毕竟,人命大于天,我觉得还是要谨慎点。”

  我问李德财前几个月什么情况?

  马海波知道我在问李德财上次伤了我小叔之后失踪的事情,便说上次被找到后,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星期,然后出院休养了一个月,除了精神萎靡一些,倒也和平常一样。

  我记得十二法门里面关于矮骡子的记述,这是一种性质跟小鬼、蚕蛊都不一样的存在,在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中,落叶枯木花肥堆积,早年间还有瘴气,它便是在瘴气雾霭中孕育而出的生物、山精,也有人说是灵体,可通行于虚无缥缈的灵界。这些都是奇闻怪谈,不足为据。我见过真实的矮骡子,感觉有点儿像猴子,灵长类、或者人类的一个分纲。不过它迷惑人的本领确实很强,迷惑李德财解开猎网袋、杀人还是小事,它能够把一坨牛粪变成金子,而且让王宝松拿到县城黄老牙的店子里卖,当场居然没人识破,这样的幻术,简直令人叹为观止,乍舌不已。

  想着,我突然都有一些后怕来,当初我一点儿都不懂,傻乎乎地按着破书上的指导去捉矮骡子,居然还得手了,这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但是,我那次鲁莽的行动,是不是李德财这次杀人案的诱因呢?

这样一想,我心中就有了很多歉意,矮骡子是种睚眦必报的生物,很记仇,守林屋被盯上,自然是我的原因居多。

  我又想起了李德财的那句话:矮骡子是山神爷爷家里养的小鬼呢,要报复的,凶得很。

  杨宇问我,能不能像上次一样,把李德财催眠了,问些真实情况来。

  金蚕蛊虽在沉睡,但是有朵朵在,些许迷惑之术我还是能够施展的,当下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于是我点了点头,说可以。杨宇问还要准备上次那些东西么?我说是啊,要的。他出了门去准备,马海波问我现在在做什么事情,我说以前的店子盘出去了,不开了,现在先休息一段时间。他问我有没有兴趣当警察?我笑,说我一没文凭二没关系,凭什么混进公务员队伍?他摇头,很认真地跟我说,凭我的本事,是可以特招的,要是想,现在就去求局长办手续,年后就能够批下来。

  他果然是当官了、有权了,说话的口气都十分的肯定,没有半分犹豫和迟疑。

  我说得了,我还真没有兴趣在体制内混,感觉像在水里面走路,憋得气都喘不过来。

  他摇头笑,说你啊你,你这人就有一点不好,受不了约束,你以为你是令狐冲么,现在这个世界,是一个人与人的世界,一两个人笑傲江湖,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依靠组织的力量,才能把你的才能发扬光大?再说了,加入我们,你不是能够天天见到黄菲了么?这个妹崽到现在还没有人追到手哦?这一枝花你不馋?

  我低头不语,这个老家伙说着说着,就没个正经样了。

  之前就有了准备,没过十分钟,杨宇就进了来,说都搞好了,要给李德财加餐么?食堂的肉都切好了,准备红烧了。我有些懵,说什么红烧肉?杨宇说上次你做法,不是让王宝松吃了三大碗红烧肉加饭么?我说好,做好了给他吃吧,估计他这些天也没吃过一顿好饭。

  说实话,我对号子里面的伙食有着深刻的认识。

  又等了半个多小时,黄菲跑进来跟我打招呼,她穿上警服的样子并不威严,头发扎在了帽子里,反而多了几分活泼俏丽,有邻家女孩的气质,让人心中喜欢。我也没有多说几句话,只是随便聊了聊。又过了一会儿,马海波接到电话,说可以了,然后我们直奔看守所。

  同样的审讯室,灯光调到了最暗,音乐响起,檀香袅袅。我坐主位,杨宇记录。

  李德财看到了我,很吃惊,问陆左你怎么在这里?我说李哥,你麻烦缠身,我是来帮你的,你放松心情,闭上眼睛不要说话。他很激动,说他是冤枉的,他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就杀人了呢?李江跟他关系好得很,他怎么可能会杀李江呢?

  我安抚他,等待他心情平静下来后,让他闭上眼睛,心随着轻柔舒缓的音乐飘荡。

  南无阿弥陀佛……

  法身觉了无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五阴浮云空去来,三毒水泡虚出没。

  我眯着眼,感觉李德财身上确实有些血光之气,在这红色背后,是淡淡的黑色和绿色。

  看到李德财渐渐放松心情,紧张的脸上也回归了平静,我左右看了一下,然后用净水洗手,轻轻甩干。然后把黄符纸点燃,在空中绕圈。我见杨宇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的动作上面来后,把朵朵放出来。朵朵与我心意沟通,大概能够知晓我的意图,于是飞到了李德财身后,然后趴在他身上吹气,呼、呼、呼……

  随着朵朵的吹气,李德财的脸色渐渐古怪起来,眼睑下垂,身子往后靠着,四肢伸展。

  这是朵朵第一次迷惑人,这本是她天生的技能,但是并不熟练,憋红了脸。不过好在她本身的能量稳定度高过其他的小鬼,没用一会儿,李德财竟然进入了脑袋空白的阶段,也就是传说中的潜意识区。我停止了手头上花里花俏的一套动作,来到李德财身边,蹲下,然后像上次一样,问姓名、年纪、出生年月、婚配和一些家常的小事,放松他潜意识的戒备。

  当他能够准确的给予我正确答案之后,我开始问起守林物的事情来:“李德财,你为什么要杀人?”

  “我没有杀人,李江是恶魔,他触犯了山神爷爷,他需要死……”

  “这些山神爷爷在哪里?”

  “在青山界后亭崖子的千年古树下面,那里是地仙界的入口,好美,好美,是天堂。”

  “你九月份失踪,也是去了那里?”

  “是啊……好多山神爷爷。”

  “为什么要杀人?”

  “山神爷爷叫人死,是要净化他,让他能够轮回到仙界。我在帮他……”

  ……

  问完了之后,我手沾净水,然后抵在了李德财的额头上,画“罗神布道”符,这是十二法门“符箓”一章中的记载,有在人惊魂之后,招魂固魄的作用。凉水触体,几分钟后李德财睁开眼,露出一双惊惶无助的瞳孔来,像一个被抛弃的小孩子。他看着我,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我微笑着问他好一点儿没有。

  他点点头,又摇头,然后扭转身子想朝后面看。

  他后面,什么都没有,朵朵已经回到了我的槐木牌中温养休息。我问想起来没有?他说想起来了。他之前的记忆全部都被压制,或者说被两种记忆混淆欺骗了,潜意识搁置了。此刻被我挖掘出来后,各种信息就都冒了出来。

  李德财开始讲起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他口才不好,文化也不高,断断续续地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