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二章 变异地魂

第二章 变异地魂

  2008年2月10日,初四,宜会亲友、结网、理发、捕捉,忌动土、安葬、破土。

  夜,天空低暗,无月也无星子,已是正月,但是过年的气氛仍然很浓,时不时响起一阵鞭炮爆竹之声,刺耳,随即硝烟弥漫。我乘着黑暗来到县城西的雷公河边,这里有一栋大宅,四层楼,围墙高。我默默地在大宅侧边的空地上摆起了蘸台,上面摆一个黄柚子、一碗米饭、肥肉鲤鱼猪耳朵各一,点檀香三支,蜡烛一对。

  我不是很明白这些东西到底有没有用,然而法门有讲,不敢马虎,只得照做。

  蘸台四只腿,全部用红色细线缠绕住,编织成网。

  蘸台前后,我各放置一个火盆,里面燃起三张一折的黄纸钱,我手拿一杆带根的毛竹,顶梢上挂着临时描绘的符布,作招魂幡,一边念简单的招魂咒语,一边不停地摇晃着毛竹上的幡子。朵朵漂浮在我的旁边,我没念完一段咒,就轻声低喊——黄朵朵,快回来啊!黄朵朵,快回来啊……这声音非常凄凉。

  朵朵飘在蘸台前面,然后蹲着,我每喊一声,她就张开口型,说哎,答应我。

  远处摇摇晃晃走来一个人,见这边古怪,想过来瞧上一眼,我瞪着他,他愣了一下神,醒悟过来,赶紧跑开。冬天风大,不时刮来一阵狂风,要把香烛熄灭,我让朵朵护着风。

  凌晨十二点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心中突然有一些抖。

  我抬起头来看了一下黄家大宅,感觉有一种很莫名、玄妙的亲切感涌出来,我定了一下神,急念清心寡欲咒,然后祭出九转还魂丹在桌子上,对着这丹再次轻声喊到:黄朵朵,快回来啊!黄朵朵,快回来啊……突然我看到到蘸台上的一对香烛,内焰由黄色,变成了洁白的颜色,不时有亮光闪动,噼哩啪啦;与此同时,一股粘稠的东西穿透了我的身体,朝我手上抖动的招魂幡中聚集而去。

  刚才还在玩闹的朵朵,这个时候,突然停了下来,也不管那香烛的明亮熄灭,定定地看着我手中那用毛竹竿子挑起来的招魂幡。我看到那幡上,有一丝明显区别于周围空气的流动气体在萦绕,卷起了白布,抚弄上面黑色墨迹和用朱砂临摹出来的鬼画符——天可怜见,这招魂幡的图画,都是我照着网上收集的图片画的,没想到真能成事。

  朵朵开始变得高兴了,跳到了毛竹的顶端,去追那一团流动的气。

但是那气似乎并不乐意身为阴魂的朵朵,逃开一边去,我这时兴奋得全身都一阵颤抖——这就是朵朵的地魂啦,绝对没错的,真的是运气啊!我也不多言,唱诵招魂咒: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我念叨着,用足精神去感应那道气流,它被禁锢在这蘸台的方寸之间,很焦虑,不住的反抗着,我一指还魂丹,唱说万般准备,只为今朝,还不速速归来?

  我的意念传导给了这地魂,它停住了挣扎,开始围着蘸台桌上的这个黑乎乎的丹团子旋转,附着在上面。我知道,这里面混有朵朵生前的一颗乳牙,这是本源的气息,它疑惑,又天然的亲近着。我突然发现,这黑色丹团子上面,怎么有一丝艳丽的红色,我眨了眨眼睛,感觉这红色似火,形容纹路如同一条简朴的龙。

  我惊异,这丹丸我揣在身上有好几天了,怎么就没发现这个情况?

  天空中的云层在飘动着,罕见的,在北方的方向露出一颗星辰来,我没有天文学的知识,也分辨不出所以然来,只觉得亮,瞟一眼,感觉有些刺眼。良辰吉日在今朝,再过半个时辰,地魂自然消散,不知去处了,我也顾不得许多,把九转还魂丹托起,放在不断燃烧的香烛上稍微烘烤一下,然后念着罗二妹交予我的口诀,曰:

  魂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些。

  魂兮归来!君无上天些。

  土伯九约,其角觺々些。

  敦悔血拇,逐人駓々些。

  魂归来……

  唱罢,我深吸了一口晨露气,把九转还魂丹高高托起,集尽所有的念力,大喊,说朵朵来吃这还魂丹哟,早日三位一体啦。朵朵看着我,有些发愣。她平日里,靠吸食残余的天魂和香烛之气生活,真正实质上的物品,她一个灵体,哪里吃得下?然而我不理这些,瞪她,让她张口把这稍显硕大的丹药吞下去。

