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1:《阴阳代理人》作者:暗丶修兰    《民调局异闻录》作者:儿东水寿   《阴阳代理人之改命师》作者:暗丶修兰
小说2:《麻衣神相》作者:御风楼主人   《中国式骗局大全》作者:我是骗子他祖宗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捉蛊记》
小说5:南无袈裟理科佛最新作品《苗疆道事》   《山海秘闻录》作者:仐三   《苗疆蛊事》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苗疆蛊事 > 第三章 抽丝剥茧,南洋降头师现

第三章 抽丝剥茧,南洋降头师现

  难怪一直联系不上杂毛小道,原来这哥们陷进去了。

  谁下的手?

  我脑海里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声音洪亮、一脸伪善的中年人,这个据说在江城黑白两道通吃的男人,若论嫌疑,他最大。为何?首先他有动机,杂毛小道说过,关注这颗所谓的修罗彼岸花果实的江城大佬中,他便是最上心的一个;其次,能够想到果子被我和杂毛小道做了手脚的人里面,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因为我们的不在场证据,就是请东方星夜总会的杨经理和刘哥,做的伪证;最后,我对他的印象极其差,这一点也许十分唐突荒谬,但是,我的直觉却一向很准。

  这个男人,就是东方星夜总会幕后的老板,段天德,一个和武侠书《射雕英雄传》中反派同名的家伙。

  若是他,精明的杂毛小道算得上是小绵羊睡进老狼窝,乌骨鸡遇见了黄鼠狼,真真是自投罗网了。

  段叔的实力如何我不得而知,但是一想起那个叫做朴志贤的安全助理、贴身保镖,想起他那清澈如同冰镇矿泉水的眼神,就觉得悬。我是什么人?一个在温饱线上苦苦挣扎的小老百姓,他们呢,是刀口喋血、杀场争雄的职业人士,单看这些人身上散发的那淡淡血腥气,都不知道有几条人命在手。

  我瞬间想起了挑战风车巨人的堂吉诃德同志,何其悲壮,何其傻“波依”?

  我多想告诉电话那头的那个语调怪异的男人,那个剧毒的果实,已经被某个贪吃的肥虫子囫囵个儿吃掉了,就剩下一层皮,还给我冲到卫生间的下水道里了。木有了,为毛还要弄这么一出?然而他果断地撂了电话,却让我有苦说不出来。

  我能够不去管杂毛小道么?

  不能够!不管是为了朵朵,还是为了这个相识不到几个月的损友,我都不能够置身事外,当做没事人一般逃避。我若是当了一回酱油党纯路过,那么我的良心,定然也原谅不了自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往往都是相互的,人以诚待我,我必掏心掏肺以待之。

  好吧,我不洒脱,我就是这么一个人,这辈子,估计是改不了了。

  其他的先不想,先赶到江城再说,我告诉了出租车司机,改道,前往江城吧。司机有些不乐意,说怎么一个电话就改道了啊?说了两句,我同意加钱,他才作罢。

  江城是一个我比较熟悉的城市,因为我前后加起来,在这里待过不下于两年的时间,当然,和许多与我一样经历的人一样,我大部分都是混迹在郊区的工业园、城中村里面,对于这个都市的繁华一面,体会得并不多。这个世界是他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终归接底,还是有钱人的——这句话不好看,但是现实。

  到了江城,我稍微远离市区的一个地段找了家酒店住下,然后又上网查到一家租车公司的电话,预定了一辆小车,比亚迪,价格还比较便宜。我想来想去,几乎没有线索,最终还是决定从东方星夜总会入手。

  我基本没有太多相关的专业知识,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地下党和警匪片看多了,多少也能够搞一搞。于是换了一身普通装束,我买来黑框眼睛、假发和一些化妆品,把自己侍弄成一个标准的宅男形象。

  去租车公司提了车,我一路行,来到了口岸处,把车停在夜总会斜对面的一个地方,然后静静的看着夜幕降下来的迷乱之夜。江城的气候属于亚热带,若不刮风,其实还是不太冷的。当然,即使冷,也抵不住迷离的夜里,寻找刺激的男人女人如苍蝇地聚过来,在这个销金窟里,挥霍青春、金钱和权力。

  我告诫自己,越是困难,越是危险,越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静静想着其他的事情,让自己的心契合在一个宁静的境地里,不在烦乱。

  夜黑了,人来人往的街道开始变得冷清,而夜总会,已然是灯光闪耀,金碧辉煌。晚上十一点半,我推门下车,然后走了进去。门口有一排礼仪小姐,宝蓝色旗袍开衩到了腿根处,热情洋溢地行礼。我跟迎上来的服务生说跟朋友约好了,自己去,然后径直来到了二楼。我不知道这里的保安主管刘明在不在上次闹鬼的办公室,但是没办法,只有赌了,避开几个送酒的服务生,然后走过去,推门而入。

  刘明不在,但是有一个大胖子正在电脑前面,用一指禅,巨肥的手指在键盘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好像在忙着什么。如此魁梧肥硕的人,我见得不多,所以印象很深刻,一下子就想起来了。

  他叫做魏沫沫。

  大胖子魏沫沫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见有人进来,手忙脚乱地鼠标键盘一阵操作,然后才抬起头来。看到我,他很惊讶,说你、你怎么进这里来了?我不动声色地把门关上,然后笑着说你还认识我啊?魏沫沫嘿嘿地笑,抓全是肥褶子的后脑皮,说咋能不记得呢,你可是捉鬼的钟馗、抓妖的燕赤霞,听我老大说敏香这死女子养鬼,差点害死我们呢,多亏了你,还有萧大师,才化解了这一遭劫难。

  我搬了个板凳坐到他前面,看到他脸色不自然,问刚刚干嘛呢?

