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六章 冷夜漫步华灯上

第六章 冷夜漫步华灯上

  李德财这个人,打小就胆小,见到什么奇怪的事情,就害怕。

  这种人,其实最敬神。

  当然,由于心志不坚定,疑神疑鬼的,也最容易被外魔所迷惑,做出许多自己都不敢想象的事情来。反而是我小叔那样坚定的愣子,就不信,反而不容易被矮骡子所欺骗。李德财那日与我小叔一起守夜,等待天明,便被那头矮骡子所迷惑,揭开网兜束缚,跟着跑到了青山界的深山里。他说他到了地仙界,那是一座仙家洞府,石桌石椅石床、有身姿婀娜、长相妩媚的仙女伴床侍寝,美食佳酿,酒池肉林,美景不胜收。他在那里盘桓一周,后来被山神爷爷赶回了人间。

  他说这人间太气闷,狭窄,让人憋屈。

  说完这些,他又如梦初醒,恐惧了,说他的记忆混淆了,被我点醒之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去过什么仙家洞府,而是跑到了深山老林子的大树下面,里面有个窝洞子,熏臭,他在里面待了好几天,不断见到许多大老鼠、矮骡子的生物来来往往,虫子遍地爬,白蛆蠕动,他没得东西吃,每天就嚼树根,当作美味,有时也吃一些腐烂的动物尸体。整日迷糊,还被那些矮骡子抵住太阳穴,然后有母的就来诱惑勾引他……

  然后啪啪啪……

  说着说着他就哭了,眼泪鼻涕糊满了脸,又吐,刚刚吃下的红烧肉,黏糊糊的喷出来,溅了一地,里面有酸臭的胃液和食物残渣,很难闻,一股馊臭味。我没了金蚕蛊,不确定他是否中了毒,等了门开,好几个人过来帮忙收拾完毕后,按照十二法门上的“巫医”、“育蛊”两章上的内容,给他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中蛊毒的迹象。

  想来应该是精神上一下子重合,受了刺激。

  把李德财送回去,我、马海波和杨宇在走廊尽头的门口站着,天气冷,也有呼呼刮的寒风,但是这风,却把刚才那恶心的场面给吹淡了。马海波和杨宇都是老烟枪,他们点着烟,在我的下风口吸,不住地吐烟气。我吸了吸鼻子,感觉喉咙有些发干,苦涩。

  马海波吸掉最后一口烟,把烟屁股丢地上,狠狠的碾压。他抬头看我,说这样子下去,不行啊。先是王宝松,又是李德财,一连死了三个人,还不知道要不要再死下去,抓了他们,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啊。整个案件的告破,唯有把那个所谓的千年古树下面那一窝矮骡子给端了,这样才能保这一方的平安啊!

  我不说话,抿了抿嘴唇。

  杨宇问要不要请示州里面寻求支援?

  马海波说这件事情,确实要走正常程序,上报到局里、州里面,最好能够调派武警过来,把这些鬼东西给一下子清剿干净,要不然……嘿嘿,要不然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时不时来一次杀人案,他这新升的领导不要几个月就要被撸了。他让杨宇招呼我,他去跟他领导请示一下,把情况汇报,忙完之后到杉江大酒店一起吃晚饭。

  我说不要每次都去饭店吃,一点意思都没有。

  马海波笑,说也好,让他老婆去买菜,今天到家里面尝尝他老婆我嫂子的手艺。我说这最好,亲切。一起回到局里面,马海波离开,而杨宇也有事,要忙完,我抽空去了趟我小叔家。小叔正好轮休,在家的小院子里跟人下象棋。我来了,他起身招呼我,我说不用,看看你们下棋也好,他对面的那个男人把棋盘一搓,说老陆你来客人了,你们聊,我就不跟你下了。

  小叔大骂他耍赖,都快要输了,这时候跑掉。那人嘻嘻地笑,跟我点了头,离开。

  小叔叫我婶子(也叫作叔妈)去泡壶茶来,小婶子当作没听见,他很尴尬,站起来说要去倒水,我拦住了他,说不用了,我过来看看你而已。这时候我才想起来,自己上门没带礼物,有些失礼了。我看着小叔脸上的疤痕,还有四道暗黑的痕迹,他看我,问我怎么脸上也有疤?我说一言难尽。