  她看着这一大颗黑乎乎、红色游走的丹药,有些害怕,抗拒着不敢过来吃。

  关键时刻,她怎么能掉链子?我连哄带骗,她终于点头答应,我轻轻一抛,她接住了这还魂丹,好烫,她左手抛右手,右手抛左手,很委屈地看了我一眼,闭上清澈明亮的眼睛,张大嘴巴,一口就把这还魂丹放入了嘴里。这网球大的还魂丹,刚开始还是黑乎乎的一团,但是一入朵朵灵体之口,就开始发亮起来,黑色变红色,红色变白色,璀璨夺目,在黑夜里,我能够看到它顺着朵朵的食道往下走,然后到了心下绛宫金阙,中丹田的位置停住。

  这还魂丹变成了一团能量化的物质,突然一下,变得像100瓦的灯泡那么亮,把朵朵照耀得像透明人一样。她脸上出现了极度痛苦的表情,哇哇的哭,然而却不能动,坐在蘸台上颤抖着。檀香青烟袅袅,一对香烛的火焰,忽闪忽闪的……

  她精致可爱、婴儿肥的小脸上开始扭曲起来,青筋浮现,眼睛变幻着。

  看着她这痛苦的表情,我心中难受极了,恨不得自己把这苦痛承担。大概两分多钟之后,那炽亮的光团一下子扩散开去,遍达到了朵朵的身体各处,轰的一下,整个蘸台都燃烧起来,火焰熊熊,我还没反应过来,桌子就跨了,上面拜访的碟子盘子全部散落一地,到处都是火焰,那个削了一层皮的柚子,滴溜溜地滚到河边去。

  而朵朵,整个人则投入到了火焰之中。

  我心中一跳,这是什么情况?按道理来说,招回地魂只是很简单的灵体结合,悄无声息的,哪里会有这般古怪异象?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正纠结着,听到了小孩子清脆的哭喊声,从浮空的火焰里面传来,这声音莫不就是朵朵的声音?

  我担心极了,顾不得这烈焰逼人的火,伸手想去火中把朵朵给捞出来。

  手一触及这烈焰,就感觉并没有多热,凉凉的,一瞬间所有的寒毛都染上了白霜,我惊异,正想收回手,却被大力拽住,我一看,居然是朵朵的小手,她刚才一直在哭喊,烈焰里我看不到她的眼睛,这一下对上,吓了我一大跳:这个眼睛里燃烧这红色诡异火焰的小女孩子,还是我家朵朵么?只见她下巴变尖了,眼睛也变媚了,像个缩水板的大美女,然而,这眼神冰冷得让我不敢认识,寒光透彻,比我手上开始结冰的温度还低。

  她张开嘴,里面有森森的牙齿,雪亮,而且尖锐,低头就咬住我手臂。

  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她也咬我,当时有金蚕蛊在,我一点事儿都没有;现在,她又咬我,然而此刻金蚕蛊没在了,那尖锐的牙齿一触及我的手臂,我立刻赶到巨大的咬合力,一瞬间我的血就流了出来,被她吸进嘴里。我这下才开始惊慌起来,这不是朵朵,她怎么可能会咬我呢?到底怎么了?我高声大喊了一遍九字真言,完了之后,我大喊道:“朵朵,朵朵,我是陆左啊……朵朵,你醒过来!”

  手臂上的力道似乎轻了一点儿,显然我的喊叫让朵朵犹豫了一下,我赶紧把手甩开,拉着朵朵,问她怎么了。这时候,朵朵身上的火焰开始熄灭了,然后周围的温度,几乎低了近十度,她浮在离地一米的地方,昂起头来看我,眼睛里仍然是红色,里面没有一丝感情波动。我慌了神,知道这一次鲁莽的行为,可能把事情搞砸了。

  突然,朵朵伸出了一对玉藕似的小手,掐住了我的脖子,一下子就把我扑倒在地上。

  这力道简直比一个壮汉的力气还要大,我几乎一下子就不能够呼吸了,气喘不上来,立刻觉得所有的血液都往头上涌去。我伸手去拉她,死沉死沉的,我又舍不得打她,憋尽了气力,勉强地说朵朵,朵朵……

  我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我的意识都有了一些飘忽。

  我在想,饱受佛法熏陶祈祷的古曼童自然是好的,但是用接尸油炼制的小鬼,养起来是不是真的有些不吉利?或许吧……这是一个错误么?我突然间想起一件事情来:那株十年还魂草被种在了江城植物园的妖树附近,是不是这个原因,让它产生了变异,出现了锯齿形的红色叶子,继而……

  朵朵的地魂也受到了感染,有了妖气,所以,朵朵也跟着变异了?

  变成妖了么?

  我的意识渐渐地往下沉去,突然,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来:陆……陆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