  他嘿嘿的笑,一脸肉拓油,说没什么,没什么。见我似笑非笑,他才诚实地说在跟一个软妹子在网聊视频,那妹子叫泡泡,夸他长得结实魁梧,想跟他交往呢。我笑,跟他扯了两句,又问起他有多久没见到萧大师了?他这时反应过来,很警戒地看着我,嘴巴张开又闭上。我平静地看着他,说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他挠挠头,说也不是不能说,萧大师这个人呢,为人很随和的,对待他们也爽利,不拿架子,夜总会的几个兄弟都很喜欢他。但是上个星期大老板身边来了一个泰国人,这老家伙阴测测的,看着发冷,结果第二天就没见萧大师来这里找乌什尼娜她们两姐妹了,有人问起,被刘老大被吊了一顿,下了封口令,也就不敢再提了。

  泰国人?——我很敏感的从魏沫沫口中得到这么一个词眼。

  泰国又名暹羅,很多人一想到这个国度,第一感觉莫过于“人妖”、“泰拳”、“旅游”、“佛教之国”等等字眼,但是我,却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久违了的词眼——“降头术”。这个东西,随着泰国恐怖片在中国的流行,已经逐渐进入了大部分人的视野里,甚至比蛊毒还要出名。在东南亚等地,几乎是闻降头色变。

究其原理,其实降头术跟蛊毒一样,都属于黑巫术的一部分,是运用特制的蠹虫或蛊药做引子、或者用灵界的力量(如鬼魂),通过对个体被施法者的八字姓名及相关物品而构建信息,害人性命。

  降头术的原理在于药理的运用、精神的运用、和宏观联系的运用,跟蛊毒几乎一样。

  但是,东南亚热带雨林密布,气候湿热,容易滋生蠹虫蛇蚁,而且人民的受教育程度不高,普遍愚昧,所以这东西十分盛行。邪术这东西,讲传承,但是也讲实践,实践出真知,也出大师,所以一般来讲,东南亚这个地方出来的高手,比和谐的天朝要多许多倍。

  来这么一个人,应该就是对付杂毛小道的。

  也是来对付我的。

  一想到这里,我就更加担心了。若杂毛小道是直接被枪指着束手就擒的,那也就罢了,顶多就在小黑屋里面呆几天,受点折磨而已。倘若真有这么一个泰国人出手,而那家伙又偏偏是我所猜测的降头师身份的话,杂毛小道少不得遭受一些人体实验之类的严刑拷打——一想到以前看过一个泰国电影《恶魔的艺术》里面的刑罚,我心中就不寒而栗。

  从根本上来讲,练习降头术,基本上要灭绝人性。这跟日本731部队的细菌实验,几乎是一个道理。

  正说着,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边推开,走进一个人来。

  是安保主管刘明。

  他见到我一愣,并没有久别重逢的高兴,而是一脸戒备。他走上来,肌肉紧绷,假模假式地与我打招呼,侧头过去的时候,我能够看见他的眼睑在动。显然,大胖子保安不清楚,但是我口中一直亲热称呼的刘哥,确实知道一些底细的。他紧张,是因为在捉摸怎么把我捉住,好向他的主子领赏。

  我终于确认了,擒萧克明者,段叔也。

  说了一两句话,刘明突然爆起,使出军队惯用的一招制敌术,朝我扑来。我早有准备,一个纵身闪开,先是把门关上,隔绝了外边嘈杂的音乐DJ声,然后一个鞭腿,把突击上来的刘明给压制回去。

“啪”地一声响,刘明揉揉手,有些意外地看着我,显然想不到我会有如此身手。

  要知道,他可是骄傲的前PLA特种兵出身,受过了虽然不合理、但是最严酷的军事训练,虽然灯红酒绿消磨了他的锐利、增长了小腹的肚腩,但是出现如此结果,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道,和敏捷度。他眼睛凝聚起来,像破碎的玻璃渣子,说:“想不到陆左大师还有这种身手。”

  我沉默了十秒钟,而后口中默念了几句蛊咒。

  我笑着跟他说道:“知道上次萧克明在这里欠钱了,为什么会叫我过来展示一下本事不?知道我这是什么本事么?”他摇头,疑惑不解。我笑了笑,说我武力值并不高,但是旁门左道,确实懂一点儿的,沫沫,捂住你老大的嘴,我怕他一会儿痛起来,会把舌头咬断……

  说完,我扬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

  最开始我中金蚕蛊时所遭受到的疼痛,就是那种被我形容为断了十根肋骨的疼痛,潮水一般地席卷了我面前这个曾经在军队大火炉中锻造过的男子。