  说起家里面的事情,小叔有些开心。

  他讲小华(他大儿子、我堂弟)考上了大学,成材了,再过几天才回家,小婧也高二了,学习成绩还可以,班主任说很有希望上重点。不过要是两个娃都上学,花销都很大,特别是小华这个娃崽,一个月一千多都不够花,又要买手机又要买电脑,上个月还打电话过来说要搞音乐,要买个好点的电吉他……

  他说这些,一脸的幸福。我说小婧要能考上大学,要是周转不过来,可以申请助学贷款,然后还可以跟我借一些,都没事,不过小华的花费有些大手大脚了些,需要控制点。小叔摇头,说这个崽要有你这么懂事就好咯,为那个电吉他的事情,现在还在跟家里面赌气呢。

  又讲到了李德财,小叔说自从出现这件事情,林业局就放弃了那个守林屋了,没有再派驻人手。这事情真可怕,跟李德财同事十几年,这小子居然能干出这么变态的事情,真让人想象不到,回想起来还心寒。我说这不是李德财愿意做的,是矮骡子!

  他想了一下,点头说是,这样说倒还是真的。

  他以前不信这些,现在信了。我也是。

  天色已晚,他留饭,我说已经跟人约好了,下次吧。我起身离开,这时我婶才出了房子,过来跟我打招呼告别。离开后,我跟杨宇打电话,由他接我到马海波家。没想到同他一车过来的还有黄菲,说要一起去。马海波家不远,一处单位分配的三室一厅。我们到的时候他还没到,他老婆是个贤惠的小女人,在县二中当老师,有个8岁大的女儿,漂亮,但有点儿害羞。

  黄菲挽着袖子下厨房帮忙,我坐了一会儿,接到阿根打来的电话。

  阿根问我在家里面过得怎么样,我说还行,他说他要去南方市进货,我记起车子还停在机场,让他帮我开回去,反正车钥匙他也有一份。他说好,嘿嘿笑,我问他心情不错哦,为什么?他没有所说,只是笑,说到时候就知道了。我说听着语气,好像是拍拖了,女孩子是谁?他承认了,说女孩子我也认识,不过一时半会讲不清楚,回来再说。

  听他这么说,我心中莫名其妙一沉。

  马海波回来了,找我谈了一下,说领导看过新的审讯记录之后,上报了,很快就决定对青山界后亭崖子下的矮骡子进行清剿,领导得知了我的情况,提出一个要求,就是让我作为随行顾问,一同前往。我笑着说没什么好处么?他说有,局里面专门拨了一笔钱给你当顾问费,五千块,不多,但是我们都欠你一份人情。

  我说钱不钱的倒是其次,你说这人情,我倒是认了。李德财之事多少也与我有一些关系,直希望到时候审理的时候,你们多给他开脱一点。马海波说李德财问题不大,看最后情况怎么样,要么无罪释放,要么过失杀人。

  我叹气,人倒霉,祸就从天降。

  吃过晚饭,已是晚间8点。出了马海波家,杨宇问我今晚住哪儿,要不要去他家?他家大门大户,我懒得去,说没事,去旅社开个房就好。黄菲说就去她家附近的林业局招待所吧,干净方便,我说好。这时杨宇有电话进来,讲了两句挂掉,我见他有事,让他先走,这里到招待所不远,抬脚就到。看了果真有急事,杨宇也不推辞,上了车走了。

  我和黄菲肩并肩往回走,她问我她大伯最近经常拉肚子,是不是还有蛊毒在?我说他年纪本来就大了,又经过那一场大病,身子不好,肠胃坏了本来也是可能的,这些东西,去医院最合适,问我倒有些奇怪了。不过我还是给她背了一个调理肠胃的方子。

  她默记着,记不住,还让我发短信给她。

  我胸前的牌子在动,是朵朵,她好像对黄菲很有好感,是天性的自然亲近。算起来,黄菲应该是朵朵的堂姐吧。她们一家子人,男的不怎么样,女的倒是都很美丽可爱,这很奇怪,有些不符合遗传规律。

  天上有半轮月,清冷,大冷天街道上的人也不多,连不少店子都关张了。我和黄菲慢慢走着,闻着她身上飘来的香气,我觉得这样走着其实也真不错。突然她停住了,视线看向前方。我抬头望去,有一个人站在我们前面,冷冷地看着我俩。

  这个人,是张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